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畏罪自杀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8-30
  •     好在等到戌时三刻,窗外就传来了动静。

        庄雨兰差点睡着了,虽然心里装着事,但她平时可是养尊处优的,再是入宫了不得宠,但生活上也是各种娇贵,每天天刚擦黑就会睡美容觉,哪里像今天等到这么晚的?

        笃笃笃……

        窗外传来的敲击的声音,就像是有夜莺在轻轻的啄一般,又像是有人用一只手指轻敲。庄雨兰瞬间就醒了,动作太大,还差点碰到了桌上的蜡烛。

        赶忙扶住烛台,飞快的起身走到窗前,庄雨兰打开窗户,果然见到之前和她联系的那个宫女。这宫女表面上是流苏宫的,叫做朱芸,负责皇后身边端茶倒水之事。但庄雨兰却知道,朱芸其实是公主身边的人,至于公主是怎么将人塞进流苏宫的,又为什么要监视皇后,她就不知道了。

        “你总算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庄雨兰多少有些埋怨的语气。

        虽然她上次送给皇后那盆建兰花,其实也是奉了公主的命,是尉迟怜晴悄悄带进来的,后续事宜就是这个朱芸在负责传递消息。面对公主或者尉迟怜晴,庄雨兰自然是客客气气,半点重话也不会说,可面对一个小小的宫女,她怎么也客气不起来。

        谁知道,朱芸却脸色一沉:“庄小主,你为何这么晚还不睡,若是被人发现了异常,怀疑到你身上就麻烦了。”

        “你什么口气,本小主什么时候睡觉要你一个奴婢来管?”庄雨兰顿时就不客气了,白天才在皇帝太后那里挨了骂,没想到心惊胆战的,晚上还要被一个宫女甩脸色,她哪里忍不住。

        可朱芸却半点不给面子,冷冷的站着窗外道:“奴婢不是要管庄小主,只是想提醒庄小主,若是被陛下怀疑起来是庄小主送的那盆花起了作用,才害的皇后娘娘出事,只怕别说是庄小主,就算是你爹光禄寺卿庄大人也自身难保!”

        心头一惊,庄雨兰顿时拳头握紧,恨不得一巴掌狠狠扇在朱芸脸上。可她终究知道对方说的是真的,而且今晚她点灯找朱芸来也不是要抱怨这些,脸皮抽了抽,她终于忍了下来。

        沉默了片刻,朱芸板着脸道:“好了,庄小主有什么事赶紧说。”

        想着正事,庄雨兰总算克制住怒意道:“你找机会问问公主,或者宜阳郡主也可以,让她们什么时候找个机会进宫来见见我。我有话给她们说……”

        “庄小主难道忘了自己的身份?”

        没想到朱芸非但没有答应,反而道:“公主说了,如果有事自然会主动联系庄小主,而庄小主已经是后宫妃嫔的身份,不能随意联系宫外之人,联系公主就更不妥了。万一被人发现了什么,只怕会联想一些对公主不利的,庄小主还是安分一些,有事公主会找你的。”

        “可是,今天陛下和洛青鸾分明已经怀疑我了。”

        一想到洛青鸾问的那些话,还有她的眼神,庄雨兰心里有鬼就惶惶不安。万一被洛青鸾或者陛下发现了怎么办?

        本来以为自己送一盆花给皇后,没事的,结果皇后却昏迷了。而且今天调查了半天,其余人都没有问题,无论是送的香囊还是洛青鸾那盒梅子糕……既然东西没有问题,那么皇后就不应该昏迷,可皇后还是出事了,那就证明她身边有不妥的东西。

        庄雨兰顿时就怀疑自己送去的那盆建兰有问题,不然公主为什么会让宜阳郡主进宫,特意给她送来这盆花,让她想法放在皇后的流苏宫呢?

        一定是这样,庄雨兰虽然知道自己躲过的第一次检查,可是,万一那盆兰花一直放着,万一皇后再次昏迷怎么办?或者那盆花被人检查出有问题怎么办?

        到时候她真的百口莫辩,解释都没用了。

        可是,一想到自己要去给陛下承认,庄雨兰就更没有这个胆子!

        温才人只是害怕,偷偷跑了,可是依旧被陛下扣上个见死不救的罪名,勒令闭门思过。若是陛下知道了那盆花就是她送给皇后娘娘的,纵然她不知情,可也逃不了罪责,绝对比温才人还要惨。

        “这个,庄小主就不用担心了,陛下已经让人清理了皇后娘娘所有的东西,你们送过去的都丢了,东西都没了,陛下还怎么怀疑呢?”

        朱芸面无表情的道:“好了,庄小主不用胡思乱想,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会告诉你的。”说完,她转身就要走。

        “等等!”

        庄雨兰如何肯甘心,这事毕竟是她参与的,却知道的不清不楚,好像所有事就她一个人蒙在鼓里,连眼前这个宫女都不如。并不想将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里,庄雨兰立即道:“那你告诉我,那盆建兰花究竟有没有问题?”

        事关她的生死,她不得不多问一句。

        夜色中,朱芸显得已经不耐烦了,她眉头紧皱道:“这种事,庄小主还没必要知道……”

        “那花有问题,是不是?”本来还怀疑,这下朱芸吞吞吐吐不直说,庄雨兰反而一下子肯定了。如果没问题,公主何必千方百计让她将这花转送给皇后,如果没问题,朱芸完全可以直说……既然她不说,公主还这般多此一举,那就摆明了那花就是有问题。

        “你叫什么!再大声,想引来人是不是?”

