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 重重围困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3
  •     洛青鸾陡然反应过来,袁兴的这句话也终于是引起了她的注意。

        刚才便一直想着这次刺杀不知是不是真是南魏所为,是不是林逸轩指使,所以洛青鸾有些忽略了这一点。

        她刚才只顾考虑后果,竟然没有想起来袁兴和永安一直是佩剑的,而且一向使的也是剑术,刺客尸体上既然是刀伤,又怎么会是永安与袁兴所为呢?

        袁兴和永安是使剑的,后来出现的普济寺僧人,既是佛门弟子,自是也不会使刀污了佛门清净,那么会是谁所为呢?而且刺客武功高强,现在也是再无别人,那么现在最大的疑点便是,究竟是何人杀了这个刺客?

        难不成是同伙所为?这却有些荒谬了!

        想到这里,洛青鸾暗下思量,现在这种情况,如果说这个刺客是被他的同伙所杀,也并不是说不通。刺客人多,又都各个武功高强,如果要带走一具尸体,虽然不易,但是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

        刚才虽然看是刺客处于下风,但是遗落一具尸体的行为,现在想来还是稍显刻意了点。如果这个刺客真的是同伙杀的,那么目的是什么,为何非得要留下这具尸体,以至于让她发现了尸体上的印记?

        若说是巧合,难免有些牵强,而且刺客身上的这南魏皇室暗卫标识,虽然是少见,但是如果他们刻意追查,也是能够查到的。

        而且刺客身上布料与当时事发现场的一致无二,虽然也可以解释,但是要是现在将着所有的疑点集合在一起,便使人不由自主的想到,所有的巧合,其实不过是刻意为之罢了。

        现在是不是就是刺客刻意为之的呢?

        如果是的话,那幕后者真是太可怕了,对他们的情况几乎了如指掌!

        太过复杂,洛青鸾此时还想不明白这些,现在各国局势都很微妙,利益关系错综复杂,也不是她现在就能够理清楚的。

        而且她现在也不能下定义,这次的刺杀行动,刺客的目标到底是什么,虽然这第二次刺杀好像是想要杀东方芷蝶和敖修竹,但原因又是什么?

        现在南宫擎作为西楚皇帝,还有苏怡堂堂皇后,都在这普济寺中,他们二人自是不能出一点差错的,不然这平稳的三国局势怕是要被打破了。或许,对方应该是冲着南宫擎而来!

        听到袁兴的疑问之后,南宫擎也察觉了什么,面色凝重起来:“确实,既然不是你们所为,那么不知是不是他的同伙所为呢?若真是他的同伙所为,为何要杀自己伙伴?这背后定是藏着什么阴谋!”

        南宫擎虽是皇帝,但毕竟登基不久,他面对这些刺杀的经验远不如一直待在纳兰夜身边的护卫,甚至连洛青鸾也比不上。关键时候,他已经习惯了听洛青鸾的想法,希望她能解开目前的局面。

        洛青鸾自是不能拿南宫擎和苏怡还有众人的性命冒险,而且现在已经是遭遇了刺客的两次刺杀,且两次的刺杀偷袭都是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导致他们在两次交锋中都是没有任何的准备。

        现在难保刺客不会进行第三次偷袭活动!

        而且洛青鸾心下明白,第三次偷袭的可能性也是只大不小。

        这第二次的偷袭,那群刺客显然是没有达成他们的目的的,那么肯定会再来的,现在如何保护众人的安全才是首要问题。

        南宫擎见洛青鸾只顾沉思,并没有理会自己探询的目光,只能继续开口说道:“苏怡与青鸾一介女流,定是不能再在这里冒险了,我建议你们还是先离开的好!”

        “老衲也是如此想。”闲云大师也很是赞同的点着头。

        他冲苏怡和洛青鸾双手合十:“洛施主,苏施主,并不是老衲不是看轻两位施主,而是两位的安全不容忽视,出不得差错。南宫公子,并不是老衲赶贵客出寺,但是现下出了这样的事,呆在这里也确实是不利于众位的安全,还望南宫公子能够早日送诸位回去,这样才能够避免下一次的悲剧发生。”

        敖修竹受的伤并不重,休息了一会,现在早就已经恢复了过来。

        他进来就听到南宫擎与闲云大师对话,知道南宫擎想要将苏怡带回去,而且苏怡一副惊慌害怕的样子,楚楚可怜,一直躲在洛青鸾和南宫擎的身后,让他看的心疼不已。

        对于苏怡与南宫擎的亲近举动,敖修竹心下不满,现在见到能够表自己忠心的机会来了,哪里肯放掉。

        他赶紧走过去,在苏怡面前站定,一脸的柔情安慰道,“苏姑娘不必忧心,有我在你身边,自是能够保护苏姑娘不受伤害的,若是现在回去,只怕路上可能出意外,你要考虑清楚才是。”

