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第625章 突如其来的厮杀
第625章 突如其来的厮杀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7-08
  •     惠阳街,路宽五丈,可供五马并行奔驰,两旁店铺林立,热闹非凡,乃是南魏京城最繁华的大街之一。

        从太子府前往刑部衙门,途经惠阳街,再穿过金水桥,左拐路过翰林大街,街尽头就到了。此时,最热闹的惠阳街已经聚集了无数商贩,南北客商,还有逛街的妇孺孩童等等。

        两个轿夫抬着一顶青衣小轿,身后跟了四名随从,正快速朝前而行。如此乘轿之人实在太普通,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无论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千金,还是官家女眷公子等,坐轿是太正常不过的出行方式。

        谁都没有发现,街旁一间三层的饭庄中,临窗的雅间里,一个身穿华服,相貌俊美的年轻男子远远的注视着这顶小轿,眼神意味深长。

        越来越近,小轿终于快要到饭庄下面了,年轻男子终于开口:“如何,看出来有暗手了吗?”

        他身后站着的一个佩剑男子立即道:“有,周围埋伏了至少十名好手,看来太子殿下果然准备周详,生怕张太医在半路上出事。二皇子,我们现在要不要动手?”

        “带了多少人?”林萧晨淡淡道,一边说一边端起面前的酒杯,一口饮下。

        “一共三十名,都是功夫最好的。”心腹立即道。

        并没有下令,因为林萧晨还不着急。他已经布置好了一切,张垚顺插翅难飞,必死无疑。不过为了他而死,张垚顺也是死的其所了。一想到很快他那好大哥就会上当,被洛青鸾牵连,林萧晨倒是很想看到大哥意外而冤屈的样子。

        从小到大,父皇最喜欢的就是他大哥,不论他如何努力如何讨好,始终比不上林逸轩。是,林萧晨承认,他才华比不上林逸轩,相貌也不及他,什么都不如他,可是,有一点林逸轩是绝对不如他的。

        那就是心狠!

        成大事者,不但不拘小节,而还要干脆利落,下得了狠心。像林逸轩这种文质彬彬,风度翩翩的人,只配安享荣华,没有半点霸气野心,日后如何配登上南魏的皇位?

        林萧晨阴沉沉的笑了,看着逐渐远去的小轿,眼中露出了杀意。

        放下酒杯,他终于开口:“动手!”

        “是,二皇子。”

        身旁的心腹立即站着窗边,从身上摸出一只手腕粗细的竹筒,用火折子快速点燃伸出去,刹那间,只听嗖一声啸音,竹筒直接飞窜上高空,而后炸开,发出一声惊人的爆响。

        轰!

        大白天的,震天雷的火光被日头掩盖,并没有什么显眼,可这巨大的爆炸声顿时将街面上所有人都吓住了。

        所有的行人愣在路中一动不动,片刻后才反应过来,惊叫一声到处查看。有受惊的小孩子大声啼哭,妇人不停的安慰也不见效,更有客栈酒楼茶馆里的客人纷纷跑出来查看究竟,一时间,大街上乱成一团,水泄不通。

        “怎么回事,什么声音这么响?”

        “哪里爆炸了吗?怎么没有看到火光啊?”

        “怎么搞得,什么都没看到啊……哎,你踩我脚了!”

        “让开让开,别挡路啊,什么事都没有,快让开,别挤着我的东西了……”

        无数人吵吵嚷嚷,挤作一团,看热闹的,被挡路的,挤着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巨响实在太惊人,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情况下,众人没有害怕,只有好奇。

        但负责押送张垚顺的暗庚却第一时刻察觉了不对:“当心!”

        人群中,一道锋芒陡然刺来,顿时让暗庚浑身一痛,好在他有了防备,这一偷袭并没有刺中他的要害,只伤了手臂。他已经看清,人群中一个面容普通的男子,正手握长剑朝他斩来,而他眼神中的杀机和凌厉的动作证明,他根本不是个普通人。

        早就防备着会有人劫走张垚顺了,否则太子殿下不会派他来押送张垚顺去刑部衙门。虽然之前还觉得可能是多心的,但事实证明,太子殿下的小心没有错。

        暗庚想都没想立即反击,两人瞬间打斗在一起,惊得路人纷纷躲开,浑然没想到自己会陷入一场厮杀中。

        更多的尖叫和呼救声响起,可偷袭者并没有顾忌路人,反而毫不犹豫的动手,一眨眼就有四五个倒霉的路人躺在血泊中,而袭杀却越演越烈。之前还繁华热闹的惠阳街瞬间变成人间炼狱,充满了血腥味。

        暗庚的手下不断和偷袭者厮杀,但对方显然有所准备,打扮的和老百姓完全一样,根本看不出来。身边每一个摇摇欲坠,浑身鲜血的路人都有可能趁机不备偷袭,很快就有三名暗卫被杀死。

        “不好!”扭头一看,暗庚发现有三个人正朝小轿靠近,暗卫们不听的阻挡厮杀,可对方的人越来越多,根本抵挡不了多久了。

        正在这时,只听得一声大吼:“什么人,竟然敢在天子脚下厮杀,还不通通住手!”

