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杀人灭口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3
  •     冷离淡淡道:“大家都知道,我们是奉了师父遗命,要去西楚寻找大师兄,将师叔保管的掌门令牌交于师兄。这是大事,不能

        耽误,大家切不可贪图城主府的殷勤款待,而忘记了师父的嘱托。”

        “难道马上就要走啊?就不能多留两天?”陈虎有些不舍,刚安稳两天又要上路,前途茫茫,又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究竟要多

        久才到达西楚,找到大师兄。

        龙宁俏生生的盯着他,调侃道:“怎么,二虎,难道你还喜欢这里了,想赖在这里不走?”

        陈虎连忙摇头:“不是,不是,我就是……嘿嘿,”他憨憨的一笑:“就算多住两天也没什么嘛,等我吃饱了再上路,好不好师姐

        ?”

        蓦的,幽幽一声响起:“只怕,我们没这么容易走呢……”

        众人一惊,都盯着说话的沐小苏,龙恺更是脸色一沉:“小苏,你什么意思?不许乱说话!”

        沐小苏慢悠悠的吃完最后一粒米,放下筷子才细声细气的道:“我听得很清楚,外面有人守着的。师叔要是不信,可以去看看窗

        外。”

        龙宁顿时起身,走到窗户前从缝隙里往外看,不由得一惊,等她转回头来,脸色已经变得难看了:“果然……爹,真的有人守在

        花丛后面,似乎是监视我们的。”

        “可恶,竟然敢……”龙恺脸皮发颤起来。

        不过略一想就知道了,冷离点点头:“看来这管城主是个谨慎的人,生怕我们泄露了风声。或许,这城主府除了管老夫人的事,

        还有其他秘密呢。”

        只有陈虎听不懂,纳闷道:“你们在说什么啊,我都听不明白了,什么监视,为什么要监视我们?师姐,你是不是看错了?我也

        去看看……”

        他起身朝大门口走去,龙恺低声喝道:“给我回来,坐下!”

        话音刚落,龙宁已经仿佛风一般冲了出去,揪着陈虎的耳朵将他拖了回来,后者哎呀呀直叫唤,龙宁却不管。一直将他揪回了

        原位,这才放手:“就你冲动,也不看看场合!”

        虽然饭还没有吃完,但众人都没了心思,一个个心思各异,面色不同。

        “爹,现在我们怎么办?”龙宁看着龙恺道:“也不知道这郡守为什么要监视我们,难不成不放我们走?我们又没做什么,小师弟

        还治好了管老夫人,他怎么能这样?”

        龙恺沉默不语,并没有开口,但浑身一股气势散发,显然已经怒了。

        从来都是无拘无束的,没有被人干涉限制过,就算曾经他师兄身为掌门,也对他客气有加,平时大小事务都会和他商量。但现

        在,一个区区郡守就敢监视他们,还恩将仇报,简直是不可饶恕!

        冷离摇了摇头,白皙的脸庞看起来云淡风轻,好像并没有放在心上:“或许只是个误会呢?在没有了解情况之前,我们不要随意

        猜测,以免乱了阵脚。”

        “还需要猜吗,都明摆着了,不信就试试!”

        龙宁立即盯着陈虎,怂恿道:“二虎,给你二师哥试试,出去走一圈,你看有没有阻止你。”

        浑然不觉自己当了试验品,陈虎当下就站起来,朝门口大步走去:“好!我去试试!”

        龙恺刚要阻止,话到嘴边还是止住了,就连冷离也看着陈虎,一副想要知道结果的样子。只有沐小苏拿起勺子,又给自己盛了

        碗汤,慢慢的喝着,动作慢悠悠的,斯文的跟个女孩子似的。

        只听得吱呀一声,陈虎已经打开了门,大步就朝外走。龙宁刚想跟过去看,就听到外面陈虎的惊呼声:“你们……干什么?”

        随即就是带着恭敬的一声回答,却让陈虎惊慌起来,屋里的几人听得不对劲,陈虎已经被几个五大三粗的下人堵了回来,口中

        虽然说的客客气气,但眼神样子明显不对。等众人将陈虎拉回来,重新关上门,都看到了其他人凝重的表情。

        “刚才我、我就开门出去,没、没干什么啊,他们就……他们就围上来了,说不许擅自乱走,师姐,你看到他们的眼神了吧,凶

        巴巴的,差点就要动手了……”

        陈虎又是委屈又是纳闷的样子,龙恺已经沉声道:“不用说了,我们都看见了!”

        气势汹汹的坐下,他一脸怒容,狠狠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简直是岂有此理!”

        从来没受过这种待遇,竟然被人恩将仇报的!

        龙宁也一脸担心,不知道该怎么办,转头看着冷离:“师兄,现在怎么办?难道我们真的走不了了?”

