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收服二人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3
  •     袁兴十四岁加入暗夜堂,十六岁成为暗鹞组副组长,十七岁正式跟着纳兰夜,隐瞒身份对外从无人得知。

        永安的经历和他差不多,一样受过严格训练最终脱颖而出,这才成为纳兰夜身边的两大护卫之一。

        只是,永安乃弃婴,不知道自己身世,袁兴则是全家被山贼所杀,临死前被暗夜堂的人救了,这才有了今天。

        无论是武功还是智慧,二人在暗夜堂中都算佼佼者,否则也不至于轮到他们两个负责纳兰夜的安全。

        虽说纳兰夜本身武功绝对高于他们,但有很多事不方便,这时就是依仗他们的时候。

        就算是西楚皇帝也知道纳兰夜身边有两大护卫,跟着他上过战场,对抗北越,也曾经想要加封二人,只是被纳兰夜拒绝了。

        凡是西楚的官员,几乎没有不知道袁兴和永安的身份,当然,对于暗夜堂这个情报组织,外人自然不得而知了。

        而此时此刻,袁兴和永安从来没有那么哭丧着脸,简直比得知自己得了绝症还要悲惨,二人坐在房间中,看着面前摆的一叠白纸和笔墨,欲哭无泪,羞愤欲死。

        这里已经不是梦仙楼了,洛青鸾带着二人回到将军府,想着自己好容易才拐了纳兰夜两个得力手下,立即就将二人带到专门的一间空房中,开始给他们讲接下来一段时间要做什么。

        “怎么,愿赌服输,二位如此脸色,是打算赖账了?”洛青鸾淡淡一笑,坐在竹塌上轻摇着团扇,浑然没了刚才犀利的样子,完全恢复成一个真正的大家闺秀一般。

        袁兴真的是悔不当初,若是早知道未来王妃如此奸诈,他根本就不会和她打赌。

        想起临别时王爷那早知如此的眼神,还说什么

        “你们可不知道,若不是青鸾留手,就连本王都栽在她手下好几次了,你们居然胆大到和她打赌”这样的话时,更是痛心疾首。

        永安同样,面色一变再变,由白转红,再由红转白,古怪的让人觉得可笑。

        他堂堂楚王贴身护卫,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被人叫着写小黄文,如此低俗不堪的东西,简直污了他的手!

        “洛小姐未免欺人太甚了,要杀要剐由得你,想让我们写这等龌龊的东西,绝对不行!”永安闷声闷气的道,一副誓死不从的坚决模样。

        “之前是谁信誓旦旦的说了,受不了我一下就算输,要乖乖的听我吩咐,万死不辞的?”洛青鸾瞄了永安一眼,也不生气,只不徐不疾的道:“本姑娘还没让你们要生要死,就是动动笔,写点东西赚银子,这都为难你们了?”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输就是输,你们承认输给我了吗?”洛青鸾眼神一凛,看着二人。

        袁兴和永安顿时语塞,表情越发尴尬起来。输自然是输了,这点无论如何也要承认,可是输得如此憋屈,根本没有让他们来得及使出半分本事,这还是第一次。

        二人自然也明白是大意了,因为洛青鸾是女子,他们也不知道她手段如此厉害,否则怎么会上她的当?

        见二人不语,洛青鸾说道:“既然输了,那就要乖乖听话,你们如今已经是本姑娘的人了,让你们干什么就要干什么。不过就是写点小故事娱乐大众,顺便挣钱,这有什么好丢人的?之前这些都是我在写,最近事忙,所以才想让你们来做。”一阵沉默,袁兴咬了咬牙,终于鼓起勇气道:“洛小姐,我们是输了,若是你有任何要求,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们兄弟二人无所不从。可是我们从此以后就关在房中画、画这等东西,实在是……是……”

        “还请洛小姐换个要求,我们绝对没有二话,就算是让我们去北越国刺杀当今皇帝,我们也万死不辞。”永安立即抱拳道,言辞诚恳。

        “可我不需要你们去杀谁那么麻烦,本姑娘就喜欢挣钱!”洛青鸾似笑非笑的看了二人一眼,唇角一勾:“如今我这生意很是挣钱,浪费可不行。”后面的话没有再说,但言下之意二人都听得出来,那就是: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

        就算是遭遇任何危险,九死一生,袁兴和永安也没有如此为难过。若答应,克这种写小黄文的事实在是丢脸,他们怎么也做不来。

        再说,那些淫词艳句他们也不会啊!如果不答应……男子汉大丈夫,说话一言九鼎,明明已经输给洛青鸾,却又不做到对方的要求,传出去同样对于自己名声有损。

        如此一来,根本就是个解不开的矛盾,二人纠结的要死,索性不开口了。

        坐的笔直,背挺如松,袁兴和永安一言不发,面无表情,无奈之下只能继续和洛青鸾僵持,希望她能主动改变要求。

        时间一点点流逝,房间中一片安静,没有任何声音。二人的态度洛青鸾看的清楚,摆明要赖账了!

