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3章 说客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10-03
  •     心头一颤,孙太后面沉如水,道:“没有内情,不过是贵妃劝了哀家几句,哀家不听,她才先安排人动手罢了。却不料,那冷大夫身负武功,躲过了一劫。哀家想啊,既然已经得罪了,那就索性斩草除根,省的留下祸患。谁料到,此事竟然招来了楚王复仇,实在是悔不当初。”

        “此事虽然和贵妃有点关系,但她却是为了帮哀家,陛下就不要怪了,一切责任由哀家承担。”孙太后闭上眼睛,暮色沉沉叹了口气道:“三日后楚王再来,哀家亲自去给他说便是。”

        东宛帝无奈,心事重重离开,孙太后更是静坐整整一个时辰后,才让方嬷嬷去找来李贵妃。

        返回栖霞宫的东宛帝一直铁青着脸,让魏皇后更担心了:“陛下怎么脸色如此难看?可是那楚王说了什么,冒犯了陛下?”

        本不想说此事,奈何东宛帝心烦意乱,终于将太后那里得知的事情给魏皇后说了。后者也是大为震惊,才知道为何这次楚王千里迢迢来到京城,滞延了一个月才进宫,原来是搜集证据去了。

        “这事说到底,也是楚王师父引起的,如果不是他贪婪皇室珍宝,怎么会引来这场杀身之祸?只怕楚王也没有调查清楚,或者……他已经知道了内情,却故意不说,只想给师父报仇?”

        魏皇后埋怨猜测两句,语气一转安慰道:“如果陛下说出此点,再给与补偿一些,或许楚王便罢休了呢?”

        “而且,楚王是什么人?他师父出事了,他怎么可能不知情,非要等到现在才来寻仇?或许是西楚帝交与了他什么任务,想要从我们东宛得到好处,这才故意夸大此事,非逼着陛下给他一个说法,实际只是想要好处罢了。”

        “若真的是如此,那就简单了。”东宛帝点头沉声道。

        就算纳兰夜追究此事,是想借助冷霆之死索要好处,为西楚为他自己牟利,这些东宛帝都可以不计较。对于他而言,付出一些金钱或者其他方面的代价,只要不涉及原则尊严面子的问题,他都可以退让。

        毕竟楚王的师父是死在太后的命令之下,这点已成事实。

        想了想,魏皇后道:“若楚王真的是为了索要赔偿,那陛下退让一步,给与金钱什么都好。臣妾妇人之言,还有什么欠妥之处,陛下再多思量一番。而且,臣妾还想到一个法子,兴许可以试试。”

        看着东宛帝急切的样子,魏皇后眼前似乎浮现出洛青鸾巧笑倩兮的样子。

        这个明眸皓齿又聪慧伶俐的女子,曾经也以一手绝妙医术治好她的病症,才免于被李贵妃所害。说到底,洛青鸾还与她有恩呢。

        如此善良大度的她,又得楚王之宠爱,如果向她求求情,兴许此事能妥善解决。

        轻轻点了点头,魏皇后朱唇开启,道:“陛下难道忘了,太子和楚王妃交情不错,上次楚王妃来东宛,太子还帮过她不少,如果陛下让太子去找楚王妃说情,兴许……”

        “对啊,朕怎么没想到这点?”

        刚说完,东宛帝又皱眉:“可朕却不知,这次楚王妃有没有随楚王一同前来,若是楚王妃还在西楚,这只剩三天的时间,只怕……”

        不管如何,也必须试试,先派人去打听再说。

        很快,太监总管鲍全安去了太子府上,密语一阵,将东宛帝的口谕告知了萧宇祁。

        之前就在猜想楚王为何来东宛,现在萧宇祁才知道真相。想到事情的严重性后,纵然是萧宇祁,也差点惊出一声冷汗。

        “言五,你马上飞鸽传书,让西楚的探子查查,楚王妃是否还在楚王府!”很快,萧宇祁写好一封书信,交于心腹言五,如果探知楚王妃在西楚,让他即刻送出去,反之则不用。

        整整两天,萧宇祁焦急烦躁,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第一次失了冷静。

        如果想不出办法,只怕纳兰夜一怒之下真的要将此事闹大。他的皇祖母,还有李贵妃,通通都不善终。但如果父皇想要反对,只怕就会牵涉东宛和西楚的一场战争,真的是同意也不行,不同意也不行,骑虎难下。

        不管如何,只能求求楚王妃了,希望她看在过去的情分上,能够劝说楚王大事化小。

        等到第三天,终于有了消息,言五回来了,说西楚方面的人查了,楚王府已经很久不见楚王妃的身影了。而他们又在东宛京城严密搜寻调查,发现了一件蹊跷的事。

        “三皇子府附近新开了一家药铺,而且是个妇人坐诊,还医术高明?”

        萧宇祁听闻所有经过,逐一分析,终于确定洛青鸾也来了东宛京城。而那个被人称为药神娘娘的妇人,有八成可能就是她!

