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探听消息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3
  •     好一顿痛苦的饭终于吃完了,侍剑觉得是自己的舌头都肿了,肚子里像是有火在烧,辣的话也不想说,一个劲的拿着茶杯喝茶。

        纳兰夜不动声色的拿过她手中的茶杯:“刚吃了饭,别喝茶,对身子不好。再说,等会冯军医还要来给你开药,不留着肚子怎么喝得下药?”

        这才想起自己还要吃药,侍剑终于忍不住了,叫苦连天:“不要了,纳兰夜,我不想、不想吃药了好不好……我好、好……”

        差点就把那‘辣’字说出来了,好在她收嘴的快。眼巴巴的看着纳兰夜,侍剑挤出几滴眼泪,拉着他的衣袖撒娇:“纳兰夜,好不好嘛,我不想吃药了,刚吃了饭,肚子好饱,吃不下了……”

        见这女人眼底深藏的痛苦,纳兰夜总算心里好受了几分。他不露痕迹的抽出手道:“既然病了就要听话,不吃药病怎么会好呢?青鸾,你自己就是大夫,应该知道讳疾忌医的害处,难不成还要喂你吃?”

        喂她吃?

        侍剑陡然眼神一亮:“那好,纳兰夜,你喂我吃,我就吃,不然我就不吃药了,病死,病死好了吧?”原本想着吃药吃多么痛苦的事,这下她好受了许多。如果能够让纳兰夜亲自喂她吃药,那么再多再难吃的,她都能吃下去。

        厌恶的扫了一眼,纳兰夜心头冷笑,也不说破,淡淡道:“袁兴,把桌子收拾了去冯军医哪里看看,让他照上次的药再给煎两碗来。”

        “是,元帅!”赶紧收拾好桌子,袁兴出去了。

        半个时辰之后,袁兴端着药回来了:“元帅,这是冯军医刚熬好的药,我端回来了。”说罢,他小心将大碗放在桌上,不让撒一滴出来。

        一看满满的一大碗黑乎乎的汤药,侍剑脸也跟着黑了。

        这么多药,是想撑死她吗?而且这药无比难吃,又涩又苦,吃一口她舌头都没知觉了,这么一大碗吃下去,只怕到明天她吃东西她都察觉不出味道。

        不过,看在纳兰夜为她身体着想的份上,还愿意亲自喂她,侍剑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眼神一扫,她娇娇媚媚的看着纳兰夜,噘着嘴道:“纳兰夜,这药真的好臭,不喝好不好?”

        “不行。”纳兰夜淡淡的只有两个字,看不出喜怒。

        “那……你喂人家,人家就喝。”侍剑说着,还送过去一个媚眼。

        一旁的袁兴看的浑身不自在,他可没想到自家王妃越来越会撒娇了,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啊。虽然他也知道洛青鸾和元帅感情很好,可至少当众很少这么秀恩爱。现在还是当着他的面,王妃都这般缠人,只怕私底下,王爷会不会吃不消啊……

        正恶趣味的猜测着,袁兴就听到了纳兰夜的声音:“袁兴,还不伺候王妃喝药?”

        “啊,什么?”袁兴一愣,回过神来:“元帅,让属下伺候王妃……喝、喝药?”他没听错了?刚才给王妃布菜已经平生第一次了,没想到现在吃药也让他伺候。

        倒不是袁兴不愿意,可他分明瞧见了王妃不乐意的眼神,还瞪了他一眼,若是他真的照做了,只怕王妃会不痛快,指不定事后怎么找他麻烦吧?

        “怎么,你不愿意?”纳兰夜脸色一沉。

        这女人花样越来越多了,迟早他会受不了一掌劈死她的!乘他现在还忍得住,最好这女人有点眼力劲,老实点的好,不然……他都不知道自己控制的了多久。

        眼看纳兰夜不像开玩笑的样子,袁兴慌忙摆手:“不不不,元帅,属下怎么敢伺候王妃喝药?这……这不是元帅您的事吗?还是元帅你来的比较合适。”

        嘿嘿的干笑着,袁兴就想退出去,这事太棘手,他也不知道元帅今天是哪根筋错乱了,先让他给王妃布菜也就罢了,现在还让他伺候王妃喝药?他又一个大男人,又不是丫头,这哪成啊!

        “站住!”纳兰夜哪里会放过袁兴?袁兴若是走了,难道让他一个人面对这女人?

        板着脸,纳兰夜冷冷道:“袁兴,王妃病重,赶紧去伺候王妃喝药,不然军法处置!”

        “啊,不是吧元帅……”袁兴叫苦连天。

        元帅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非要他伺候王妃?王妃这么漂亮的女人,平时元帅不是当成宝一样,生怕别人多看了一眼吗?怎么今天非要他……

        眼看着纳兰夜和袁兴一个坚持,一个不情不愿,侍剑再也受不了了。她本来是想撒娇,让纳兰夜喂她喝药,哪知纳兰夜却让自己下属来,她什么时候稀罕别的臭男人伺候她了?

