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7章 逃离2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11-26
  •     “什么,不见了?”

        萧宇祁看着面前来报的守卫,脸色大变,腾身冲了出去:“给我守住宅子,所有人嗖!”

        匆匆而行,萧宇祁正朝南宫擎之前的屋子走去,他可不相信南宫擎跑的这么快。之前还昏迷了,内力也没了,还一天没吃东西,怎么可能突然就失踪了!

        等到萧宇祁看见房间中的情况,桌上狼藉的碗盘,他不由得苦笑一声。

        他也上当了!

        南宫擎不是绝食,而是为了降低他的戒心。不用说,他刚才昏迷也是假的了,不然怎么会明知饭菜里有软筋散还是吃了呢?只为了补充体力逃出去!

        走到窗户前,萧宇祁摸了摸已经被砸的破烂的窗棂,视线在房中一扫,第一个反应就是盯在了床下。言五一直察言观色,一看主子的神情,立即走到床下检查,片刻后道:“太子,没错,之前西楚帝就是藏在这里。”

        说着,他手一伸,从床下扯出一根线。

        这是南宫擎衣服上的线,不小心刮在床底的。

        “南宫擎,果然是狡猾!本宫竟然被你骗了!”萧宇祁面色一沉,既恼怒又有些不甘。

        眸子中闪过一抹强烈的杀机,萧宇祁咬牙,很快又笑了起来。

        如果真的是一帆风顺,那也没什么意思了,之前他还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中,多少有些小看了西楚帝,可现在看来,他既然能成为一国之君,自然也有其过人之处,不然怎么能让西楚的战神纳兰夜甘愿为臣?

        “好,南宫擎,由有你的!”萧宇祁越发觉得有趣了,面色阴沉沉的,却带着一抹残忍的戏谑:“你一定还没走远,我知道,你最好藏好一点,不然等我抓到你,就不会像之前那样了。”

        言五闻言道:“太子殿下,属下亲自带人去找?”

        轻嘲一声,萧宇祁意味深长的道:“所有人调动起来,马上给本宫搜,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将南宫擎给我找到!否则,你提头来见!”

        “是!”

        ……

        藏身水池下的南宫擎一动不动,此时已经浑身冰凉。

        四月,温度并不高,何况他受了伤,还失去了内力。现在全身浸泡在水里,不但身上冷的厉害,就连额头刚刚包扎好的伤口也已经被水浸泡透了。纱布脱开,漂浮在水里,被他小心的抓住,沉入了水里。

        当南宫擎刚藏身好片刻,就听到周围响起了嘈杂的声音。

        无数人来回搜查,一间间屋子挨个检查,花园里不断有人来回,就连花丛里也不放过。南宫擎虽然躲在水中,却能够听清周围的所有声音,当他听到一阵‘汪汪’的犬吠时,越发变得小心了。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他缓缓沉了下去。

        ……

        留在北郡的苏怡,已经好几天睡不安稳了。

        整夜的噩梦,不是梦到南宫擎出事了,就是洛青鸾遇到了危险,鲜血和火焰,到处都是死亡的阴影,让她从噩梦中惊醒,冷汗淋漓。如果是平时,苏怡早就崩溃大哭了,可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在北郡,身旁也只剩下珍珠。

        如意死了,为了救她死了!

        南宫擎为了她的安全,舍身引走了那些黑衣人!

        青鸾也被神秘人带走,至今下落不明……

        捂着脸,泪水从指缝中溢出,苏怡浑身颤抖,却只能竭力忍住。

        都是她,都怪她!

        如果不是她和南宫擎闹脾气,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所有人都好好的,不会像现在这样弄得一团糟,生离死别,未来一片漆黑。

        “娘娘,你别这样了。”珍珠也不知道如何劝她,愁云一片。

        自从如意死了之后,她也很是低落,做什么事都没有劲。以前有如意的时候,她还没局的什么,现在突然失去,做事的时候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她才有种惆怅和思念。

        可她必须打起精神,还有皇后娘娘要照顾呢!

        “二王爷已经回去找楚王商量了,楚王那么厉害的,一定能找到陛下。”

        虽然只是无可奈的的安慰,丝毫起不了作用,但苏怡却逐渐回过神来。

        窗外的天很蓝,云很淡,阳光和煦,还能听到鸟儿的歌声。她怎么能一直消沉下去?就算只剩她一个人了,只要还活着,她就要找到南宫擎和洛青鸾!

        缓缓起身,苏怡擦干了眼泪,一抹倔强之色浮现在脸庞上。

        “娘娘,你要做什么?”珍珠还以为她要拿什么,连忙问:“奴婢拿给你?”

        “去收拾行李,我们回京城去。”

        “什么?”