        一番打探,萧宇祁终于明白楚王是如何得知事情的真相了。

        事已至此,萧宇祁立即进宫请示,东宛帝考虑再三后答应,随即开启皇库准备好一应礼物,由萧宇祁派人送去了纳兰夜留下的地点,说此物是送给楚王妃洛青鸾的。

        后院中,洛青鸾打开了送来的木盒,纳兰夜站着一旁看着,已经猜到了什么:“青鸾,你直接就打开了,难道就不好奇是谁送来的?”虽然来人没有明说,但他已经知道了几分。

        只怕是东宛帝或者太子萧宇祁派人送来的赔罪之物,但直接送给洛青鸾而没有送给他,显然也是知道她来了,想要找她求情。

        洛青鸾也有几分猜测,眼前这个红木盒子,和之前在西楚时萧宇祁给她看的一模一样。如果她没有猜错,这个盒子打开之后,里面就是寒玉盒。而里面装的,就是那件天下至宝——寒玉蚕!

        当洛青鸾打开木盒,露出里面的白色玉盒时,心里的猜测都成了现实,而此物是谁所送,也不言而喻了。除了太子萧宇祁,还能有谁会知道她的喜好,送出这般让她心动的礼物来?

        “这是……”纳兰夜看着最中间的玉盒。

        洛青鸾淡淡一笑,摇摇头:“看来,他们为了消除你怒气,功夫都做到我身上来了。这里面是什么,就算不用我说,你打开看看也就知道了。”

        听洛青鸾如此说,纳兰夜也动了几分好奇,拿起寒玉盒。

        触手的一瞬间,只觉得冰凉透体,他眉头一皱,心头已经冒出了答案。等打开盒子一看,果然看见里面有一只白白胖胖、半透明仿佛蚕一样的虫子,他就知道了。

        寒玉蚕!

        他师父冷霆,就是因为这条虫而死!

        看着掌心盒子中小小的玉蚕,纳兰夜眼中冷意弥散,不管这虫子是什么至宝珍稀,东宛太后孙氏两人就是用这借口,暗杀了他师父冷霆。而为了顾忌事情闹大,考虑东宛帝的面子,他还没有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否则……

        一旦东宛帝恼羞成怒,只怕真的要大动干戈了。

        冷冷的放下盒子,纳兰夜轻哼一声:“他们将这东西送来,就是算准了你喜欢。不过既然此物珍稀,于你也有用,你想要也可以,就当是讨点利息罢了。”

        盒子中的玉蚕骤然接触外界温度,已经缓缓醒过来了。

        慢慢的蠕动着,身体一扭一扭,看起来胖乎乎的,很是可爱。半透明的身躯中仿佛能够看到内脏,还有仿若发丝般细小的黑色消化道。红润的口部只比针尖大一些,那玉蚕摇摇晃悠,抬头只比米粒高一些,就分泌出了一滴透明的灵液。

        一瞬间,洛青鸾已经闻到了一股沁人的幽香,纳兰夜也动了动眼神,多看了几眼。

        舍不得灵液浪费,洛青鸾很快摸出身上的空心银针,将这滴灵液吸取,注入一个干净的玉瓶中收好。然后又关上玉盒,继续让寒玉蚕安睡休息,以待第二次分泌灵液。

        “就是这样一件至宝,让你师父心动,而惹来了杀身之祸啊。”无限感慨,逝者已逝,洛青鸾也不知道如何安慰纳兰夜。

        至于萧宇祁的来意,她清楚,连如此至宝都送来了,她也不得不去见一面,把话说清楚。

        “青鸾,你说萧宇祁送来这件至宝,是想求你做什么?”纳兰夜看着她,故意这么说,脸色有几分晦暗不明。

        他其实担心,万一萧宇祁找她求情,凭借两人的交情,万一她真的拒绝不了,他又该如何?不管怎样,他不想洛青鸾为难,但也不愿让师父死的不明不白。

        洛青鸾会意道:“放心,我心里有数,不会随便答应什么的。一码了一码,我和萧太子的交情再好,他再帮过我无数次,我可以倾全力回报他,却不会让你违背做人的原则。”

        心头一软,纳兰夜面上多了几许温柔,这就是他的女人,永远站在他这边,不会让他为难。

        “青鸾,你早去早回,别和他说太久。”纳兰夜叮嘱。

        ……

        太子府上,一直等到下人来报,楚王妃来了,萧宇祁一直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楚王妃可带了什么人,随身有没有带东西?”他立即问道。

        很奇怪太子怎么这么问,下人还是道:“回太子,楚王妃一个人来的,也没带什么东西,空手。”

        “那就好。”萧宇祁总算松了一口气。

        洛青鸾愿意来见他,还没将寒玉蚕送回来,那就表示有了希望。他已经想了很久怎么说,但事到临头,还是有种无法启齿的感觉。

        让下人将洛青鸾请进来,萧宇祁当即起身迎了上去,寒暄几句后满脸笑容道:“楚王妃,可收到本王送去的礼物了?”

        既然萧宇祁不主动,洛青鸾就不会先开口。

        她淡淡一笑道:“自然是收到了,所以特意过来给太子殿下道谢。如此珍贵的礼物,太子也愿意相送,我实在感激不尽。对了,上次不是说还要给三皇子治病吗,不如太子派人去请三皇子,我如今正好有空。”

        “呃……这个,确实不必了。”

        明知道洛青鸾故意提这事,就是装不懂,但萧宇祁却始终要说到正题上,苦笑道:“楚王妃,实在不好意思,本王这次特意请你来,是另外有一事相求,却和三弟无关。”

        果然还是免不了,洛青鸾眸光一闪,似笑非笑道:“可是为了纳兰夜的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