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萧宇祁的内疚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8-12-12
  •     林逸轩恍然的站起身,绣着繁复金线的袍子披在了他的身上,然后,唐嫣儿乖巧的来到了他的身后,静静的跟着。

        南魏的皇宫里,无一不是一番喜庆,唯独皇后的脸色着实不好。

        自己的儿子对一个平民女子如此上心,以后怎能接任圣位?这就罢了,如今不知道朝内该怎么议论林逸轩。

        也不知道那女人来路不明,究竟是施了什么妖法。

        皇后叹了口气,带到南魏的国主下朝后,她便一边饮茶,一边等待那个女人随着林逸轩来觐见。

        时辰一点点的过去,已经快到晌午了,也不见他们二人人影,让皇后对这个林清岚越发的不满了。

        她摆着黑脸,一直到门口的太监喊:“太子觐见。”

        林逸轩在前面走着,唐嫣儿紧随其后,走到了皇帝跟皇后面前,行礼:“儿臣参见父王母后。”

        “你这是……”皇上跟皇后二人相视而愧,这是什么情况?

        原本他们以为会看到林清岚那个女人,没想到竟然是左相的大小姐唐嫣儿,可是自己的儿子不是发誓要娶林清岚吗?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逸轩,你这是怎么回事,你的王妃呢?”皇上一拍案眼瞅就要发怒。

        唐嫣儿急忙拽着林逸轩,规规矩矩的在地上跪好:“儿媳参见父皇母后,其实,是太子想了许久,觉得林清岚实在不适合皇家,自然放弃了。”

        “是,林清岚不适合与我为妻,所以我娶了嫣儿,嫣儿贤良淑德端庄识礼,定能以后让父皇母后放心,成一个好儿媳,做一个好王妃。”

        林逸轩重重的磕了下去。

        唐嫣儿没想到林逸轩竟然会为了她发话,心领神会,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太子心里总归是有一点她的位置。

        虽然比不上什么洛青鸾,但是她才是堂堂正正的太子妃,而洛青鸾,就应该乖乖的会到西楚,希望以后都不要再打扰他们的生活。

        “好,不愧是我儿,今天就跟太子妃在宫中用膳吧,”皇上笑了笑:“早知道太子要娶嫣儿,那我看在左相的面子上也应该大办喜宴,这个绝对不能差,择日重新行礼,让嫣儿堂堂正正成为我林家的儿媳妇。”

        唐嫣儿大喜,笑着叩首:“多谢父皇。”

        林逸轩淡淡的看着唐嫣儿,她灵动端庄,确实如同自己所言,甚得父母的欢心。

        离宫之前,唐嫣儿不着痕迹的扯了扯林逸轩的袖子。

        “这样父皇跟母后,就不会怪罪你了。我们回家吧。”

        “嗯。”他应了一声。

        二人行走在皇宫的御花园中,一直到上了马车,马车远远的离开了这一座金色的牢笼。

        另一边,萧宇祁的别院中,洛青鸾一身白色的纱裙,百般无聊的靠在木桥的石栏上,手中捏着一块馒头,漫不经心的看着湖中的锦鲤抢食。

        “洛小姐,主人拖了话给小姐,说今晚有特地从雪山运过来的雪兔肉。着实香甜,希望洛小姐能喜欢。”一旁的侍女说到,随后递上来一个托盘。

        “这里面是主人特意为了洛小姐找到的九曲玲珑塔,据说是几百名工匠呕心沥血研究而成,听说只有极其聪慧的人能解开其中的奥妙,洛小姐不如一试,这九曲玲珑塔若是解开,应该有八十一种不同的姿态,很多大家小姐都喜欢赏玩……”

        “好了,你先下去吧,我无聊的时候叫你。”洛青鸾叹了口气,看着那侍女手上的稀奇玩应,简直头疼。

        萧宇祁这些天搜罗过来各种古灵精怪的稀罕玩应,她一开始还能转移注意力耐心的等待,可是时间拖得越久,她心里越是烦躁。

        原本的珍馐佳肴入了口也变得没什么滋味,更何况这些打发时间的玩应儿,这不是浪费生命吗。

        洛青鸾叹了口气。

        “洛小姐,是不是奴婢伺候的不好,让洛小姐心中烦闷了。”侍女见状,直接跪了下来,生怕洛青鸾有什么闪失。

        “唉,不是,你别这样啊,快起来快起来。”洛青鸾头更大了,急忙走上前一把将侍女拽了起来,还伸出手拍了拍她身上的灰尘。

        “你别动不动就跪我啊。我又没有跟你发脾气。”洛青鸾无奈的皱紧了眉头,“你这样弄得我很不舒服。”

        “洛小姐恕罪。”

