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各怀心事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3
  •     浑浊的龙目在人群中一扫,西楚帝似乎又回到了从前威风八面,万众臣服的时刻,内心深处被纳兰夜带兵围城惊出的恐惧和忐忑不知不觉消失了几分。

        在西楚帝心中,最忌惮的人就是纳兰夜,甚至远超过了北越的威胁。明知道纳兰夜还没有离开西楚,甚至有可能依旧在城郊,甚至隐藏在城中某一处,但西楚帝还是来了,来参加南宫辰的婚宴。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大胆,不怕再次被纳兰夜偷袭,或许真的是为了彻底解决那个心腹大患吧。

        “都准备好了吗?”西楚帝目光深沉,低低的问了一句。

        “回父皇……”南宫辰抬起头,面上充满了自信的微笑:“一切准备妥当,就等着父皇母后来了。”

        这看似很普通的对话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所有人都只以为西楚帝是在询问南宫辰婚宴一时有没有准备好,而南宫辰回答的也只是婚宴事宜一切准备妥当。

        但只有两个当事人,才知道自己问的是什么,回答的又是什么意思。

        西楚帝淡淡的嗯了一声,内心深处的惶恐又少了几分。

        他今天亲自来参加南宫辰的娶妃婚宴,这其实已经超出了礼制,就算南宫辰是皇子,是他的亲生儿子,按例西楚帝也是不会来的。这不仅是纡尊降贵的表现,荣宠太过就代表某些暗示,会让群臣猜测揣摩帝意,做出不适宜的举动。而且……皇帝出宫,安全方面绝对会有影响,很有可能被贼人有机可乘。

        但是,西楚帝在明知这些可能的前提下,依旧来了。

        因为他不放心纳兰夜,想要彻底解决这个隐患,为此,西楚帝已经不顾一切了。纵然有些危险,但好过整日惶惶不安,他拼了命的想要将纳兰夜的威胁彻底扼杀,从此以后心享太平。

        正因为如此,在南宫辰为西楚帝献上这个计划之后,他考虑再三,答应了。

        主动出击,引蛇出洞!

        这不得不说西楚帝已经疯狂了,按照他曾经的小心翼翼,万事多疑,他是绝对不可能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的。可现在他不得不如此,因为西楚帝知道,如果纳兰夜要杀他,就算他躲到皇宫中,纳兰夜也有办法要他的命。

        既然如此,不如孤注一掷,以自身为诱饵,将纳兰夜引出来,然后趁机将他擒获斩杀。

        刚才西楚帝问南宫辰准备好了没有,根本就不是在问婚宴的事,而是问他布置的人手有没有妥当。南宫辰回答自然是在西楚帝意料之中的,西楚帝也就只等着纳兰夜来自投罗网了,到时候,当着群臣的面,他倒要看纳兰夜敢不敢反抗。

        一开始,南宫辰告诉西楚帝这个铲除纳兰夜的计划时,西楚帝也是半点不信,可南宫辰一番话打消了他的顾虑。

        “父皇,如果你再不做决定,纳兰夜就真的要谋朝篡位,夺取你的江山了。父皇想想,纵然你在深宫之中,可纳兰夜还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他甚至还敢威胁父皇,让父皇交出皇位,传位给大哥,这摆明了纳兰夜和大哥早就有勾结,一心想要谋夺你的皇位。”

        “若是父皇能够出现在婚宴上,儿臣保证准备妥当,绝对不会让父皇受到半点威胁。儿臣会安排好心腹保护父皇,纵然纳兰夜有三头六臂也没法靠近父皇。”

        “而且当着那么多文武百官的面,纳兰夜根本不敢对父皇有半点伤害,否则他就会受到全天下的唾骂,千夫所指,一辈子骂名也洗刷不去。他就算夺了这个天下,也坐不稳。”

        “父皇,这是我们铲除纳兰夜的最好机会了,儿臣愿意以身犯险,亲自带人抓捕纳兰夜,可父皇若是狠不下心,冒这个险,最好的机会就真的眼睁睁失去了。”

        是的,南宫辰的话每一句都说到了西楚帝的心中,他到现在才看出来,原来他最疼爱的大儿子,一直都和纳兰夜图谋不轨,早就觊觎皇位了。就算他想放过纳兰夜,可纳兰夜会放过他吗?

        不过为了一个女人,纳兰夜就背叛了他,他岂能容他!

