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抽丝剥茧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8-30
  •     时至半夜,太子府依旧灯火通明。

        飞雪阁周遭十丈范围内,无数侍卫巡逻,防止有人偷听,阁内仅剩的几个侍女屏气凝神,恨不得自己耳聋了什么都听不到,头埋得低低的。

        赵长瀚一身蟒袍,大马金刀的坐着,一股沉闷的气势油然而生。他并没有看站在厅中的太医张垚顺,反而半眯着眼睛,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扫视着洛青鸾。

        知道赵长瀚痛失爱子心中悲愤,洛青鸾也没在意他的态度,说道:“这就要看张太医说不说了。”视线一转,她的目光落在张垚顺身上,淡淡道:“听说,张太医在赵世子毒发那晚,被请去武阳王府看诊,我想问问张太医,当时是怎么回事。”

        “原来楚王妃什么都不知道,就让本王来了?”隐隐带着怒意,赵长瀚插口道。

        时间宝贵,稍纵即逝,他还到处派人查线索找凶手呢,哪有空和这个女人耽误时间?如果不是因为洛青鸾的身份,他早就派人拿下她了。别说她是暂住太子府,就算她是太子妃,他也不会任由她逍遥法外。

        只可惜……

        赵长瀚想到洛青鸾背后的那个男人,楚王纳兰夜!纵然是他,也不得不忌惮。但若是洛青鸾真的毒杀了自己儿子,他就不信自己找不到证据,等一切罪证摆在面前时,看她还有什么话说。纵然是纳兰夜,也要给他一个交代!

        眼看赵长瀚毫无耐心,林逸轩立即道:“武阳王切莫着急,正因为事关重大,所以我们查到点情况后,立即就请武阳王来了。大家一起听听张太医说的什么,也省的误会。”

        言下之意,是让赵长瀚别认为他们屈打成招或者做假证据等。

        虽然心有怒气,但终究看在林逸轩面子上,赵长瀚没有再说什么。

        从头到尾,张垚顺站在四人面前,内心波涛汹涌。

        赵宁易的死他是清清楚楚的,还亲自去诊治了,只可惜……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影响如此大,更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牵连到如此众多的大人物,没一个是他惹得起的。张垚顺忍不住有些后悔插手了这件事,但心知没有后悔药吃,只能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

        “太子殿下,王爷容秉,”

        赵宁易一副委屈又愤怒的样子道:“下官当晚可是因为王爷派人进宫求医,这才连夜去王府给世子诊治,虽然下官医术不精没能救回世子,可现在竟然被人平白怀疑谋害世子,下官实在是羞愤难当。如果不能还下官清白,下官愿意以死明志。”

        说完,他冲着洛青鸾扫了一眼,又狠狠瞪了一眼抓他回来的梁玉燕,脸色墨黑。

        脸色一沉,赵长瀚冷声道:“楚王妃,这就是你给本王说的证据?张太医当晚的确是本王派人去请的,你现在究竟怀疑什么,为什么要带张太医回来?”

        “不是带,是抓,他们抓下官回来的!”张垚顺立即补了一句,气愤间捶肩揉背,又羞又怒。

        “若不是张太医事后突然请假,让人有种畏罪潜逃的感觉,我也不至于让人强行带张太医回来了。”洛青鸾不慌不忙,神情淡然,“玉燕,你给太子殿下和王爷说说,当时是什么情形。”

        “是,王妃!”

        梁玉燕不屑的扫了张垚顺一眼,冷笑道:“张太医,我想请问你,你既然说自己和赵世子中毒而亡无关,那为什么第二天就着急请假回乡?我们已经查的清清楚楚了,你老家可没有任何事发生。哦,对了,好像你那个叫张石柱的表舅家养的猪下崽子了,你该不会是回去给母猪接生的吧?”

        张垚顺满脸通红,看着梁玉燕支支吾吾说不出话:“你……你简直是……”

        “我简直什么,欺人太甚吗?呵呵,张太医,死的人可是赵世子,武阳王唯一的公子,他死的那么惨,你若是没做亏心事,为什么要在这特殊时期告假!”

        似乎也觉得有问题了,赵长瀚脸色一冷,喝道:“张太医,说啊——”尾音拖得长长的,满是杀机,双拳紧握圈椅扶手,手背上青筋凸显。如此怒意,仿佛只要确定真的是张垚顺干的,他立马就会抽刀将之砍了。

        “王爷……王爷容秉啊!”

