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步步危机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3
  •     当这句话说出口时,杜芊芊已经豁出去了。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自己爹和自己夫君的谋划,作为一个重要的计划参与者,她同样也知道这件事的。只因为她是个女人,知之不详罢了,但至少在婚宴上给皇帝皇后敬酒的事,杜芊芊清清楚楚。

        酒中有毒,一旦王皇后喝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毒发身亡。而紧接着,喝下她夫君南宫辰敬酒的西楚帝,同样也会一命呜呼。

        既然已经参与了,杜芊芊就没法了。她虽然害怕,虽然胆小,但她更渴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利和风光。如果她做了这件事,那她就是未来的皇后娘娘,眼前这个女人之中份位最高的,只是她面前的挡路石罢了。

        心头一横,杜芊芊微颤的手反而稳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天下的所有女人都想当皇位,她也不例外。这没有错,只是有没有这个机会而已。如今机会就落在她面前,她如果不把握,那才是会后悔一辈子。

        “母后,请。”杜芊芊恭恭敬敬的说了一声,手中的酒杯也往前举了举。

        可是她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人来接她手中的这杯酒。如果是平时,杜芊芊小姐脾气一发,早就将酒杯扔了,她可没有耐性这般众目睽睽之下给别人敬酒。

        可是现在,杜芊芊连动也不敢动,坐在她面前的是西楚皇帝和皇后,西楚两位权力身份最高贵的人,容不得她放肆。只因为盖着盖头,杜芊芊看不清楚外边的情形,她也不知道王皇后为什么不喝她的酒?

        难道是发现了什么吗?

        这样一想,杜芊芊好不容易才平静下去的心,忽然又忐忑起来。心里有鬼,难免惶恐,杜芊芊的手又开始颤抖起来,可是她只能竭力忍耐住。

        “端上来吧。”过好一会儿,杜芊芊终于听到了一个女人端庄悦耳的声音。

        随即,她的酒杯终于被人取走,杜芊芊如蒙大赦,几乎后背都惊出了冷汗。她的心越跳越快,无法抑制,因为她知道,一旦王皇后喝了这个酒,那事情就再也无可挽回。

        可是,杜千千看不见,却又听得见王皇后的声音再次响起。

        看着西楚皇帝,王皇后脸上带着温和端庄的笑容。她看了看杯中的酒,笑吟吟的对西楚皇帝说:“陛下,今日是辰儿的大喜之日,按理说这杯喜酒,臣妾说什么都应该喝了。只是……”

        听到这里,南宫辰心里莫名的一跳,连忙道:“母后,这是太子妃的一片孝心,您就喝了吧。”

        南宫城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好的敬酒环节会出了这等意外,他可没有想到,王皇后怎么不直接了当的喝了这杯酒,然后就轮到他给西楚帝敬酒。一切都计划的这么完美,可现在却突然出了岔子。

        一时间,南宫辰忽然有了些不安的感觉。

        王皇后微微一笑,“晨儿,你有所不知。今天的确是你的大喜日子,这杯喜酒母后原是应该喝的。只是母后在出宫之前才吃了药,要是喝酒的话,会影响药性的。”

        说完,王皇后转过头去,看着西楚帝笑道:“臣妾身子一向不好,从来都不饮酒的,今天臣妾想请陛下恕罪,太子妃敬的这杯酒,臣妾就不喝了。不过太子妃的一片孝心,臣妾不能不领。”

        说到这里,王皇后将手中的酒递给身旁的侍女,淡淡道:“去换一杯茶来。”

        “是,皇后娘娘。”洛青鸾假扮的宫女立即应声,随即将早就准备好的茶端了上来,送到杜芊芊面前:“太子妃,请以茶代酒,重新敬给皇后娘娘吧。”

        “陛下,你看这样可好?”王皇后看着西楚皇帝。

        以茶代酒这一点,西楚帝没有半点意见。

        他自然是知道王皇后身体不好,而且才刚刚有了小皇子,身体正在调养之中,喝酒肯定是影响身体的。能以茶代酒,这也没什么。

        “好,如此甚好,既没有拂了太子妃和辰儿的一片心意,皇后也不用担心喝了酒会影响药性,这是两全其美之事,就这样吧。”

        连西楚皇帝都这样发话了,南宫辰还有什么话说呢?

        虽然隐隐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但王皇后的借口也在情在理。好在,对于南宫辰来说,就算王皇后没有喝下这杯毒酒,也并没有什么。终究是个女人罢了,对他的夺位大计没有半点影响,只要西楚帝喝下,那就够了。

        这一次,王皇后没有再推辞,接过杜芊芊手中的茶杯喝了一口,施施然递给了身旁的宫女,还赏赐了杜芊芊一对龙凤镯。接过龙凤镯的时候,杜芊芊的一双手都在颤,旁人不清楚,还以为她是在高兴激动,只有杜芊芊自己知道,她实在是吓得腿都软了。

        若是刚才王皇后不喝酒,顺手让别人喝了,那会怎么样?万一王皇后发现了什么,让人试一试这酒有没有毒,岂不就露馅儿了?