        “唉都跟你说了别这样了。”洛青鸾只觉得那侍女是真的矫情,干脆也不管她,转过身来,继续看着锦鲤发呆。

        “洛小姐是否有什么烦心事?”侍女见状,试探的走上前,小心翼翼的问道。

        “萧宇祁去哪里了,怎么还不回来,说好给我说我过去的事情,通知纳兰夜来接我,结果到现在也没有消息,他是想把我关在这里等我发霉么。”洛青鸾幽怨的说道。

        “洛小姐,您不要太担心了,主人每一阵子,约莫着两三天就会回来这里一阵,这次他出去,定时通知洛小姐心里人来接您了,洛小姐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然奴婢没办法跟主子交代的。”

        侍女恭敬的说道。

        而洛青鸾心里却越来没有底,如果说萧宇祁只是去通知人,确定了什么时候来接她,那么想必很快就有消息了,可是一直到现在也没个准信。

        经过了林逸轩的事情,她不得不对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也都怪自己失忆了,如果自己没有失忆,那神乎其技的医术傍身,怎样都不会落得今天只能傻愣愣的等着别人回来接的地步。

        洛青鸾皱紧了眉头,越想心里越不舒服,干脆看向那侍女:“我实在是对你说的那些玩意不感兴趣,不如你去帮我调查一下纳兰夜的资料吧。”

        侍女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可是奴婢……”

        “萧宇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这么久,什么都么跟我说,以前的一些事就算有证据说出来也只是片面之词,他对我有所保留,也没说不让我自己去查吧。”洛青鸾一挥手,将手中的馒头直接丢到了湖中,引来锦鲤的争抢。

        扑通的一声,将侍女惊醒,她连忙道:“洛小姐,奴婢只是主子派来伺候您的生活起居的,如果超越了奴才分外的事,奴才真的是什么都没办法做,到时候主子怪罪下来,奴婢实在担当不起。”

        “只不过是一些资料,有什么大不了的,纳兰夜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我早晚都会知道我跟他的事情,早一点晚一点也没什么区别啊。”洛青鸾打定了主意。

        在这里等着总归不是一回事,趁这个时间,她不如对这个自己曾经亲密的男人好好了解一下。

        还有她的儿子,一提起这个小粉团子,她心里就忍不住一片柔软。曾经的那些亲昵模糊不清,可是那些温暖和触动却历历在目。

        “这……”侍女犹豫不决。

        “行了,你也不要再犹豫了,反正你主子回来我也是要问他的,你去帮我找吧。”洛青鸾一挥袖子,就这样吩咐了下去,语气里容不得半点的拒绝。

        侍女无奈,正转身打算离开,就听到了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

        “青鸾,你打算找我问什么?”

        温润公子如玉,手握着羽扇,萧宇祁一步一步的走上桥头,那精致的眉眼中满是笑意和温和。

        “萧宇祁,你去哪里了,让我在这里等了这么久,不使唤你侍女使唤你不成?”洛青鸾挑眉,唇角微扬。

        “我这几天刚巧派了人去西楚,过一段时间就会有消息。”萧宇祁走上前,将洛青鸾被风吹乱的头发理好。

        “不日,好吧,那我就再等一段时间。”洛青鸾轻轻的叹了口气,现在她除了等,好像什么都做不了。

        “看来我找的那些稀罕玩应你并不是很喜欢。”萧宇祁看了看侍女手中的九曲玲珑塔,无奈的扶额:“女人啊,果然麻烦。”

        “我确实对这些吃的玩的,不感兴趣,不如你帮我弄一些书过来吧。”洛青鸾忽然说到。

        她的脑海中似乎闪过一道白光。

        对啊!她不是以前医术神乎其技吗,那如果看一些医术,会不会想起一些什么?只是,萧宇祁会这样给她随便的看医书吗?

        虽然这段时间萧宇祁对她照顾有加,可是,自己的失忆也从来不见他提起过,好像他很喜欢自己的现状。

        这样的安然让洛青鸾实在不得不怀疑。

        “看书?你想看些什么书?”萧宇祁挑眉,眼中神色不定,落在洛青鸾的身上,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一般,想要将洛青鸾看透。

        洛青鸾佯装无所谓:“你不是说我以前医术很好吗?我想看看医书,看一下自己能不能想起一些什么,这样也能分担一下你的压力。”

        听到这话,萧宇祁的眼神更加的深邃了。

        “好,那你跟我来吧。”萧宇祁说着,朝着湖对岸的一幢阁楼走去。

        洛青鸾见状紧随其后。

        阁楼看起来十分古朴大气,楼角处还安放了琉璃作为装饰,十分好看,洛青鸾见萧宇祁推开门,也紧忙走了进去。

        原来那就是藏书阁。洛青鸾看着眼前的一切,忍不住睁大了眼睛。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书。

        大概三四层的阁楼,密密麻麻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

        那么,她一定能找到自己想要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