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露马脚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5-22
  •     整个后宫一片惊慌,谁都没有会想到会如此一波三折。收到消息的东宛帝立即匆匆到了凤梧宫,随即大发雷霆,严惩了不少宫人,并在此下令彻查此事,让太医院一定查明魏皇后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

        此时的洛青鸾,却正在凤梧宫的偏殿等候着。

        究竟谁才是第一个来自投罗网的人?

        此时的萧宇祁正一脸黯然的守在凤梧宫中,可是和他脸上的哀伤神情形成截然对比的,却是他心头那片宁静和笃定。

        因为他知道,魏皇后其实并没有在此昏迷,一切不过是他们的计划。

        而做出这个计划的目的,就是要抓到那个幕后真凶。

        萧宇祁静静的等待着,窗外的雨似乎越来越大了,犹如瓢泼般倾泻在屋顶上、房梁上,将碧瓦琉璃冲洗得干干净净。一染如墨的夜色厚重深沉,让这个后宫更平添了几分沉重。

        东宛皇帝发了一阵火,怒气冲冲的走了。第二天还要上朝,他必须保持精力充沛。魏皇后虽然是他的皇后,但也不能因为一个女人而耽误了国事,能够冒雨半夜来看她,东宛帝觉得自己已经做得够好了。

        虽然临走的时候,东宛帝吩咐了宫人好生伺候魏皇后,有情况随时来报,可萧宇祁还是觉得有些心寒。母后都病成这样了,可父皇还是没有留下来陪伴,果然,所有的天子都是不会儿女情长的,一切以国事为重。

        以后的他,会不会也理智的这般冷酷?

        正想着,殿外隐约传来了人声,萧宇祁才一转头,碧月已经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她又进来了:“太子殿下,贵妃娘娘来了,说是来看望皇后娘娘。”

        萧宇祁眼神一凛,更是浑身冰寒起来。

        李贵妃,第一个来的竟然是李贵妃!

        因为洛青鸾说过,魏皇后发病的如此突然,而且昏迷后又清醒,然后再昏迷。如此反复古怪,而且病情连太医都诊治不出,东宛帝也是束手无策,大发雷霆,此时按照常理,谁应该是怕惹上麻烦,沾染上什么说不清的嫌疑而避险不来吧?

        宫中一向是踩低捧高,锦上添花的,纵然是魏皇后,一旦她出现这样的问题,谁还敢来惹不自在?最明哲保身的,就是老老实实待在自己宫中,确定没事了,再来请安问候。

        今晚还有谁敢来探望,那此人必定很有可疑,这就是洛青鸾说的。

        萧宇祁听得似懂非懂,他不太明白后宫这些嫔妃的心里,也想不通今晚为什么会说有人来看望他母后就是最大的嫌疑人。但既然是洛青鸾说的,他就姑且听之,静观其变。

        此时,李贵妃竟然真的来了,而是还在深夜时分,倾盆大雨的时候前来,萧宇祁也不由得多了几分疑虑。他知道母后和李贵妃平时看着融洽亲热,但对于争宠方面确是谁都不会让。

        李贵妃亲自来看魏皇后,却是有些过头了。

        过了片刻,灯已经陆续点燃了。珠帘响动,一袭冷风卷了进来,李贵妃在宫人的伺候下,裹着一袭狐裘大氅,一脸关切的出现在萧宇祁面前。

        “原来太子殿下也在?”李贵妃微微一愣,随即笑道:“太子殿下可真是孝顺,如此尽心伺候,皇后姐姐若是醒过来,一定会甚感欣慰的。”

        说完,她像是注意到了床榻上的魏皇后,脸色顿时又变得关切起来,忧心忡忡的道:“皇后姐姐现在怎么样了?刚才我听人说她不是醒过来了吗?怎么现在突然又……”

        按下心头的疑惑,萧宇祁实在没有心思和这个女人说话,他满脑子都在想,究竟是不是李贵妃找人谋害了自己母后,哪里还想跟她应付?

        碧云见状,连忙行了个礼,说道:“回贵妃娘娘,皇后娘娘刚才是醒了,可是还没来得及说几句话,娘娘就口吐鲜血,又晕过去了。”说完,还用袖子抹了抹眼泪。

        “怎么会吐血,这么严重?”李贵妃像是惊吓住了一般,连忙凑到床榻前想要看看魏皇后,碧云阻拦不及,李贵妃已经扑在魏皇后身前,关切的上下打量:“姐姐,姐姐怎么会这样?前几天才好好的,为什么会晕倒?”

        她喃喃自语,一边说还一边摸着魏皇后的脸,手都在颤抖。碧云见状,连忙挡住:“贵妃娘娘不可,刚才太医说过了,娘娘现在病得很重,见不得寒气,否则会更严重的,只怕就……就醒不过来了。”

        李贵妃眼中闪过一抹喜色,却掩饰的很好,没有被任何人察觉:“竟然这么严重,难道那些太医都有办法吗?”

