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合作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7-08
  •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刘天佑先是一愣,而后反应了过来。

        “原来是陛下?”

        眼神一动,一抹阴狠的光芒闪过,刘天佑靠着手下兵马司的三千兵力,正为了自己的野心而苦苦坚持,竭力拉拢各大势力,想要和白依璇纳兰夜做最后的抵抗。谁知正在他发愁之际,竟然看到韩逊回来了,这不是正好送上门的礼物吗?

        “陛下回来的正好,微臣等你很久了,哈哈哈哈……”

        刘天佑锵一声抽出腰间的长剑,上举喝道:“来人,给我将陛下请到兵马司,好好款待!”

        完全没想到刘天佑居然会反,韩逊震惊之下,只当刘天佑早就归顺了白依璇,当下气的发颤,想都没想就和他打了起来。奈何手下七八名侍卫因为长途奔波,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而韩逊自己也是没什么力气了,不过三五个回合就被拿下,五花大绑送到了兵马司。

        兵马司衙门中戒备森严,这是刘天佑最后的势力范围,平时和几个党羽密谋事情,也都是在兵马司中,生怕泄露了消息。这下抓到了韩逊,自然将他送到这里来。

        “陛下长途跋涉回来,实在是辛苦。”

        刘天佑笑呵呵的手持长剑,推开门走了进来:“微臣已经给陛下准备好了上房,请陛下好生休息……”

        话还没说完,勉强休息了片刻,恢复了点精神的韩逊哪里容得了自己沦为阶下囚的事实,直接就冲着他吼道:“刘天佑,你竟敢将朕捆起来,想造反了是吧?还不快给朕松绑,否则朕诛你九族!”

        如果是以前,刘天佑只怕早就跪下磕头求饶了,可现在,他笑呵呵看着被五花大绑的韩逊,心头竟然冒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痛快。越发激动,他忍不住手都颤抖了起来,长剑已经对准了韩逊:“陛下还当是以前吗?信不信,微臣一剑割掉你的脑袋!”

        当冰凉锋利的剑身架在咽喉上,韩逊才算有些清醒过来。

        狂怒暴躁犹如火焰在身体里翻涌,可他怎么会不明白,只怕自己离开北越这么久,一切都已经变了。

        竭力控制住内心想杀人的冲动,韩逊阴沉着脸道:“刘天佑,你敢杀朕,就是谋逆,你想遗臭万年?”

        哪里看不出来韩逊慌了,只不过是故作镇定,刘天佑也收了长剑,围着韩逊踱步一圈,一边走一边道:“陛下,微臣将你请回来,可不是想犯上的,不然微臣早就一剑杀了你,何必这么麻烦?臣一向对陛下忠心耿耿,日月可昭,只可惜现在妖后乱政,还有楚王这个大杀神助纣为虐,微臣只想还我北越百姓的平安稳定,诛杀逆贼乱党。若是陛下愿意助微臣一臂之力,那陛下自然还是陛下,微臣绝对不会作乱的。可若是陛下不懂微臣的苦心,为了北越的江山稳固,微臣只有冒着遗臭万年的危险,做一些微臣不想做的事了。”

        明明是野心勃勃,想要夺取北越江山,犯上谋逆,可偏要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可韩逊明白,现在他为鱼肉人为刀俎,想要保命就只能慢慢与之周旋。首先要了解现在的局势,然后脱困,才能将自己的大权夺回来。

        见韩逊好半天不说话,脸色的怒意却逐渐消减,刘天佑似乎也明白了,笑道:“看来陛下是想通了?”

        “想通了又如何,想不通又如何?”韩逊闷声道。

        “若是陛下想不通,那微臣纵然不敢杀陛下,可也只能一辈子捆着陛下。微臣还有那么多大事要做,岂能壮志为酬身先死?可若是陛下想通了……”

        刘天佑呵呵笑了起来,满脸热切之色:“微臣自当以陛下为尊,召集各路人马,斩杀妖后,杀死楚王,还我北越众人一个安乐太平的世界!”

        “看不出来,刘指挥使还有如此大抱负,以前是朕小看你了。”韩逊轻哼一声说道,脸上却已经多了一抹意动。

        他长途奔波回来,本来就是不想白依璇和纳兰夜联手夺了他江山,若是能够利用刘天佑手上的兵力,或许还有一线希望。只是他离开北越太久,已经不清楚如今的形势,还有很多内情需要有人帮自己处理。

        或许,暂时依靠刘天佑,是他现在最正确的选择?

        韩逊自然看得出来刘天佑的野心,不过是想利用自己,得个名正言顺的名头,如果刘天佑真的杀了白依璇,甚至能赶走纳兰夜,那他第一个对付的一定是自己。但刘天佑能利用他,他为什么不能也利用刘天佑?

        看谁笑到最后,谁才是胜利者!

