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恨与仇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3
  •     如此奇景,看的满大殿朝臣惊叹不已,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那缥缈的白色烟雾袅袅上升,将整个白玉雕琢的仙山楼阁包围,朦胧隐约中宛如仙境,仿佛那些袖珍玲珑的殿宇中真的住着仙人,还有奇珍异兽,简直活灵活现。

        连洛青鸾也看的有些惊讶,南魏国送来的贺礼的确新鲜,就连她一时半会都看不出原因。

        如果说这白玉摆件里有什么机关,才能注水就形成这种奇观,的确也算一件宝贝了。就算没有用,光看着也赏心悦目啊!如果是她有一件这种好玩又稀奇的东西,只怕也会喜欢。

        果然,西楚帝瞪大龙目看了片刻,又觉得距离太远看不清,激动的直接从龙椅上走到了大殿上,站在那白玉摆件周围细细观看。西楚帝似乎想要伸手碰一碰那雾气,但却颤抖着手,始终不敢真正触碰到。

        “二皇子,这……这……难道真有仙人?”西楚帝激动急切的有些话都说不完整了。

        “不敢欺瞒陛下,世上有没有仙人,我等凡夫俗子自然不敢妄自揣测,眼前这蓬莱仙阁只是我南魏国巧匠依据传说仿制而成。虽然是假的,但其中的确却有着大奥妙,这羊脂白玉本身就有润泽作用,宁心静气,若是长期放置在陛下身边,一定可以保佑陛下福体康泰,百病不生,长寿延年。”

        “好好好!”

        西楚帝连赞三声,兴奋的满脸红光。虽然这白玉摆件并不是真的蓬莱仙阁,里面也没有仙人,但如此神奇精妙,当得上他近年来得到的最好宝贝了。满脸笑容,他甚至冲着林萧晨点了点头:“嗯,南魏国托二皇子带来的贺礼,朕非常喜欢,劳烦二皇子回国一定给南魏帝带回朕的感谢。来年他寿辰之时,朕一定会有重礼备上。”

        林萧晨笑着拱手:“多谢陛下。”

        很得了西楚帝一番褒奖,就连白依璇也多得了他的关注,问有没有婚配,何时嫁人等等。二人一番不卑不亢的应对,更是引得西楚帝大笑,好半天才说完。兄妹二人落座后,却没有和之前的林逸轩同桌,对视一眼后拱手一番,算是打招呼,只彼此的眼神和心意都心知肚明。

        洛青鸾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那‘蓬莱仙阁’上,直到西楚帝命人放入宝库被抬走。

        这贺礼的确与众不同,只怕就算接下来还有更多的贺礼,都比不上这座白玉摆件了。她只是猜测,如果说因为南魏国近年来国力不如西楚,借此机会示好,那未免也太费周折了。这贺礼不是不贵重不珍稀,反而是太过少见了,以至于让她觉得有问题。

        之前的下毒事件让洛青鸾本身就对林萧晨兄妹不喜,他二人对林逸轩的态度和手段,更让她明白了来者不善。从这样两个人手中献出的贺礼,只怕不是那么好消受的。

        但其中究竟有什么秘密和用意,洛青鸾暂时想不通。

        “北越国主韩逊,恭贺陛下万寿无疆,寿与天齐……”忽然,拖长了的公鸭声音打断了洛青鸾的沉思。

        随着这声唱诺,大殿上顿时一片窃窃私语,虽然众人都压低了声音,但一个个脸色都很是得意,唇边扬着一丝所有若无的讥笑,气氛和之前的截然不同。

        “想不到北越国的祝寿词竟然是最恭敬的。”

        一群西楚国的官员忍不住笑开了,说话的正是户部侍郎闫旭山,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殿门口,笑的很是得意:“堂堂北越国主韩逊,居然如此拍陛下的马屁,还是一国之主的身份,都亲自来贺寿了。看来当年北越国真被我们打怕了,趁机会赶着来讨好吧。”

        已经须发花白的宣平侯笑的讳莫如深,捋着长须道:“也不知道北越国主会亲自给陛下送上什么贺礼。若是连南魏国都比不上,只怕有些丢脸啊。”

        “如今的北越国可不是曾经了。

        贵气十足的魏国公已经有了几分大腹便便,闻言也讥笑道:“连个乳臭未干的小儿都能当国主,我们还指望他能送出点像样的贺礼吗?听说北越国去年有一半的郡省大旱,颗粒无收,老百姓连吃饭都困难了,否则韩逊他怎么会亲自前来?”

        户部尚书李东来立即脸色一变,皱眉道:“若是韩逊随便送点贺礼,就想让陛下回赠钱粮,那可不行!”

        “哈哈哈哈……”一群人大笑,直勾勾盯着已经走到大殿上的那个身影,半点没有恭敬的样子。就连西楚帝也毫不介意,只捋着长须含笑,神情颇为微妙。

        这是洛青鸾第一次看见北越国主韩逊。

        北越大军曾经被纳兰夜打的大败,前任北越国主韩澈死于战场,皇后上吊,因此才有了年仅二十的太子韩逊继位。这个年纪轻轻的男子如今已经是北越国的掌权者,可他依旧亲自前来参加四国国会和西楚帝的寿辰,明明可以派使者前来,为何他会以国主身份,亲自参加?

