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意外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8-30
  •     雕花的梳妆台前,洛青鸾静静地看着铜镜里的身影。

        镜中的人儿娇俏清秀,脉脉含情,唇角边一丝飞扬的喜悦,那是她控制不住的好心情。担忧了那么多天,这会儿终于心头落定,纳兰夜平安无事了,这就是洛青鸾最希望的。用不了多久,纳兰夜就会回来了。

        桌上的烛光轻轻地摇晃着,烛泪一滴一滴落在桌上,然后凝结,身后轻轻的脚步声传来,黛月的声音响起:“小姐,夜深了,也该睡了吧。”

        洛青鸾起身道:“你先去睡吧,不用伺候了。”

        黛月恩了一声,过去将洛青鸾的被褥铺好,然后又将烛火挑的暗了一些,才关上门出去了。

        慢慢的拔下发簪,褪去耳环,洛青鸾总算能够能睡一天好觉了。但她却还没有将妆容完全褪下,又听到门口传来了脚步声,还以为是黛月,洛青鸾不由得轻笑起来:“黛月,还有什么事吗?

        等了片刻,却没有声音传来,也不见人进来。洛青鸾正觉得奇怪,却又听到窗户响了起来。吱呀一声,仿佛是被风吹开一样,窗户被人从外边打开了。

        如果是黛月,绝对不可能从外边推窗,这一下,洛青鸾顿时觉得不对劲儿了。

        她立即站了起来,小心的低喝一声:“是谁?”

        心中警觉满满,她立即抓起梳妆台上的金簪握在手中,飞快的朝床旁边退去。

        此时此刻,洛青鸾心里并没有太紧张,毕竟这里是楚王府,只要她高喊一声,立即就会有巡逻的侍卫赶来。虽然袁兴和永安不在,但她也知道永安自然留了人在周围,目的就是为保护她的。

        洛青鸾很好奇,究竟来人是谁。

        出现在窗户外面的那张脸,却让洛青鸾微微一愣。白天她见到白依璇的时候,心中免不了想起这个人,但这会儿真的看见此人出现在面前时,却还是忍不住皱眉。

        “韩逊,怎么是你,你来干什么?”洛青鸾沉声说道,手中的金簪捏得更紧了。

        终于又见到她了,已经过了几个月,但在韩逊心里却仿佛过了三五年。洛青鸾警惕的样子,让他有些苦笑,他自然明白,他和她之间是敌对关系。自从和林萧晨联手对抗西楚,他和洛青鸾就更是敌人了。

        她见了他没有当场叫出来,已经算不错了。

        “洛姑娘……”韩逊低低的说道。

        听见这个称呼,洛青鸾眉头皱了皱,却没有说话。

        她的沉默却仿佛让韩逊得了鼓励,看着眼前这张让他朝思暮想的容颜,韩逊一个纵身跳进了窗户,洛青鸾见状,果然又是后退一步,借助床帐来掩护自己。

        脸色更是沉了下来,洛青鸾冷冷道:“韩逊,这里是我楚王府,你贵为堂堂北越皇帝,就这么三番五次半夜闯进来,未免太放肆了吧?”

        进了洛青鸾的闺房,韩逊并没有往前直逼,他知道只要自己太过分,洛青鸾是绝对不会留情面的。眼下她没有叫喊,不过是还没有威胁到她的安全罢了。

        这个女子,从来就没有相信过他,就算之前被他掳走到北越,她也第一时间对他下了禁制。一想到这里,韩逊心里又多了一丝黯然。他这一辈子,心中所想的都不可能实现了。

        别说不能实现,怕是将心中的情愫倾诉出来不可能的。

        见韩逊不说话,洛青鸾只能打破沉默:“我没想到你竟然会将白依璇放出冷宫,我今天看见她了,你们果然有情有意。恭喜你了韩逊,纵然你们是政治婚姻,可终究是段好姻缘呢。”

        还以为洛青鸾误会了他和白依璇的关系,韩逊连忙解释:“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将她放出来,只是因为……”说到这里,他突然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和林萧晨之间的协议毕竟是隐秘,无论如何,他是不能随意泄露的。

        “你不用解释,我知道。”

        今天在楚王府门口,看见白依璇和箫凝玉在一起,洛青鸾自然不会相信韩逊的话:“我对这些不感兴趣,韩逊,倒是你今晚意欲何为?若非看在过去相识一场的份上,我早就对你不客气了。”

        韩逊微微心头一跳,难不成,洛青鸾对他还有什么情分?

        只不过略一下,韩逊已经明白过来,洛青鸾说的意思,不过是她在北越那段时间,他并没有为难她罢了。纵然是因为他受制于她,她也承这个情。

        心中有满腹的话,却不知道如何说出,看着洛青鸾俏丽娇美的容颜,韩逊心头说不出的难受。他好想将这个美丽的女子涌入怀中,纵然他身为皇帝,但这仅仅是一种奢侈的想法,根本不可能付诸行动。

        韩迅沉声说道:“朕有事想跟你说。”

        “说吧,你有什么事说完了,尽快走。”洛青鸾冷冷的说道,似乎是为了显示并没有将韩逊放在心里,洛青鸾没有再躲在蚊帐后边,静静的走了出来,在床沿边坐下。

        纵然再想坐在洛青鸾身边,可是韩逊却只能够坐在她对面的凳子上。“你是来跟我说白依璇的事吗?”洛青鸾主动开口,“今天我看到她了,她和萧凝玉在一起,而且还送她回来,她们俩什么时候感情这么好了?”