        微微一笑,洛青鸾毫不在意。她想要做的事,没有做不到的,她现在越发想要收复这二人了,对方越不配合,她就越要等着对方求她的一天。

        只要她稍微动动手,不过一会功夫,她就能够让袁兴永安二人抢着给她写小黄文,说不定连****图也画了呢!

        “袁兴,你三年前可是受过一场重伤,差点死掉?”蓦地,洛青鸾开口,声音淡淡的。

        一直面无表情的袁兴微微一颤,为何洛青鸾会知道这件事?还以为是自家主子给她提过,袁兴一想也就回过神来了,出声道:“是。”对于三年前具体做了什么,他并没有多说,此事虽然已经过去,但依旧是秘密,王爷没有开口,他一个字都不会多说。

        不过他现在已经算半个洛青鸾的属下了,只要不危及王爷的事,他还是可以回答一点无关紧要的。

        “当时你胸口受伤,深入脏腑,昏迷了很久,失血过多对吗?”洛青鸾又开口了。

        已经认定是纳兰夜告诉她的了,袁兴虽然有些奇怪洛青鸾为什么知道的这么详细,他也只点头道:“不错,洛小姐想问什么?”不答反问,洛青鸾继续道:“你现在至今每月胸口都会疼痛对吧?虽然不是很明显,但一旦内力消耗过大,就会无法压制住受伤带来的后遗症,特别是阴雨天气,就算不和人动手,也会身体不适?”

        “你……”袁兴深深的震惊了,下意识道:“你怎么知道?”虽然暗夜堂有些兄弟知道他受伤的事,王爷更是清楚他致命的弱点,就是不能消耗太多的内力,否则就会出问题。

        王爷一直帮他隐瞒着这点,不让其他人知道,否则依照他担任王爷贴身护卫的职责,本身却又如此致命缺陷,绝对会将他调换的。

        就算王爷告诉了洛青鸾这些,可是,为何她会知道自己连阴雨天也会身体不适?

        这点他任何人都没有说过,一旦遇到这种情况,他都是忍住。痛苦不多,一般人也看不出来,可为什么……洛青鸾竟然会知道?

        看着袁兴如何吃惊的表情,洛青鸾就知道自己说对了。她虽然没有详细给袁兴把脉,但这种后遗症已经在他面容上表现出来,她稍微多看几眼就能够确诊,算不得什么。

        想当初,她师父鬼医更是厉害,曾经有一次去某个大佬的别墅中,连病人都没有见到,只在庭园中看到一种花,鬼医师父当场就说出那病人有何病症,什么征兆,病了多久了,听得对方手下大为震惊,不敢置信。

        这大佬自然是因为身体和这种花有排斥,属于很少的情况,因此才让她师父一眼看出来。

        但由此可知,她学到了师父八成本事,要看出袁兴的毛病,那是很容易的。

        眼神一转,洛青鸾又看在了永安身上。

        “永安,你也有些问题对吧?”她淡淡出声,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虽然有些惊讶洛青鸾看出了自己兄弟的问题,但对于她又说到自己身上,永安却是不信:“不好意思,洛小姐,在下身强体健,并没有任何问题。”眸光一抬,洛青鸾道:“既然没有问题,那为何你武功已经一年没有更进一步了?”脸色一变,永安才动动唇,洛青鸾就继续道:“非但如此,你是不是这段时间总是觉得,练功的时候不如以前那么得心应手了,就连最近正在练习的武功也停滞不前?甚至偶尔还会心烦意乱,有走火入魔的征兆?”走火入魔?

        本来只是练功不顺而有些毛躁,永安现在一听到洛青鸾说起这四个字,陡然反应过来。

        他如今这种练武的状态,岂不是就是走火入魔的先兆?他竟然还没有发现,一直只觉得是无法进步而郁闷,哪知竟然如此严重了?

        永安和袁兴不觉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撼。之前他们还以为洛青鸾仅仅是耍花招才赢了他们,现在听她这么说,看来她还是有几分眼力和本事的。

        还是永安先开口:“洛姑娘给我们说这些,可是有办法帮我们解决?说出这话时,他甚至隐隐带上了点希望,若是真的能够治好他们的问题,岂不是……

        “我看的出来,自然也有解决之法。”洛青鸾一说,二人立即眼神一喜,便听她继续道:“当然,我随口说说,你们也不一定相信,干脆袁兴,我先帮你看看,简单处理一下如何?”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