        张垚顺像是冤屈无数,却有口难辩,红的脸如充血:“下官真的是冤枉啊!下官行医十多年来,谨守医德,从无差错,否则如何能得到陛下和后宫娘娘们的信任?下官给世子看病,的确不知道世子是中毒,而且还如此严重。没能救活世子,下官也良心不安,一夜都没睡好,后来又接到老家来人说乳娘病重,所以才给陛下请假回乡,是去给乳娘看病的。”

        梁玉燕道:“张太医你的确有个六十多的乳娘,可她好像没得病。”

        “我乳娘已经高龄,从小含辛茹苦抚养下官长大,犹如亲娘。既然你不相信,那鄙人也只能说了。”恨恨的看了一眼梁玉燕,张垚顺羞愤交加:“我乳娘得的病是妇人病,乡下人羞耻,病了也不敢说,外人自然不知道。若非乳娘病的不行了,我外侄还不好意思来找我,我身为医者,难道能因为男女有别,而致乳娘性命不顾吗?”

        这铿锵有力的声音,说的是正义凛然,一字一顿,说完,张垚顺盯着洛青鸾道:“楚王妃,若是你因为这点就怀疑下官毒害了赵世子,那就太荒谬了。清者自清,下官相信太子和王爷都会明白,会还下官清白的。”

        林逸轩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闻言道:“楚王妃,你看这……”

        眸子直视,洛青鸾清声道:“张太医,既然你说自己告假是合理的,那么我还有一事想请问,你虽然对于赵世子所中的毒无法解,但毕竟行医十多年,又是陛下和娘娘们信任的医官,你至少能诊断出赵世子中的什么毒吧?”

        这话一出口,张垚顺想否认也不行了。

        他的太医院副使职位和圣手之名,都不容许他否认,虽然很想置身事外,但这一否认,几乎也就将他多年累积的名声扫地了。犹豫再三,张垚顺也只能当着林逸轩和赵长瀚的面点头:“是,楚王妃,下官给赵世子诊治了,发现他中的毒很严重,叫做三花子午毒。凡是中此毒之人,除非事先备好解药,否则根本来不及配置,中者必死!”

        冲着赵长瀚,他先是解释了一遍三花子午毒的特点,才一脸歉意的道:“赵王爷,下官虽然知道是什么毒,奈何一时半会也分辨不出这三花之毒究竟是哪三种,所以更没法配置解药,下官医术不精,实在惭愧。”

        心情郁闷又烦躁,赵长瀚只沉闷的嗯了一声,显然强压悲痛,冷声道:“张太医已经解释了,楚王妃如果还有什么疑问,就尽快提出来,不然,五天时间一过,你可别再找借口拖延时间。”

        没有理会赵长瀚的阴阳怪气,洛青鸾直接道:“那好,张太医,既然你知道赵世子中的是三花子午毒,那我就直接告诉你!这三花之毒,乃是用蛇含草,鬼针花和灯花烬三种毒草的花朵配置而成。其余两种毒草都能够通过其他渠道购买或得到,只有灯花烬,只有太医院的药圃里才有,这药圃也守卫森严,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进去的,所以不存在被盗的可能。”

        越听越觉得不耐烦,赵长瀚道:“楚王妃,你到底要说什么?”

        微微一笑,洛青鸾目光直视张垚顺:“我只想问张太医,你在赵世子出事之前,好像恰好去太医院领过一份灯花烬,据说是给御膳房配置鼠药所用。可众所周知,一般的鼠药只需要砒.霜是最简单实用的,你为何要自找麻烦去单独配置一种?而且我也顺便找人查过了,你配置的鼠药里根本没有灯花烬的成分,那张太医领用的灯花烬用到什么地方去了?”

        “什么?”赵长瀚听得双瞳激凸,陡然站了起来,森寒的目光死死盯着张垚顺,“张太医,可有此事?你说啊!”

        “不,不,楚王妃,你……你胡说!”

        不知什么时候,张垚顺背心已经冒出了冷汗,强硬道:“虽然鼠药多以砒.霜为主,但御膳房是什么地方?根本容不得半点差错,否则就会出大事。所以下官才单独配置一种毒性更小的,防止有人误食出事,但对于老鼠却依旧有功效。”

        “我是问张太医,为什么鼠药里没有灯花烬!”

        “有,怎么没有!下官亲自配置的鼠药,怎么能说没有?”

        张垚顺越说越大声,脸红不是吓的,仿佛是气的:“楚王妃,你怎么能如此胡乱冤枉下官?虽然下官也知道楚王妃医术高明,可下官能保证绝对不是你说的那样。如果不行,你可以去问问御膳房,看我给他们的鼠药有没有效果。”

        梁玉燕气的脸色一横,怒道:“你明知道鼠药都没了,所以才这么说!张太医,你别想狡辩,赵世子死于三花子午毒,偏巧你就用过其中一味毒草,哪这么巧?这才是你最大的嫌疑!”

        张垚顺板着脸,狠狠一拂袖,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你……”梁玉燕气的语塞,恨不得冲上去打人。

        “够了!”

        一声咆哮响起,肃然安静。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