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2章 最佳人证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3
  •     日光斜斜的洒进屋中,金黄的犹如一层薄纱,侍女已经在角落摆上了冰盆,袅袅的烟雾上升,带来丝丝凉意,将仅有的一点热气也晕染的清凉。

        洛青鸾等着对方回答她,这是她最想知道的答案。

        被林逸轩救走后近乎一个月,她不知道吃了多少药,忍受了多少痛苦,只想记起失去的记忆。她知道自己一定忘记了很重要的东西,她必须想起来,不然,她只怕后半生都会不安宁。

        “那纸条……”萧宇祁淡淡一笑。

        他虽然不知道纸条上写了什么,但也明白一定是纳兰夜派人传给洛青鸾的。为了这个计划,他一直派人暗中盯着,就算做不到完全掌控,但也大致心里有数。

        并不想骗洛青鸾,萧宇祁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思,所以换了种模棱两可的态度:“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保护你,懂吗?”

        看着他无比认真的眼神,洛青鸾有些触动了,这个男子究竟是谁?

        “你……你到底是谁?”她轻轻问出了口。

        “虽然你已经不记得我了,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青鸾。”萧宇祁微微一笑,又想起了曾经和洛青鸾经历的一切,以及那些和她在一起相处的日子。她是那么聪明睿智,清灵可人,世上没有其他女子能够比得过她。

        青鸾……她又听到有人这么称呼她了。

        洛青鸾心头一动,出声道:“我的名字应该叫洛青鸾,对吧?你呢,又叫什么?”

        越发好奇了,她很想肯定对方的身份,以及和他的关系。

        “是啊,你叫洛青鸾,青鸾……你的确不是南魏人,更不是罪臣之女。”看着她白皙的脸庞逐渐泛起了光彩,萧宇祁心头也有一种雀跃浮现,宛如小鸟一样展翅高飞。

        他喜欢看到她笑,喜欢看到她平安幸福,虽然他对她从来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但并不妨碍他对她好。对他而言,她是懂得他的人,是他永生也愿意珍惜的知己。

        “你出生在西楚,是将军府的小姐,才华出众,一手医术更是出神入化。你一定不会记得,你曾经救过多少人,经历过多少生死危机……你也嫁人了,还有一个活波可爱的儿子,叫长逸……”

        “长逸……我的儿子?”洛青鸾喃喃咀嚼着。

        仿佛脑中真的闪过了一个幼小的身影,软软糯糯的,那么软绵可人。这就是她的儿子吗?可她已经记不清了,如此模糊,无法捉摸。

        洛青鸾只觉得心头一酸,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涌上心头,一行眼泪涌出眼眶。

        她的一举一动,就算是一滴泪,也能让萧宇祁不忍。看着洛青鸾流泪的样子,楚楚可人,比往常的英姿飒爽多了几分娇柔,他温言道:“别担心,我什么都告诉你,你一定会想起来的。”

        那种感觉却越发强烈,洛青鸾竭力止住泪水,抬手擦去,咬着唇道:“多谢你了。不过,我真的不记得你了,对不起,那你、你……是不是我的……”

        后面的话她说不下去了。

        她想问,他是不是就是她的夫君,是不是她喜欢的人,否则为什么要给她传纸条,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

        但是,她对他却没有那种感觉,一点也没有心跳。他就像她的一个朋友,看着有种淡淡的熟悉感,很安心。只是她不想错过什么,不想再误会什么了,她必须要搞清楚。

        萧宇祁忍俊不住,笑了起来:“不不不,青鸾你误会了,我可不是你夫君,虽然我挺欣赏你的。你的夫君另有其人,比起他来,我自愧不如,这个世上也只有他才和你般配,你们是真正的天作之合,伉俪情深。”

        听完这话,洛青鸾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他。

        多少有些不自在,她差点搞错了,也是她经历了林逸轩的欺瞒后,不得不谨慎的缘故。她笑笑:“看你说的这么好,那我更想知道了。”

        并没有再隐瞒洛青鸾,萧宇祁将她和纳兰夜的事大致说了一遍,凡是他调查出来的,有关她和纳兰夜之间的过往,以及曾经发生的事,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洛青鸾听得很认真,足足一个时辰都没有插话。

        “虽然我说的这些你可能不相信,但我保证都是事实。”

        萧宇祁的面上无比肃然,仿佛发誓一般道:“青鸾,我们是好朋友,我自然不希望你被林逸轩欺骗。我承认,他是真心喜欢你的,可他的手段太卑鄙!而且你已经有爱人了,他还如此不择手段,就算我和他相识一场,也看不惯他这种行为。”

        将普济寺的事说了一遍,萧宇祁仿佛亲身经历一样,将那一晚的情况说的绘声绘色。

        随着他的描述,洛青鸾也渐渐的回忆起了什么,那漫天的大火,无尽的鲜血,惨叫的声音……无一不在诉说当晚的残忍和阴暗。

        “这……这些都是真的吗?为何跟他说的都不一样?”洛青鸾有些痴了。

        这些话,她从来没听林逸轩说过,他在她面前是那么体贴关心,温柔备至。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假的,是林逸轩干出来的,只为了一己之私得到她!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林逸轩就太可怕了!

