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2章 滴血验亲4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12-07
  •     “陛下,请。

        苏怡抱着小皇子的手忍不住一紧,

        南宫擎没有任何犹豫,将针一扎,把血滴在玉碗里,然后就走过去将小皇子从苏怡怀里接过来,看她紧紧盯着玉碗,轻声安慰着:“没事的,不用担心。”

        他并不紧张,因为他笃定孩子是他的!

        王太后也紧紧盯着玉碗,唇都在颤动,龙宁见此情景,走到王太后身边乖巧的道:“太后,小皇子一定是陛下的亲生骨肉,您不用担心。”

        王太后没有回答,却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胡太医端着玉碗,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看着清水中的两滴血逐渐沉下去,都在等着结果。所有人心都悬挂着,胡太医看着两滴血在相互靠近,心中欣慰,只是还没有过多久,他脸色就大变,手一抖,玉碗中的血水差点洒出来。

        李副使匆忙伸手,总算稳住了胡太医,他低头看玉碗中的两滴血,脸色一变,全都是震惊的表情:“怎么可能?居然、居然没有融合在一起,小皇子……小皇子不是陛下的孩子……怎么可能……”

        “不是陛下的孩子?”王太后一听这话,脸立刻变了。

        本就阴沉的脸色顿时铁青,怒气在眼中聚满,直勾勾如刀子般盯着苏怡,仿佛暴风雨就要来临。

        龙宁却心中一喜,嘴角微微勾起,又立刻隐藏起来,冷着声音质问李副使:“李副使,你在说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李副使听着龙宁的话,心抖了两下,小心翼翼看了一眼苏怡的方向,眼中闪过愧疚。皇后娘娘,为了我的儿子只能够对不起你了。

        他低头沉声道:“回贵妃娘娘,小皇子……小皇子的血和陛下的血不融合。小皇子不是陛下的亲生骨肉。”

        此话一出,所有人大惊失色,南宫擎更是呆了,南宫煜也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苏怡更是犹如晴天霹雳,瞳孔骤然紧缩,呆愣在原地。

        “李副使,你知不知道你在乱说什么?皇后姐姐生的小皇子,怎么可能不是陛下的亲生骨肉?这绝对不可能,一定是你们弄错了!”龙宁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义愤填膺的怒斥李副使。

        李副使心中有苦难说。

        他知道瑶贵妃的人在玉碗里做了手脚,血绝对不会融合在一起的。

        已经到这一刻了,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贵妃娘娘,玉碗里小皇子和陛下的血的确并未融合在一起,下官并没有胡说。”

        “不可能。”龙宁冷着声音,上前两步看玉碗,神情有些疑惑,随即在王太后旁边嘀咕: “太后,那两滴血真的没有融合在一起,难道宫里的谣言是真的?姐姐真的和他人有染生下的小皇子?这可是欺君之罪啊。”

        王太后一听这话,脸色发寒:“陈嬷嬷,你去看看。”

        陈嬷嬷点头上前,看着玉碗里的两滴血是真的并未融合,冷着脸回来了:“太后,小皇子的血和陛下的血真真确确没有融合在一起。”

        陈嬷嬷是王太后的心腹,是她当初出嫁的时候的陪嫁丫鬟,这么多年来一直都陪在王太后身边。对她的话,王太后是不会怀疑的,她脸色冷厉,勃然大怒,声音尖锐起来:“皇后!你今天必须给哀家一个解释,哀家倒是要看看,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清白的,如今还怎么巧舌如簧!”

        王太后愤怒的同时心中也是一痛,小皇子可是她的第一个皇孙,虽然如今瑶贵妃怀着身子,可她怀得到底是个公主还是位皇子并不知道。眼下,她疼爱了一年多的小皇子竟然是个孽种,她简直不能承受如此打击。

        南宫擎的震惊不低于太后,冷静自持在这一刻也没办法维持,直接将小皇子递给一边的嬷嬷,亲自上前看玉碗。

        玉碗中两滴血果然没有融合在一起,在清水中各自游荡。

        这一瞬间,他心仿佛停止了,直接一把抓住李副使怒喝:“这怎么回事?两滴血怎么会未融合在一起?”

        被南宫擎这样抓着,李副使痛的脸色苍白,急忙解释着:“陛下,两滴血未融合在一起,这和微臣无关啊,全都是皇后娘娘……”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南宫擎甩在一边,定定的看着胡太医。

        “胡太医!”

        胡太医叹口气,虽然他也不相信小皇子不是皇上的骨血,可两滴血就是没有融合,这是事实。他福了福身子:“小皇子和陛下的血并未融合,小皇子的确不是皇家血脉。”

        这话如同压死南宫擎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仿佛晴天霹雳。

        “不可能,一定是你们弄错了!小皇子长得和朕如此相似,怎么会不是朕的孩子?孙大福,重新去请太医院的太医来,朕要重新滴血验亲!”

