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北越危机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5-22
  •     洛青鸾将关于韩逊的事一一的写在纸上,然后用哨子传唤来了暗鹞,将信给送了出去。至于许莲徐巍他们……她想了想,还是暂时不通知,否则他们来救援却又被发现,让韩逊恼羞成怒下毁了生肌养血藤就麻烦了。

        所以,这才是洛青鸾一直有恃无恐的底气。

        刚收拾好一切,怜儿也回来了,洛青鸾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问她:“怎么样?你家陛下把饭吃完了吗?”

        怜儿回话的时候,满脸的不可思议,盯着洛青鸾说道:“回王妃,陛下他、他把饭菜全部都吃光了……连汤都不剩一滴。只不过……”

        都吃光了?洛青鸾惊讶的看着怜儿。

        没想到这个韩逊还真敢吃!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从内心的佩服韩逊,他还真是厉害,果然是受虐体质!

        见怜儿还有话没有说完,洛青鸾随后问道:“只不过什么?”

        怜儿一脸古怪的看着洛青鸾,强忍着不要笑,脸皮抽搐的回答说:“只不过陛下吐了几次,还说嗓子疼,现在上吐下泻的,连一炷香的时间都坐不住。”

        噗嗤!洛青鸾忍不住笑喷出来了:“哈哈哈……”

        这个韩逊,遭报应了吧?

        谁让他把她拐到这荒郊野岭的地方来!

        “哈哈哈,怜儿,看来我这汤真是美味无比呢?不然你家陛下怎么吃的这么欢?你家陛下还让我给他做饭吗?我还会很多菜式哦。”洛青鸾忍不住大笑,她倒想知道韩逊还有没有这个胆子吃她做的饭。

        怜儿在这一刻也忍不住笑了出来:“王妃,您这样折腾陛下,陛下还怎么敢吃您做的饭啊。陛下说,让您午后过去见他。”

        洛青鸾料定他这辈子也不敢再吃她做的东西了,只是,韩逊让午后去见他,又想做什么?吐了半天,这会他不应该躺在床上吗?

        洛青鸾淡淡说道:“我才不去见他呢,身子不适,让他自己过来找我。”

        “王妃,要奴婢传话吗?”

        怜儿很自觉的问道,她越发肯定陛下对这位楚王妃的态度了。只是,终究是别人的王妃,那位主还是赫赫有名的楚王,陛下和西楚的战神楚王抢女人,这简直是……

        算了,反正她只是个奴婢,哪敢编排主子啊?陛下都没有生气,反而还对楚王妃一点脾气都没有,看来陛下是栽在楚王妃手上了。

        “去传吧。”洛青鸾说道。

        韩逊正在屋子里不停的喝茶,按理来说刚才吐出了那么多东西,早就把胃给腾空了,可是如何他还感觉这胃里面翻江倒海,还是火辣辣的。

        这会子怜儿过来请示,说洛青鸾不愿意过来,韩逊只是一笑,这才是洛青鸾的脾气嘛。

        “她不过来不打紧,我过去便是了。”韩逊说道。

        正好他想洛青鸾了,这下不就有理由可以过去瞧一瞧了吗?还正如他所愿了。

        从正厅那边过来,韩逊的脚步很快,心中悸动无比。一刻不见洛青鸾,他心里都是痒痒的。心中想要见她的冲动,让他的脚步更加快了些。

        “青鸾,朕来了。”韩逊走上前去,坐在洛青鸾的对面。

        洛青鸾只是看着她,一言不发。但面上挂着些许窃喜的表情,那笑容如同黑夜绽放的诡谲之花,里面恰似藏着一个偌大的阴谋。

        当然,韩逊没有看见她脸上转瞬即逝的笑容,反而还伸手问身边的小丫鬟怜儿要茶喝。

        就在他身体动弹的那一瞬间,椅子脚瞬时断了,韩逊整个人如山崩地裂那般,顺着椅子就倒在了地上。头还撞在了桌子脚上,片刻就起了一个大包。

        他捂着脑袋起来的时候,一脸尴尬,洛青鸾勉强不笑,嘴中还说:“韩逊,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还是你这屋子里的椅子太劣质了?这样的椅子我可不敢坐,必须让人换了买新的来,不然你这里我可是待不下去的。”

        见他狼狈的站在那里,洛青鸾也没有安慰的意思,还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一边的怜儿看不下去了,上前要去帮韩逊拍拍灰,他却格外的不高兴。

        他武功高强无比,素来警觉,却因为看见洛青鸾而丧失了警惕,加之这里是他的地盘,一时大意才会被她捉弄。

        韩逊一把将怜儿推开,眉头紧皱。他身为一国之君却在心爱的女子面前出丑,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

        “换,朕一会就让人把这些东西换了。”韩逊为了缓解尴尬,故意顺着洛青鸾的话说道。

        洛青鸾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指着屋子里的花瓶、茶具、床榻,还有桌上的梳妆盒等等物件,说道:“这些都要换。”

        她知道这些东西都是新的,价格不菲。可她就是想让韩逊出点血,反正不是自己的银子,花着也不会心疼的。

        韩逊要是不答应,她就扭脸就走,就算韩逊要拿生肌养血藤来威胁她,她也可以以自己在这里住得不合适为理由来训他。

        但韩逊对洛青鸾的情自然不止如此,别说是换这些东西了,就是要他把家中的物品全部换了,韩逊的心里也是乐意的。

        “朕马上让人吩咐下去,把这些东西全换了,一定不让你住的不舒适。”韩逊冲她温柔一笑,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越发表现出他对洛青鸾的溺爱。

        那种爱而不得,却又舍不得放弃的感情,纠结莫名。

        ……

        洛青鸾的暗鹞在三日之后飞到了远在前线的纳兰夜手中,纳兰夜握着信,手中的动作不自觉的要将他给揉成粉碎!

