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边城夙阑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3
  •     天色蒙蒙亮,裴廖已经将昨晚准备好的各种军需物资运往北越边城夙阑之时,正在夙阑城的纳兰夜却已经坐在城主府中,听手下亲卫的报告。

        夙阑这座位于北越边境上的小城,和每一座边陲城市都差不多,但却更甚。

        破旧,萧条,街道坑坑洼洼,两旁的房屋也大多年久失修,摇摇欲坠。偶尔几家店铺外挑着的招牌也破破烂烂,桌椅肮脏不堪,里面也没几个人。在遭受常年战火的洗礼下,这里的百姓已经完全麻木了,常年吃的朝廷的救济粮,基本只剩老弱病残,犹如行尸走肉般苟延残喘。

        街头的孩童是唯一显得有几分生机的,但那褴褛的衣衫,瘦骨嶙峋,可怜巴巴的眼神,见了西楚士兵经过便是一窝蜂躲在街角不敢出声,等到队伍离开才又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偷看,而后又到处寻找可吃的残羹剩饭。

        夙阑的情况,远比宁海糟糕十倍。宁海就是裴廖等人暂时休整的西楚边城之一,比起宁海,夙阑简直就是脏乱差的代名词。

        难怪夙阑兵微将寡,空有五万人守卫却不顶用,当纳兰夜带兵突袭之时,他们并没有做太多的抵抗就溃不成军,节节败退。等纳兰夜占领了夙阑之后,查看了全城情况,才明白为什么之前那一仗赢得如此轻松。

        本来是抱着为洛青鸾报仇,为西楚彻底解决心腹大患的念头而来,等纳兰夜明白了北越边城夙阑的情况后,再派人去了解城中的情况,痛恨韩逊的念头更多了一种燎原的冷意。

        如此北越,自五年、不,应该是六年前了,那场败仗后就彻底衰败,再也没有了励精图治,忍辱负重想要打败西楚的可能。虽然北越帝韩逊从来没有忘记过报仇,甚至还严肃了朝纲,整治了一批官吏,但是他性格偏激固执,冷厉无情,又遭受了父母双亡的沉重打击后,越发变得阴暗。

        北越京城的情况,纳兰夜还了解的不多,纵然有暗夜堂的探子混入其中,也没有打探到太多的消息。本来还以为这次主动进攻北越会遇到猛烈的抵抗,所以他才一开始就选择了偷袭的方案,却没料到第一场就旗开得胜,越发坚定了纳兰夜要直攻北越京城的念头。

        韩逊为了复仇,如此民不聊生,已经自私到不管臣民死活的地步,看来北越迟早要亡。与其苟延残喘痛苦挣扎,不如由西楚来结束,等北越的国土并入了西楚的版图中,对于那些只为了吃饱穿暖的老百姓而言,或许才是更好的选择。

        “元帅,这些都是城主府留下的资料,还来不及烧毁的,都在这里了。”亲兵将手里抱着的一批资料放在纳兰夜面前,而后退了下去。

        按照纳兰夜的预计,本应该攻占了夙阑之后稍作休整就继续前进的,但他在看到了夙阑百姓的情况后又改变了最初的想法。

        如果能够以最少的兵力就赢下这场战争,纳兰夜自然是舍不得让自己的兵去牺牲。他想要利用北越本身的弊病,利用北越这些宛如难民一般的百姓,加以利用,最终达到自己的目的。

        战争从来没有公平,只有输赢。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历史都是胜利者书写的。就算北越会有少数人知道他的心思,扣一个虚伪、腹黑的帽子给纳兰夜,但只要西楚能够给这些快要被逼死的北越百姓一条活路,想来大部分的人都会愿意成为西楚的臣民。

        骨气尊严,忠君爱国,那是某些读了书,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卫道士们用来哄骗愚民的,当百姓连饭都吃不上,屋无片瓦时,他们只想要活下去,因为蝼蚁尚且贪生。

        原本的夙阑城主王奎栋,在西楚军攻来之际的最后一刻自杀。对于这样宁死不降的城官,纵然只是个小小的敌国五品官员,纳兰夜也是佩服的,但在看了这些残留下的资料后他更明白,王奎栋不是不想活,而是他只能死!

        作为值守边陲的城主,最重要的职责就是人在城在,城灭人亡。如果王奎栋敢丢下百姓逃之夭夭,那北越帝韩逊也不会放过他,一辈子也要被通缉。而且王奎栋还有家人,亲戚,死了他一人还能落个忠义之名,否则只怕还会落个满门抄斩。

        心头越发沉重,纳兰夜缓缓合上卷宗,半响才出声道:“城中情况现在如何了?”

