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8章 残忍的病因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8-30
  •     看着眼前的少年熟练的给老夫人治病,手法娴熟,沉稳淡定,而那中年男人却站着一旁沉默不语,全程冷眼旁观,张平忽然有种错觉:这少年才是大夫吧?

        忽然,沐小苏抬头,那张白皙微红的脸似乎更热了,带着一股少女的娇媚,声音婉转犹如黄莺:“王管家,老夫人是不是每日都这般难受,食不下咽,睡不安眠,还经常发出嗬嗬的声音?”

        王管家听得心头一颤,不自觉的声音放缓了许多:“正是如此,小先生是怎么知道的?”

        沐小苏没有回答,却掀开帷幔想要看什么,一旁的丫头一惊,连忙上前制止:“住手,你这人怎么如此大胆,老夫人患病卧床,岂能被你冒犯?再是大夫,也要讲究男女大防,你未免太无礼了!”

        这才反应过来,沐小苏一脸讪讪,脸色红的几乎要滴血,站着床前愣住,手也僵在半空,进也不是缩也不是。隆先生一看,脸色一沉:“小苏,让你给老夫人看看,你竟然如此不懂规矩?简直是……还不退下!”

        “是,师叔。”沐小苏嗫嚅道,声音细弱蚊蝇。

        不待张平摆脸色,隆先生却板着脸道:“张管家,刚才我让这徒儿给你家老夫人看了看,鄙人也大致有了眉目。你家老夫人病情严重,但不是不能治,却需要调配药物,才能进行下一步,鄙人就不多留了,告辞。”

        由始至终,张平看的茫然不知,完全闹不清怎么回事。

        一开始,他还以为这隆先生是大夫,所以才相信了他们,带来慈安堂给老夫人看病的。谁知进来之后,全程都是这腼腆脸红,犹如个少女的少年在动手给老夫人诊病,望闻问切的手法很是熟练。

        可现在,他又听了隆先生的话,才明白感情这少年是他的徒弟,刚才的举动不过是让他练手的,顿时又惊讶起来。竟然不亲自出手,拿他家老夫人给徒弟练手?张平顿时怒了!

        “站住!”他大喝一声,追了出去。

        隆先生一脸严肃,停步转头看着他:“张管家还有什么事吗?鄙人赶着回去给老夫人配药,没时间耽误。若是误了给老夫人治病,到时候张管家负责吗?”

        正想让人将他们抓起来,好好教训一顿,谁知道竟然听到对方如此说,张平顿时惊讶了:“隆先生的意思,我们老夫人的病有救?”

        “为何没救?若是没救,鄙人用得着回去找药吗?”

        隆先生脸色一沉,看了看一旁的少年,“小苏,刚才你也给老夫人看了,给张管家说说。”

        恭恭敬敬的行礼,沐小苏细声细气道:“张管家,老夫人虽然病重,已经三天没有进食了,但却还有救。我们现在要回去找药给老夫人治病,耽误不得,否则,顶多老夫人再拖两日,只怕就不行了。”

        老夫人只有两日的命?

        这话一出,差点吓了张平一跳,本来想教训他们的心思也没了。

        “老夫人当真还有救?”他连忙问道。

        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张平再也顾不得什么了。三天以来,这是他唯一听见的,保证说能够治好老夫人的大夫,他连忙恭恭敬敬的将一行人送出去,又问清了下次来给老夫人看诊的时间,才急匆匆的去回报郡守。

        书房内,管侯听了回报,很是惊讶:“竟然保证能够治好老夫人?”

        “是,郡守大人,那隆先生就是这样说的,而且他那徒弟也厉害的紧,说的头头是道,小人看应该靠谱,所以就赶紧来禀报大人了。”张平一脸热切。

        “竟然如此……那这么说,大人,看来老夫人真的有救了。”何海一旁笑道,拱手恭喜。

        等张平退下后,管侯立即换了副颜色,一脸深思,眉头紧皱:“竟然有人说能够治好,究竟是真是假?何吏书,你怎么看?”

        只剩两人在房间里,何海也再不是之前的喜色,而是眉头深锁,一脸阴沉。

        管老夫人虽然已经快六十了,但一向能吃能睡,身体康健,想要她突然病重,必须做手脚下狠手,否则计划根本不能实施。这还是何海亲自找人去干的,事后那人也处理了,原想绝对不会有人发现端倪,也根本不会有大夫能够治好,顶多拖延几日,老夫人就会因为无法进食而活活饿死。

        可现在才三天,竟然有人大言不惭的说能够治好,这不是公然打他的脸吗?

        一旦被发现老夫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传扬出去可就不得了了!

