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形式复杂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3
  •     一句话也没有说,南宫擎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明白纳兰夜的意思,想让他做西楚的帝王,这样就会省下很多麻烦事。可南宫擎犹豫不决,他甚至不敢多想,若是自己真的逼宫让父皇退位,他岂不是也成了不肖子孙?这种罪名,他或许被背负一辈子,纵然坐上了那个位置,也会被悠悠之口唾骂万载。

        很是汗颜,南宫擎知道纳兰夜为他好,但因为他的犹豫不决,举棋不定,更造成了纳兰夜如今的状况。若是纳兰夜真的活不下去,他更是连累了挚友,一辈子也于心难安。

        究竟该怎么办呢?

        长长的叹息一声,纳兰夜退出了里间,一脸黯然的走出了屋子。

        若是洛姑娘在……或许会好很多吧?她那么聪明的,一定会有法子解决。而且她艺术超群,只要有她在,纳兰夜绝对会没事。

        就在这时,前迎面一护卫匆匆而来,在南宫擎面前跪下,呈上一物道:“太子殿下,这时二皇子送来的加急情报。”

        南宫擎一听,顿时来了精神。他自然知道二弟南宫煜去了东宛,前段时间还传回消息,说已经找到楚王妃了,不日就会带她回来。如果真是这样,那绝对是好消息。

        这次又来信,难道是二弟已经带着洛青鸾回来了吗?那太好了!

        赶紧展开信签,南宫擎一看,却脸色大变。

        “居然……”手都在颤抖,南宫擎犹如晴天霹雳,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还以为南宫煜带着洛青鸾回来了,可竟然是……

        信上,南宫煜说原本他已经说服洛青鸾跟着他回来了,他一直等着,没想到过不了几日,洛青鸾突然不辞而别,他根本蒙在鼓里不知道这件事。若非有一日碰到了百味书斋的少东家姜云海,南宫煜根本不会知道洛青鸾已经走了两天了。

        没法,既然洛青鸾已经回西楚了,虽然没有和自己同行,但至少南宫煜还是达到了目的。他正准备收拾一切也赶回来,结果才将名下生意处理好,就听到传来的消息。

        太子府护送洛青鸾的队伍,在东宛和北越的交界处遇到了山贼,除了几个逃回来的士兵之外,其余全部被杀。

        南宫煜简直如遭雷击,所有人都死了,那岂不是说洛青鸾也死了?

        简直不敢想象后果,南宫煜六神无主,也没时间去确认具体情况,因为这件事让东宛帝大为震怒,整个东宛京城都传开了。所以南宫煜直接书信一封,八百里加急让驿站送回来,告知南宫擎早点做好准备。

        但究竟应该做好什么准备,南宫擎看了信签之后,同样震惊。

        久久站在原地没动,南宫擎犹如泥胎木塑,浑身僵硬,足足呆滞了一盏茶才略微回过神来。稍微冷静了几分,他立即就决定了一件事:绝对不能让纳兰夜知道。

        能瞒多久是多久!

        否则,纳兰夜只怕不顾身体,也要去找他父皇报仇,后果不堪设想。

        好在……想到这里,南宫擎破天荒的因为纳兰夜受伤的事而感到庆幸。现在纳兰夜在他二弟的温泉山庄休养,对外事宜暂时都没有接手,原本他麾下的将士也都明白,一个个担心不已,更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打搅他了。只要南宫擎自己不说,洛青鸾遇害的事基本不会传到纳兰夜耳中。

        侧身看了一眼寂静的大厅,南宫擎转身就走。

        他要派人去好好调查一番,查清楚究竟怎么回事。什么遇到山贼,他从来不知道北越和东宛交界处会有山贼出没,而且就算有,沿途护送的那三百多侍卫难道是死人?能够杀掉那么多侍卫的,绝对不可能是山贼!

        “传我命令,立即派人去……”出了庄子,南宫擎才沉声吩咐手下心腹。

        ……

        才刚刚进入西楚国境内的洛青鸾,根本不知道已经有了这样的传闻。

        虽然她没有走陆路,但派去的人手都是暗夜堂的好手,早就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当货船顺着苍南河主干道一直进入洺河支流,顺水进入西楚境内时,洛青鸾终于收到了那天的消息。

        站在甲板上,洛青鸾一身青衣布裙,头上还扎着一块头巾,打扮的活像渔家女。长发完全盘了起来,耳垂上只有一对米粒大的珍珠耳钉,修长的脖颈犹如天鹅般。凉爽的河风吹来,天气也不是那么热了。

