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暗手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3
  •     自从军需案了结,南宫婉儿即将和亲之后,洛青鸾总算少了一桩烦心事。

        已经进入二九了,天气越发冷,就算不下雪,屋顶上也堆积了一层厚厚的雪花。偶尔太阳出来消融一些,雪水顺着屋檐流淌而下,化作一根根透明的冰凌,倒也别有一番景象。

        洛青鸾基本就在房里取暖,偶尔下午趁有太阳了去花园走走。楚王府虽然下人不少,但洛青鸾平时一直注意,加上穿得多,遮盖住了微微凸显的小腹,竟然没人下人发现她已经怀孕三月多了。

        既然洛青鸾暂时不说,黛月也越发注意,凡事亲力亲为,几乎不让洛青鸾碰任何重物。每天的饭菜也是刻意准备的,反正楚王府的伙食好,就算洛青鸾天天鸡汤鱼汤的大补,也没人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只是,让洛青鸾有些惦记的是,上次她给纳兰夜回信已经有一阵子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收到他的下一封信。朝廷并没有接到紧急军情,洛青鸾当然不担心他会出事了,只是多日不见难免想念,想到他出发之前那一个月的缠绵恩爱,越发觉得思念如潮,想着他回来。

        坐在窗边的桌前,洛青鸾话本子也写不下去。

        这是她目前唯一的‘工作’,不用花费什么力气,也不需要费脑子,稍微想一想就是一个故事成型。黛月也不想她太过无聊,总算没有阻止她。

        只是现在,洛青鸾捏着笔,偏着头,面前的新故事只写了个开头,眼神却盯着窗外,思绪已经飞到了天边。

        纳兰夜,纳兰夜,你在做什么?怎么还不给她写信,到底在干嘛?

        或许是心有灵犀,洛青鸾眼睁睁瞧着窗外,遥远处似乎有一个黑影,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径直朝她这里来。等近了,她看清果然是一只暗鹞,那黝黑的羽毛在一片银白的世界里显得格外明显。

        顿时心就跳了起来,仿佛眼前有千万朵鲜花盛放,洛青鸾笑颜如花的朝着暗鹞伸出了手:“乖,快过来。”

        似乎是很熟悉她了,暗鹞乖乖的落在她手心,就连爪子也很小心的没有勾到她。洛青鸾很快解开它爪子上的铜环,取出里面一张被卷成小纸筒的字条。

        果然是纳兰夜的字迹,但让洛青鸾没有想到的是,信上并没有往常的情话绵绵,而是只有一句话:青鸾,当心有人对你下暗手,我不在身边,你务必小心。

        什么?居然是示警的信?!

        洛青鸾顿时警觉起来,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为什么纳兰夜会突然给她写这样的信?纳兰夜远在边关,为什么他会知道有人会对自己下手?如果说他知道了什么,为什么又不说清楚?而且这暗手究竟是什么,从何而来,是有人会在楚王府中对她下手,还是外出时有人会偷袭她?

        一想到纳兰夜是用暗鹞来告诉她情况,就知道只怕很紧急。洛青鸾甚至担心起来,不知道纳兰夜那里遇到了什么事。

        才平静而无聊的心情顿时就被一股沉重取代,洛青鸾一个个将可疑人等在心头分析。究竟是谁可能对她下手?

        南宫婉儿和亲的事已经决定了,难道是她不甘心,知道是自己给南宫擎建议的,所以南宫婉儿要派人来对付她吗?又或者是其他人……洛青鸾想不到,自从她怀孕之后,已经很少出门了,如果有人要对付她,为什么以前不下手,反而要选在这个时候?

        如果是最近才得罪的人,可她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又如何得罪的人?还是说,因为军需案被牵连的人,因为恨上了纳兰夜而没法对付,这才转头来对付她一个女人吗?

        “小姐,你又在发什么愣,厨房刚炖好的海参乌鸡汤,你快趁热吃点。”身后忽然传来黛月的声音,打断了洛青鸾的思绪,她转头一看,只见黛月端着一个青花瓷的白盅走了进来,还冲着她无奈的摇了摇头。

        “黛月,我又没累着,看你这样子。”洛青鸾这才收回思绪,不让她看出自己的心情,索性又放下笔,等黛月放下白盅揭开,她顿时闻到了一股香浓的味道。

        “这鸡汤炖了两个时辰,保管滋补,小姐可得吃完。”黛月一副监督的样子站着旁边。

        本来还为纳兰夜的提醒而烦闷,但洛青鸾不想自己的心情影响到黛月,省的她担心自己更睡不着了。

        看着眼前一大碗香喷喷的鸡汤,洛青鸾顿时苦恼起来:“一个时辰前我才吃了,现在你又要我吃?等会再说好不好?”