        还好还好……杜芊芊心跳如鼓,浑身冰冷,一言不发的跪在地上,再也不敢多言。

        “父皇,儿臣也敬你一杯。”轮到南宫辰了,他双手捧着酒杯,恭恭敬敬的递给西楚帝。他脸上带着谦卑的笑容,因为激动而心跳加快,他并不是害怕,反而是兴奋。已经到了最后一刻,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南宫辰仿佛看到了皇位在向他招手,只要西楚帝饮下了他敬的毒酒,一切都已成大局。

        果然,西楚帝没有任何怀疑,接过他的酒正要一饮而尽,这时,皇后又说话了。她轻轻的伸手一挡:“陛下,等一等。”

        西楚帝停下,看着王皇后:“皇后,怎么了?”

        王皇后只是微微一笑,转身端过洛青鸾抵来的一杯热茶,送到西楚帝面前,“陛下可不要忘了,最近这几天太医是怎么叮嘱的,不能饮酒,陛下忘了吗?既然今天是辰儿的喜宴,那陛下可更要保重龙体才行。所以臣妾给陛下准备了热茶,陛下和臣妾一样,以茶代酒也就够了。”

        说完,王皇后看着南宫辰,笑吟吟的道:“辰儿,你说母后说的有理吗?”

        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南宫辰差点站起来,恨不得直接将杯中的酒灌在西楚皇帝嘴里。怎么会这样,明明计划得好好的,为什么王皇后会中途出来插一脚?

        她自己不喝也就罢了,还让西楚帝也不喝,这个女人到底是想什么的?

        虽然南宫辰从小就叫王皇后母后,可王皇后终究不是他的亲生母妃。对于王皇后,南宫辰心里是没有半点感情的。他计划的大事如此完美,谁想到竟然被这个女人破坏了,究竟是无意还是有心?

        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南宫辰一时不敢妄动。还不还没有到撕破脸的时候,他只能勉强笑道:“母后多虑了,今天是儿臣的大喜之日,父皇只喝一杯酒,不碍事的。”

        王皇后摇摇头:“辰儿,你这话就不对了,忘记了你父皇以前教导你的吗?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你父皇的身体你是知道的,特别是前阵子,你父皇还晕倒了,太医好不容易调养过来,可是万万不能再出什么事儿了。”

        完全是一副为西楚帝身体着想的样子,南宫辰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只能讪讪的看着王皇后将西楚帝手中的酒杯接过,将自己准备的热茶递上。

        观礼的群臣更是看的面面相觑,之前还以为西楚帝和王皇后驾临,是对南宫辰地位身份的一种暗示,可没想到现在王皇后这么说,这不是当众打脸吗?朝臣们一个个都是老狐狸,哪可能看不懂王皇后的意思?

        不喝南宫辰和新皇子妃敬的酒,这已经很能表示什么的。

        但是,如果西楚帝和王皇后都不喜欢南宫辰,为什么又要亲自驾临五皇子呢?

        群臣左思右想,却没有谁能够猜得出原因。

        对于西楚皇帝来说,他今天冒险来到这里,仅仅是为了引诱出纳兰夜,对于喝不喝南宫城的喜酒,他是半点没有在意的。既然王皇后都说了为他身体好,那就喝茶吧。

        接过茶杯,西楚帝随意喝了一口,就让人端了下去,挥挥手道:“好了好了,茶也喝过了,礼也行过了,可以礼成了。”

        一边说,西楚帝一边心不在焉的在人群中打量起来,半点都没有心思坐在这里。他始终又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不知道纳兰夜有没有来。是不是混在这些宾客当中,意图对他借机行刺?

        纵然整个五皇子府都布满了禁军,但一想到纳兰夜的能力,西楚帝还是有种惶惶不安的感觉。

        同样内心不安的还有王皇后,虽然一开始她并不知道杜芊芊送上来的酒有问题,但是当洛青鸾站在她身旁,不露痕迹的碰了她一下时,王皇后立即就明白了。

        后来的一切,都是洛青鸾的暗示之下,王皇后才按耐住心情,勉强镇定进行下去的。

        王皇后内心的惊惶和不安,没有任何人看得出,她终究经历过很多,再是慌张也能控制自己。她只是想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在此之前,王皇后怎么能够想得到,她视如己出的南宫辰,还有新婚的太子妃给她和陛下敬的酒竟然会有问题!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