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公然抗旨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3
  •     “哦?是什么人?”韩逊问道。

        禁军统领这个位置非常重要,即便是白依璇推荐的人,他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就用了。况且这个女人心机深沉,他不可能不防着她。

        “陛下看看就知。”白依璇说道,随后传唤了宫人来,将自己的近身侍卫给带上来。

        韩逊只是静静的等着,他时不时的往白依璇手中去看。

        这就是肌养血藤,现在唯一能够救南宫擎的东西。有了这株肌养血藤,他就可以收了西楚国了。一时间,他心头越发火热。

        “皇后娘娘,人到了。”宫人上前,唯唯诺诺的说道,生怕会惹得白依璇不高兴。

        白依璇优雅的勾起了一抹笑容:“让他进来吧。”

        宫人领着那近身侍卫走进宫殿里面来,韩逊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朝着那人看了过去,连成一片峰的眉心不自觉的皱紧。

        “属下叩见陛下。”男子不紧不慢的走上前来,鞠躬作礼。行动中竟然看不出有半分的紧张,哪怕他就站在北越天子的足下。

        可见,白依璇平日里早就对他关照有加。

        这一刻,韩逊手掌心都握紧了,他没有想到这深得自己女人信赖的人,竟然是一个年轻男子。

        “抬起头来。”韩逊的话语显得格外的冰冷,眼底里翻涌着波澜。

        男子抬起了头,正视着前方。

        在韩逊的心底,只剩下了一个字“像”。

        像,简直太像了!这侍卫的眉宇还是身材,就连神情里头都像极了一个人。

        白依璇不动声色的看着他,她知道韩逊心里在想些什么。

        眼前的人,别说是韩逊,就连她,都觉着像极了林逸轩。

        像极了她经常在梦里梦见的那个人。

        “陛下,我说的那名侍卫就是他,陛下看如何?”白依璇露出笑容问道,面色上没有一点的忐忑与不安。

        韩逊看见她那从容不迫的样子,心中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白依璇,你好大的胆子,你竟然敢……敢留这样的人在宫中?”他气得脸色一沉。

        这是侍卫不是太监!如此像南魏国太子林逸轩的侍卫,他如何能够确定自己的皇后不会与他苟且呢?白依璇竟然让这种人来做禁军统领,可想她的深。

        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

        心底的愤怒一刻都写在了脸上,他原以为白依璇会怕。没想到白依璇却像是有十足的把握一般,脸上露出的是傲然之色,丝毫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只是兀自玩弄着自己衣间上的穗子,如同在闹市街头听戏的人一般。

        她口中无畏的说道:“陛下,臣妾要留什么样的人在宫中,那是臣妾的事情。这与陛下又有何关系?臣妾在宫中的安全总得要有人保护,这是侍卫武功高强,臣妾留他,也是为了保护自己。”

        “哼,白依璇,别以为朕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你不会没有发现他像一个人吧?”韩逊把话挑明了说。

        白依璇依旧是不怵,反而更加泰然自若:“臣妾知道。臣妾知道他像极了一个人,所以臣妾才更加信任他,喜欢他,重视他,才请陛下赏他个禁军统领的职。”

        “你!”韩逊几乎气结。

        自己的皇后,竟然当着他一个皇帝的面,说喜欢别的男人!就算他对这皇后没有丝毫爱意,但关乎他皇帝的尊严和面子,这传出去岂不是让世人笑话?

        “白依璇,你是不是背着朕和他发生了什么?”韩逊咬着牙问道。

        白依璇冷笑:“这……呵呵,就不用陛下管了。臣妾要做什么事,那是臣妾的事情。还请陛下不要来干涉我。”

        说完,她又将肌养血藤交给自己身侧的宫人:“陛下若是不答应,这件事情,全当臣妾没有提过,臣妾告辞!”话毕,白依璇转身就要离开。

        她一连跨出去了几步,脚步都没有迟疑。还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韩逊看在心里就气。

        眼瞧着那可以帮他实现复仇计划的肌养血藤离他越来越远,他心里就有如波涛翻涌一般。

        白依璇这个女人!

        “你站住。”韩逊突然开口。

        白依璇的脚步停下了,面纱下隐隐看得出,她在笑。

        不是普通的笑容,而是得逞的笑容。她几乎已经算到了,韩逊不会这么轻易让她离开。

        所以,此刻她更加跋扈。

        “怎么?陛下还想考虑考虑?”她转过身,回头问道。

        韩逊扶着桌案从那边走过来,目光盯准了她手中的东西:“不必考虑了,你把东西给朕,朕……答应你的要求。”

        “陛下这就答应了?不必再考虑了?”白依璇试探的问道,有些意外韩逊的干脆。

        韩逊伸出手去,回答:“不必考虑了。”

        “好。”白依璇应,“陛下果然爽快。”

        韩逊正要去拿她手中的东西,她却突然将手给缩了回去。韩逊猛然一愣,难道她反悔了?

