小说者-> 捕鱼平台-> 《驭天青狐》-> 273、摩西明米希娅
273、摩西明米希娅 作者:回望风尘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10-11
  • .    “快、说!”

        怪物“女人”厉声的催促又在耳边响起。

        是啊,怎么回答她呢?

        自己这算是跟妖妖学的吗?老爷爷是不是真的跟妖妖学的,那还是自己的猜测呢。

        青狐,还是老老实实的选择了实话实说:

        “我是跟一个老爷爷学的。”

        “胡、说!”

        怪物“女人”的声音更加尖利:“摩西明米希娅家女人,才能、十二翻。”.

        噗……

        青狐差点笑了出来。

        摩西明米希娅家?摩西明米希娅,哪有这样的人家?哪有真的姓摩西明米希娅的?难道自己叫摩西明米希娅青狐?

        摩西明米希娅青狐!

        噔!

        青狐的心里莫名的重重一跳。

        妖妖。

        一直只知道妖妖,一直不知道妖妖到底叫什么,难道、难道,妖妖的全名就是:摩西明米希娅妖妖?

        青狐的心里突然涌起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摩西明米希娅青狐?

        摩西明米希娅妖妖?

        青狐的心里突然涌起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那份感觉,带着甜蜜、带着温馨,霎时暖透了心房。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自己和妖妖可能有某种潜在的血缘联系,心里就好温暖,好喜欢。

        难道说。

        燕子十二翻,真的只能摩西明米希娅家的女人才能使用?

        一道灵光倏然从脑海闪过。

        老爷爷,教自己燕子十二翻的老爷爷,从来就没有做过燕子十二翻呀。每回都是他站在旁边耐心的讲解,充其量只是站在原地,做几个示意性的动作。

        以老爷爷的高超武功,不可能一翻都做不好吧?.

        还有,还有。

        宋问想跟着偷学燕子十二翻,摔得狗吃屎的样子,又仿佛历历在目一般。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摩西明米希娅”这么一个奇怪的姓氏。

        心里异样的思索着,青狐的嘴角不由弯弯地勾了起来。

        轻轻地摘下了墨黑色的灵杀发带。

        呼出了一枚细细的缝衣针,学着菱姨的样子,一点点挑开了发带最末端的缝线。她小心翼翼的把里子翻了出来。

        里子上娟娟秀秀地写着两个字。

        一看就是小女生那种认认真真、娟娟秀秀的字迹。

        妖妖!.

        这本就是妖妖的灵杀发带,这本就是两个青春的少女,带着一模一样的发带,穿着一模一样的装束,她们曾创造了怎样的一番惊天地、泣鬼神。

        妖妖!

        青狐托着这两个字,慢慢地朝怪物“女人”的眼前递了过去。

        怪物“女人”困惑的看着青狐的一举一动,困惑的接过了青狐的灵杀发带。她终于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看清了发带上的两个字。

        双手猛地抓紧了发带.

        呜……呜……

        怪物“女人”双手紧紧地抓着灵杀发带,沙哑地嚎叫起来:“主、人……主、人……”

        有谁能知道。

        “她”是历经了怎样的千难万险,才能来到这个世界,寻找“她”的主人。但是,却无端掉入了这个永远暗无天日的寒冰洞底。

        “她”的思维并不发达。

        支撑着“她”的唯一信念,也许就是一定要找到主人。

        握着这根灵杀发带,就算“她”的思维再迟钝,“她”也知道,从此再也见不到“她”的主人了.

        青狐慢慢地系好了灵杀发带:

        “妖妖真的是叫摩西明米希娅妖妖吗?你和妖妖是什么关系啊?”

        妖妖。

        她太想从这个怪物“女人”这里知道妖妖的一切了。

        可是,无论青狐再说什么,任青狐磨破了嘴皮,怪物“女人”都双眼茫然地站在那里,一声不吭。

        仿佛整个世界都已经和“她”再无瓜葛。

        良久,良久。

        青狐慢慢的转过身去,朝着四周看去.

        上一次,掉落到一个黢黑的洞底,那时还是在蓝柏玄庄,那时还是和墨无痕一起吧?

        青狐的心底一丝莫名的抽痛。

        这么长的时间以来,她一直不敢想起蓝柏玄庄。

        那是她飘摇的生命中,从来未有过的,最最温暖的一段珍藏。

        菱姨。

        叶雨。

        宋问。

        还有、还有墨无痕。

        青狐的眼前,是不是又出现了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睛?.

        为什么?

        为什么叶雨会对自己那样出奇的愤怒?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离开蓝柏玄庄,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那样无助的离开蓝柏玄庄。

        那个时刻,她的生命仿佛都被瞬间抽干了。

        一步一步漫无目的地着四周。

        似曾相识,却以物是人非。

        记忆已然像开了闸的闸门,滔滔不绝的涌入脑海。

        那个时刻,心底酸楚的痛,好深好深.

        是不是在最无助的时候,一句关切的温暖,最能感动女生一生?

        小宁,宁宇晨就是在那个时候,悄然走入了青狐的心田。

        那时,赫连郡主蔑视的踢翻了她的丹架。

        ……memory……

        “那么多人排队,不是为了看一个五级玄真怎么出丑。”赫连秋雯看都不看青狐一眼,转身而去。

        青狐的一张小脸,涨得通红通红。

        “小妹妹,你已经很不错了。回家再努把力,明后年一定能考上仙院的。”

        ……end……

        在妙音春考的考场上,在自己最最无助的时候,宁宇晨的那句关切,仿佛又在耳边响起.

        青狐的眼梢弯弯的挑了起来。

        小晨。

        傻哥哥。

        是不是在人生最辉煌的灿烂时刻?身体里的那份兴奋和,最难以压抑?

        兽丹赛冠军的辉煌、妙音天池的迤逦……

        傻哥哥。

        无边的甜蜜霎时从心尖尖上涌起,小晨还在等我。

        小心噗通通地跳着。

        南影仙院的兽丹队也在等我。

        我,要出去!.

        一点点贴着洞壁,在玄光戒指的照耀下,青狐从一个冰锥跳到下一个冰锥……

        这里,会不会又是一个像燕家一样的“芥子空间”?

        这里,难道真的就没有出口吗?

        也不知走了多远。

        一股常人察觉不到的清新,从面庞拂过。

        这是一股清新的空气。

        青狐的感知能力,当然不是常人能比。

        能有清新的空气,是不是就一定和外界有相通的地方?信心又在青狐的心里激荡了起来.

        心神锁定了这股空气的气息,跳过一个又一个的百丈冰锥,朝着深处走去。

        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清新的空气仿佛从头顶降落下来,高高举起了手里的玄光戒指。

        好高啊。

        仿佛在几十丈高的洞顶,有一个小小的。清新的空气,正是从那小小的吹入了这个千年冰窟。

        几十丈啊。

        这样的高度已经远远超过了青狐所能达到的极限.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