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其他类型-> 《坑仙有道》-> 290 田长老陨
290 田长老陨 作者:清行slyvia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7-05-06
  •     那些细枝,大小都差不多。 每根不过手指粗细,此时正牢牢的刺入每个弟子的脖颈之。然后似乎在吸允什么东西一般,有节奏的鼓动着。


        不,也不能说“每个”。


        阮姻和青木的这个位置,并不能将所有弟子都尽收眼底。眼前所见,也不过只有四五名罢了。


        不过,在这四五名弟子之,阮姻看见她心心念念想要看的那个人。


        阮琴!


        阮姻眯了眯眼睛,收敛起心些微震惊。阮琴也如他人一般,身体被笔直束缚着,双目紧闭状似昏迷,脖颈也有“细藤”刺入,可看她面色,虽然苍白,却还是有些光泽,不像其他几个修为低的弟子,面已经隐隐翻死气。


        还好,赶了!


        阮姻心涌一阵欢喜,面依旧保持淡定,只是不动声色的扫视过洞**此时正盘膝坐在洞**正央的那个人。


        李慕婉。


        阮姻眼闪过一道暗光,不言不语。虽然早猜想道这件事是李慕婉做的,但她还真没有想到,李慕婉竟然有如此大的手笔。


        不过金丹期的修为。不仅能在洞府之设立那样的,非化神期不能强破的阵法,竟然还能从古大阵之,演化出阵法来。


        这样的手段,阮姻自认为是做不到的。


        “主……主人,此阵非常危险,若是让她成功开启,属下怕是无法完全护住主人。”阵灵突然忧心忡忡地开口,忍不住劝道:“主人能走的话,属下建议还是快些离开此地为好。”


        阮姻皱了皱眉。却没有答应,只道:“无妨,我会保护好自己。”


        这话也不是说说的。反正天算塌下来,也有高个儿顶着。有叶天成和“周意远”存在,李慕婉怎么也不将视线先转移到她和青木,两个“蝼蚁”身。


        青木看起来也是很淡定,想来也是如此想的。


        “从古大阵‘十二都天大煞大阵’演化而来,果然不凡。”那个“周意远”在这时候开口,温声道:“只是,李师妹,你如此行事,难道不怕道消魂灭吗?”


        李慕婉依旧盘膝坐与原地,即便是面对“周意远”也一派淡然,此时听到问话,也只是睁开眼,淡声道:“这位师兄面生,但身气势不凡,想来也不是简单人物,怎么说出的话,却是如此惹人发笑。”


        “哦?”**裸挑衅的话,“周意远”却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意思,脸依旧挂着淡笑,温声道:“李师妹从何得出的结论?”


        李慕婉嗤笑一声,冷声道:“既然我已经摆出了这样的阵法,更是让你们看到了。这位师兄以为,我会没有丝毫后手吗?”


        “后手?”


        “周意远”看了看周围的境况,笑道:“本座倒是真未看出有什么后手,不如师妹拿出来看看?”


        这一句话实在是有些轻佻,语气虽然温和,但话语之的不屑很清楚,听得让人生气。


        可李慕婉的态度,却有些过分……生气了。


        “你还不配!”这四个字几乎是怒吼而出的,说完李慕婉便深吸了一口气。


        在阮姻等旁观之人以为,她要开始动手的时候,却听到李慕婉突然软下了声音,轻声道:“田师兄先前不是说,有事尽数交给师兄便可吗?如今师兄可愿替师妹一战?”


        田师兄,难道是那老头?


        阮姻和青木面面相觑。他们是知道那田长老和李慕婉之间定然有些关系,但本来以为金丹期的李慕婉应该是听命于李慕婉的,但如今看来竟然是相反的?


        李慕婉这几句话虽然听起来客气,可其不容拒绝之意,只要不是傻子,那都能听出来。


        在众人的视线之,一个身影慢慢从李慕婉的身后走了出来。看那面容,正是阮姻和青木之前见过的田长老。


        只是之前在青木阮姻面前时,田长老是何等的高高在颐指气使,现在却佝偻着腰,脸更是露出几分卑微,看起来一点金丹期修士的气派都没有。


        这画面,看得青木直皱眉。一想到之前自己在这样的指使下做事,便有种生吃了苍蝇的恶心感。


        阮姻面色也有些古怪,不过她“见多识广”,倒是没有青木反应大。


        那边田长老倒是没想到自己的形象已经在小辈眼一落千丈。事实他现在也注意不了,和形象相,自然是小命较重要。


        修真之人,这是如此能屈能伸!