        在刘天佑又一番表白忠心,为国为君后,韩逊终于做出一个恍然,冤枉他了的表情:“原来如此,刘爱卿,原来朕真的错怪你了。若是你真的肯助朕一臂之力夺回政权,朕一定封你为兵部大元帅,执掌三军,永世为尊。”

        “陛下厚爱,微臣感激不尽。”既然韩逊识时务,那刘天佑也就不翻脸了,大声道:“来人,还不快给陛下松绑,好生伺候。”

        “是,大人。”几个下人连忙上前,想要解开韩逊身上的绳索。

        “慢着!”

        就在这时,韩逊眼神一扫,一抹锋芒如刀锋般锐利,桀桀道:“用不着这么费事,刘爱卿,你真以为这点束缚就能困的住朕吗?你且看着!”

        说完,他浑身内力一转,双臂用力,捆住他的绳索顿时收紧,只听的韩逊暴喝一声,一股惊天的气势冲击而出,捆住他的绳索顿时啪啪断裂,掉落在地。

        “哈哈哈哈……”韩逊恢复自由,拍拍手站了起来,意味深长的道:“刘爱卿,你看,这不是多简单吗?这点东西难道就能困得住朕了?哈哈哈哈……”

        这一下,不但几个下人看的目瞪口呆,惊为天人,就连刘天佑也大为震惊,没想到自己从来就没制住韩逊。想不到,韩逊纵然落入他手中,也还有脱身的办法,还好刚才他没有真动手,不然的话,猝不及防,还真说不准自己会不会死在韩逊手上。

        身上冒出一层冷汗,刘天佑连忙低头:“是,是,陛下果然英明神武,微臣自愧不如。”

        这点震慑不过是韩逊故意为之,如今他总算脱困,更存下了报仇的决定,由下人伺候着沐浴更衣,再享用吃饱之后,泡上一壶清茶,慢慢的听刘天佑说如今的局面。

        不仅仅是刘天佑在场,他也将几个心腹带来了。比如兵部尚书康元达等,都候在旁边毕恭毕敬,让韩逊终于有了一丝夺过江山的希望。

        “说吧,如今朝中什么局势?白依璇那贱人,是不是当真和楚王联手了。”韩逊面色淡然,优哉游哉的喝着茶,但心里却是狂躁烦乱。纳兰夜和他仇深似海,他非但没有杀了纳兰夜报仇,反而被他夺了女人,反观他自己呢?却从来没得到过洛青鸾的人,更不要说心了。

        仅从这一点看,他就已经输给了纳兰夜。

        好在,康元达的话让韩逊舒服了一点:“回陛下,自从陛下离宫后,就一直是妖后在掌管朝政,我们简直是被她控制的苦不堪言啊。”他自然会否认曾经联合其他同僚,主动请白依璇执政的事,这种黑锅,自然是要全部推到白依璇和纳兰夜身上去的。

        康元达痛诉了一番白依璇的淫邪残暴,一言不合就杀人,众朝臣敢怒不敢言,否则就是大祸临头。如今妖后对抗不了西楚的进攻,索性奉上整个北越给纳兰夜,不过是为了永享荣华权利,根本不顾北越百姓的死活。

        “那妖后本来就不是我北越人,如今她勾结纳兰夜,妄图吞并北越,陛下你可一定要杀了妖后,赶走纳兰夜,为我们北越百姓和朝臣做主啊!”康元达说的痛哭流涕,义正言辞,跪着地上表忠心:“为我族类,其心必异,陛下当初就不应该娶个南魏公主,现在南魏不顾当初的盟约,袖手旁观,可想而是他们也在作壁上观,只等着趁机蚕食我们北越了。”

        “现在纳兰夜呢?”良久,韩逊才道:“可有他的消息,他的十多万大军呢,又在何处?”

        白依璇不足为惧,纳兰夜才是最让韩逊忌惮的。

        康元达看了一眼刘天佑,这才道:“陛下,现在楚王正在宫中,只是我等自第一天楚王入宫后见过他一次,就再也没听到过有关他的消息了。妖后从来不许人打搅他,只听说楚王一个人住在陛下原来的宫中,每日只有妖后去见他,也不知道两人在商量什么阴谋。”

        眉头一皱,韩逊阴森森道:“纳兰夜没有带兵?”

        “是,楚王是一个人进宫的,身边仅有两个护卫和少数心腹,西楚大军如今依旧在边关。”刘天佑道:“虽然臣等不知道楚王的用意,但正因为如此,也给了我们杀死妖后和楚王的机会,既然现在陛下回来了,那要不要微臣召集人马,直接杀入宫中,捉拿妖后和楚王?”

        冷笑几声,韩逊知道这是刘天佑在试探他:“若是刘爱卿能够以几千兵马司的人就解决此事,只怕也等不到朕回来了吧?别出这种馊主意,保留你的人手以待时机才是!”

        “是,是。”眼中闪过一抹狠意,刘天佑却表现的恭恭敬敬。

        “朕自有主张,你们先退下吧。”韩逊道。

        今晚,他要夜探皇宫,好好会一会纳兰夜!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