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0章 不败之地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3
  •     等肖涵带领皇室禁军,连同五城兵马司的人浩浩荡荡包围了眼前这栋宅院后,立即让人冲了进去。可等他们搜索一番,却连人影子都没有发现,才知道洛青鸾和纳兰夜已经离开了。

        “一定有密道,给我搜!”肖涵大怒,“一定要抓到他们!”

        他可是立下了军令状的,若是带这么多人还抓不到纳兰夜和洛青鸾,军法处置!

        众禁军蜂拥而入,可一番搜索下来,竟然什么都没发现。肖涵心头一沉,就算没有抓到人,也要知道他们的动向,究竟逃去了哪里啊?如果什么都不知道,回去如何交差?

        “我就不信,他纳兰夜还跑的了这么快!整个京城都被封锁了,他还能逃到哪里去!一定有鬼……”肖涵顺着府邸来来回回的走着,亲自查看着各处可疑之地,“短短的时间,他们就算长了翅膀也飞不远,一定还在这里!”

        “来人!”他大喊一声。

        两个亲卫立即上前:“大人!”

        “给我挖地三尺,也要将楚王和楚王妃找到,他们一定是躲起来了,根本没有逃远!”肖涵满脸戾气,一边说一边盯着各处可疑之地查看。

        就在这时,有人匆匆来报,兴奋道:“报告,大人!花园里发现了一处暗道,似乎直通荷花池底的密室,不过入口被破坏了,进不去!”

        肖涵立即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我说什么?看吧,还好本大人聪明,没有离开。来人,给我挖开入口,活捉楚王和楚王妃!凡事先抓到他们的,赏金一千,加官一级!取下他们人头的,一样重赏!”

        兵马司指挥使杜江狐疑道:“怕是不会吧?这楚王哪可能将出口堵死,自己还藏在里面的?他就不怕自己出不来?”

        肖涵撇撇嘴,只当是杜江想要诓走自己,然后自己活捉纳兰夜立功,当下拍拍他肩头道:“杜大人,这个你就不明白了吧?楚王什么心思,你当一般人能猜得透吗?越是不可能,他就越会这样,他虽然没法出来,可他又手下啊!等我们离开,他的手下就会打通入口让他出来,这不就瞒过我们了吗?我可不会上他的当!”

        不容分说,肖涵站着花园的假山外盯着,眼看着众人将入口掀开,各种忙碌,将堵门的石头搬出来,一块块堆积在旁边。

        过了好一会儿,有人匆匆来报:“肖大人,不好了,那石头太重,垮塌下来,两名兵马司的人被压在下面了。”

        “什么?”杜江脸色一沉。

        肖涵才不重视他两名手下被压,他只关心怎么还挖不通:“杜大人,你的人也太不小心了,让你们弄个入口都这样,究竟要弄到何时?万一楚王和楚王妃跑了,大家统统都得倒霉!”

        匆匆赶到入口处一看,果然一片混乱,不止是入口处的石头塌下来了,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弄的,竟然将上方的假山也波及了,无数泥土和碎石混合着假山石,全部倒了下来,直接将入口全部掩埋。

        “简直是……”

        肖涵大怒,当着杜江的面发火,直接指挥自己手下禁军:“还不赶快动手,给我挖开啊!”

        亲卫小心道:“大人,只怕不行,之前就是太着急,结果才发现……发现这堵门的竟然是断龙石,至少三尺厚,一旦放下,非启动机关根本没办法打开啊!”

        断龙石?

        竟然是如此厚重的屏障?!

        刚刚才心头一沉,肖涵立即又喜了起来:“好,好,原来是断龙石啊,如此坚固的防御,看来楚王和楚王妃定然躲在里面。就想等我们攻不进去,他们才好偷偷溜走啊,没门!”

        脑中一转,他大声道:“来人,马上去找火药,给本大人炸开这断龙石!”

        众人纷纷奔走,又急急忙忙去找火药了。

        等到火药找来,足足两大桶,小心翼翼的运在马车上拉过来,等安置好了位置,埋好引线,众人都远远躲开以免被****的威力波及时,亲卫忽然想到了什么。

        “大人,万一……万一炸死了楚王怎么办?”

        “炸死了岂不正好!”肖涵桀桀大笑,越发得意。

        如果这些****能够干掉纳兰夜和洛青鸾,那他岂不是立了大功?一想到有可能加官进爵,肖涵立即躲得远远地,让人赶紧点燃****,毁掉断龙石。

        躲在远处的凉亭里,肖涵和杜江紧张的看着,只见引线冒出微弱的火花,快速缩短,逐渐朝入口处蔓延,他忽然心头闪过什么,却快速的抓不住。

        到底是想起了什么呢……

        猛然,杜江眼睛瞪大,脱口而出:“快,快住手!”

        不能炸啊!

        他怎么忘记了,那些****虽然能够炸断断龙石,可这威力如此猛烈,自然连周围的一切都炸了。入口的前面就是荷花池,这****一但爆炸开来,只怕整个荷花池的就会倒灌,那下方的密室……

        轰轰轰!