        站在大殿上的那个身影不卑不亢,面色淡漠冷然,脸上既没有笑容,也没有怨恨,平静的犹如一滩死水。他身上穿的是最华丽的黑底云缎五龙金线长袍,头戴玉冠,腰缠包金边白玉扣,脚踩紫金靴,看上去冷峻而坚毅。只是就那么静静的站着,直面西楚帝,站了好半天也一言不发,仿佛成了哑巴。

        这人就是北越国主韩逊?

        很年轻啊!洛青鸾眯了眯眼眸,唇角微扬,转头看了一眼纳兰夜。

        纳兰夜依旧和最初一样,连神情都没有变,唇畔还有淡淡的微笑。似乎察觉到了洛青鸾的眼神,他回报一个温柔的笑意,说道:“青鸾,怎么了?”

        “韩逊来了,你就不担心?”洛青鸾低沉调侃他。

        “为什么要担心?”他依旧淡淡的,不动如山。

        “韩逊父皇可是因你而死,整个北越国也差点毁在你手中,韩逊这次亲自来,只怕是找你报仇的吧?你看他……只怕怨气和杀气都大得很呢。”

        “是吗?”纳兰夜笑笑,不以为然。

        好半天过去了,窃窃私语的群臣也察觉到了不对劲,逐渐变得鸦雀无声。

        一股莫名的压力油然而生,在大殿中蔓延,所有人都开始屏气凝神,已经感觉了一丝凝重的压力。这韩逊,只怕来者不善!

        又过了片刻,连西楚帝也忍不住了,他按耐住心跳,终于沉着脸缓缓道:“北越国使臣为何不说话?”

        并没有称呼对方北越国主,这是西楚帝内心的傲然。这里是西楚的地盘,今天又是他的寿辰,来的每个人都是给他贺寿的,就算是其他三国,无论来者是谁,都仅仅是使臣的身份。

        韩逊终于动了。

        眼神一动,他拍拍了手,清脆的掌声在大殿上显得格外清晰。

        很快走上来两个穿着北越国服饰的侍卫,两人吃力的抬着一个几乎有一丈长,一尺宽的长形盒子走到韩逊身旁,放下时发出了沉闷的声音,显然盒子里的东西分量不轻。

        “朕……是来给西楚陛下送贺礼的。”韩逊沉声道。

        这一声‘朕’的自称,明显让西楚帝眉头一皱,当着他的面如此称呼,将他的面子往那里搁?谁都知道俗话说‘王不见王’,如今殿上却有两个皇帝,这简直是从未有过的事。

        但韩逊的确是北越国主,如此自称也没有问题,西楚帝平息了片刻,才道:“不知是何贺礼。”

        话音一落,韩逊一转头,其中一个侍卫立即打开了盒子,露出里面的‘贺礼’。哪知,所有人一见,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这哪里是贺礼,分明是一件凶器。

        一柄八尺长,儿臂粗的青龙方天戟布满斑斑铁锈,上面还有褐色的残留物,充满了岁月的气息。这残破的外观,混合着干涸的血迹,顿觉一股强烈的杀气扑面而来,随即就是一声拍掌。

        “放肆!”西楚帝看的勃然大怒,喝道:“韩逊,你竟然将这等凶器带来,是何用意?”

        “韩逊,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冒犯陛下!”

        “韩逊,你简直欺人太甚,今天是我陛下寿辰的大喜日子,你竟然敢来捣乱?”顿时,所有的西楚群臣一个个义愤填膺,指着韩逊破口大骂,浑然忘记了他的身份。

        果然来者不善,洛青鸾静静的看着,等待韩逊的回答。

        她明白,韩逊敢送上这等贺礼,绝对不会让自己陷进去。他就是故意的!

        “陛下……”蓦地,韩逊开口了,漆黑的眸子中仿佛有一股力量,顿时让其他人安静了下来:“朕可是一片心意,这才特意挑选了这件意义重大的贺礼,陛下竟然看不懂朕的一番好意?”

        “你还好意思说?”

        西楚帝气的浑身颤抖,看了一眼面色淡然的纳兰夜,心头似乎多了几分胆气,指着那凶器怒道:“这东西分明就是杀过人的武器,居然强词狡辩说是贺礼?你真当朕好脾气,不敢动你?韩逊,当年你北越国被我西楚打的大败求和,若非朕不忍心生灵涂炭,这才答应你们的请求,否则,你北越国早就没了!”

        “所以说当年那场战争实在是陛下的喜事,今天在陛下寿辰上更是应该大书特书。朕亲自前来恭喜陛下当年的战绩,陛下怎么能说朕放肆?”

        韩逊声若雷霆,霸道的打断西楚帝的话,面色却不起半点波澜:“而且朕带来的这件贺礼,正是当年杀死我父皇的青龙方天戟,对于朕而言,每每看到这青龙方天戟,心头就痛苦愤恨。但对于陛下来说,这青龙方天戟却是无上的荣耀和见证,用这东西作为陛下的寿辰贺礼,岂不是再适合不过了?”

        眼神一瞄,他唇角扬起一抹阴冷的笑意:“陛下,你说对不对?”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