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公主驾到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5-22
  •     “喂,你没事吧?”洛青鸾刚弯下腰,想去看看他,没想到不远处又冲来了一队侍卫,呼呼喝喝着:“快追,别让他跑了!”

        为首的一个侍卫一眼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小乞儿,瞬间就冲了过来,刚想抓起他,没想到不经意去扫了洛青鸾和纳兰夜一眼,顿时满脸的怒意都变成了震惊,杵在那里讪讪道:“啊,楚……楚王大人、楚王妃……呃……见过楚王,见过楚王妃!”

        反应了过来,一众侍卫才想起行礼,有些手忙脚乱。

        顿时感觉有内情,洛青鸾扫了一眼倒地的小乞丐,出声道:“怎么回事?”

        如果换一个人问,这侍卫队长铁定不说,还会直接带走小乞儿。可面对洛青鸾的身份,他哪里敢无礼?低头讪讪几声,他尴尬道:“楚王妃,是这样的,这小乞丐偷了我们公主的东西,冲撞了公主,因此我们才要抓他回去。”

        公主,难道是南宫婉儿?

        没想到出来逛个街都能遇到不喜欢的人,难道今天出门应该看黄历?

        洛青鸾从第一次见到南宫婉儿开始,两人就针锋相对结了仇。那时她还是将军府的二小姐,一见了南宫婉儿,后者就带着几个千金故意找事。不过还算好,她可没有吃亏,反而弄的南宫婉儿痒了一身,从此看见她就心生忌惮。

        自从洛青鸾和纳兰夜成了亲,更是忙的不可开交,也没机会再接触南宫婉儿,除了偶尔见面的怒视和冷眼,她还算清净。

        就这么脑子里一想的功夫,洛青鸾就看到大街的另一头走来了一行人。

        前呼后拥,派头十足,一看就是一众年轻世子。而走在最前面正中,果然就是南宫婉儿。

        如今的长公主南宫婉儿比起以前,无论是妆容还是穿着都更显华贵。以前她还要顾及公主身份,担心西楚帝如何如此,这会却是南宫擎当政,南宫婉儿多少没了忌惮之心,反而多了骄纵和仗势,几乎是用上了皇后的制式了。

        苏怡性格温婉,自然不会给南宫婉儿计较,南宫擎素来又心疼妹妹,更不会多说她。这样,南宫婉儿几乎成了现西楚最炙手可热的少女,围在她身边献殷勤的男子多不胜数。

        一身大红的华丽宫装,胸前一朵粉色的牡丹开的正艳,纤细的腰肢,及地的长裙,浑身珠翠,南宫婉儿犹如一团燃烧的火焰般,盛放出绝世的姿容和无双的气势。

        头上的金步摇随着她走动而摇曳,散发出灼灼金芒,绝美的容颜不可逼视,所到之处无数百姓下跪行礼。她平视前方,眼底有着骄傲和自得,这是她理应享有的荣耀,享受的心安理得。

        被四五个同样衣着华贵的年轻男子簇拥着,南宫婉儿犹如众星拥月般出现在洛青鸾眼前。因为打扮的很朴素,一时之间,南宫婉儿似乎还没有认出她来,眼神只盯着倒在地上的小乞儿,眸子里有挥不去的冷意和厌恶。

        跟着南宫婉儿出现的几个年轻男子,洛青鸾也有些面熟。其中一个是宋国公的嫡长孙方展离,她对他不熟,却是见过他妹妹方明珠一次。另一个拿着折扇的事礼部尚书温长德的次孙温浩宇,看样子倒是风度翩翩的,就是一双眼睛始终在南宫婉儿身上晃,几乎就没离开过,可见也是追求的紧。

        另外还有两个,一个紫衣一个青衫,都有些面熟,洛青鸾好像在南宫擎的寿宴上看过,但名字却是记不住。至于还有两个走在最后,洛青鸾就完全不认识了,西楚的权贵太多,世子公子王孙的,她哪里记得过来。

        不过既然这些人都走在一起,一个个都气度不凡穿着华贵,显然是身份家世都差不多,不然也没有胆子和自信,敢追求南宫婉儿了。

        “果然跑不了!”最先说话的却是礼部尚书的次孙温浩宇,他敲着手中的折扇,一副讨好的样子对南宫婉儿道:“公主这下可以放心了,不管这小贼偷走了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连公主的东西都敢偷,哼,直接打死算了。”那穿紫衣的年轻男子一开口就如此狠毒,听得洛青鸾一皱眉,但却是引得旁边几人都赞同的点点头。

        对于这种下贱的乞儿,还敢冒犯公主,实在是死不足惜。

        那小乞儿显然也是听到了,没想到偷个东西竟然要被打死,吓的他浑身发抖不停的往后退:“不要,不要打死我……各位公子,公主殿下,我错了……”

        那紫衣男子走了出来,一脚就要朝小乞儿踹去:“敢冒犯公主,还偷公主的东西,你简直是活腻了。”

        眼看着一脚就要踹中,旁边站着发愣的侍卫也没想到,本来还想告诉公主,楚王和楚王妃也在场,哪知话都没说出来,根本来不及阻止。

        对于这偷东西的小乞儿,洛青鸾并没有太多的感觉。

        想他年纪轻轻不过十来岁的样子,兴许是死了父母,走投无路为了活下去,才干上这勾当的。怜悯之心有一些,但洛青鸾知道自己管不过来,世上的乞丐多不胜数,她要全救根本不可能。