        一提起那个女人,韩逊心里就不太痛快:“她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朕从来不在意。”

        洛青鸾眉头一挑,“怎么,她可是你的皇后,她去见了什么人,你竟然一点都不关心。”

        “你都知道的,我和她只是因为利益才联姻,并没有感情的,纵然我将她释放,那也是别有原因。洛姑娘,这辈子我绝对不会喜欢她的。”仿佛是承诺一样,韩逊突然说了这句话。

        “你喜不喜欢她关我什么事?”轻轻瞟了他一眼,洛青鸾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房间里沉默起来,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可是不能够任由如此沉默下去,韩逊来找洛青鸾终究是有目的的。

        北越和南魏已经联手,进攻西楚的时间很快就要来临,一旦战事战争大面积爆发,韩旭能够想象出来,只怕五年前的情景又会再次发生。为了复仇,他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只要能够杀死了纳兰夜,灭了西楚,他可以付出一切代价。

        纵然死上成千成百的人,他也丝毫不会在意,可是只有一个人,他不愿意有半点伤害,那就是洛青鸾。

        一旦战争爆发,什么地方才是乐土呢。

        “洛姑娘,你能够离开楚王府吗?”蓦地,韩逊终于开口,带着希翼的眼神看着洛青鸾。

        又听到韩逊这么称呼他,洛青鸾多少有些不耐烦了:“韩逊,劳烦你称呼我楚王妃,我已经成亲了,不要再叫我洛姑娘,这也不是你应该称呼的。”

        没有得到回答,还被她说了一顿,要说韩逊心里不难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只是这会儿韩逊没有工夫计较这些,他担心的是洛青鸾的安危,只认真说道:“那好,楚王妃,朕说的都是真的,用不了多久,西楚就会遭逢大难,朕和你终究相识一场,也不想你有什么不测。只要你愿意,不如来我来北越吧。”

        为了避免洛青鸾误会,韩逊还故意加了一句,“再怎么说,楚王妃的医术还算不错,在朕的宫里来做个医女,也是绰绰有余的。”

        “好狂妄的口气啊。”洛青鸾冷笑,“你这不就是告诉我过阵子你就要攻打西楚了吗?相信你不会没有听说,东宛也即将派兵参战的事情吧。纵然你北越和南魏联手,难道敌得过东宛和西楚吗?”

        “你是女人,其中的情况很复杂,朕一时半会儿跟你说不清楚。朕只问你一句,跟不跟朕走?”韩逊出来一趟要掩人耳目,并不是很容易的,若是自己离开时间太长,他那些护卫发现了,只怕又会生出事端,所以他的时间不多,必须要尽快说服洛青鸾。

        “如果这就是你今晚来的目的,那我们没什么好谈的。”洛青鸾看着韩迅,“你走吧,不要说这种无聊的话了,无论有没有战争,我是不可能跟你走的。”她心里觉得很可笑,韩逊以为自己是谁?轻飘飘的说出这种话来,他究竟有没有脑子?

        如果她跟他走了,纵然不说贪生怕死,若是被别人知道了,还以为她和韩迅私奔呢!

        听到这样的回答,韩逊觉得早在意料之中。沉默了片刻,他终究不死心:“楚王妃,你的一身医术也是难能可贵,朕是亲自领教过的。看在这个份上,只要你离开纳兰夜,朕可以保你平安。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只要你来找朕,朕绝对不愿意护你周全。”

        “够了,韩迅!”洛青鸾已经不耐烦了,她直接站了起来,手中的金簪朝前一比划,“韩逊,你走吧,不要在这婆婆妈妈的,若你再不走,我可就叫人了,到时候被人发现,只怕你有损颜面。”

        “朕有损颜面,难道你楚王妃就不怕吗?”忽然,韩逊这么说了一句。

        眼皮子一跳,洛青鸾还没想到韩逊竟然反过来威胁她,顿时又呵呵道:“韩逊,这里终究是楚王府,我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最后警告一次,你快走!”

        “也罢,算朕白费口舌。”看来要说服洛青鸾是不可能了,韩逊终于起身,慢慢的走到窗前,再一次深深凝视洛青鸾。一旦他今晚走了,想要再见到这个女子,估计不太可能了。

        洛青鸾眼中的警告之色越来越明显,韩逊心中轻轻叹息一声,伸手在窗沿上一按,整个人犹如飞起的一只夜枭,腾空而去。

        听到烈烈的衣袂声音,洛青鸾其实这会儿才松了一口气,她一直警惕着,提防韩逊会不会真的动手。若是他再强行下手掳走她,纵然她来得及叫救命,但只怕上次的事又会再度重演。

        赶紧关好窗户,洛青鸾又四下检查了一番,然后才回到床上。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