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5章 毒计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3
  •     一部地藏菩萨本愿经念完,龙宁合上经书,面带微笑道:“太后,臣妾已经将经文回向给陛下了,愿陛下得佛祖保佑,愿我西楚这次大胜。”

        口中说着恭敬虔诚的话,但她内心却是半点都不耐烦。

        若不是为了计划,她才不会来陪这个老女人。

        之前她意外小产的事,明明就是有人动手脚,但王太后却因为担心陛下和苏怡那个贱人,根本无心管她。以至于……到现在她都不知道是谁害死她孩子!

        可恶!

        丝毫没有察觉龙宁的内心,王太后含笑看着乖顺虔诚的她,点点头,很是满意:“好,瑶贵妃,今天辛苦你了。念了那么久的本愿经,口渴了吧?来人……”

        很快,宫女端来的清香的茶水,恭敬献给龙宁。

        眼神一动,龙宁嫣然一笑:“多谢太后,臣妾帮太后念经,本是分内之事。无论是陛下还是太后,都是臣妾最重要的人,只要陛下和太后身体健康,臣妾就心满意足了。”

        “看你说的,快喝点茶水润润吧,真是让哀家看了心疼呢。”王太后笑笑。

        以前她就一直挺喜欢龙宁的,一是因为她乖巧嘴甜,说话总是很讨她欢心。二来,她又是楚王的师妹,不看佛面看僧面,她总是要偏心她一些的。

        果然是没有看错人啊。

        如今楚王就要为西楚而战,身为楚王师妹的龙宁已经成了瑶贵妃,和她皇家息息相关。只是唯一的遗憾,瑶贵妃的孩子……

        想到这里,王太后神色有些黯然:“唉,瑶贵妃,你可要好好调养身子啊,赶紧为陛下开枝散叶,才尽了你的本分,哀家也可以放心了。”

        不提还好,一提起孩子的事,龙宁心情就变了。

        还说什么孩子?

        如今陛下成日和皇后苏怡卿卿我我,对于别的嫔妃根本不看一眼,纵然是以前受宠的她,也不容分说被禁足了,哪里还能得到陛下的宠爱?如此,孩子的事根本不要想了!

        即便心里再怨恨,当着王太后的面,龙宁自然不会表露出来,只低着头,显得有几分哀怨:“太后,臣妾何尝不想为陛下生个一儿半女?只是一想起之前,臣妾那孩儿……”

        说到这里,龙宁已经眼圈通红,隐隐有垂泪的样子:“到现在还不知道是谁干的,如此残忍毒害了我的孩子……太后,你可要为臣妾做主啊!”

        王太后脸色一变,沉默不语。

        没想到她顺口一提孩子的事,龙宁竟然旧事重提,想要给流掉的那个孩子报仇!

        只是,王太后从来没有提起过这件事,更从来没有想为她报仇的念头。因为,她也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皇嗣被害,王太后不可能不追究,但她在知道内情后,却选择了沉默。

        南宫煜并没有说原因,只说下这个命令的是他!

        当时王太后几乎惊呆了,完全没有想到毒害龙宁腹中孩子的人,竟然会是自己的儿子!虽然不是亲生,但胜过亲生,为何南宫煜会做这种事?

        王太后至今没有答案,因为南宫煜没有说。

        愤怒的王太后也去问了南宫擎,结果一样。

        南宫擎也对此事缄默,只让她不要再想了,事情已经过去,再调查只会牵连更多的人,事情到此结束是最好的结局。

        带着一股疑问和不甘,很久了,王太后才渐渐缓和过来。

        如今的她对于龙宁,抱有一些怜惜,想着如果她能够再次怀孕,就会淡忘了曾经的痛。只可惜,她并没有想到龙宁依旧对此事念念不忘,甚至还想报仇。

        难道王太后可能因为一个未出世的孩子,就对自己养育了二十多年的儿子出手吗?

        “好了,瑶贵妃,这件事已经过去,你就不要再提了。”王太后脸色沉了下来,再不复之前的柔和:“最近陛下为东宛之事烦心,你就更要体贴一些,好好照顾陛下,懂吗?哀家知道你和皇后不和,但这种时候,绝对不能闹什么问题出来,不然哀家绝不轻饶。”

        语气已经带上了一丝严厉,听得龙宁眸子一缩。

        呵呵,果然是……这老女人从来就没喜欢过她。

        不过是看在她楚王师妹的身份上,不愿意让纳兰夜不爽罢了。若是王太后知道她早就和纳兰夜决裂,只怕立马让陛下将她打入冷宫吧?更不要说让她诞下皇嗣了。

        “是,臣妾明白。”低眉顺眼的说了一句,龙宁缓缓起身。

        原本她还想着下手轻一些,但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

        眼神一转,她看着不远处角落摆着的檀香,袅袅青烟上升,将整个殿宇弥漫出一股清凉宁静的味道。龙宁冲着王太后福了福身,轻声道:“那太后若是无事,臣妾就……”