        立在一旁的袁兴立即道:“回元帅,城中目前还有百姓一百八十五户,青壮年不足一成,而且多有患病,其余四百三十一名妇孺老人,孩童四十二名。已经严令所有士兵不得无故骚扰百姓,而且还给一些病重的户患送了汤药。不过元帅……”

        大致汇报完城中的情况之后,袁兴试探着问道:“我们已经在夙阑停留七天了,若是再不继续北上,只怕北越朝廷就会有了对策,下一战再打起来,只怕我们的将士会死伤的更多。”

        “嗯,本王自有主张,不必着急。”

        “还有,元帅,昨天已经有下面的一些小兵议论,说城中的百姓有一些向我们的士兵讨要粮食的,看来是真的要饿死了。这些北越的百姓竟然敢向敌国大军讨要活命粮,这……”

        说到这里,袁兴也是啼笑皆非。

        若不是楚王自进城前就下令,严令骚扰北越的百姓,更不许动他们的任何东西,否则的话,这些手无寸铁的敌国老百姓,早就被占了整座夙阑城的西楚士兵们屠杀的干干净净了。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对于西楚的士兵来说,北越就是死仇,北越的百姓也是死仇,若不是北越以前主动挑衅,试图吞并西楚,哪里会有六年前那场惊天之战,改变了两国的命运和地位?

        原本西楚纵然要灭掉北越,也不至于这么快,可北越帝三番四次挑衅,各种阴谋诡计想要杀掉西楚的战神纳兰夜,那是绝对不能容忍的。西楚的反击提前了,而且来势汹汹,锐不可当,但所有将士都没有想到在破城之前竟然会听到楚王下这样一个命令。

        好,那些北越百姓并没有威胁,不动他们也就罢了。可西楚的军队才进驻夙阑城七天,就已经有北越百姓恬不知耻的找上他们讨要吃的。西楚这次是远征,粮草本来就弥足珍贵,他们自己都要节约着,哪里可能有多的分给敌人?

        纳兰夜默不作声,面沉如水。

        对于这种情况,他一开始就考虑到了,甚至还打算在某种情况下主动示好。可没想到还没等到他这边主动,夙阑的百姓就到了这种程度,若不是真的活不下去了,他们哪里会走到这一步?

        袁兴的意思,纳兰夜知道,要么杀光这些夙阑的城民,留守几千人占领,余下大部队继续北上进攻北越京城;再不然也要尽快做出决定,直接将这些夙阑城民俘虏,彻底占据这座城。

        像这样攻不攻,守不守,只是浪费宝贵的时间和珍贵的物资。况且,现在已经冬天了,西楚的士兵并不能完全适应北越的气候,若是天气再冷一些,只怕会出现大部分的冻伤,不利于战事。

        心头一动,纳兰夜提笔急书,很快写好一封信,再用火漆封好:“马上将此军情送回京城,六百里加急。”

        “是,元帅。”袁兴应道。

        ……

        时至午时,依旧阴冷,总算雪已经停了,阳光照在身上依旧冷飕飕的,感觉不到一丝温度。大街上的身影逐渐又多了一些,稀稀疏疏的,三三两两游荡在街头。

        大多都是面黄肌瘦的老人、妇女,面上满是惊慌警惕的神色,有挎着菜篮子的妇人,走路都遮遮掩掩的,生怕被人看到了篮子里的东西抢走。有少数男人也是衣着破旧,愁眉苦脸的游荡在街头,原本他们还能有活干,可自从西楚的军队攻破了城后,什么都变了。

        纵然没人兹扰他们的生活,可这些西楚大军进驻夙阑城的举动还是给众人带来了阴影,没有人会相信他们能活下来,现在只是暂时的,指不定哪天他们就会死在敌人的屠刀之下。

        “娘,我饿,我想吃东西……”一户破旧的民房屋檐下,一个饿的皮包骨头的小孩子哆哆嗦嗦的扯着一个妇人的衣角,露出可怜巴巴的神情。

        妇人的大半个身形几乎将门口挡住,眼神警惕的看着周围。听到孩子的声音,她连忙将孩子拉过来,蹲下身故意恶凶凶的口气骂道:“就知道吃吃吃,家里早就没粮了,你娘都还没吃,你个兔崽子就想吃?饿不死你的!”

        说是这么说,可她看见孩子饿的有气无力的样子,又心疼的连忙将他拉进屋,蹲下身先看了一眼外面,然后才小声道:“狗儿,下次别再外面说要吃的,知道吗?不然被那些西楚的坏人知道了,会来抢我们的东西,我们就会饿死的!”

        “呜呜……娘,我知道了,可我饿啊……”孩子似懂非懂,快要哭了出来。

        妇人赶忙关上门,又冲到窗户口朝外张望了两下,然后才返身进了卧房,在床下的坛子里摸出一个油布包,颤抖着手一层层打开,摸出巴掌大一块又硬又冷的黄色麸面饼子。

        她刚要拿出去,想了想只掰了半块,剩下半块照旧包起来藏在床下,然后才出去抱着孩子,递给他道:“好了,拿去吃吧,慢些吃……”

        看着孩子贪婪而费力的嚼着,好半天才哽下去一口,妇人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正当她抹了抹眼泪的时候,陡然听到外面街上传来响亮的声音:“所有人听着,我们元帅不想因为西楚和北越的战争牵连到无辜的老百姓,这几天大家的活计也断了,存粮也没了,元帅不忍大家饿死,特意在城主府门口施粥。家里没粮的,愿意去的,半个时辰内到城主府前排队,过时不候……”

        妇人陡然惊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半个时辰内排队的,均可得到一碗热腾腾的米粥,数量有限,先到先得……”当这声音再次响起,并逐渐远去的时候,妇人浑身一震,陡然打开门冲了出去,只丢下一句话:“狗儿,你和奶奶就在家里,千万别乱跑,娘去领粥回来,知道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