        以前觉得吃东西是一种享受,可自从怀孕之后,黛月就对她开启了惯养模式。每天必须吃多少顿饭,每顿吃什么,吃东西,黛月都要盯着她。稍微少吃一点,黛月就苦口婆心的劝她,要为了腹中的小宝宝好,必须多吃点,最好长的胖胖的,到时候才有力气生孩子。

        简直头都大了,洛青鸾想不通黛月一个未嫁人的小姑娘是从哪里知道这么多的,简直比她还认真。成天被人盯着必须吃多少,再是山珍海味也腻了。况且洛青鸾平时喜好辣味,可怀孕了必须戒除辛辣之物,每天都是清淡的味道,吃的她都快犯吐了。

        一看洛青鸾愁眉苦脸想躲的样子,黛月还注意到了她手中的字条,还有旁边站着在啄羽毛的暗鹞,她挤了挤眼睛,凶巴巴的插着腰,盯着她道:“小姐,难怪你刚才发愣呢,原来终于收到王爷的来信了啊?你要是不乖乖吃饭养好身体,等王爷回来了,我可要给王爷好好告一状。还有,过两天除夕,皇后娘娘还要请你进宫的,我看你干脆不去得了,你吃的这么少,我可不放心……”

        “好了好了,你别说了,我吃还不行吗?”眼看黛月又要开启滔滔不绝模式,洛青鸾只能讨饶,按下心事,老老实实端起了碗。

        舀起一勺子鸡汤,洛青鸾凑到唇边吹了吹,正要喝下去,陡然眉头一皱。

        原本香气扑鼻的鸡汤中,多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味道,夹杂其中并不明显。可洛青鸾对药理何等熟悉,一闻之下就觉得不对劲,她凑近了认真嗅一嗅,心头一沉,脸色就变了。

        “黛月,这鸡汤你是守着熬的吗?中途有没有离开过?”

        原本的海参鸡汤滋养大补,可现在被人多放了东西进去,非但没了原本的功效,反而还成了致命的毒药。若是她没有察觉,只怕这一碗喝下去,用不了一刻钟就会毙命。

        如此歹毒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楚王府中,还混入了她的饮食里?刚刚才收到纳兰夜的提醒,她不觉多了一个心眼,稍微迟疑了一下,没想到就真的察觉了不对劲。

        一看洛青鸾的样子,还有她问的话,黛月也知道不对劲了:“小姐平时吃的东西我都是特意吩咐厨房,但都是他们做,做好了我再去拿。这鸡汤也是……小姐,是不是鸡汤有问题?”

        说着说着,黛月就慌了:“小姐,我什么都不知道,这鸡汤怎么会……我没有在里面乱放东西啊……”

        “黛月,我知道不是你!”洛青鸾知道肯定不是黛月,立即将刚才纳兰夜的信给她看,还安慰她:“你跟我那么多年了,我怎么会怀疑你?只怕是楚王府里混入了别有用心的人,若不是我发现,只怕真的要倒霉了。”

        一想到刚才洛青鸾差点就吃了自己端的鸡汤而出事,黛月吓的一身冷汗都出来了。她端着那碗鸡汤,眼中充满了恐惧,手都在颤抖:“究竟是谁……是谁想害小姐?”

        这种事发生在楚王府,还来的这么快,是连洛青鸾都没有想到的。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楚王府固若金汤,就算纳兰夜不在,也有他留下的那么多护卫,日夜巡逻,几乎堪比皇宫。可是,当这碗有问题的鸡汤出现后,她才知道竟然真的被有人之人混了进来,竟然想毒杀她。

        可是转念一想,洛青鸾又觉得有些问题。

        整个西楚的人都知道自己精通医术,就算要杀她,也不至于用下毒这么拙劣的方法吧?莫非对方不知道这点?那么由此推论,对方并不熟悉她,甚至不知道她精通医术?

        不过这一点又有些说不通,但凡要对付一个人,不可能不去调查清楚的。但对方依旧选择了下毒,只怕不是不知道,反而正是利用这一点,觉得她会疏忽大意。而且,这毒药的罕见程度,只怕是她中了都难解开的!

        若不是纳兰夜的书信及时,提醒的恰到好处,说不定她真的就中招了。

        想到这里,洛青鸾扫了一眼这碗鸡汤,对黛月道:“等会你出去,让许莲来一趟,什么都别说,装作没事发生一样,知道了吗?”

        越发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黛月竭力克制惊慌,点点头出去了。

        过了片刻,许莲来了,洛青鸾将毒鸡汤的事告诉了许莲,还给她说了有人要暗害她的事,许莲听得眼睛都要蹬出来了:“什么,王妃,居然有人敢谋害你?到底是谁,若是让我知道,非将那人大卸八块不可。”

        “最近我都没出门,想来这人已经混入了楚王府,我既然没有被这鸡汤毒倒,那么此人一定还会再下手的。”

        洛青鸾将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让许莲这几天都和她同吃同睡,若是发生什么事,才好应对及时。

        为了不打草惊蛇,洛青鸾让黛月依旧将那碗鸡汤带出去,就说她吃不下,似乎有些风寒,恶心想吐。黛月重新将鸡汤送回了厨房,然后找了个小丫头盯着,说是让她盯着这鸡汤,不许有下人嘴馋偷吃了王妃的东西。然后就大张旗鼓的去给洛青鸾抓药了。

        不过片刻,整个楚王府的人都知道他们王妃又病了,但不过是小风寒。

        晚上,洛青鸾照旧用了饭,沐浴后准备休息。第一晚没有什么动静,但到了第二晚,刚过子时,睡在她外面的许莲就发现了什么,轻轻在她耳边道:“有人来了,王妃别担心,我早就等着呢,等会看我的!”

        早就有心理准备了,洛青鸾转头一看,果然看到门上印了一个人影,随即门上的纸糊被人戳破了,一根细长的竹筒伸了进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