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0章 神医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3
  •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止是管侯,就连旁边站着的张平,以及房中伺候的几名婢女也震惊了。

        “老夫人明明是突发疾病,怎么会是被人害了?”张平陡然冲过去扣住沐小苏的衣襟,咬牙切齿道:“你小子敢胡说八道,想死了不成?”

        婢女目瞪口呆的看着,相互对视,浑不相信却又觉得可怕,窃窃私语回响在房中,仿佛一阵难以言说的诅咒,回荡在管侯心中。

        最清楚怎么回事的就是他,因为是他亲自叫人动的手。

        原本以为天衣无缝,绝对不会有人察觉出来,事实也如此!前三天来了几十个大夫,有几位还是前朝北越的太医,可都没检查出来是怎么回事,让他越发放心。

        可现在,竟然有个乳臭未干的少年,一口说出了原因!

        这岂不是说,他的计划有可能被泄露?

        “当真是有人害了老夫人?”管侯直勾勾的盯着沐小苏,一字一顿,浑身一股杀机弥漫。

        “回大人,根据我现在的判断,应该是有人害了老夫人。”沐小苏硬着头皮小声回答,脸上的血色已经消退了不少,看起来有些苍白。

        管侯眼神一扫,落在床上帷幔后那个奄奄一息的身影上,瞳色一冷:“隆先生,你就是这样教导徒弟的?应该?呵呵,你们大夫治病救人,就是这么说话的吗?毫不负责!”

        张平立即板着脸道:“老夫人可是住在城主府,身边还有那么多下人婢女伺候,最安全不过了,你竟然敢说老夫人是被人害的,你是何居心?难不成说老夫人身边有人居心叵测?”

        龙恺脸色一沉,虽然他自知不懂医术,这次来城主府医治管老夫人,也是仗着师侄沐小苏的医术。他年龄大,外表看起来更可靠而已,沐小苏的医术加上他的形象,这才促成了这次城主府之行,不过是为了换取盘缠而已。

        靠着师侄装样,龙恺本来就心头憋屈了,如今还被人这般怀疑,他更是不爽。管侯再是郡守身份,他也不惧,当下就道:“鄙人教出来的弟子自己最了解,小苏说有人害了老夫人,就是有人害了!你们若是不信,大不了不治就是!”

        “小苏,我们走!”说完,他转身拂袖就要离去。

        “慢着——”管侯慢悠悠的说出口。

        顿时门口冲出几个下人,挡住龙恺的去路,沐小苏还没反应过来,愣愣的站着原地,一脸惶恐,越发显得柔弱瘦小。

        龙恺回头,冷然看着管侯:“郡守大人还想怎么样?既然不相信我们师徒,那我们不治便是,莫非郡守大人还不让我们离开了不成?”

        对!他自然不会轻易让这对师徒离开,然后去外面议论造谣,将这件事泄露出去的!任何有可能对他计划造成影响的事,他都要坚决杜绝!

        心头忌惮着,面上却显得春风一片,管侯呵呵笑了起来:“隆先生不用担心,本郡守不过是说说而已,只是担心家慈罢了,还望隆先生不要介意。既然隆先生说家慈不是生病,而是被人害了,不知道隆先生是如何发现这点的。只要能够证明,那本郡守又如何会不相信?”

        张平上前一步,冷笑道:“只要你们说出来原因,大人自然相信你们!”

        龙恺看着沐小苏,暗地里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低头道:“事关机密,劳烦大人屏退下人,以免走漏风声。”

        就算不用他说,管侯也不会让这少年说的话泄露出去一个字,当即张平一看他脸色,立即将所有的婢女都支了出去,关好门回来恭恭敬敬站在管侯身后。

        房中一片寂静,沐小苏看了一下帷幔中的身影,终于道:“之所以说老夫人是被人害了,是我给老夫人诊治的时候,发现老夫人体内有异物,而且就在老夫人的喉部。”

        年轻而腼腆的少年,轻声细语的说着自己的发现,说老夫人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突然病倒,以至于无法进食,饿的奄奄一息:“大人,所以老夫人并不是生病,而是活生生的遭受折磨,眼看就要饿死了。如果大人不赶紧找出凶手,只怕老夫人出事后,下一个就轮到大人了,大人还请小心啊……”

        “当真如此?”

        管侯失声惊呼:“是谁敢如此对老夫人下手?你可知道,老夫人喉部的异物是什么?”

        几乎就像是对方亲眼看见的一样,连他都控制不住震惊了。

        龙恺道:“小苏,还不快帮老夫人取出异物,治好老夫人?”