        苏怡听到他这么说,也不好回绝,便淡淡一笑,回答道:“多谢敖公子关照,我没事的。”

        南宫擎脸色一沉,对于他们之间的亲切之感很是生气,若非看到大家都在关心刺客一事,不好在此发火,也只能是攥紧拳头,努力压制自己的一腔怒火。

        苏怡刚才便不满意南宫擎的所言所为,现在看到南宫擎对于敖修竹的举止如此在意,也没有因为南宫擎关注自己而高兴起来,而是将此举规划到了南宫擎作为一个皇上,他特有的占有欲而已。

        他只是不想要自己的妻子被别的男人惦记着的感觉,而不是对她的爱意。

        这样想着,苏怡也不由得又远离了南宫擎几步,但是这一动,她直接看到了放在地上的刺客的尸体。

        血腥而破败的尸体,就那样直接映入了苏怡的眼中,她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早上那两位僧人的尸体和东方芷蝶的一身血腥已经刺激到了她,现在一看,更是差点晕倒。

        “啊!”苏怡不禁尖叫了一声,又像是反应了过来,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洛青鸾已经关注到了她,赶紧走上来揽住了苏怡的后背,轻轻安抚着:“吓到你了,别看,赶紧进去吧。”

        洛青鸾的安慰更像是催化剂,苏怡忍不住现在心头的惧意,紧紧抓住洛青鸾的衣袖,咬牙轻声说道:“青鸾,我不想在这里再待下去了,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南宫擎也忍不住上前,想要安慰她,但苏怡看都不看他,他脸色一沉,几乎想要拂袖离开,却又不忍。

        洛青鸾冲着南宫擎使了个眼色,安慰苏怡道:“苏怡,我知道你害怕,但是现在刺客还没有抓到,我们贸然上路,过于凶险了些,再等一等,会安全的,别怕。”

        洛青鸾看着脸色煞白的苏怡,也是不忍心,但是现在就像是她所说的,他们对于刺客并不了解,谁也不能保证路上的安全,还不如先待在普济寺中来的方便一些。

        南宫擎脸色很是难看:“青鸾,你看现在怎么办才好?”

        知道他担心苏怡,洛青鸾道:“现在我们并不知道刺客的目标到底是谁,现在贸然上路就是送死,很可能会遭到埋伏,那个时候我们能够出动的力量更小。一旦对方增派人手,只怕我们更加危险。所以,我们现下能做的也就是加强防护,多加小心了。”

        现在走是一定不能的了,但是留在这普济寺也不是长久之计,众人商量之下,都一致认为现在最好让一个人出去传信,通知主城的南宫煜,借助外援最适合。

        永安义不容辞:“小姐,我去好了。”

        “嗯,我相信你。”并没有多说,洛青鸾直接点头,吩咐永安带着她亲笔写下的求援信去找南宫煜尽快来救援他们。

        “小姐放心,最多明日,我一定带人回来。”

        永安看着袁兴:“小姐就交给你了。”

        本以为永安得明日才能够回来,谁成想,不过一会儿,永安就回来了,脸色异常难看,而且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小姐,外面已经被他们埋伏了。”永安说着刚才的情况,他刚才刚刚踏出普济寺山门一步,就有无数的箭向他射了过来。若非他身手敏捷,一直保持警惕,只怕就要中箭。

        “居然……”洛青鸾听到这里,眉头更是紧紧皱起。

        看来对方是想要至他们于死地啊!

        南宫擎也黑了脸,他现在也在想着,究竟是谁如此的大胆,竟然想要在这普济寺中困死他们,将他们一网打尽。

        永安武功高强,尚且出不去,更别说他们中还有苏怡和洛青鸾这样的弱女子,一点功底没有,东方芷蝶还受着伤,就更不用提了。现在这样僵持,而且他们并不知道刺客何时会发起第三次攻击,这两次便已经是应付吃力了,还不知道下次进攻他们如何抵御?

        现在正门自是不能硬闯了。

        洛青鸾将目光转向了闲云大师,冲着闲云大师问道:“不知寺中是否有密道能够出山?大师还望看在现在局势紧张,允许我们借用寺中密道。”

        闲云大师摇头,说道:“洛施主,并不是我们不让众位用密道,只是早些年间山中就发生过地震,那密道早就被震毁了,以后也就没有在开通过密道了,现下自是无法使用。”

        面色一暗,洛青鸾也不能说什么,只能是感慨时运不济。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