        总算平缓了心情,萧宇祁终于说道:“没有办法,李太医和刘太医都来看过了,通通束手无策,还差点被父皇再打一顿。”看了一眼床榻上的魏皇后,他长叹一声:“看来只能看天意了。”

        “什么天意,分明就是那些太医无用,怎么不该打?陛下还应该狠狠的教训这些酒囊饭袋!“李贵妃像是很生气的样子,冷冷道:“这些太医,平时一个个都自认为医术高明,了不起,现在皇后姐姐病了,他们一个个又说没办法,真不知道养他们来有什么用。”

        眉头一皱,萧宇祁表现的哀伤而无奈:“算了,就算惩罚太医也是没办法让母后醒过来。”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跪在魏皇后的床榻面前,像是已经绝望了。

        半点也没有怀疑,李贵妃简直高兴的心都要跳出来,她安慰萧宇祁道:“太子殿下,你要对皇后娘娘有信心。皇后姐姐明明好好的,怎么就会生病呢?不过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皇后姐姐一定会醒过来的。对了,我带了一支千年山参过来,若是皇后姐姐醒过来了,可以马上给她用,兴许还有些效果。”

        看着李贵妃如此关心,还送来价值不菲的千年山参,可萧宇祁就是觉得有一股不对劲。或许是先入为主的观念,今晚别的嫔妃都没有来,就只有李贵妃一个人来了,难道她当真和自己母后交情那么好吗?

        他可不相信!

        两个女人都在争得他父皇的宠爱,如果说二人之间没有嫉妒,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李贵妃换一个时间来,萧宇祁还没有这种怀疑的感觉,可今晚洛青鸾将情况说的清清楚楚,他就不得不怀疑了。

        过了好一会儿,李贵妃才带着宫女回去。等到她一离开,萧宇祁立即让碧云去请洛青鸾过来。

        “如何?刚才李贵妃表现出什么了吗?”洛青鸾一直就在偏殿,她虽然不知道李贵妃说了什么,可也知道来的只有她一个。

        碧云将刚才李贵妃来的情形说了一遍,包括她说了什么话,带了什么东西,全都详细告诉了洛青鸾:“可是洛姑娘,我没有看出贵妃娘娘有什么不对劲啊?”

        洛青鸾没有回答,直接走到床榻跟前,掀起帐子,软语轻声问道:“皇后娘娘,现在你好些了吗?”

        片刻,魏皇后缓缓睁开了眼眸。

        “那个女人……她走了吗?”魏皇后的声音显得很是虚弱,但神志却异常清醒,“刚才她……”

        看着魏皇后想是要说什么的样子,被子里还有些动静,像是要伸出手来。洛青鸾立即将被子揭开一点,帮助魏皇后把手拿出来,顿时看到魏皇后手上有一个青色的痕迹,像是掐痕。

        怎么回事?之前给魏皇后检查把脉的时候都没有发现有这个淤青,怎么这会儿又有了?难道是魏皇后的身体起了什么变化吗?洛青鸾顿觉不对劲,死死盯着魏皇后手腕上的掐痕。

        “刚才她……”魏皇后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掐痕,一字一句道,“我感觉得到。刚才……她掐了我。”

        这句话让三人都大吃一惊,萧宇祁更是脱口而出:“母后你说什么?谁掐了你?”他心里立即浮现出李贵妃的身影。难道李贵妃真的有这么大的胆子,竟敢当着他们的面,偷偷的掐自己母后吗?

        连魏皇后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李贵妃……是她,我感觉得到。刚才她在我床边说话的时候,将手伸进被子里,狠狠的掐了我。”

        回想刚才的情形,若不是自己强忍住,只怕她真的要痛叫出声来了。李贵妃显然没有留情,手腕上那掐痕深深的凹陷进去,显然是指甲用力的结果。

        碧云更是大惊失色,惊道:“难道贵妃娘娘是在试探皇后娘娘有没有真的晕过去吗?”

        脑中闪过什么,洛青鸾摇摇头:“应该不是,如果她不确定皇后娘娘有没有晕过去,就不会这么大胆,真的敢掐皇后娘娘。如此说来,李贵妃的举动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她能够确定皇后娘娘是真的晕了,昏迷不醒,而借此发泄她心头的不满。”

        看着萧宇祁,洛青鸾冷笑一声:“差不多可以确定了,对皇后娘娘下手的人就是李贵妃,否则,她凭什么笃定皇后娘娘不会突然醒过来,而敢下如此重手?”

        魏皇后心头一跳,萧宇祁咬牙握拳:“李贵妃,本宫绝对不会饶你!”

        虽然猜到下手的人是李贵妃,可洛青鸾却没有直接的证据。李贵妃的身份,也容不得她或者萧宇祁凭借怀疑,就去搜查的。因此,现在他们必须还要想个办法,让李贵妃露出马脚。

        “难道让人偷偷去她宫里搜?”萧宇祁皱眉沉思。

        洛青鸾摇头:“只怕搜也搜不到,就算毒药是李贵妃的,可她也不会傻到还放在自己宫里。想要证明是李贵妃做的,最好是让她自投罗网,不打自招。”

        可如何才能让李贵妃不打自招呢?萧宇祁并不觉得简单。

        至今他也不明白,怎么自己母后悄无声息的就在凤梧宫里中毒了,而且所有太医都查不出原因,显然这毒也是不常见的。看来,李贵妃一定想了很巧妙的计策,才让自己母后中招。

        再次将视线放在洛青鸾身上,萧宇祁出声道:“洛姑娘,你有办法吗?”

        凝眉沉思,片刻后洛青鸾道:“只能试一试了,如今李贵妃并不知道皇后娘娘已经醒了,那么我们就可以继续假装,希望她能够露出马脚。”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