        想到这里,田长老腰弯的幅度更大,恨不得直接对折了,然后才恭声道:“竟是叶殿主和……前辈前来,有失远迎,还望叶师兄和前辈见谅。”


        那“周意远”没说话,这次开口的却是叶天成。


        “这不是田长老嘛。怎么会在此时出现在此地,难道也与李慕婉乃是同党?!”


        “不敢不敢!”田长老几乎是下意识的否认,可是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之后,额头又是冷汗淋漓。


        一般来说,修士的修为达到辟谷期以后,基本是不会有进食,出汗之类出现的。而现在田长老额头竟然出现如此明显的汗水,可见其心到底有多么紧张。


        李慕婉看着田长老的背影,也不多说什么,只是轻轻冷笑了一声。


        “这,这……”田长老脸的汗水顿时更多了。


        “时间紧迫,还是不要在这些地方浪费了。”在这时,“周意远”突然开口了,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


        田长老心一喜,以为自己是被放过了。然而在他刚想开口道谢之时,却听到“周意远”淡声道:“这样的蝼蚁,直接击杀掉便是,何必多费口舌。”


        田长老的瞳孔瞬间紧缩,脚下更是在话音还未落下之时,便已经开始动了。


        他是想要逃!


        然而,他的速度还是慢了。


        几乎在田长老行动的瞬间,一只玉白的手,已经一把掐住了他的脖颈。


        “咯……咯……不……我……没有……”田长老面色赤红,却因为脖颈的那只手,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叶天成眉头微皱,手下又加了几分力气。


        只听一声轻微的骨骼断裂声在安静的洞**之响起,再看田长老,却见他的脑袋正以一个诡异的角度低垂着,整个人已经没有了丝毫声息。


        可是这样的惨状,叶天成却好似没有满足。他空闲的左手,猛地插入了田长老的丹田之,微微摸索了片刻。


        “虽然只是金丹期后期,但也聊胜于无了。”叶天成颠了颠手那颗龙眼大小的金色珠子,脸终于露出了几分满意之色。


        右手随意一甩,已经彻底没了生息的田长老便被甩到了一边,彻底成为了一具尸体。


        修士达到金丹以的修为后,**算是死亡,也可以将神识魂魄藏于金丹元婴之,然后有机会的话,说不得还可以夺舍重修。


        而如今叶天成夺了田长老的金丹,却是连他最后一丝重生的机会也给剥夺了。


        这残忍的画面,不说青木,便是阮姻也看得微微皱眉。她前世也不是没有抢夺过别人金丹,可从来没有这么残忍过。


        “啪啪啪——”


        轻轻地鼓掌声,在洞**之回响着。


        李慕婉轻笑着,道:“不愧是正道修士,连夺人金丹的事情,都能做的如此顺手,如此理所当然。”


        她的面纱无风自动,其下面容显露无疑。看其嘴角微翘,却是一点没有“同伴”被杀的悲伤之感。


        叶天成却是没有丝毫理会李慕婉的话的意思,淡定的将金丹放入储物袋之,然后右手掐诀,不过眨眼之间,左手的鲜血便已经消失殆尽。


        他整个人淡然无,好似刚才一切都不过是假象。若不是田长老的尸体还在他不远处放着,众人怕是真的以为刚才不过都是他们的幻想。


        “李师妹,本座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是你将这些弟子放出,再束手擒,本座便做主,让你死的痛快一些。”一旁的“周意远”突然开口。


        “死的痛快些?!放出他们?!”


        李慕婉一阵大笑,与以前那般温婉轻柔的笑意不同,此时她的笑容是那般肆意嘲讽。


        “你们这些正道修士,果然是最道貌岸然不过了!去死罢!”


        话音刚落,便见一道血红色的雾气,从阵法之冒出,转眼之间,便形成了九把一人高的大刀。然后极为快速地朝着几人冲来。


        话语描述很长,但实际时间很短。


        在阮姻和青木的视线,不过是李慕婉话音刚落,那九把刀便已经冲过来了。


        那速度,若是只以他们的修为,怕是没有丝毫逃生的机会。


        不过好在,这洞**之,还是有大能前辈撑着的。


        只见“周意远”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又是随手摆了摆衣袖。一道肉眼可见的光幕,便在四人周围升起。


        那光幕不大,刚刚好将四人完全笼罩住。可也正因为它小,所以升起的速度,竟然超过了那砍来的血红大刀。


        一阵金属撞击的声音猛然响起,只听得人牙酸。


        阮姻青木更是情不自禁的捂住了耳朵。


        这光幕能抵挡那大刀的攻击,可对于撞击之后的声音却没有丝毫阻碍。


        本来自  html/book/37/37596/index.html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