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复杂的情况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3
  •     这话闹的王太后莫名其妙,她是看着洛青鸾审查的,完全没有发现什么,怎么她现在就说已经有眉目了呢?

        担心着苏怡的情况,王太后忍不住出声道:“青鸾,你到底发现了什么,怎么哀家没看出来?到底是谁谋害皇后的!”

        见王太后如此着急,洛青鸾看了一眼南宫擎,后者明白了点什么,却又没完全明白:“母后,其实刚才楚王妃给皇后诊治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一些问题。只不过为了找出幕后之人,我们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现,楚王妃自己还带着嫌疑,当着我们面的证明了一次。”

        “陛下,你和楚王妃……这闹得是怎么一回事?”王太后听的好像是他们已经在流苏宫发现了什么,刚才的调查只是为了验证而已,越发觉得不解。

        走到王太后身边坐了下来,南宫擎沉声道:“母后,刚才我和楚王妃从流苏宫过来之前,已经派人检查过一遍了。凡是最近皇后身边多出来的东西,包括用具,饰物,吃食,摆设等等,全部都让人检查了一次,果然发现了问题。”

        王太后听得一惊:“什么问题?”

        这个就要洛青鸾来解释了,她点了点头道:“太后,是这样的,我发现皇后娘娘寝宫里的一盆花有问题,就是刚才庄才人送过去的建兰花。”

        看着王太后脸色一变,洛青鸾将刚才发现的事详细说了一遍。

        将苏怡救醒过来后,洛青鸾立即让人检查苏怡身边的一应事物,特别是旁人送来的东西,或者是最近才得到的,很快就发现了两件东西有问题。

        其一就是一盆放在窗户旁边的建兰花,花色金黄,花瓣层层叠叠很是艳丽,但对于流苏宫来说,不过是增添一点生机的小东西,不足为道。但当如意说起这建兰花是庄才人亲自送过来,说让娘娘看个新鲜的时候,洛青鸾一检查,就发现了不对头。

        花本身没有问题,有异样的是种花的泥土,这些花泥看起来平平无奇,就是一般的黑色泥土,可洛青鸾竟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药味。

        她认真分辨之后才发现,这花泥竟然是用泥土混合了迷迭香的种子磨成粉而混合制成的,兰花每日吸收这些土壤中的养分,浇水后更是香气大盛,不知不觉就将药性挥发出来了。

        但是洛青鸾也觉得奇怪,迷迭香并不是什么毒药,只是也不是花肥,一盆送给皇后娘娘的建兰花却用如此奇怪的方式栽种,不是问题也值得探究了。

        所以洛青鸾才故意让庄雨兰她们五人自己招供,究竟做了什么,如果照实说,或许能证明她们心里没鬼,只要庄雨兰刚才有半点迟疑和撒谎,洛青鸾就能保证庄雨兰有问题。

        “那现在……就算能知道是庄才人送的,可她也照实承认了,这究竟是不是她故意为之呢?”王太后听懂了一半,还有一半还是没懂。

        庄雨兰刚才是说了,那建兰花就是她托人从宫外送进来的,还为此被训斥了一番,擅自联系宫外。可如果是庄雨兰的家人故意在这花中下毒,也不太像,毕竟迷迭香并没有毒性,可是又和一般的花泥不同。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还是一种特殊的养花方法?

        洛青鸾道:“太后,这建兰花的花泥混合了迷迭香的粉末,表面看是没有问题,就算查出来了也不说明什么。但是,太后所有不知的事,迷迭香的种子粉末在遇到某一些特殊东西的时候,就容易变成让人昏昏欲睡,最后昏迷之物了。”

        看着王太后和南宫擎脸色大变,洛青鸾解释道:“如果我们没有发现这建兰的异常,就算皇后娘娘昏昏沉沉,也只会觉得她是怀孕了才渴睡,而不会想到是中了毒。等到发现之后,已经对小皇子造成了伤害,再想要救治就晚了。”

        “这既是一种下毒之法,也是一种控制人的方法,我是一时不明白对方的目的,所以才试一试,没想到这建兰花是庄才人送的,而且她好像并不知情。”

        “哼!就算不知情,她也逃脱不了干系!”王太后怒斥一声:“刚才哀家不知道,还差点被她骗过去了,陛下,你还不马上带人去将庄才人抓起来!”

        “太后不可!”

        眼看着王太后因为苏怡的事已经动了真怒,洛青鸾连忙阻止:“现在还不是抓人的好时机……”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难道等她再一次毒害皇后吗?”

        王太后又是愤怒又是不甘:“皇后最后可是厄运颤声,前不久才心情不好离宫了几天,还以为她出事了,好在……可没几天回宫又落了水,如此巧合,当时哀家还真以为和青鸾有关!现在看来,只怕也和这个庄才人脱不了干系!”

        越说越气,王太后深深后悔,当初甄选的时候,怎么就把这个蛇蝎恶毒的女子看上呢?

        “太后明鉴!”

