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7章 再到临安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09-19
  •     一行人已经出了城,谁都没有在意吴强怎么收拾那些烂摊子。

        没要他的命都算好了,也是他识时务,求饶的快,不然……

        只是对于刚才吴强提到的事,洛青鸾有些疑惑。

        萧天赐摆明了失去男性能力,根本不可能还宠幸女人,他没事找这么多漂亮女人,难道放在身边光看不能吃?他那么一个色迷心窍的人,憋得住吗?

        还是说,这段时间的萧天赐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才变成这样呢?

        想了一会,洛青鸾也想不到原因,索性不管了。反正萧天赐要死要活都和她没关系,就算他真的强抢民女,只要别被她知道就行了。否则,她会忍不住又教训他的。

        出了安阳城,十里之外,平坦的官道逐渐被崎岖的山路代替。

        好在人人身体都不错,就算是最年轻的沐小苏,对于这种程度的赶路也不在话下。乳娘和梁玉燕带着孩子坐马车,洛青鸾则和纳兰夜同行一车,小小的休息了一会。

        刚开始,沐小苏还担心了一阵,生怕会有人来追他们。但路越走越远,一两天过去了也没动静,他才彻底安心了。

        一路上,冷离都在暗暗观察沐小苏,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沐小鱼又会出现。

        对于潜藏在沐小苏体内的第二人格,冷离似信非信,但既然是洛青鸾说的,又的确出现过各种情况和异常,他也认真看着沐小苏,生怕再引起他的变化。

        这次事情闹得如此大,好不容易才解决了,若是下次,谁知道会不会有这么幸运?

        此后的一路东行都很顺利,几天之后,洛青鸾纳兰夜一行人穿过东宛一座座小城,终于看到了东宛国京城的城门。

        看到城门口上两个‘临安’大字,纳兰夜倏地脸色就沉了下来,轻轻一带缰绳,马儿顺服的停了下来。

        袁兴立即会意的抬手,车夫立即停住马车,后面的队伍依次停下。

        跟着纳兰夜出来的人都是他的心腹,对于他的一举一动都甚为熟悉,没有去猜测纳兰夜的举动有什么深意,除了执行、服从,没有更多的心思。

        洛青鸾只觉得马车微微一晃,停了下来。她掀起车帘,看到了前方停驻不前的马匹,那高大的身形静止不动,犹如整个人已经是石化。但却有一股凌然之意从他身上散发出来,配合周围的寂静,让人有些心悸。

        “纳兰夜,你怎么了?”洛青鸾也看到了前面的城门,掀起车帘下车,走到了纳兰夜面前。

        这清婉的声音将纳兰夜从回忆中惊醒,他转过头来,才看到洛青鸾站在马下。一扬唇,满脸的冷煞犹如冰雪消融般,露出如沐春风的笑容:“我在想,等会我们怎么走。”

        一边说,纳兰夜一边下了马,牵着洛青鸾的手慢慢朝前走去。

        永安立即牵住了纳兰夜骑乘的马匹,缓步跟在后面。队伍再次动了起来,徐徐跟在二人身后。

        终于到了东宛临安城,纳兰夜整个人神经立即崩了起来。

        不是紧张,也不是忌惮什么,更不是担心引起无法收拾的后果……他已经知道师父冷霆是死和东宛皇室有关,从见到‘临安’二字开始,他眼前似乎就出现了东宛皇室那群人的身影和面容。

        他只有一种感觉,想要立即冲到东宛皇宫去,让东宛帝将杀害他师父的凶手交出来!

        如果不是多年的城府让他控制住自己,只怕他真的付诸于行动了。

        不想什么后果,也不管什么阴谋心计,纳兰夜没这个耐心,也不屑用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去要挟……他只想将谋害师父的凶手绳之以法,让这人付出生命的代价,才能让他师父在天之灵安息。

        “纳兰夜……”

        怎么可能感受不到纳兰夜的迫切?洛青鸾不想他冲动,轻声道:“既然这次我们都来了,自然是要查出真相的,但你答应过我,一定要冷静,不能意气用事。”

        虽然各种证据表明这件事和东宛皇室有关,但洛青鸾却记住了一点,她和萧宇祁之间的友谊。她不希望这件事引起萧宇祁的不快,毕竟除了交情之外,萧宇祁还帮过她好几次,就连上次儿子生病,他也拿出了珍贵的寒玉蚕灵液,否则儿子只怕要吃尽苦头。

        仅仅是这点,洛青鸾就承他的情。

        “按照我们路上商定的,我们这次是以私人名义,来东宛看看的。”毕竟洛青鸾在东宛京城的三味书斋还有生意,来看看也不为过,只要她说是来考察做生意的,那谁都挑不出刺。

        就如上次萧宇祁来访西楚,名义上是友好访问,但实际上谁人不知呢?