        眸子中闪过一抹冷意,快的转瞬即逝,萧宇祁冷道:“我不会骗你的,青鸾,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伤害你。”

        “是吗?”回想起林逸轩的好,洛青鸾半信半疑。

        这件事关系太大了,并不是谁的一面之词就能够让她相信的。林逸轩对她很好,眼前这个男子,似乎也对她很真心,可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

        似乎有些受伤,萧宇祁看着洛青鸾,眼神黯然了几分:“青鸾,你觉得我会骗你吗?”

        洛青鸾摇头:“不是会不会的问题,而是我不能偏听一方,毕竟这事太重要了。如果你说林逸轩骗我,那你能拿出什么证据吗?”

        想了想,她又道:“或者……既然你说我的夫君是纳兰夜,那你干脆送我去见他吧。我相信他应该不会骗我的。”

        纳兰夜?萧宇祁怎么可能送她去见纳兰夜?!

        他扬了扬唇角,忽然一笑:“青鸾,你要证据?”

        “你有吗?”洛青鸾眼神坚定。

        “有,自然有!”

        这计划是萧宇祁一开始就布置下的,他怎么会不留一手?

        从来都知道洛青鸾的聪明,他必须要小心谨慎,才能骗过她。更何况一开始他并没有想到她会失忆,所以才更要留下后手,来坐实这个计划。

        他要对付的人是纳兰夜,林逸轩不过是一枚棋子,谁让他有那么大的漏洞,能够让他利用呢?既然利用了,那就要用到极致,让他永不翻身。

        话音一落,萧宇祁拍了拍手,立即有下人上前,恭声道:“公子!”

        “去把人带来。”

        “是!”

        看着下人离开,洛青鸾有些疑惑。

        萧宇祁要带什么人来?难道是证人?什么人有如此分量,能够证明林逸轩做过那些事?

        但她并没有问出来,只静静的等着,既然已经等了那么久,洛青鸾也不着急了。萧宇祁也仿佛成竹在胸,一边品着茶,不时还看看洛青鸾,仿佛只要那个人来了,所有疑问都能迎刃而解。

        片刻,脚步声由远及近,洛青鸾忍不住转头朝门口看去,不由得一愣。

        仆人走在前面,他身后跟着一个穿着灰色衣服的人,从穿着体型来看是个男子,但是他……竟然是个光头。而且……

        一瞬不瞬的盯着,洛青鸾一直看着这人走了进来,直到看清他的相貌,更是疑惑大起。

        这人,竟然满脸疤痕,丑陋的惨不忍睹。他的脸上,布满了猩红的结痂,层层叠叠,触目惊心。也不知道这人遭受了什么样的事,才会变成这样。

        “阿弥陀佛,见过萧公子。”来人念了一句佛号,垂眸低头。

        他并没有看洛青鸾一眼,也丝毫不在意房中侍女的眼神,仿佛他脸上并没有那些丑陋恐怖的疤痕,淡然处之,和寻常人没有什么不同。

        “大师辛苦了,请坐。”萧宇祁恭声道。

        然后转头看着洛青鸾,微微一笑:“青鸾,你能猜得到,这位大师是谁吗?”

        大师?他的身份?

        洛青鸾越发惊讶了,他这么问,自然是猜得到她应该明白,可是她分明是第一次见这人。而且,她并不记得自己以前见过这人了,他满脸的瘢痕,一眼就让人触目惊心,如果她见过,肯定是不会忘记的。

        对了,她忽然反应过来,这人应该是她失忆之前见过吧?

        可她既然失忆了,又怎么会想得起呢?

        想到这里,洛青鸾却不愿意轻易放弃,竭力思索起来。

        既然被称为‘大师’,那自然就是寺庙里的得道高僧了,不然不会被他如此称呼。她瞬间想到了之前萧宇祁告诉她的普济寺的一晚,还有这大师满脸的瘢痕,不正像是被火烧过的吗?

        “难道他……”洛青鸾惊讶起来,有些不可置信。

        萧宇祁刚才告诉她的情况中,林逸轩火烧普济寺,还派人偷袭他们,自己最后却英雄救美。那场大火,那死在静室中的闲云大师……难道他……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