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最后的题目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8-30
  •     一听到萧天赐的声音,南宫婉儿就犯恶心。

        还当众人真的是不敢下手,才让他躲过一劫,南宫婉儿原本想看萧天赐狼狈样子的心思顿时落了空。只是好在……半路上太监禀报,说是东宛太子到了,皇兄得去见见东宛来使,等会再来御花园。

        正好,方便了她行事!

        好在她准备了诸多计划,现在就用在这东宛三皇子身上。她要让他狠狠出丑,乖乖灰溜溜的离开。至于其他的候选者,她就更不放在心里了。

        萧天赐的话一出口,立即引起了众人的围攻。

        “黄贯,你好大的胆子,敢在公主殿下面前无礼!”有人立即大叫。

        “公主要考什么,什么时候考,由得你来指挥?你简直太大胆!”众人义愤填膺,早就恨不得群起而攻之,当下一逮到萧天赐的错处,立即就发作了。

        萧天赐却毫不在意,仿佛没看到众人似的:“你们吵什么,还想打人不成?公主都没说话,你们却跳出来叽叽歪歪,简直是藐视公主,无礼至极!还不快坐下,老实点?”

        心里恨得牙痒痒的,但面上却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高贵美艳。南宫婉儿淡笑道:“黄公子说的有理,诸位不用大惊小怪,请坐。”

        忍,忍!她拼命告诫自己,绝对不能漏了破绽,让那混蛋有了戒备。

        既然是南宫婉儿发了话,众人不得不坐下来,脸色依旧难看的不行。温剑孙峰等人甚至还偷偷打量着南宫婉儿,她居然不发作,难道是对这黄贯有了新的认识,或者说……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

        正疑虑中,南宫婉儿道:“今天天气正好,御花园中也百花盛开,所以本宫奏请了陛下,请诸位公子来御花园看看……”

        “公主,本公子对花花草草不感兴趣,”

        忽然,萧天赐打断了南宫婉儿的话,嘿嘿道:“本公子只对公主一人一见倾心!所以,只想求公主赶紧公布今天的考核,究竟要如何才能让公主满意,本公子愿意倾尽一切,只为公主效劳。”

        这话说的深情款款,却听得众人怒火冲天。

        好在众人都知道南宫婉儿厌恶这黄贯,只怕是有什么计划,也没出声,只一个个愤愤然看着他。

        “既然黄公子如此热切,那本宫……就说了。”南宫婉儿克制着怒火,勉强笑着,一字一句道:“诸位公子既然通过了两次比试,那也是对本宫有心的,只是本宫选驸马,不看家世身份,外貌才能也其次。”

        目光一一扫过众人面上,南宫婉儿心头早已冷笑不已,却依旧带着和颜悦色的笑容说着:“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本宫只想找个合心意的人,平平顺顺过一生。本宫想开心,不想有那么多烦恼,所以,今天谁能让本宫真正开心一笑,本宫就——选、他、做、驸、马。”

        众人听得眼睛一亮,让公主开心?

        这难道不简单吗?

        看过这么多,听过这么多,玩的也不少,他们只怕稍微想想,说个笑话逗乐,唱个小调开心,再不然送上点别致的礼物,难道还不能逗公主开心一笑?

        挥了挥手,南宫婉儿笑了起来:“诸位不用拘束,好好准备吧。”说完,她站了起来,梅儿立即上前将她扶住,听她道:“去前面秋枫亭坐坐。”

        “是,公主。”梅儿朝众人点点头:“诸位公子自去准备吧,公主在前面秋枫亭等着。”

        等南宫婉儿一离开,众人顿时哗然。

        一个个眼珠子转起来,想着应该如何才能让公主开心一笑。虽然他们来之前就备好了礼物,但只是为了讨好公主,至于这礼物究竟能不能让公主展演一笑,他们还没多少把握。

        之前说的好,众人团结一心,先排除了威胁最大的黄贯再说。可现在,既然公主要求了是让她开心,那就得各凭本事,进行最后一轮最重要的角逐了。

        站着紫藤花树下,王修瀚摸了摸怀中准备好的礼物,唇角含笑。

        今天他早有准备,恰好带了个有趣又稀罕的东西,想要这次游览御花园中送给南宫婉儿。自从参加了招亲甄选后,家里人就千方百计的打听,想让他成功中选。至于南宫婉儿的喜好,自然也是少不了打听的。

        转头看着旁边的人一个个冥思苦想,王修瀚有几分得意。

        凡事就要提前做准备啊!