        这个韩逊!竟然将青鸾给带走了。

        “青鸾啊青鸾,你现在在什么地方……”纳兰夜一脸肃然,眉头紧锁。

        她腹中还有他的孩子,却被韩逊带走了,下落不明,他怎么忍心看着她这样危险。

        韩逊简直就是活腻歪了,敢对他的青鸾下手了,至今还不死心。看来是自己攻打北越还不够厉害,没有给他一些颜色瞧瞧。

        纳兰夜心中是越想越气,他现在远在北越,已经攻破了天河城,不能立刻赶回去营救,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洛青鸾平白受苦,落在韩逊手里。

        他一定会让韩逊付出血的代价的!

        “来人。”纳兰夜对着外面道,传令账外的将士们立刻来听令。

        众位将士听到纳兰夜的声音,纷纷进来。

        “王爷有何吩咐?”

        纳兰夜紧握着拳头,重重的把信拍在案上,眼中充满着怒意,眸底像是燃烧起了团团的火焰,即刻发号施令:“传本王旨意!前线士兵,立刻朝着濮宁郡方向前进!手头上的迁民之事交给本地的城主,所有将士全力进攻,必须在一月之内攻占濮宁郡!”

        “是!”

        将士们听令,立刻将吩咐传了下去,朝着濮宁郡方向开始进发。

        北越已经接连几场败仗,宜山郡的夙阑、沭阳和天河三座城都已经落入了西楚军之手。不但败仗连连,而且连城民也被纳兰夜迁走一大半,活脱脱成了空城。如今西楚大军全力北上,继续朝濮宁郡袭来,北越各地顿时人心大乱,举家潜逃。

        北越各大世家豪门官员等,原本知道皇帝写了封信去西楚,要挟西楚的太后之后,纳兰夜应该不会再发起进攻,甚至应该班师回朝救援才对,这才有些安定下来。

        可没想到,纳兰夜突然率军前进,不出三天就到了濮宁郡常远城外五十里,随时准备出击。如此雷厉风行的速度,距离北越京城只隔着这个濮宁郡了。若是一旦纳兰夜在攻破了这里,几乎整个北越就落入了西楚手中。

        这一下,所有北越臣民都按捺不住了。

        濮宁郡郡守廖天东惶恐不安,忙写了一封军情八百里加急送入了北越皇宫。

        廖天东的奏折被送到了宫中,奈何韩逊离开,伪装他身份的宫人哪里敢看,没法,只能将奏折送到了皇后白依璇的手中。

        此时,白依璇正坐在殿内对镜梳妆,往自己脸上疤痕的位置涂药膏,嘴中还不停的碎碎念。

        “洛青鸾……你等着,迟早有这么一天,我会全部跟你讨回来,我也会让你尝尝跟我一样痛苦的滋味!”

        身侧的侍女落眉从外面接了奏折过来,说道:“皇后娘娘,小东子送来了奏折,本来应该请示陛下,可陛下至今还未回来,又不敢让诸位大人知道。所以,只能让娘娘看看这传来的信了,说是告急的。”

        “告急?告什么急?”白依璇疑惑。

        韩逊出宫了,她自然知道,小东子就是暂做韩逊的替身,装装样子,免得被群臣知道陛下私自离宫,生出非议和不满。白依璇才不管韩逊去了那里,想都想的到只怕是去西楚了,他不回来正好,省的看了心烦。

        但这军机要事,白依璇却是颇为好奇。

        前线时不时传回来消息,但都是说又打了败仗,兵败如山。白依璇消息灵通,越发觉得纳兰夜用兵如神,不好对付。但他攻打的是北越,又不是她南魏,她才不操心。

        就算纳兰夜攻进了京城,杀入皇宫中,她白依璇依旧是有退路的。大不了借助二哥的渠道,回到南魏去,她才不担心。

        接过落眉手中的奏折,白依璇漫不经心的翻开。只怕又是败仗了吧?有什么好看的,连韩逊这皇帝都不管北越了,她更是乐得看戏。

        算算时间,韩逊这会已经去威胁西楚的王太后了吧?应该到了西楚了,只是白依璇也有些意外,这西楚的王太后还有这么大的胆子,连西楚皇帝的性命都不顾了,如此情形还要让纳兰夜继续攻打北越?

        这的确让她匪夷所思。

        等看完奏折之后,她更是凝重。信中果然是写了纳兰夜率兵北上,已经到达濮宁郡的常远城外,只怕不日就要突袭,常远城已经乱成一团,人心惶惶。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不是王太后的意思,而是纳兰夜私自行动?否则的话,他怎么救不怕北越一怒之下毁了药草,直接让他西楚皇帝没了活下去的希望?”白依璇心中纳闷无比,很是费解。

        该不会……纳兰夜手握军权,想要乘机谋反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