        孙大福也处于震惊状态,听见南宫擎的声音才反应过来,就要离开时候,胡太医猛然跪下来,声音笃定:“陛下,老臣以性命保证不会弄错,小皇子确实不是陛下的骨血,求陛下息怒,不要再试了。”

        “一定是你们弄错了,小皇子就是朕的孩子!”南宫擎俊美的脸上都是愤怒,犹如火山爆发。

        他不相信!绝对不相信!

        见胡太医都用性命作保证,王太后勃然大怒,直接指着苏怡:“皇后,你口口声声说你是清白的,骗得哀家好惨啊!如今证据就在面前,你还要如何狡辩?说,这个孽种是你与那个野男人苟且生下来的吗?当初看你闺秀文静,没想到竟然做出这种事,你简直有辱你们魏阳侯府的脸!”

        苏怡身子一晃像是就要倒下去,南宫擎眼疾手快的将她扶住,等她站稳身子后迅速松开。整个人都要晕厥了,苏怡浑身冰凉。

        怎么可能会不融合?怎么可能?苏怡彻底愣住,没有任何反应。

        陈嬷嬷见状,看着怀里的小皇子,再看看南宫擎,两张脸的确是十分的相似,可是滴血验亲的结果却……她赶紧后退两步,害怕苏怡会因为丑事败露而迁怒小皇子。

        “苏怡,你给哀家说清楚,孽种是你与谁苟且的?”王太后怒不可言,气冲冲的盯着苏怡面前,气势凌人。

        依旧处于震惊中,苏怡脑海中只有一个反应,那就是不可能!

        两滴血应该融合在一起的,她只有南宫擎一个男人!

        怎么会这样?

        “陈嬷嬷,皇后不清醒,掌嘴让她清醒一下。”王太后怒火中烧,直接下令。

        “母后!”南宫擎一惊,将苏怡护在身后,眉头一皱。

        “擎儿,你让开。”王太后冷着声音。

        “不,太后,皇儿真的是陛下的孩子。”苏怡瞳孔动了动,咬着下唇呢喃。

        两个人长得那么相似,怎么可能不是南宫擎的孩子呢?何况是她亲生的啊!

        “那你告诉哀家,两滴血怎么没有融合在一起?”王太后几近暴走,面如充血。

        苏怡也不知道如何解释两滴血没有融合在一起,纠结而焦躁:“太后,不能因为两滴血没有融合在一起就说小皇子不是陛下的孩子啊!他和陛下长得如此像,而且……”

        苏怡绞尽脑汁的解释,但是王太后根本不相信,反而是觉得她这是想要为自己开脱:“来人,将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给我拿下,哀家要亲自审问。”

        王太后话语落下,立刻就有侍卫上前,南宫擎此时也反应过来,强迫自己冷静,看侍卫靠近苏怡沉声怒吼:“都给朕退下!”

        “母后,这件事情朕会处理。”

        “陛下,如今证据确凿,你还要说什么?要怎么处理?”王太后胸脯剧烈起伏着,越来越濒临爆发,她觉得苏怡肯定是给南宫擎使了妖术,否则怎么到现在还维护着她?

        “陛下,皇儿真的就是你的孩子,相信臣妾好吗?”苏怡看着南宫擎,蓄满雾气的眼中都是无助,楚楚可怜。

        一时间,南宫擎沉默无言,不知道如何回答。

        两滴血没融合在一起,他亲眼看见的,可是,内心深处他又愿意相信苏怡。

        沉默被苏怡看在眼中,她身子颤抖了两下,这是不相信自己吗?眼中雾气和悲伤化作泪水,再次流下。

        别人不相信她,南宫擎也不相信她吗?不相信小皇子是他的孩子?

        一旁的龙宁和玉湖对视了一眼,走过来拉着南宫擎道:“皇后姐姐对不起陛下,陛下就不要为她求情了,臣妾刚刚在来空明殿的路上,听见有人说皇后娘娘喜欢的那人现在就在宫外呢,还说要见皇后娘娘,让人将他提来一问便知。”

        南宫擎脸色阴沉,眸色悲痛,推开了龙宁。

        王太后立即冷着声音下命令:“来人,去将那人提上来,哀家要亲自审问。”

        “谁都不准去!”南宫擎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苏怡。

        谁都能够看出来陛下处于暴怒之中,侍卫没有人敢动,王太后气得不行,冷声问龙宁:“瑶贵妃,外面那人叫什么名字?”

        “回太后,好像……是叫敖修竹,听说是个江湖人物,还是什么少庄主。”瑶贵妃仿佛回忆一般,说的很慢,却更显得真实。

        听见敖修竹三个字,南宫擎脸色顿然变得铁青。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