        当听到苏怡这么说时,珍珠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娘娘,你说要回去?不行啊!二王爷说了,现在外面危险的很,若是我们自己回去,万一半路上……”

        苏怡无比坚定,一字一句道:“不用再说,我已经决定好了。你马上去收拾行李,然后带一些护卫,准备好就马上走,一刻也不耽误。”

        “这……”珍珠很是为难。

        “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是,娘娘。”珍珠一凛,赶紧出去了。

        站着窗前,苏怡凝视着外面的一切,下定了决心。

        从来都是别人保护她,照顾她,关心她。从小,她就循规蹈矩,乖巧柔顺,以至于进了宫,依旧是这个脾气性格,半点没有改过。

        如果一直这样,事事顺心,苏怡也没想过改变,但现在,她不改变不行了。

        既然一切事情都是她引起的,那就由她来结束吧!她不想在一个人等着了,漫无消息的等着,这种日子太揪心!她要赶回去京城,做自己该做的事,尽她身为西楚皇后的职责。

        一个时辰后,珍珠来禀报,说一切都准备好了。

        没有通知任何人,苏怡只留了一封信,就带着珍珠和十多个南宫擎和洛青鸾剩下的护卫悄悄从后门离开。

        傍晚之后,一骑快马率先奔驰而来,紧接着,一行人匆匆进了府衙。

        这是南宫煜派来的人,来接苏怡回去的,随行而来的还有太后派来的人,务必要带走苏怡回宫调查。

        可等两人见着信之后,才知道苏怡早就离开了。

        这下惨了,皇后娘娘已经先行离开了大半天,也不知道去了哪,让他们哪里去找?信上,皇后娘娘只说她有事去处理,让他们不要找她,可这怎么行?

        两人脸色大变,头疼欲裂!

        “快,先找到皇后娘娘再说,才走半天,应该能找到!”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凝重和焦急,同时一点头,立马又带着人冲了出去。

        ……

        南宫擎在水底已经泡了五个时辰,整个人浑身冰凉,额头却滚烫。

        头脑昏沉沉的,就像一团浆糊一样,让他几乎无法思考。若非警觉依旧强烈,还有心头驱不散的心愿,只怕他没被萧宇祁发现,也早就冷死在水里了。

        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这就是他一直等的一刻。

        萧宇祁的人已经将整个宅子搜查了一遍,偏偏没有检查这一览无余的小池塘。

        水并不深,池塘也只有半亩大,寥寥几片莲叶漂浮在水上,偶尔几尾红鱼游来游去,哪里像是藏人的地方?一众守卫在这池塘边来来回回,南宫擎甚至听到了萧宇祁的声音,可就是没人注意到躲在莲叶下的他。

        已经到了极限,他几乎坚持不下去了,若非之前吃饱了肚子,他早就晕厥了。

        萧宇祁似乎也死心了,宅子里的防卫也松懈下来,估计是真的相信南宫擎已经逃出去了。他没有再听到紧锣密鼓的声音,甚至在悄悄探出头的时候,也好长时间见不到经过的丫头和护卫。

        看准方向,南宫擎悄悄的出了水,趁着无人的时候,在水塘边还将衣服拧干了,不让人发现地上的水渍,然后溜进了附近的灌木丛中。

        休息了好一阵,运用残余的丁点内力,南宫擎尽可能让自己多几分力气。一刻钟后,他顺着通往外墙的一颗大榕树,小心翼翼的爬了出去。

        外面是一条幽静的小巷,夜色中显得无比漆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南宫擎深吸了一口气,加快速度没入了黑暗之中。

        在附近绕了好一圈,他才发现自己依旧在北郡,只不过已经出了主城,是通往边境的一个小城。是他来时路过的,那栋城中最豪华的五层楼的仙人居便是城中的标志性建筑,让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忍不住心头暗喜,南宫擎摸进一户人的房间,偷了一身干净的衣裤换上,就准备找点吃的,然后迅速离开这里。

        略一扫视,南宫擎就找到了厨房,推开门走了进去。也不敢点灯,他只能抹黑凭借目力到处找,好在运气不错,橱柜里还有一碗没吃完的红薯饭,他如获至宝,赶紧端起来,不顾已经冰凉,大口吃起来。

        “……”

        忽然,他猛地停住了,一脸警觉。

        院子的门吱呀一声被人打开了,随即有人的声音响起:“怎么没关门?赵三怎么搞,被人摸进来了怎么办?”

        另一人满不在乎的道:“谁会摸进来,你当这破屋子还有贼来光顾?”

        听着几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还伴随着说话声,南宫擎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这些人一听说话声就不对劲,若是普通人,怎么会在深夜归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