        话没说完,一个宫女走了进来,端着一碗莲子羹,摆在了王太后面前。

        一切都和平时一样,王太后点点头,揭开莲子羹的盖子,一边搅动勺子,面色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好,哀家无事了,那你就先回去吧。”

        “臣妾告退。”缓缓起身,龙宁又看了一眼王太后。

        每天这个时候,王太后都要喝一碗羹汤。有时候是银耳莲子羹,有时候是燕窝汤,有时候是红枣汤,有时候是粳米汤……类别不同,品种繁多,但必定吃上一小碗。

        已经成了习惯,龙宁正因为如此,才刻意选在这个时候前来,给王太后念经文。

        眼神从那碗莲子羹上离开,龙宁面色淡然,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莲步轻移,她刚要离开,谁知似乎脚步不稳,一个趔趄差点摔倒。龙宁赶紧伸手扶住一旁伺候的玉湖,后者有些手忙脚乱,不偏不倚刚好将角落的檀香撞翻了。

        当啷一声,铜炉打翻在地,满地的香灰撒开,王太后手一顿,停住了。

        “臣妾失礼,请太后恕罪!”

        龙宁一副惶恐的样子,赶紧跪下来给王太后请罪。

        看着她慌张的样子,惨白着一张脸,王太后有心责骂,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算了,你也不是故意的,起来吧。不过可要记住,以后不要这么冒失了,身为贵妃,走路竟然还摔倒,成何体统?”

        “是,太后,臣妾知道了。”龙宁惴惴不安的回答。

        她的眼神,却始终落在地上的香灰中,微微露出一抹无人察觉的狡黠。

        快了,还等一会就好,马上就要发作了!

        谁都不会发现她做的手脚,就算是洛青鸾来了,也查不出任何端倪。因为这毒,是她找萧宇祁的人拿的,为了救萧宇祁,言五只怕费尽心思,给她找的最有效的药吧?

        一边起身,龙宁一边慢慢等待着。

        王太后丝毫没有察觉,只皱了皱眉,连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看龙宁一眼,言下之意,让她赶紧离开。

        就在龙宁转身之际,慢慢走到了殿门口,她终于如愿的听到了一声痛苦的惊呼。随即就是什么东西打翻了声音,宫女惊慌失措的喊声:“太后,太后,你怎么了?”

        “太后!”龙宁也赶紧调转身,赶紧走了回去。

        眼中闪过一抹狠毒,一掠而过,谁都没有发现龙宁的表情,已经淹没在关切之中。只见王太后面前的莲子羹已经打翻了,她痛苦的捂着心口,嘴角边流出一道黑血……

        一旁的宫女简直惊呆了:“太后……瑶贵妃,你看啊,太后她怎么了?”

        哪里不知道怎么回事?

        但龙宁是绝对不会表露出来了,她一副担心害怕的样子,脸色大变,看着面前打翻的碗道:“该不会,太后是吃了这莲子羹才……不然,刚才本宫离开的时候,太后都好好的,可就是才吃几口就出问题了。”

        “怎么会?”宫女有些不敢置信。

        “唔……哀家,哀家腹中好痛!”这时,王太后已经承受不住了,嘴边再次涌出一道血痕,黑红的让人触目惊心。

        宫女似乎这才反应过来:“太后,奴婢马上去请太医,您等等……”

        说完,她就要跑出去。

        可龙宁一把拉住了她,脸色一沉:“站住!”

        “瑶贵妃,怎么了?奴婢要赶紧去给太后请太医,不然来不及了……”

        这宫女的话还没有说完,龙宁已经沉着脸打断了她 的话:“你该不会是做贼心虚,想要乘机偷跑吧?这莲子羹是你端给太后的,还是你伺候太后吃的,现在太后出了事,你想跑?”

        宫女慌了:“没有,瑶贵妃,奴婢没有啊,奴婢怎么敢害太后?”

        “怎么没有?如果不是你,难道会是本宫?”龙宁恶狠狠的揪住她的手,对王太后道:“太后,一定是这个宫女毒害你的,臣妾不会放跑了她的!”说着,她转头对玉湖道:“还不快去请太医,本宫在这里守着太后,看还有谁敢来毒害太后!”

        “是,贵妃娘娘,奴婢这就去。”玉湖会意的冲着龙宁福身,转头出去了。

        她自然不会那么快请到太医的,为了她家主子的计划,她会慢慢的,不慌不忙的将太医请来。等到那个时候,王太后只怕已经中毒很深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