        若是不赶紧喝了,只怕等会真让袁兴来伺候她,侍剑一想,连忙端起大碗,咕噜噜几口就喝完了。

        “这才对嘛。”瞧见侍剑一脸痛苦的样子放下碗,纳兰夜莫名的心里痛快了不少。

        好撑!撑死了,侍剑摸摸圆滚滚的小腹,几乎要恶心的吐出来。刚才吃了两大碗饭,还有那么多辣菜,现在又喝了一大碗药,只怕现在她稍微抠一下嗓子眼,都会立马吐出来。

        “纳兰夜,人家吃的好撑,好难受……”

        侍剑刚想撒娇,让纳兰夜安慰她一下,谁知道纳兰夜径直站起来,淡淡道:“嗯,吃饱了睡一觉正好,有利于药效发挥。青鸾,你好好睡,我去忙军务了。”

        说完,纳兰夜掀起帐门出去了,留下傻了眼的侍剑,半天说不出话来。

        出了营帐,袁兴也一脸解脱般跟了上来,纳兰夜淡淡的看着他,就像刚才的事没发生一样:“去叫管东平来,我有话问他。”

        “是,元帅!”

        等纳兰夜回到城主府,片刻功夫管东平就来了。

        “元帅,您找下官有事?”管东平毕恭毕敬的,半点看不出来他其实是北越的官,却对西楚的王爷如此恭顺。

        “同意迁走的百姓目前有多少了?”在没有处理好沭阳城百姓的事,纳兰夜暂时不打算继续北上进攻。这次他要稳打稳算,绝对不给北越翻盘的机会,连人都给弄走了,就算北越有机会夺回城池,一座空城也没用。

        这是纳兰夜最近忙碌的大事,只等处理完这个,他就要继续对北越动手。

        管东平一听,立即道:“回元帅,整个沭阳城三万户百姓,已经有一万八千多户签字报备,同意离开这里前往西楚了。不过……还有一万二千户怎么也不答应,不管下官如何劝说,他们都不答应,只怕是……不可能了。”

        居然还有一万两千户?这比纳兰夜计划中的要多不少,但是他也知道,让北越百姓离开故土前往西楚,就算他的条件开的再好,也不会所有人都答应。有些人宁愿死在故土,也绝对不愿意离开半步。

        更何况对于他们来说,去西楚等同于背叛,这更是多数人的想法。如果不是他已经攻占了沭阳城,很多人担心不走就会死,只怕报备的人还要少。

        毕竟沭阳和夙阑的情况不同。沭阳不算边城,距离夙阑有百多里远,跟京城比起来自然相差甚远,但怎么也算不上没有希望的那种。而夙阑地处边境,常年遭受战火洗礼,而且基本上已经被北越帝放弃了,所以才每年救济生存,属于三不管的地方。

        夙阑百姓容易说服,而沭阳百姓就难的多。

        看着纳兰夜阴晴不定的脸色,管东平很是惶恐,不由得试探着道:“那元帅……既然这些百姓不知死活,不如,干脆放弃他们好了。”

        眉头一皱,纳兰夜眼中射出一道凌厉的目光,正当管东平以为他要发怒时,他却沉声道:“你去通知所有沭阳城百姓,收拾好东西,明天卯时一刻出发,后天继续北上,朝天河进攻!”

        什么,这位楚王大人要再度进攻,拿下宜山郡最后一座城天河了?

        管东平听得心头一跳,却不敢反对,慌忙道:“是元帅,下官这就去办。”

        寂静的书房中,纳兰夜面色凝重。

        他也是没办法了,不能因为这些沭阳城的百姓不走,就耽误了他的北攻计划。如此,他不过是在给这些人最后一个机会,一旦战火点起,那就没法再顾忌任何人,就算死了那也只能是倒霉。

        各为其主,纳兰夜也没有办法,战争从来就是残酷的,他已经尽力了。

        ……

        当侍剑辗转得知纳兰夜打算继续北攻的消息,不由得犹豫起来。

        她本是奉命前来刺杀纳兰夜的,可现在她已经改变了主意,非但不打算再杀纳兰夜,还想做他的女人。只是,现在时机不成熟,若是在这个时候暴露身份,只怕纳兰夜非但不会爱上她,反而还会杀掉她。

        所以,侍剑只能尽量拖延时间,先将自家主子白依璇那边哄住,否则真的一个命令下来,让她立即动手,她绝对两头为难。

        想要哄住白依璇,侍剑就要按时汇报情况,将纳兰夜的一些部署透露回去,才能让北越做好准备。侍剑只是大概知道消息,比那些沭阳百姓不会多半点,为了得到准确的情报,她只能从纳兰夜口中探听。

        一直等到傍晚,纳兰夜才又回到营帐。

        侍剑早就等久了,当即就迎了上去:“纳兰夜,你回来了?我一个人在这里,好无聊啊,你也不陪我说说话。对了,我听说那些百姓明天就要迁走了对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