        不解释清楚只怕太后是不会同意了,洛青鸾并不想从王太后这里走漏风声,只能将原因说了:“是这样的,既然我们知道这建兰花是庄才人送的,可刚才看她的神情并不像知道这花有问题,我怀疑她要么不知情,要么背后还有其他人,所以想要再等一等。”

        只要等到庄才人觉得没问题了,她才可能松懈,漏出马脚。

        如果她没问题,监视之下自然能还她清白,那就需要再顺藤摸瓜查到她家里人去。毕竟这花是庄雨兰的家里人送进宫来的,要查清楚究竟有什么目的,或者没有目的,就是一盆特殊种植的花。

        如果有问题,那么庄雨兰定然会想法联系背后的人,到时候再跟踪监视,自然就能知道原因和主谋。到时候一网打尽,这才彻底解决了后患。

        洛青鸾说的话,也是南宫擎的意思:“母后,朕也觉得这样更好,皇后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但也要防着以后,所以才更要彻底查清的好。”

        脸色阴晴不定,好半天,王太后才道:“那好,此事就交给你们去了,好生查!”

        出了空明殿,南宫擎和洛青鸾带着无罪释放的黛月,又回到了流苏宫。眼看着二人回来,如意和珍珠犹如得了主心骨般,连忙迎了上去。

        “娘娘现在如何了?”洛青鸾问道。

        “娘娘刚喝了点汤,别的没有吃。”珍珠回答道:“娘娘是心里担心,喝了药之后就吃不下的别的了,奴婢好说歹说,娘娘才喝了一碗汤,精神还不太好。”

        这会的流苏宫中,每一扇窗户都打开,为了通风敞气,将之前空气里有迷迭香味道的气味全部散透。那盆有问题的建兰花也已经搬走了,包括一应其他人送来的东西,全部检查了一遍,就算是没有问题也通通扔了。

        躺在床上,苏怡软软的浑身没有力气,但看见南宫擎和洛青鸾来了,脸上还是浮现了笑容,立马就要起来。南宫擎脸上上前制止,让她好生躺着休息。

        “臣妾刚喝了汤,有些力气了,陛下不用太担心。”苏怡苍白的脸上有多了几分红晕,这是洛青鸾给她施针后才好一些的,但因为昏迷的原因,她还是没有完全恢复,力气比之前还要小一些。

        看着苏怡不健康的样子,洛青鸾多少有些为她心疼。

        若不是做了南宫擎的皇后,苏怡也不至于遇到这么多事了。成为皇后也不过几个月,苏怡就接连遭到了这么多倒霉事,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遇到,甚至她腹中的孩子能不能平安出世都是个问题。

        “青鸾,你怎么站着?坐下吧。”苏怡注意到了洛青鸾还站着旁边,不由得笑道。

        点点头,洛青鸾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了旁边的榻上。

        苏怡是不太平顺,或许这是身为后宫中的女子都要经历的磨难。皇帝身边的女人,哪一个又好过了的?就像今天在太后那里看到的温才人、李宝林等,哪一个又轻松了呢?

        成天想着不是你害我,就是我算计你,为的就是那个荣宠的地位。这是后宫中女人的悲哀,无法逃脱,无法避免,可是洛青鸾反观自己,其实不也差不多吗?

        和纳兰夜在一起后,她不同样也经历了那么多危险的事吗?

        虽然都不是她故意的,有些甚至是误会,可遇到了就是遇到了,没法逃脱。只要她想要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就必须克服一切不善的眼光和恶毒的心思,否则就是她死。

        就连平凡的家庭都有各种利益争斗,何况是宫里,以及纳兰夜这般位高权重的人身边呢?

        “陛下,娘娘,你们放心,这事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洛青鸾认真道,“虽然事情是由我而起,但我绝对不会随意让人栽赃到我头上。”

        “青鸾,你别这么说,我们都相信你。”苏怡躺在南宫擎怀里,眼中只有真诚。

        “若不是楚王妃你在,只怕这次阿怡要很晚才会发现,倒时候就更麻烦了,我们应该谢谢你才对。”南宫擎也如此说到。

        ……

        入夜,水安宫中。

        一道人影照印在窗户上,透过烛火的光亮,身形窈窕纤细,姣好柔美。

        此时已经戌时一刻了,平时水安中的人早已经熟睡,而今天也还保留了一盏烛火,显得有些奇怪。不过,已经入睡了温才人等人也绝对不会怀疑,庄雨兰睡不着也正常,因为她是最后一个离开的,谁知道被陛下和太后呵斥了什么?

        回来的时候,庄雨兰脸色很不好,温婉她们一眼就看的出来她也被教训了,只怕还训的很惨。看着庄雨兰倒霉的样子,她们还假惺惺的安慰了一番,如今夜深了她也睡不着,也可以说心绪不宁所致,不奇怪。

        但只有庄雨兰才知道,她其实是在等人。

        对方来不来,她没有把握,可惜她必须等,因为她有很重要的话要传出去。就算白等一场也要试试。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