        却听白依璇说:“口说无凭,臣妾要陛下立个字据为证。”

        “朕来是一国之君,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朕岂有说话不算数的道理?!”韩逊脸上的怒气又袭来。他一字一句的咬牙说道:“白依璇,你可不要太过分!”

        白依璇不依不饶:“陛下,不是我白依璇过分,是陛下太过分。既然陛下不愿意,那就算了。”

        说完她又准备走,韩逊真是又气又没辙,心中只能感慨她的好手段。

        而白依璇洋洋得意看着他,她若是没有一点手段,又是怎么把东西给抢回来的呢?

        “好,朕写。”韩逊应了下来。

        他大袖一拂,转身落座龙椅之上,摊开一张干净的宣纸,落笔写下。

        白依璇走上前去,盯着他写,生怕他从中作梗。

        等韩逊写完,白依璇检查一遍道:“陛下还忘了一件东西。”

        韩逊不解:“什么东西?”

        她伸出玉指来,落在宣纸角落,嫣然笑道:“这里,还需要盖上陛下的玉玺。”

        韩逊几乎气的将这女人掐死,但却只能用力克制。他想,既然都已经让步如此了,再盖个玉玺又如何?大事要紧!转而拿出玉玺,盖在上面。

        白依璇接过字据,拿在手中看了看,不禁笑了笑,才将生肌养血藤给他。

        “多谢陛下,臣妾告退了。”白依璇行了礼,转身领着那侍卫离开了。

        韩逊一个人坐在龙椅上,心烦无比。他一声令下让身边的人都退出去,自己望着那一株生肌养血藤发呆。

        为了这东西,代价可不轻。

        可突然韩逊又笑了出来,不过,他可以利用这生肌养血藤得到更大的利益。只不过,他要好好的思考一下,要如何才能用这小小的草药,才能获得最大的权益。

        西楚,皇宫内。

        王太后正倚在贵妃椅上休憩,这些天因为担心南宫擎的原因,她整日整夜的没有睡好。现在南宫擎已经痊愈得差不多了,她的一颗心也才渐渐地放了下来。

        正有些困意来袭的时候,门外宫人却突然走了进来。

        “太后娘娘,太后娘娘!”

        王太后因带着困意,语气中透着不高兴:“什么事情?这样大惊小怪的,不知道哀家在休息吗?”

        宫人进来,见王太后脸上写着不高兴,知道自己鲁莽,冲撞了太后,忙俯身跪拜:“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太后娘娘,事态紧急,关外的急报到了!”

        “急报到了?”王太后的睡意一刻全无,她睁开眼坐起身来,问那宫人:“可是楚王回来了,他人在何处?”

        “呃……就在殿外候着,是、是楚王派来的人。”宫人回答。

        王太后眉头一皱:“楚王呢,怎么……算了,让他快进来。”

        宫人转身出去,带着楚王的人进来,将急报交到王太后手中。

        王太后打开读阅,才看片刻,脸色大变: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臣正攻打北越,此乃千钧一发之时。现值两军交战之际,已是无法后退。此乃关键时刻,赎臣此刻不能班师回朝。

        言语之简,倒也可见西北两军交战之险恶紧张,王太后见此信,眉心微微皱着。

        纳兰夜此番竟然公然抗旨,只怕朝中又是一番腥风血雨了。

        这消息第二天就传到了楚王府内。

        黛月听说了宫外的传闻,匆匆忙忙的闯了进去,让在床上安心休养的洛青鸾都吓了一跳。

        “黛月,何事?这样慌慌张张的。”洛青鸾眯着眼问道。

        黛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脸色看上去很是难看,说道:“小姐,不好了。外面都在传,王爷竟然公然抗旨,拒绝班师回朝,朝中现在已经流言四起,只怕稍有风吹草动,便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什么?!”洛青鸾有些不敢相信。

        纳兰夜抗旨?

        王太后之前下旨让楚王回来,可他竟然抗旨?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前线发生了什么事?”洛青鸾这一刻也坐不住了。

        抗旨这一条罪就已是难以承受,再加上人言可畏,朝中那些言官可都是害死人不偿命的。这要纳兰夜如何承受?若是一逼,他只怕更不会遵从,纳兰夜这个人素来软硬不吃,做事只凭自己心情,从来没人勉强的了他。

        洛青鸾紧接着问:“那些言官都说什么了?”

        黛月支支吾吾的,不敢说话,洛青鸾催促她,让她不要害怕。

        “小姐,说出来您可不要生气。他们说……王爷这次公然抗旨,只怕是心存私心。如今皇上病重,危在旦夕,最需要王爷回朝坐镇的时刻,可王爷竟然不回来,说王爷居心叵测,恐怕有叛乱的嫌疑……”黛月说到这里已经不敢再说下去了。

        她仔细的观察着洛青鸾面容上的变化,朝中传闻纳兰夜要叛乱,她不信,王爷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黛月,太后那边怎么说?”洛青鸾现在最关心的还是太后怎么想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