        被庄雨兰的声音吓了一跳,朱芸板着脸捂住她嘴沉声:“庄小主,奴婢丑话可说在这里了,不管那花有没有问题,反正事情你都做了。虽然不知道陛下会调查到什么时候,但庄小主若是敢连累到公主,那后果你全权承担!”

        脸上带着一股煞气,朱芸在这一刻表现的完全不像个宫女,反而带着刽子手的杀气。庄雨兰顿时吓的挣扎起来,一张口就想咬她的手。

        “你……”猛地吃痛,朱芸狠狠的推开庄雨兰,看着自己手上被咬的一排牙印。如果不是她缩手的快,只怕真的要被咬掉一块肉。

        “不是我做的,跟我没关系听见没有!”

        庄雨兰被朱芸的话惊着了,浑然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全都是公主让我干的,就算陛下查起来了,也跟我没关系……没关系!不行,我要去给陛下说,这花是公主让我放到皇后娘娘的寝宫里的,就算皇后娘娘出了事,那也是公主的问题……”

        被这件事的后果完全吓傻了,庄雨兰终于知道自己被公主利用了。而且眼前这个宫女一脸凶煞的样子,只怕她真的出了事,对方还会将责任都推到她头上。

        越想越不对,庄雨兰慌的心都要跳出来,越想越糟糕,越觉得越可怕,她声音越来越大,浑然忘记了控制。

        “闭嘴,庄小主,你听见没有,你再吵,会把旁人惊动的……”

        “不是我干的,我没有要害皇后娘娘……不关我的事!”

        庄雨兰完全吓傻了,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眼中全是惊恐的神色。朱芸不停的让她闭嘴也没听见,她的声音实在太大,在夜色中远远的传开,旁边已经熄灯了房间也有人被吵醒,灯火也逐一亮了起来……

        “闭嘴!”朱芸眼中闪过一抹杀机,眼看着庄雨兰还要大叫,她飞快的在庄雨兰脖子上重重砍去,然后将她一把从窗户里拖了出来。

        “谁啊……半夜三更的不睡觉,吵什么……”

        眼看着旁边房间响起了说话声,似乎还有人要过来看,朱芸一把扛起昏迷了庄雨兰就跑,几个闪身就跑到了一处水池边,将庄雨兰扔了下去。

        扑通一声,庄雨兰被水一呛顿时醒了,可她猝不及防,立马被灌了满满的一嘴池水,张口的呼救声也淹没在水流之中。不过片刻,她的挣扎就缓了下来,慢慢的沉入了水中。

        眼看着水池里没动静了,朱芸才冷哼一声,悄然离开。

        但她没有发现的是,不远处的树荫下,一个声音这才走出来,看了一眼水池中的庄雨兰尸体,不动神色的离开了。

        又过了片刻,一路巡逻的禁军经过,火光照映到水池中,有人无意中一看,顿时大叫起来:“有人落水了!”

        顿时,水池边闹开了,片刻之后,内监总管孙大福也惊动了,带着一众宫女和太监,进入了水安宫中……

        整夜,水安宫人心惶惶,无人入睡。

        第二天……

        “什么,庄才人暗害皇后,畏罪自杀了?”当南宫擎听到这消息,眼瞳瞪的滚圆。

        孙大福躬身,小心翼翼道:“回陛下,昨晚庄才人被巡逻的禁军发现,淹死在水安宫旁边的水池里。除此之外,她身上并没有其他伤痕,推测是自杀。”

        自杀,怎么会自杀了?

        南宫擎脸色墨黑,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昨天洛青鸾才说庄雨兰可能有问题,因此才想继续等待,看她会不会露出马脚。可没想到当晚她就淹死了,这其中难道没有问题?

        淹死是真的,可畏罪自杀未必是真的!

        如果真的是畏罪,连自杀的勇气都有,为什么不早点招认了呢?难道庄雨兰就没想过争取一下活命的机会?还是,她担心自己做的事会牵连到庄家,索性来个死无对证?可她如此性格,真的会有勇气自杀?

        南宫擎冷笑一声:“什么畏罪自杀,只怕是有人谋害!查,给朕查清楚!”

        等孙大福离开后,南宫擎正在暖阁中烦闷,便听到有宫人来报:“陛下,楚王妃来了。”

        “楚王妃?快请!”

        南宫擎眼神一亮,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洛青鸾会来,他正想找人商量她就来了,实在是太好。

        “见过陛下。”洛青鸾被黛月搀扶着进了暖和。

        “楚王妃你来的正好,朕有事给你说,庄才人昨晚畏罪自杀了,淹死在水池中……”

        南宫擎的话还没有说完,洛青鸾就淡淡笑道:“陛下,我就是为此事而来。”

        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南宫擎看着洛青鸾,被这话忽略了她的举止,竟然是从头到尾被黛月搀扶着进来的:“楚王妃难道已经知道庄才人死的事?”

        “不瞒陛下,昨晚庄才人回宫之后,其实我是有派人监视她的,庄才人究竟是畏罪自杀还是被杀,我的人看的清清楚楚。”洛青鸾淡然道:“陛下不要忘了暗夜堂的人,对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