        沉了沉心神,纳兰夜才道:“那好,我明日去拜会萧太子,就当这趟是陪你来游玩的。”

        点点头,洛青鸾微微一笑:“这才对,不用着急,既然都已经来了,怎么也会水落石出。如果像路上在安阳城那样大闹,那就不合适了。”

        勾了勾洛青鸾的手心,纳兰夜一边走一边道:“那你呢?明天和我一起去太子府吗?”

        “不去。好久没来了,我想逛逛街,顺便去看看姜老先生。”

        回想起一年前的情形,似乎就在昨天,洛青鸾也不知道现在的三味书斋经营的如何了。

        刚进城没多久,就有收到消息的暗夜堂分舵舵主前来迎接。

        来人叫肖天勇,在东宛经营赌坊已经五年之久,也算颇有点名气,但暗地里却是东宛暗夜堂的三分舵之一的一名舵主。他手下全舵一共二十八名正式成员,外围成员有一百多,算是分部在东宛京城各处的眼线,平时提供各种情报换取收入,但对于内部的隐秘和情况却不得而知。

        “王爷,王妃,请。”

        站着一间宅院门口,肖天勇小心翼翼又带着点讨好的神情,忙不迭的推开了大门,“这宅院是属下特意挑选的,已经命人打扫干净了,不知道王爷和王妃满意不?”

        站着门口朝里面,就是一副宽敞大气的景象,进门的院子里一排排通红的枫树,印染出深秋的瑰丽色彩,花圃里打扫的干干净净,连根杂草都没有。

        往里而行,三进的院落错落有致,沿途都种满了花草,看起来幽静清雅。纳兰夜没有表态,洛青鸾倒是笑笑:“肖舵主有心了,我很喜欢。”

        “只要王妃满意,属下就高兴了。”

        很快,众人都安排好了房间,一路上舟车劳顿也累了,各自回房收拾行李,顺便休息。肖天勇说已经命人准备好了饭菜,等晚上的时候好好给纳兰夜和洛青鸾洗尘。

        晚上吃饭的时候,果然满桌子的菜肴,洛青鸾虽然平时不讲究,但这次一路行来也着实有些累了。她大部分时间都在照顾儿子,小家伙十来天的时间反而长胖了不少,脸盘子都圆嘟嘟的,笑起来可爱极了。

        想不到这次王爷来东宛,非但带了王妃,而且连不足一岁的小世子都带了,肖天勇心头震惊,越发打起精神伺候的小心翼翼。

        “对了,我想打听一件事,不知道肖舵主可否知情。”吃到半途,洛青鸾忽然道。

        “当不得王妃这么客气,不知王妃想问什么?”肖天勇毕恭毕敬的道。

        回想半路上的事,洛青鸾淡淡一笑:“最近这萧三皇子可有什么消息传来?”

        她想起来安阳城的事,也不知道肖天勇知道些什么。

        “王妃问萧三皇子?”

        提起萧天赐,肖天勇顿时一脸暧昧,露出个不可描述的神情,看了看纳兰夜,他才偷笑几声道:“原来三皇子的事王妃也知道了,看来果然流传的广啊!”

        “怎么事?”众人一脸好奇。

        “不过是皇室秘闻罢了,等不得大雅之堂。”

        肖天勇神秘兮兮的道:“众所周知,这萧三皇子素来就是个纨绔,这在东宛是出了名的。就算他玩平时几个女人也再正常不过,可不知道为何,一年前他突然就老实了下来,大家还以为三皇子要收心了。可没想到他从西楚回来,就犹如变了个人一样,又开始大肆搜罗漂亮女子了。”

        说到这里,他看洛青鸾还是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脸色有些不自在,但还是继续说道:“属下也是无意中打听到的,听说最近半个月,就有十多名女子搜罗入了三皇子府,而且都是半夜偷偷进的。”

        这时,沐小苏忽然问道:“这三皇子要这么漂亮的女子做什么?难道他府上的侍女还不够吗?”

        冷离和肖天勇一愣,随即就听到袁兴和永安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笑了两声,发现众人都没笑,反而盯着他们,顿时又面色讪讪起来:“没事,没事,王爷,王妃,属下就是……就是突然嗓子痒痒,所以才……”

        说不下去了,如此拙劣的借口,真是丢脸。

        沐小苏再是不懂,也知道自己怕是问了不该问的事,羞的脸色发红低头下去,一个劲的扒碗里的饭菜。

        过了一会,肖天勇才继续道:“属下也觉得奇怪,送了那么多女人进皇子府,可从来没听说过三皇子宠幸谁,后来属下好了奇,专门找了几个弟兄半夜去偷瞧,才知道……”

        说到这里,他压低了声音:“才知道那些女的都死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