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6章 刺客再现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11-26
  •     东方芷蝶受了重伤,虽然已经苏醒了过来,但是到底还是伤了元气。众人见东方芷蝶这里再也问不出来什么,所以也就不再久留。

        苏怡本就身体虚弱,所以便先回去休息了,南宫擎放心不下苏怡的安危,特别是现在刺客还没有抓住,寺中上下气氛本就紧张,所以即使苏怡已经说过了不需要他的保护,但是他还是一直跟着。

        洛青鸾又安慰了东方芷蝶一会儿,让护卫们加大对东方芷蝶的看护,才回去休息。

        渐渐入夜,气温骤降,初春的天气在夜间依旧寒冷,东方芷蝶半靠在床上,忍受着身体上的痛楚,看着桌上的青花茶壶。

        她口渴了,想喝水,但这么简单的事她却做不到。艰难的伸出手,她想要支撑着下床,但才一动,伤口处就传来剧痛,让她蹙眉皱脸,差点叫出声来。

        “咚咚咚!”忽然,东方芷蝶听见了扣门的声音,更是吓得一身冷汗。

        她哆哆嗦嗦的开口问道:“谁……谁啊?”

        “是我,东方姑娘,你还没睡吧?”门外响起了敖修竹带着关切的声音,温和醇厚。

        东方芷蝶听见是敖修竹的声音,才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是那些刺客来了呢。

        “有什么事吗?”

        “哦,东方姑娘,我来看看你的伤势……”门外,敖修竹刚说完,立即就补了一句:“洛姑娘叮嘱我了,说你伤的不轻,交代我多照顾你。我看你房间还亮着等,所以来看看。”

        虽然平时对敖修竹没什么好感,但此时此刻,东方芷蝶却格外需要有人陪着她。心头一松,她犹豫了片刻,就道:“多谢你了,不过敖公子,我不方便下来开门,你自己进来吧。”

        吱呀一声,门果然开了。

        敖修竹一身青衣,风度翩翩,缓步进入。看着他满脸带笑的样子,东方芷蝶低着头轻轻自嘲:“还好是你,刚才突然敲门,差点吓死我,我还以为是黑衣人又杀回来了呢!”

        东方芷蝶娇嗔看着进门的敖修竹,敖修竹此时也没了脾气,只是好言赔不是:“不好意思,东方姑娘,你别生气,都是我没注意,我给你道歉好不好。”

        其实只是不想和敖修竹成亲而已,要说东方芷蝶对敖修竹有什么不满,也确实是谈不上,毕竟两人也算世交。特别是昨天晚上经历生死,敖修竹也像是见到了久违的亲人一般,也就不再生气。

        见东方芷蝶脸色缓和,敖修竹便开口询问她的伤势如何,然后关心了几句,就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了:“东方姑娘,你……能不能不要再留在这普济寺了。”

        听他这样说,东方芷蝶很是奇怪,盯着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还有,你更不能随便对苏怡乱说什么,不能乱说你我关系,免得苏怡误会。我和你只是有婚约而已,但那都是父母之命,并不是我们自己的本意,你明白的对吧?”

        敖修竹还以为东方芷蝶同意不留在普济寺,越发解释起来。

        听完敖修竹说的,东方芷蝶这才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敖修竹身为她名义上的未婚夫,如今她在自己受到如此杀身之祸后,也没有安慰自己,只是担心别的女人误会,她怎能不生气?

        顿时怒了,东方芷蝶愤愤的说道:“你追你的美人,与我何干系,我也不愿意与你纠缠,你怕什么。”

        敖修竹见她不听自己的话,便又解释道:“你别这样,我们现在还是名义上的未婚夫妻关系,你呆在这里,的确是尴尬,而且我现在……呃,我喜欢的是苏姑娘你知道吧?你的身份会影响苏姑娘对我的印象的。”

        “是吗,敖修竹,原来你一直是这么想的?”东方芷蝶脸色一沉,咬牙切齿。

        见到敖修竹来关心自己的伤势,她本来还有些暖心,现在却见敖修竹只是一味的担心自己的出现会影响苏怡对他的印象,瞬间好像是一盆冷水浇了下来。

        也不再听敖修竹在说些什么,东方芷蝶直接骂道:“敖修竹,我不想听你说什么,你给本小姐滚出去!”

        “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真的没想惹你生气的,只是苏姑娘的事……”敖修竹还是不愿意出去,还以为东方芷蝶不想答应,便还想解释两句。

        “本小姐什么时候对你动心了,我早就同意退婚了,你不要再来骚扰我!”东方芷蝶气的抓起身旁的另一个靠枕,直接朝敖修竹丢过去,“你滚啊!”

