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来信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5-22
  •     一封信从北越皇帝韩逊的手中传到了西楚皇太后的手中。

        王太后额头青筋肿胀,见此信感觉头晕目眩,身边的宫人生怕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太后有个什么好歹,都纷纷上前来劝慰关心。

        “太后娘娘,您可千万别生气动怒,这北越皇帝本就没安什么好心,您要是再气出个什么好歹来,岂不是就如了此人的意愿了吗?”身侧宫人关心说道。

        王太后听了此话,这才略觉得心中平静一些。

        她不能跟随着这韩逊的意思来,不管怎么样,她自己先要挺住了才是。

        “你说的对,哀家可不能被这北越皇帝给气到了。你立刻去楚王府将楚王妃请过来。”王太后说道。

        宫人有些纳闷,这北越皇帝信上是写了什么内容,太后不去请朝中大臣商量而去楚王府请王妃,实在令人捉摸不透。

        此时此刻的洛青鸾正半躺在床上,等待着黛月端来安胎药。

        “王妃。”王府的小厮在门前作揖请示道。

        洛青鸾抬眸往门口看了一眼,见是一个小厮的身影,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启禀王妃,宫中的孙公公来王府了,说是要见娘娘。”小厮恭敬的回答,请示着洛青鸾。

        洛青鸾心里觉得奇怪,孙大福这个时候出宫来找她做什么?如果是南宫擎的伤势出了问题,他只怕早就火急火燎了,现在求见,只怕是有别的事?

        按捺住好奇,洛青鸾让他进来。

        孙大福快步从门外走进来,先给她行礼问安,说了一阵子客气讨好的话,然后又小心翼翼的问洛青鸾身体如何。

        洛青鸾让他起身:“起来说话吧,孙公公,你今日来我楚王府,应该不是为陛下的事吧?”

        “楚王妃果然厉害,奴婢是因为太后娘娘的差遣特意来请楚王妃的。”孙大富端着笑脸回答说道。

        他还是弯着腰,一副顺从恭敬的样子:“楚王妃,实不相瞒,这次王太后请您入宫去,奴婢有一两句话提醒王妃,也好让王妃摸一下太后的脾气。”

        “哦?什么意思?”洛青鸾不解。

        孙大福说道:“奴才不知如何说,只是刚才太后让请您之前,收到了北越皇帝的信,奴婢琢磨着事关重大,太后娘娘先前很生气,说话就要传您。”

        “多谢孙公公,我知道了,你费心了。”洛青鸾明白的点点头,孙大福的意思是告诉她,王太后今儿心情不好,而且事情还和韩逊有关,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当然,其中也不免恳求她替太后宽宽心。太后的心情好了,他们的日子也才好过。

        黛月端着安胎药进来了,听说王太后传话让洛青鸾入宫,连忙说道:“小姐先把安胎药喝了再出门吧,这药刚刚熬好,这会子才放凉了些,入口正好。”

        洛青鸾瞧了眼黛月,只见她手中捧着汤药,脸上脖子上挂着汗水珠子,可见费心了一番,便转身同着孙大福笑了笑,接过黛月手中的药,转过身去缓缓饮进,又接过黛月送来的一杯爽口的清水,轻轻漱在痰盂里面,用绢子擦了擦嘴角,递给了黛月。

        “烦请孙公公稍等,我换件衣服就来。”洛青鸾笑说。

        孙大福退了出去,在大门外等着,楚王府门前已经备好了马车等待着洛青鸾出来。

        洛青鸾上了马车,一路上驱车的人都轻手轻脚的,知道如今楚王妃怀着身孕,楚王又在外征战,怠慢不得。

        “小姐,到了。”片刻,黛月在一旁说道。

        外面随即响起孙大福的声音:“轻点,别扰了楚王妃。”

        洛青鸾一路轻辇至王太后宫中,王太后见她来了,忙让自己身边的人过去搀扶她。

        “太后娘娘。”洛青鸾说话要请安,王太后忙免去她的礼数,让人赐座。随后屏退了左右的人,自己坐在她的对面。

        “青鸾,让你入宫来,是有一封信想让你看看。”王太后也不和洛青鸾多说什么,直接将那封信拿出来。

        洛青鸾更加心存疑惑,是什么信?

        她拆开信笺看了看,落款处是北越皇帝韩逊。

        “原来肌养血藤在他手中?”洛青鸾虽有些吃惊,可又感觉是理所当然。这药物被他劫走,她本应该早就想到的呀。

        王太后忧心忡忡的点了点头:“不错,哀家也没有想到,原来劫走药物,杀了使臣的人竟然会是他。如今楚王在外攻打北越,想必已经把他逼到灯尽油枯了,所以这北越皇帝才会出此下策,拿肌养血藤来威胁哀家。”

        洛青鸾还没回话,王太后又自顾自的叹息说道:“哀家……确实不知应当如何是好了。”

        王太后的话中忧愁无比,可见为这件事情万分的头疼。洛青鸾也能理解她,一个是为国家大计,一个是为自己的自己儿子。

        “太后娘娘,我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讲。”洛青鸾的想法和王太后不太一样。

        王太后此番请她来,就是想听她的意思的,见她有话要说,忙让她说:“什么话?”