        一步步走进张灯节彩的五皇子府,西楚帝果然看到随处都是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心头果然又安心了几分。如此严密的防护,就算纳兰夜那反臣贼子来了,也绝对逃不了。

        王皇后伴在西楚帝身边,面上虽然带着微笑,但内心同样高度警惕。

        她并不知道南宫辰要谋反,也不知道西楚帝的计划,但她却提前得到了有心人的密报,知道今天的婚宴上必定会发生什么事,而且是大事。但她不得不来,因为如果不找出这个幕后者,就无法知道究竟是谁想要谋害他们,王皇后一路走一路看,只觉得自己每个看到的人都仿佛有问题,却不知道究竟是谁。

        忍不住,她捏了捏搀扶自己的宫女,后者迅速回给她一个安心的笑容,低声道:“娘娘不要着急,一切有我,放心吧。”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虽然那么轻柔,仿佛一阵风一样,但王皇后没来由的安心了下来。她不再担心,不再惶恐,走路都没有在四处张望,仿佛只要又这个宫女在身边,她就无比安心。

        不错,只要有洛青鸾在她身边,王皇后就什么不担心。

        当前天晚上,南宫煜突然带着一个宫女来见王皇后,她又惊又喜,本以为洛青鸾已经被害了,没想到还活着,王皇后如何不高兴?

        可当她听洛青鸾说了来意之后,差点没有花容失色。

        王皇后怎么也想不到,南宫辰的婚宴上竟然会有人会他们下手,好在洛青鸾告诉了王皇后,对方是打算下毒。洛青鸾最擅长医术,既然有她在,那么自然会保护她和陛下周全的,所以她才安心了几分。

        不过洛青鸾并没有让王皇后将这个消息告诉西楚帝。

        西楚帝最近的精神状态,也的确不适合知道这些,否则只怕根本掩饰不过去。一旦知道了有人要毒害自己,西楚帝只怕当场龙颜大怒,下令彻查,哪还有心思去参加南宫辰的婚宴?

        所以,洛青鸾让王皇后沉住气,一切如常就好。

        进了正厅,西楚帝和王皇后坐上首位,群臣再次按照官位等级排列,三跪九叩,然后平身退到一边。当西楚帝后出现的这一刻,所有来参加喜宴的人都不约而同明白了什么,看南宫辰的眼神都不同了。

        五皇子娶妃,都能引得皇帝皇后亲临,这难道还不是重视的表现?只怕太子南宫擎的地位不保,很快就要被五皇子取代了吧?群臣不由得偷偷看了看南宫辰,一个个越发心里有数。

        “好了,该继续就继续吧,不要耽误了吉时。”西楚帝终于开了口,但却面无表情,丝毫没有喜庆的样子。

        “是。”南宫辰恭声道。

        一个眼神下去,五皇子府中又响起了整天的乐声,各种锣鼓唢呐震耳欲聋,一串串鞭炮响彻天。群臣恭恭敬敬的退到两旁,然后正厅外面响起了喜婆的声音:“吉时已到,新郎新娘拜天地了。”

        出现在所有人眼中的,是身为新娘子的杜芊芊,一身红色凤冠霞帔,被一左一右两个丫头搀扶着。头上盖着红盖头,走的很缓慢,南宫辰站在正厅门口,等着杜芊芊被两个丫头送过来了,才伸手牵住她。

        至于杜记安,虽然他身为新娘的父亲,还是一郡之首,但在今天所有的宾客之中,根本算不得什么。就连南宫辰也仅仅是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像是打了个招呼。

        杜记安投过去一个会意的眼神,并没有在意众人的态度。

        他非但没有在意,而且内心越来越激动,甚至觉得一颗心都要跳了出来。马上就是关键时候了,他和南宫辰约好了摔杯为号,只要杜芊芊将那杯毒酒给王皇后饮下,南宫辰再给西楚帝饮下同样的毒酒,砸碎杯子,他就可以动手了。

        和他一样目的的,还有禁军统领邱禹铭,这也是南宫辰拉拢的一个最重要的助力。现在整个五皇子府,都已经被邱禹铭带着禁军把守住了,绝对不会出什么乱子。

        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真正的从龙之功。到时候这些一个个看不起他的人,都会对他献媚讨好,跪在他的脚下……

        很快,三跪九拜已经礼成,西楚帝和王皇后似乎也被这喜庆的气氛感染,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几分。

        杜芊芊蒙着盖头,什么都看不清楚,当旁边有人给她递过来一杯酒的时候,她心都差点跳出来了。“五皇子妃,该敬酒了。”随后,有人将一只白玉杯子递到她手中。

        什么……敬酒?

        杜芊芊陡然想起了什么,她爹说了,婚宴之上,她要将一杯毒酒敬给王皇后,而五皇子会将另一杯毒酒敬被西楚帝。一旦帝后饮下毒酒,那一切就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了。

        她的新婚夫婿,就会从一个五皇子身份,成为西楚的下一任帝王,而她的父亲,则会成为国丈兼兵部尚书,手握大权。而她杜芊芊,也就是西楚的皇后了。

        就算杜芊芊再发慌,也来不及了,不用看,所有人都盯在她身上。她只能强自镇定,端着酒杯,按照丫头的搀扶一步步朝前,举起手中的杯子,颤声道:“儿臣……恭敬母后……”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