        “你……”敖修竹语塞,只能躲避。被东方芷蝶这么说,他还是有些尴尬的,看着她气的发红的俏脸,终究担心她气出问题,无奈只能摸摸鼻子,转身走出去了。

        谁知,敖修竹刚推开门,还不等作出什么反应,迎面便是一道剑光闪过,闪亮如雪。

        “谁!”敖修竹大喊了一声,顿时看见面前站着个黑衣人,手持长剑朝他袭来。不止如此,这黑衣人身后还有七八个,黑暗之中看的不真切,一个个都手持利刃,杀气腾腾的样子。

        黑衣人的目标明显不止敖修竹,只是一剑刺过来便也不理他,直接冲进了房间里面。

        猝不及防,东方芷蝶看的眸子一缩,昨天晚上的情景似乎又再次发生了。

        “来人啊,就是他们,快来人!”生死之间,东方芷蝶也忘了身上的痛楚,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往床里面一滚,总算躲过了刺来的一剑。

        刀剑之声顿时响起,东方芷蝶会些拳脚功夫,但仓促之下还手,还身受重伤,片刻伤口就迸裂出鲜血,很快便落了下风。

        “来人,快来人!”眼看东方芷蝶遇袭,敖修竹很想去帮她,但三个黑衣人联手围攻,别说救援,他自己也斗的艰难,稍微一分心,手臂上就被斩了一剑,顿时鲜血横流。

        好在东方芷蝶和敖修竹的呼喊声引来了众人,永安和袁兴很快赶了过来。

        “居然……”庭院外,袁兴一看,眼神顿时一缩,立马抽剑冲了过来。

        永兴永安和黑衣人打成一片,黑衣人数量多,一时也是难分胜负,但是还好现在在普济寺境内,僧人们听见了打斗声,很快便赶了过来。

        其中一个黑衣人似乎是首领,见再难以讨到好处,而且也完成不了刺杀的任务,口中立即发出一声嘘声,一群人迅速的撤了下去,只留下一具尸体。

        寺院中似是又恢复了该有的平静,如果忽略那具血腥的尸体,还以为不曾发生什么。

        这具尸体看来能够成为破案的关键所在了,袁兴和永安自是知道,立即让人将尸体抬了过来,想要在尸体的身上搜出什么线索。

        简单的在尸体上搜索一番,袁兴并没有发现什么,脸色有些难看,但自然不会死心。略一想,他沉声道:“永安,去请小姐来看看。”

        另一头,打斗声也惊醒了苏怡,本来夜间就睡得不太安稳,如今听见怪异的声音,苏怡便有些害怕。扶住床沿,苏怡看着匆匆进来的如意道:“发生了什么事?”

        “小姐,好像那些黑衣人又来了。”如意掌着灯,放在桌上又道:“不过小姐放心,袁护卫他们已经去了,奴婢刚才亲眼看到的,想来现在已经没事了。”

        “哦,那就好。”苏怡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时,门外一响,有人直接推开门走了进来,如意刚要大喊,一看居然是南宫擎,顿时哑了声没有说出来。

        “你出去。”南宫擎沉声道。

        哪里不明白南宫擎的担心,如意话都没说,行了个礼,乖乖退下。

        如果不是担心害怕苏怡出事,南宫擎怎么会一直待在苏怡的门口守着她。出事的第一时间,他犹豫了片刻,好在无事,又担心苏怡听到声音害怕,干脆直接闯入了。

        苏怡小脸惨白,看来吓得不轻,但此时看到南宫擎出现,没来由的心头就放松了,轻声道:“你怎么来了?这么晚了还不睡,当心身体。”

        如此温柔的声音,好像已经很久没听见了。

        南宫擎很是高兴,唇角一勾笑了起来。

        苏怡的北郡之行一直对他很冷淡,像是想要彻底与他断了关系一般。想到这里,南宫擎顿觉后悔,但是若不是他因为龙宁……

        忍不住握住了苏怡的手,南宫擎坐在床沿上,声音无比温柔:“我担心你,便来看看,你没事吧?刚才的声音有没有吓着你?”

        “哪有。”苏怡低头,一抹红晕染上脖颈。

        见苏怡并没有抽手,南宫擎心头一动,不由得握紧了些,苏怡虽然脸上发红,但是也没有说什么。

        牵着南宫擎的手,苏怡害羞之余,也有些唏嘘,两个人像这样温馨的相处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现在这样到底是对是错,苏怡也不知道了。

        这个男人到底是想要怎样,后宫中还有一个宠妃龙宁,他不是喜欢龙宁吗,又为何要对自己这般呢。难道如洛青鸾说的一般,世上大多数的男人都是花心薄情的?

        苏怡很是疑惑,眼神直接撞上了南宫擎看过来的眼神,两两对视,虽然没有最恩爱时心意相通的甜蜜,但是也让人觉得气氛暧昧。

        苏怡赶紧转过了头去,不再看他,又把自己的手向外扯,想要从南宫擎的手里拿出来,但是南宫擎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他将苏怡的手拉的很紧。

        南宫擎本身便是想要求和好,如今见到天时地利人和,便也不浪费机会,拉过苏怡的手,将她整个人圈在自己的怀里,柔声道:“苏怡,别闹了,跟我回去好不好,我知道以前自己做错了,冷落了你。只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们从新开始好不好。”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