        洛青鸾沉默了一会,心里思考着其中的利弊关系,才说:“首先,咱们还不能确信这药物是否就在韩逊的手中,也许这只是他的一个疑兵之计而已。其次,韩逊这个人诡计多端,谁知道他会不会真的信守承诺,在咱们退兵之后把药物给交出来。万一,楚王一退兵,他就把药物给毁了呢?”

        王太后听到这里,沉思了一会。显然洛青鸾的一席话说到了她的心坎之上,这也正是王太后所担心的事情。

        “你说的不错。”王太后扶了扶额头,又转头问她:“那依你之见,还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洛青鸾又陷入沉思,不就才道:“不如先去探探虚实吧,到时候我们再做决定倒也不迟。”

        “那他会不会恼羞成怒就把药物给毁了?”王太后担心。

        洛青鸾想,韩逊应该不会这么做。

        他没有这么傻。

        “太后娘娘,他既然想用这药物来威胁咱们退兵,那他自然而然把这药物看得更加重要,毁掉一株草药容易,可想要征服一个国家就难了。”洛青鸾把心中的想法告诉王太后。

        王太后听后,觉得她说的不错。

        “那么,就按照你说的办吧。但,咱们应该怎么去探?”王太后问。

        洛青鸾想了想:“等我写一封信给他吧。”

        她知道,韩逊一直对她心存妄想,如果是她写的信,他应该会看的吧。

        王太后对洛青鸾多有信任,立刻便答应下来了。

        洛青鸾的书信里可没少对韩逊大肆责骂,字字都是珠玑。别说是洛青鸾骂得痛快了,就是拿给黛月看,黛月也说:“主子这骂人的本事倒是愈发长进了。”

        很快,书信派人快马加鞭送去了北越。

        韩逊接到书信,本以为是王太后写来的求和书信,便让身边的宫人读给自己听。

        宫人拿到信一看,难以启齿的问了问:“陛下,真的要读出来啊?”

        “读啊,为什么不读?我倒要看看,西楚的人是什么态度。”韩逊说道。

        宫人为难的看了看信,这信上,可是对北越皇帝的大不敬!

        “北越皇帝韩逊,你身为一国之君,竟然用这样下三滥的招数。你北越自己没有能耐,只知道干这些鸡鸣狗盗的事情,实在是愧为君主,还不如市井之上的混混。你此番的行为,无比可耻……”

        宫人的话语传入韩逊耳中,韩逊即刻勃然大怒:“混账东西!”

        韩逊此刻龙颜大怒,吓得身边的宫人齐刷刷的跪地磕头,韩逊上前斥责,宫人万分委屈的低头:“陛下,奴才……奴才是奉您的命令行事,这信上就是这么写的啊。”

        “这西楚的人,是不想他们皇帝活命了是吧?”韩逊冷声嘲讽,一把将信从宫人手中抢了过来,拿在手中看。

        他本皱着眉头,捏着纸张,仿佛是要把它撕成粉碎,可当他一看见这字迹,还有最下面‘洛青鸾’三个字的时候,脸上的愤怒在一瞬间一扫而光。先是一愣,继而换上了一副又惊又喜的笑颜。

        “哈哈哈,朕就知道,能写出这样文字的女子,铁定是我的青鸾没错。”韩逊立刻坐回龙椅之上,用桌上的镇纸将书信铺平,一遍又一遍的读着。

        “你们都下去吧。”韩逊吩咐着。

        他要独自一个人去欣赏洛青鸾的信,可不能被别人给打搅了。

        “青鸾啊青鸾,朕该拿你怎么办才好,你居然骂朕,可恶,朕对你这么好,你居然……唉,这些话若是能当面说出来,朕也愿意听啊……”

        白依璇宫中。

        “皇后娘娘。”宫女一脸忧虑的走上前来,附耳在白依璇耳边说了几句话。

        白依璇出奇:“西楚的信?”

        “是啊,陛下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在看信,一边看还一边笑呢,脸色古怪的很。您说……陛下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宫女不解的问道。

        白依璇一把推开了那宫女呵斥她说道:“不许胡说。”

        可她自己心中也纳闷,北越不是刚刚被西楚给攻打了么?她知道韩逊写了一封信给西楚的王太后,西楚的回信来了,难道西楚答应退兵了?

        不对……

        白依璇心思一转,她知道纳兰夜依然镇守在边疆,丝毫没有退兵的迹象。这西楚的信上到底说了什么,韩逊竟然一边看,一边笑?

        心里这样想着,白依璇倒是愈发好奇了。

        “走,咱们去陛下那边。”说完,她起身来,往韩逊的宫殿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