        惊人的爆炸声已经响起,瞬间震的众人耳膜嗡嗡作响,地动山摇。

        哗啦一声巨响,无数激流从天而起,纷纷扬扬的犹如瓢泼大雨,混合着无数激射的碎石和瓦砾,朝方圆几十丈范围席卷而来。

        “啊……”

        “救命!水,好大的水……”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众人惊慌失措的大叫,一个个淋成落汤鸡,即便是躲得远远的肖涵也遭受波及,被从天而降的池水浇的个透心凉。可他根本顾不得这些,瞪大眼睛看着前面,只见整个假山已经被摧毁,仿佛从来就不曾存在过,而湖水倒灌进入,入口根本看不见了。

        “糟了,入口!不好,所有人,通通围起来,不准放跑任何人!”

        肖涵大惊,他可知道楚王纳兰夜的厉害的,他们如果躲在里面,这断龙石阻挡了大部分的爆炸威力,只怕他根本安然无恙。万一他和自己的女人趁乱逃走,那他刚才所做的一切都白费劲了。

        一声令下,再混乱也要将整个荷花池包围起来。

        一众无事的禁军和兵马司的人严阵以待,纷纷持枪持刀守在附近,一个个盯着混乱不堪的荷花池中紧张莫名。只见水中疯狂的激涌着泡泡,一个巨大的漩涡不停的旋转,无数碎石淤泥混杂期间,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

        生怕放跑了纳兰夜,肖涵瞪大眼睛下令,回水的人直接下水去围堵,绝对不能放跑任何一人。

        严令加重赏之下,自然有人纷纷下水,严密搜寻,奈何荷花池太大,下水的人十来个,一时半会也没有发现。闹了一阵子也一无所获,甚至连个尸体都没发现。

        “大人,没有,什么都没有啊……”浑身湿透了的手下赶来回报:“属下等亲自潜下去了,发现那密道里已经灌满了水,可是楚王和楚王妃……根本不在里面啊!”

        “什么?”肖涵脸色大变,身形摇摇欲坠。

        此时此刻,杜江也终于明白自己等人上了当,怒气冲冲的瞪了肖涵一眼:“好啊,肖大人,这可是你说的,楚王和楚王妃一定躲在里面,现在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却发现什么都没有,楚王他们早就逃走了!”

        他狠狠的一拂袖:“放跑了楚王,这全是肖大人你的责任,自己去给陛下解释吧!”说完,他带着人转身就走。

        而一边,纳兰夜和洛青鸾自然不在所谓的密室中躲藏,而是通过暗夜堂的密道,偷偷潜入了皇宫之中,直达另一处对于东宛皇室无比重视的地方而去。

        ——位于皇宫大内中,金水桥之侧的太庙。

        这才是洛青鸾要去的地方!

        看着眼前的开阔平整、廊庑环绕的宽大庭院,洛青鸾远远的就感觉一股肃穆、深邃的气氛迎面而来。垣墙外古柏成荫,苍翠寂静,戟门内庭院空敞,连个人影也看不到。

        一座青铜燎炉矗立在稍西南方处,三支巨大足有一人高的香直插其上,烟雾袅袅,冉冉上升。

        洛青鸾和纳兰夜走在前面,如入无人之地。

        “王妃,这儿怎么没有人?”永安好奇的问道。

        淡淡一笑,洛青鸾反问:“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永安再次东看西看,纳闷摇头:“属下不知道,不过既然进了宫里,自然是东宛皇室的地方,王妃可要当心才是。”

        “这次不用我们当心,反而是他们要当心了。”洛青鸾似笑非笑,大步朝前走去。

        既然他们已经到了这里,就不用再畏手畏脚了,这里是东宛皇室的太庙,祭奠先祖的家庙之地,若是旁人还敢在此地无法无天,为所欲为,只怕毁了任何一草一木,东宛帝第一个就不饶他吧?

        她要到看看,东宛帝是不是敢派兵来这里。

        径直朝供奉这历代皇族神位的大殿而去,一直到进了殿门,洛青鸾终于才看见一个宫人正在摆放供果,一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恍然回头,顿时一愣:“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怎么敢擅闯太庙?”

        袁兴早就等不及了,一个飞纵冲了过去,一把抓住那宫人的衣领将他提了出来,哈哈大笑。那宫人吓的魂不附体,跪在地上连连求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里是太庙,除了皇帝祭拜之时,从无闲人敢来,可眼前这群凶神恶煞的人,究竟是什么来路?

        洛青鸾站在宫人面前,扫了一眼大殿内一座座牌位,淡淡道:“马上去告诉东宛帝,让他亲自来见我们,就说楚王和楚王妃在这里等他。”

        ……

        刚收到兵马司指挥使杜江的消息,说楚王和楚王妃跑了,东宛帝大怒,狠狠将御案前的物品拂的满地都是:“混账,那么多人都抓不住一个楚王,连他女人都抓不住,简直是饭桶!”

        杜江立即告状:“陛下,如果不是肖统领一意孤行,楚王也不会跑了……”

        “啪!”又一个茶杯砸了过来,飞溅的茶水烫的杜江直皱眉,却半点也不敢去擦。

        东宛帝怒不可恕,正要传召太子萧宇祁,就看到鲍全安正和一个小太监交头接耳,而后脸色大变。

        鲍全安急匆匆过来,在东宛帝耳边低语几句,后者腾身而起,脸色大变:“什么,楚王和楚王妃正在太庙?”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