        暗庚一看,才发现是兵马司的人,带着一队手下匆匆而来,他正要求救,为首一个知事冷眼一看,已经抽出佩刀下令:“将所有人通通拿下,反抗者视同谋逆,就地诛杀!”

        兵兵的刀剑声响起,这群兵马司的人犹如虎狼,毫不留情的冲的过来,暗庚刚想开口表明身份,谁知对方已经毫不犹豫的斩杀了一名暗卫,看的暗庚眼都直了。

        好大的胆子!

        “大胆,尔等是来捉拿乱党的,竟然杀害暗卫!你等可知罪!”

        那知事满脸阴沉,执剑对准了暗庚:“暗卫乃皇室护卫,忠心耿耿,岂能当街滥杀无辜百姓?我看你们统统都是一伙的,本官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龌龊事,通通拿下再说!还不缴械投降?”

        听得火冒三丈,暗庚身为皇室御用护卫首领之一,什么时候受过这种藐视?若非知道情况不对,早就直接将这知事一剑杀了。暗卫十二首领皆有先斩后奏的权利,可不是他嚣张。

        眼看着兵马司的人已经加入了混战中,不管是暗卫还是偷袭者,都毫不犹豫的动手。不过片刻,暗庚就察觉不对劲了。

        不仅偷袭者武功高强,和他的手下的暗卫武功相当,已经杀死了七八个手下。而且后来的一群兵马司的人也出奇的怪异,手段歹毒,而且下手刁钻,毫不留情,根本不管伤到了无辜百姓。不过片刻,地上又多了十多具尸体,鲜血横流。

        如果这时候还察觉不出来有问题,暗庚简直枉为暗卫首领了。眼看着手下被偷袭者和兵马司的人联手对付,再是厉害也节节败退,他气的目赤欲裂,怒吼一声。

        迅速斩杀了面前一人,暗庚飞身朝小轿冲去,飞身上了轿顶。

        好在对方还没有冲到轿子面前,里面的张垚顺被缚着,还堵住了嘴,根本叫不出来,还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暗庚右手执剑,左手摸出怀中的腰牌,居高临下的咆哮一声:“皇室暗卫,亲效天子!尔等若是还不速退,别怪我手下无情!”

        “杀!”

        剩余十多个暗卫团团聚拢,围在轿子周围,同时爆发出一声怒吼。

        闪亮的暗卫腰牌金光闪耀,看的那兵马司知事脸色一变。对方已经公然亮出了身份,如果他还继续动手,那就是真的等同谋反了。可如果不动手,那二皇子的吩咐……

        遥远处的饭庄雅间中,林萧晨由始至终的看着,不慌不忙,面带微笑,仿佛这些厮杀是一场好戏,看的他心情愉悦。

        “二皇子……”

        身后传来的心腹的担心:“你看前面……连身份都亮出来了,若是我们的人再动手,只怕不妥。是不是……”

        “担心什么。”林萧晨微微一笑:“六子自然会处理的,这也是本王派他去冒充兵马司的人的原因,懂吗?六子这点永远处理的比你好,他不会让本王失望的。”

        “属下惶恐。”心腹脸色一变,立即低头。

        “不用如此,本王又不是不信你了。你和六子各有优点,所以本王才要知人善用,你比六子沉稳,适合留在身边办事,六子比你果断,适合对外处理紧急要务,明白吗?”

        “是,二皇子,属下懂了。”

        看着一脸敬畏的手下,林萧晨满意的点点头,又继续看着远处:“看吧,六子会处理好的……”

        话没说完,前方街面上形式又变。

        只见那兵马司知事似乎说了什么,一扬手,几十名手下朝前一拥而上,和剩下十多名暗卫斗在一起。而打扮成百姓装束的偷袭者也混在其中,一边和兵马司的人厮杀,一边不断靠近轿子,杀的昏天黑地,鲜血染红了长街。

        眼看的暗卫越来越少,却竭力抵抗,只剩七八人还站着,林萧晨终于起身,笑的意味深长:“走了,该本王出场了。”

        他缓缓下了楼,身后随即跟上来一群侍卫,一行人浩浩荡荡朝前而去。

        就在暗庚已经坚持不住的时候,只听一声朗声宛如舌绽春雷:“住手!”立即又有人大声道:“二皇子到,尔等逆贼,还不放下武器,通通格杀勿论!”

        暗庚一听,宛如绝处逢生立即呼救:“参见二皇子,卑职庚号暗卫,奉命太子命令护送疑犯前往刑部衙门,路遇乱党袭击,还请二皇子相助!”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