        “是,师叔。”

        片刻,沐小苏要求的东西就准备好了,张平亲手捧着站着他面前打下手,目不转睛的盯着。不过片刻,沐小苏手上就多了一根带血的绣花针,满头大汗的放在盘子里,张平看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管侯脸色无比难看,盯着这枚已经开始生锈的绣花针,声若寒冰:“可恶!竟然是如此歹毒之物!查,马上查!张平,你马上去将老夫人身边的下人婢女通通查一遍,一个都不许放过!”

        “是,大人,小人马上就去!”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张平心都要跳出来了,匆匆离去。

        床上的帷幔已经掀开了,管侯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心仿佛揪起来了似的。那苍老的容颜,满脸皱纹,苍白的犹如死人一般,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他那曾经身康体健,满脸红润的亲娘,如今却变成这幅模样。

        究竟是谁害的?是谁!?

        浑身颤抖着,管侯似乎想要伸手摸一摸,也顿在了半空中,好半天才收回。沐小苏只当他真的不忍心痛,小声道:“大人放心,老夫人喉部的针已经取出来了,如今虽然有些化脓溃烂,但终究能治好的。劳烦大人准备一些人参,熬汤给老夫人吊命,等我开个方子,治好了老夫人的咽喉,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当真能治好?”管侯声音低沉,带着一股痛意,死死的抓住了帷幔。

        “大人放心。”

        龙恺正色道:“老夫人的问题就交给我们师徒二人好了,还请大人严加调查,究竟是谁要暗害老夫人,早日除了这个隐患,才是更要紧的事。”

        因为治好了管老夫人的怪病,龙恺一行人已经从悦来客栈搬到了城主府。各种殷勤的款待,当下就被管侯奉为上宾,引得城主府众人议论纷纷,大赞沐小苏医术好,简直是神医下凡。

        上善居中,住了三日的众人一个个心满意足,乐不思蜀起来。

        “这城主府的东西太好吃了,比客栈的好吃多了。”陈虎大口大口吃着馒头,筷子夹个不停,面前滴满了汤水,还浑然未觉,看的一旁伺候的婢女忍俊不住,眼袋鄙夷。

        但眼神落在沐小苏身上,却又是另一幅神情。

        面前一碗米饭,沐小苏夹了一筷子银牙豆皮丝,细细的吃着,斯文而细嚼慢咽,很是优雅。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转头一看,那婢女却直勾勾的盯着,毫不掩饰的爱慕,看的沐小苏顿时脸色一红,飞快的转过头去。

        龙宁一顿,盯着那婢女冷道:“看什么看,还不出去?”

        眼神一剜,婢女终究不敢多言,乖乖带上门出去了,龙宁却很是不爽,一拍筷子不吃了:“简直是!吃饭也不让人好好吃,看了就心烦!这城主府的下人也太没规矩了,这么不要脸盯着小苏看,可恶!”

        “师姐,哪有这会事,你不要再说了。”沐小苏脸更红了,埋下头只顾吃饭。

        “什么没规矩,我怎么不知道?”陈虎狠狠咬了一口馒头,大咧咧的道:“或许是他们觉得小苏医术厉害,治好了他们老夫人,所以才多看两眼啊?这不奇怪嘛。”

        龙宁气呼呼的道:“二虎,谁要你给我顶嘴的?你懂什么,那些婢女就是看小苏好看,这才一个个不要脸的盯着他,简直是下贱。”

        认真的看了沐小苏一眼,陈虎奇怪道:“小苏是好看啊,脸上干干净净的,不像我,黑的像块炭,跟师叔一样,我也喜欢看小苏呢!

        “二虎!”龙恺脸色一沉,恼怒的盯着他。

        龙宁瞪了陈虎一眼:“你给我闭嘴,谁让你说师叔的?”说着,她又冲着龙恺道:“爹,你别听二虎瞎说,他是无心的。”

        “我哪有瞎说了,没有啊,小苏是好看嘛!”

        “闭嘴,你还说?!”龙宁要被他气死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冷离终于放下筷子,出声道:“好了,大家都别说了,现在我们应该考虑一下,接下来应该干什么了吧?”

        住在城主府已经三天了,因为沐小苏日日给管老夫人治病,亲自开药煎药,众人也都知道了所谓的神医,其实就是他,而根本不是那个年长的,看起来似模似样的师叔龙恺。

        郡守管侯承诺的一千两酬金也给了,额外还多给了五百两黄金感谢,多谢他提醒,这才抓到了谋害老夫人的恶毒下人。目前管老夫人每日服用汤药,虽然还不能正常进食,但吃一些汤水是没问题了。

        盘缠的事情解决,众人的目的又提上了日程,应该什么时候启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