        但他并没有动,只看着周围人满脸兴奋,各种畅想的样子,犹如超然出尘般冷眼旁观。今天是最重要的一次,即便再有把握,他也不会贸贸然就去。等先观察一下,旁人是如何做的,他才有个数。

        “王兄,你可想好了?”这是,孙峰走了过来。

        王修瀚自然不会说,略带愁容道:“唉,实在是出乎意料,没想到公主竟然出如此简单的题目,反而打了我哥措手不及。如果公主今日要考武术,做文章,甚至书画诗词,我都有了准备,可偏偏公主……”

        孙峰心头一定,安慰道:“王兄不用妄自菲薄,公主毕竟是女子,只要稍微动点心思,让她笑一笑只怕不难。我怀疑,只怕这最后一场考核是陛下做主,前面两天,陛下都亲自来了,可偏偏今天,陛下没有出现。”

        根本没想到那么多的,王修瀚听得心头一动:“孙兄的意思是?”

        旁边一个声音接了过来:“我看孙兄说的有道理,只怕今日表面上是公主让我等让她开心一笑,但实际上,却是陛下派了人在旁边观察,想要考核我等的品行心性。你想,等会去秋枫亭见公主,若是有人挖空心思想逗公主一笑,不惜弄了些俗不可耐,等不得大雅之堂的东西上去。虽然说公主年轻单纯,会笑一笑,但落在陛下眼中,却是我等轻浮孟浪了。”

        “说的也有道理。”

        王修瀚心头也警觉起来,之前他还没想到这么多,差点大意。

        孙峰点点头:“嗯,温兄的意思和我一样,所以我也没有贸贸然前去。”

        看了一眼已经朝前而去的几人,他站在原地,负手淡笑:“那就先让他们去打打前站吧。公主这题目虽然看似简单,可要领会其中的深意,却没这么容易了。一个不小心出了丑,坏了事,前功尽弃不说,说不定还惹恼了公主和陛下,那才是得不偿失!”

        三人的目光同时落在走在最前的一人身上,隐隐看戏。

        走在最前面的人,朝秋枫亭而去的人,正是孪生兄弟之一的周涛。之前他是兄弟二人都入围了,但在昨天的武试中,弟弟周伟落败,只剩下哥哥周涛,而且也是最后一个入选的。

        虽然进了前十名,但比起其他人,周涛显然自信不够。

        也没多想,他脑子一转就急不可耐的想要争个第一。俗话说先入为主,虽然他家世身份都比不过其他几人,但既然公主都说了这些不论,他也只有报一次希望了。

        “走,去看看。”孙峰一笑,加快了脚步。

        王修瀚和温剑对视一眼,都明白对方的心思,也跟了上去。

        坐在亭中,四处红叶婆娑,清风宜人,南宫婉儿一副慵懒的样子,依在铺了软垫的美人靠上,一副娇羞诱人的模样。轻纱垂下,随风飘舞,阵阵花香传来,好一副诱人的画卷。

        “公主,都准备好了。”梅儿进亭,小声说道。

        睁开眼睛,南宫婉儿已经看到了不远处那个身影,畏畏缩缩的样子,低垂头,心头就是一阵烦躁。冷笑一声,她起身端坐,淡淡道:“让他进来吧。”

        片刻,周涛小心翼翼进来了。

        “见过公主。”有种无法直视的感觉,周涛不敢抬头。

        南宫婉儿抬起雪白的皓腕,微微一笑:“周公子,可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了?”

        “小生、小生以前曾经听闻过一件事,希望说出来能博公主一笑。”

        “有趣的事?”

        南宫婉儿眯了眯眸子:“本宫的确很久没开怀了,那周公子就请说吧。”

        听了南宫婉儿的话,周涛总算大胆了几分,鼓起勇气看了南宫婉儿一眼。这一眼,带着强烈的视觉冲击,娇媚柔软,南宫婉儿犹如一团春水般,柔柔的看着他,顿觉一柄大锤子击中了自己胸口,他差点没心跳出来。

        “是,是公主。”

        心头一慌,好容易想出来的笑话顿时忘记了。

        支支吾吾了好半天,周涛愣在原处,却怎么都想不起自己要说什么。南宫婉儿原本就不耐烦,神情一变,冷道:“既然周公子说不出来,那就下去吧。”

        “公主……公主!”

        周涛顿时急了,慌忙摆手:“不,不,公主,小生想说的,就是一时忘了,请公主容小生再想想……”

        “公主让你出去,难道听不见吗?”梅儿沉着脸过来:“周公子请吧,可别公主没开心,反而因为你生气了。”

        顿时,一个太监过来,阴阳怪气道:“周公子,请吧。”

        无奈,周涛只能哭丧着脸,转身离开。才刚开始,就被他失去了机会,却已无奈。谁知,他还没走两步,一个身影从旁边风风火火的走来,动作极其嚣张。

        只见萧天赐大模大样的,满脸带着得意的笑容,旁若无人的朝秋枫亭走了进去,大大咧咧的道:“公主,本公子刚才想起了一个笑话,保管公主听了大笑开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