        何海脑子一转,慢慢平复,上前一步笑道:“大人不必担心,不管那人是治得好还是治不好,属下都让人盯着。若是真的敢坏了大人的好事,属下立即让人解决了,绝对不会出问题的。”

        “嗯,小心点,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事。”

        管侯点头,一脸严肃:“还有半年就是国祭了,到时候陛下会下旨,让所有三品以上的官员回京庆贺,到时候就是本郡守举事之时。能不能成事,就看最近了,一定要将那些人全部拉过来,否则的话,宁可杀了,也绝对不能他们走漏风声。”

        何海立即道:“是,大人放心,属下定不辱命。”

        灵溪城,悦来客栈。

        天字号的后院已经整个人被包下,憨傻的陈虎第一次见到如此雅致清幽的房间,稀罕的找不到北了,他东看西看,对每一处都好奇,伸手摸了摸,拿起一个摆设用的花瓶看个不停,就差没咬一口试试。

        “二虎,你有点出息好不好?”龙宁把玩着自己的小辫,一脸鄙夷的看着他:“虽说我们是第一次来灵溪城,可你能不能不要这幅样子,活像什么都没见过似的,别人看见你这幅样子,连我们都会跟着丢脸的。”

        一旁坐在椅子上的冷离却笑了笑:“宁儿,不用这么说二虎,你以前是下山看过,可二虎却是第一次,自然看什么都新鲜了。”

        一边说,他一边轻轻揉着膝盖,龙宁一看他皱眉忍痛的样子,冲的就过来了:“二师兄,你腿又痛了?我帮你揉揉。”

        冷离也没说话,只松开了手,任由她一双柔软的小手在膝盖上慢慢揉着。众人也早就习惯了这些,连多看一眼也没有,只提起刚才在城主府发生的事。

        “小苏,刚才你给管老夫人诊脉,还说绝对能够治好,你可当真有把握?”隆先生的真名唤名龙恺,刚才揭榜时张管家误以为他姓隆,他也没有纠正,只道:“这可不是儿戏,事关重大,你好好给师叔说说,管老夫人究竟是得的什么病,为何你刚才不直接治了?”

        陈虎咧着嘴道:“是啊,小师弟,你明明医术最高明的,连师叔都比不过你,但你怎么刚才不给管老夫人治病呢?”

        坐在桌上,沐小苏白净的小脸上带着一抹红晕,轻声道:“正因为知道了管老夫人的病因,所以我才没敢直接开药治病,就是怕出问题,连累了大家。”

        龙宁快嘴道:“看个病而已,有什么连累的?看不好也就罢了,看好了还有什么问题?”

        沐小苏笑笑:“师姐,如果不是我们这次下山太急了,半路又丢了盘缠,也不至于为了这点悬赏去揭城主大人的榜,对吧?”

        想起是自己大意,才将盘缠连同包袱一起丢失了,龙宁就忍不住脸红,急切道:“小苏,你到底要说什么?你这是在怪师姐我丢了银子害大家差点不能住客栈了是吧?”

        “自然不是,我怎么会怪师姐呢。”

        沐小苏摸了摸脸庞,细声细气道:“其实这次下山,我们是想去西楚找大师兄的。师父宁死之前虽然没有说,但我们都看得出来,分开这么多年,他老人家其实很想念大师兄。如今师父已经仙去,而我们也已经决定好了,自然就要一路小心谨慎,才能顺利到达西楚京城。”

        听着他的话,冷离不由得道:“小苏,你的意思是,这城主府还可能有危险?”

        “如果不是去揭了榜,就算有危险也和我们无关,只是现在,若是治不好老夫人,我们就挣不了沿途需要的盘缠。可若是治好了老夫人,只怕又会节外生枝,所以今天我才让师叔带着大家赶紧回来,好好商量一下再说。”

        众人这才察觉了什么,一脸凝重,而陈虎却抓着脑袋,听得似懂非懂:“小师弟,你的意思是,这管老夫人治好也不成,不治好也不成?到底应该怎么办啊,我都被你说糊涂了。”

        龙恺沉着脸,沉声道:“小苏,你到底发现了什么,直说好了。”

        “是,师叔。”

        少年的脸更红了,低着头道:“刚才我给管老夫人诊病的时候,就发现有问题了。她已经饿了三天,奄奄一息,但并不是病了,而是喉头被人扎了针,导致痛苦难当无法开口,更不能进食。如此情况,自然不可能是意外,必定是人为。”

        众人听得大吃一惊,龙宁更是失声道:“怎么可能?”

        “可事实就是这样。大家想想,管老夫人什么身份,怎么可能随便被人害成这样?下手之人究竟是谁?这件事,城主大人究竟知不知道?如此,才是现在我们要考虑的事,毕竟安全第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