        “应该不至于。”冷离摇摇头,“既然城主没打算杀我们,那就不会有人。我估计,应该是怕我们泄露什么,所以才不允许我们随

        意走动,所以我们最好装作没察觉,等会有人来了我们也不要表现出来,看看怎么回事才说。”

        眼看着冷离镇定自若,龙宁多少也安了点心,这时才想起什么:“小苏,你怎么知道外面有人守着的?”

        一碗汤已经喝完,沐小苏微微一笑:“我听见的啊?”

        “听见的?什么时候你耳朵这么灵了?”龙宁惊讶起来,但她一看冷离,后者冲着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再问,龙宁似乎想起了

        什么,终于忍住了好奇心。

        沉默片刻,龙恺出声:“既然如此,那等会来人了,就交给冷离你处理。我们暂时留在城主府也无妨,但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查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师叔。”冷离点头。

        虽然他们急着离开,但首先要保证安全,只怕这城主府中藏着什么秘密,被他们无意中察觉了,因此城主才让人监视他们。至

        于这秘密究竟是什么,只怕要好好研究了。

        果然,不到片刻,张平就来了。

        他笑呵呵的问众人有没有吃好住好,其他人都没有开口,只冷离感谢城主的招待,说他们还有事要离开,就不多打搅了。

        “几位要走?去哪里,可否给我说说,如果能帮到几位,那自然是义不容辞。”张平半点阻拦的意思都没有,只带着几分关心和

        好奇。

        微微一笑,冷离道:“我们要去西楚京城办点事,路途遥远,就不麻烦张管家了。多谢这几日张管家和郡守大人对我们的招待,

        等会我们收拾好行李就准备出发。”

        “去西楚京城?这可是上千里路程啊!”

        张平一脸惊讶,浑没想到一般:“几位去办什么事啊?很要紧吗?既然你们治好了老夫人,那就是我们郡守大人的恩人,有什么

        事尽管说出来,郡守大人定然会帮忙的。”

        “不用了,一点小事而已。”冷离婉拒。

        “哎,恩人的事就是大事,有什么好客气的!若是我知道了还不帮忙,郡守大人肯定会生气的。几位不要客气,我们郡守大人好

        歹在西楚京城也有几个熟人,你们要做点什么也方便不是?”

        眼看着张平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模样,冷离淡淡一笑道:“多谢张管家好意,的确没什么大事,不然我们肯定求郡守大人帮忙

        了。”

        “既然没大事,那几位何不多住几天呢?”张平嘿嘿笑道:“我们大人最好客了,几位是救了老夫人的恩人,自然要多住一段时间

        是不是?”

        “你……”

        眼看陈虎就要闹起来,冷离一巴掌将他按了下去,点头微笑:“既然郡守大人热情挽留,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多谢郡守大

        人。”

        “这才对嘛,几位好吃好喝,我这就去给郡守大人说,看看几位还有没有需要添加的物品,等会就给几位送来。”说完,张平殷

        勤的出去了。

        等门重新关上,冷离才松开手,陈虎总算直了身体,大叫起来:“师兄你弄我干嘛啊!”

        “你还说?刚才你要是闹出来,我们都完了!”龙宁冲着他一怒:“我们现在被困在城主府了,你这下舒服了,高兴了?”

        总算是知道了不对劲,陈虎抓抓头,委屈道:“这不关我的事啊……”

        这时,一直羞羞怯怯的沐小苏又抬起了头:“师兄师姐,师叔,我觉得……今晚我们可能还有事发生……”

        “我的天!”

        龙宁忍不住捂脸:“小苏,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你耳朵怎么这么灵,我什么都没听到啊,你不要吓唬我们好不好?”

        沐小苏顿时脸红起来,低声道:“哪有,我没听到,是感觉到的,而且是不好的预感……”

        瞪大了眼睛,龙宁不可置信的盯着他:“不会吧,你又不是女人,哪来什么预感?!”

        沐小苏顿时奇怪起来:“只有女人才有预感吗?好奇怪……”

        饭后,很快有婢女带着众人回了上善居,但张管家承诺的需要之物却并没有送来,似乎只是说说而已。众人早就有了猜测,也

        没有各自回屋,只留在龙恺的正屋里,烛火通明,静静的等待着。

        一晃眼天黑,便是三更天了。

        沐小苏的预感却并没有实现,外面一片黑灯瞎火,什么动静都没有,陈虎趴在桌上打瞌睡,龙宁心头忐忑,在屋里来回踱步。

        冷离看了看一旁坐着安安静静的看书的沐小苏,不由得摇头叹息一声:“宁儿,你能不能坐下来,晃的我都头晕了。”

        “都是小苏,这么吓唬我,害我一直担心。”

        看了看紧闭的门口,外面什么声音都没有,龙宁埋怨道:“小苏,你又瞎说了,哪有什么……”

        忽然,嗖的一声,寒光闪过,桌上的烛火顿时熄灭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