        想要活下去,可并不只有偷窃这一条路,在这个世界,卖身为奴虽说没了自由和尊严,但至少比做小偷要容易一些,活下去是心愿,可怎么活又是自己的选择和能力了。洛青鸾不能说不对,却也不能赞同,只能是平常心视之。

        可要让洛青鸾当面看着这小乞丐死在面前,她还是做不到的。没看到就算了,眼下对方为了一个偷窃之罪就要弄死这小乞丐的,洛青鸾觉得这才是仗势欺人。

        还没有来得及出口,让纳兰夜帮忙,他就已经动手了。

        这速度实在太快,连洛青鸾站在纳兰夜身边都没有看清,只听见对面那个紫衣男人瞬间发出一声惨叫,下一刻就抱着腿跳了起来。可才蹦跶几下就受不住跌倒在地,手中的折扇也掉了,看的他一伙同伴目瞪口呆。

        根本没有人看清纳兰夜是怎么动手的,洛青鸾也没有看清,但她知道除了是纳兰夜,不可能有别人。

        “宋兄,你怎么了?”“宋贤弟,发生了什么事?”“出了什么事,宋贤弟你……”一群人七嘴八舌的喊了起来,纷纷上前想要扶起紫衣男子。后者痛的瞬间面无人色,额头满是汗珠,而他抱着的大腿处下摆掀开,众人才看清是怎么回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南宫婉儿俏生生矗立在最前面,一脸傲然,她今天也是闲着无事出来逛逛,没想到却被一个小乞丐冲撞了,偷走了她随身携带的玉佩。

        自从她兄长南宫擎登基一来,南宫婉儿的地位就如日中天,不止专门拨了一座公主府给她居住,而且修建的各种华丽,应有尽有。从三公主的身份一下变成了长公主,这可是南宫婉儿身份地位的跨越式改变。

        本身就荣宠加身了,在西楚帝的时候她就备受宠爱,现在更是成了皇帝南宫擎最疼爱的妹妹,比起其他几个不起眼的公主,南宫婉儿就是如今西楚最受瞩目的女子。

        只可惜,她一心想要嫁给纳兰夜,但却从来没得到个正眼。如今身边环绕的追求者甚多,但却没有一个能得到她另眼相看的,今天出来也是想要去她二哥哥南宫煜的铺子打发时间,谁知竟然出了这档子事。

        由来心高气傲的,南宫婉儿怎么能够容忍一个肮脏的小乞丐近身?若非被偷的是南宫擎赐给她的双凤佩,背面还刻了她的一个‘婉’字,几乎就是身份的象征了,她怎么可能不寻回来?

        眼看着其中一个追求者,兵部尚书的小儿子宋天明要为她出气,收拾这小乞丐一顿,却没想到转眼竟然变了。南宫婉儿瞧的清楚,宋天明的膝盖处呈现怪异的扭曲状,不知道被什么东西伤了,只怕是断了,看的她心头一惊,差点没叫出声来。

        “我的腿……我的腿断了……”宋天明痛苦的几乎要晕了过去,惨叫连连。

        洛青鸾也看的清楚,这紫衣男子的腿只怕是报废了,虽然及时处理还治得好,但有这等本事的名医却不多,至于她,呵呵,还没这个心思去给这人治疗。

        南宫婉儿身边的人有的去搀扶宋天明,有的如临大敌般围在她身边,一副保护的架势。但如此情景最清楚的,只怕还是早就知道了情况的侍卫长,纵然没有看清楚,但猜也猜得到只怕是楚王纳兰夜下的手。

        也只有楚王,动手才如此毫无顾忌,嚣张狂妄。

        等侍卫长小声在南宫婉儿旁边说了几句,后者眼睛一亮,终于发现了站在人群中的纳兰夜。

        “纳兰哥哥,你怎么也在……”南宫婉儿张口就喊了出来,惊喜之色溢于言表。她当下就没管正在惨叫的宋天明,掀起裙摆就朝纳兰夜跑去,哪知一转头又看到了洛青鸾。

        立马顿住了,南宫婉儿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乍见纳兰夜,纵然再是一身简单的装扮,也犹如鹤立鸡群,比起南宫婉儿身边几个世子公子,纳兰夜的风姿犹如皓月与萤虫的区别,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那一身清新的竹青色长袍,更是显得纳兰夜于平时不同。没了玄衣的沉重,越发多了依稀出尘俊逸的气质,宛如天人,南宫婉儿乍见之下几乎忘了一切,满心的爱意狂涌,眼中在没有其他人。

        可当她看见纳兰夜旁边还站在洛青鸾时,南宫婉儿终于清醒了过来。

        纳兰夜早就娶了洛青鸾,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有纳兰夜在的地方,看见洛青鸾也不奇怪,就连新帝寿宴那天,他都公然表现的宠妻如宝,更让无数女子爱慕,越发嫉妒洛青鸾。

        南宫婉儿刚刚才冒出来的惊喜,顿时被嫉妒取代。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