        刚下过一场阵雨,空气显得格外清新,沉闷的空气一扫而新,洛青鸾拿着刚收到的暗鹞传书,站在甲板上一边透气一边看。

        并没有出乎意料,就在她的猜测之中,果然韩逊派人袭击了原本该由她乘坐的马车。虽然为死去的那些东宛将士感到遗憾,但洛青鸾更痛恨的却是韩逊。

        如果不是他,怎么可能死这么多人?一而再再而三,韩逊的种种做法已经让她感到极度厌恶和不齿。暗夜堂的兄弟也有不少死在这场偷袭中,连带那三百多东宛士兵,韩逊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又造成了如此惨重的杀孽。

        洛青鸾暗暗要紧了牙,若是有机会,她一定不会放过韩逊的。

        “王妃,没什么事吧?”身旁,许莲轻声问道。

        离开了东宛境内,不担心身份泄露,众人已经恢复了对洛青鸾的称呼。

        难过的什么都不想说,洛青鸾直接将纸条拿给许莲,等她看了之后,果然脸色一沉:“北越帝,简直是丧心病狂,胆大包天,连东宛的人也敢杀,他就不怕东宛帝也对他宣战?”

        “他已经疯了,对于这种人,只想达到自己的目的,哪里还管什么该不该做?”洛青鸾一脸厌恶。

        “王妃,不用难过,等回去之后,王爷一定会给兄弟们报仇的。”

        许莲的话刚一说,才反应过来纳兰夜如今也身受重伤,自家王妃赶着回去就是为了救急的。一想到这里,她气的银牙紧咬,恨不得直接冲到北越去,杀了韩逊。

        “纳兰夜……”你不会有事的,洛青鸾心头默默的念着。

        已经四天了,才刚刚进入西楚境内,这还是得益于抄近路,水路至少比陆路缩短了三分之一路程的缘故。之前洛青鸾和萧宇祁逃回东宛的那一趟行程,足足用了十多天。

        算了算时间,最快他们也还要三天才能到达西楚京城,而且现在纳兰夜在什么地方,她也不确定。必须尽快弄清楚才行,但如今他们身处水路,只怕唯一的办法就是先上岸,然后才能想法打听。

        “刘总镖头,还有多久我们才上岸?”虽然心中焦急,但洛青鸾依旧不动声色。如今纳兰夜受伤,情况不明,她就更要冷静,不能让自己心慌感染到其他人。

        听到洛青鸾的话,刘东海回忆的片刻,道:“回王妃,依照我们现在的速度,大约还有两个时辰就能到宁水码头。按照预定路线,我们是继续走水路的,但如果王妃想要改换陆路,从宁水码头上岸就是江北郡,距离京城只比水路远四个时辰。”

        略一沉吟,洛青鸾决定了:“那好,等会从宁水码头上岸,我们从江北郡返回京城。”

        按照西楚的地图来考虑,江北郡位于京城的东面,中间还隔着长蜀郡,但洛青鸾已经已经做了好几天的水路,不但越发心虚烦躁,而且还因为无法打听消息而无奈。

        她刚才收到的暗鹞传书,也是陈东事先留下的,暗鹞毕竟是鸟,如果没有专门的饲养人和特定地点,再是聪明的暗鹞也没法传递信息。如今他们不停赶路,根本没法利用暗鹞来传递信息。

        必须找到有暗夜堂的地方,才能更好的了解现在的情况。

        又过了四天了,洛青鸾着实担心纳兰夜。但她实在帮不上忙,只能暗自祈祷他平安无事。

        “纳兰夜,你一定要等我。只要我回来了,以后我哪里也不去了,死都要和你在一起……”迎着奔流不息的河面,洛青鸾双手合十,闭眼默念,清秀的脸上一片虔诚。

        ……

        “查到什么了吗?”太子府中,南宫擎看着派出去的心腹,很是焦急。

        心腹汇报道:“回太子,属下已经打听到,的确是北越帝派人偷袭了楚王妃回国的队伍,三百东宛士兵几乎全军覆没,只剩几名逃回去。东宛帝大怒,已经派使者前往北越质问北越帝了,结果还不明。”

        心头更是发紧,南宫擎只觉得喉咙干涩,几乎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颤声说出几个字:“那……那楚王妃……”

        心腹摇头:“北越帝摆明了就是冲着楚王妃去,才派出了上千人马,属下虽然没有亲眼看到楚王妃的尸体,但想来……楚王妃应该已经死了,而且尸体也已经被北越帝带走。”

        “什么……”南宫擎双手陡然一紧,剩下红木椅子的负手立即被当场捏断。他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死了,真的死了?怎么可能……”

        蓦地,心腹忽然转头,看着某个方向:“是谁!”

        南宫擎顿时才反应过来:“有人?来人……”

        话还没有说完,只听衣袂声响,当心腹快速冲到窗前打开,只见一个身影冲天而去,踩上房梁远去了,根本追不上。

        “糟了,被人听去了。”南宫擎顿觉不好。

        这个偷听的人,不管是哪一方,只怕都会本就复杂的事情变得更复杂。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