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 暗查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3
  •     急速的脚步声传来,南宫擎大步而来,当他一凑近,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混合着一股难以忍受的腥臭,再看床上王太后的样子,他几乎吓了一跳。

        “青鸾,你……”

        “我没事,太后也暂时脱离了危险。”洛青鸾声音低沉,有气无力的靠在床榻上,满脸倦容。

        听到这话,南宫擎如蒙大赦,激动的不能自己。他立即唤来宫女给王太后清理床榻和衣物,洛青鸾勉强支撑着出了内殿,外间,胡太医也隐约听见了什么,一见到洛青鸾出来,兴奋的眼睛都在发光:“楚王妃,太后可是无恙了?”

        “嗯,没事了。”洛青鸾刚点点头,又想起了什么:“不过胡太医,这件事谁都不能说,懂吗?”

        “这是为何?”胡太医摸不着脑子。

        南宫擎似乎明白了,沉声道:“青鸾,你是怕打草惊蛇是吧?”

        既然想要抓到幕后者,就不能让人知道太后已经被治好了。虽然还没有查清真相,但太后既然是中毒,那下毒之人肯定在宫中,只要顺藤摸瓜,自然能找到。

        洛青鸾的想法和南宫擎一致,而且她还想的更深。

        对方半路派人来抢夺千年冰蚕,摆明了知道有这神物,通过这一点,洛青鸾就猜到了几分。她拥有千年冰蚕的事,除了萧宇祁和少数几个人之外,旁人根本不知晓。

        看来,她要找机会问问萧宇祁了。

        洛水宫中。

        龙宁回来之后,就耐心的等着,一直到天色渐黑,玉湖才带回来了消息。

        “贵妃娘娘,空明殿怕是这阵子都不得安宁了。”玉湖一脸兴奋,进门就讨好的对龙宁道:“奴婢亲自去看了,胡太医至今还留在空明殿里,没有回去。陛下刚刚离开,临走时还加派了人手,守着空明殿。虽然并没有说太后怎么样了,但摆明了是还没有解毒。”

        龙宁一听,眼睛一亮:“果然!”

        不过,她随即又有些不相信:“可是洛青鸾呢?她医术素来高明,难道她当真失去了冰蚕,所以才没治好太后?”

        “定是萧太子的人派人半路拦截了!奴婢听说,楚王妃来的时候,脸色很是难看,据说半路上出了点事。奴婢猜,自然是冰蚕被抢走了,但她又不好说,这才瞒着。”

        “应该是这样……”龙宁听得心跳加速,一种诡计得逞的感觉在心头蔓延。

        如果连洛青鸾都治不好王太后,那个老女人也活不长了,正好!

        一想到王太后对自己的态度,还有那未出世就没了的孩子,龙宁满脸阴霾,眼中闪过一抹光彩,那是报复后的痛快。

        当夜,她美美的睡了个觉,第二天大清早起来,穿了一身素净的裙衫就去了空明殿。

        结果刚走到门口,就被守门的侍卫挡了下来:“不好意思,贵妃娘娘,陛下有令,太后身体不适,需要静养,谁都不能去打搅太后。”

        果然有问题!

        龙宁目光一闪,却一副倨傲的样子:“本宫昨日才来侍奉了太后,太后的情况本宫清清楚楚,有什么好隐瞒的?本宫现在要进去照顾太后,你们还不快点让开!”

        几名侍卫一听,对视一眼,却并不动作:“只是陛下的圣旨,如果贵妃娘娘想要见太后,还是得到了陛下的手谕再来吧。”

        龙宁大怒:“你们竟敢……”

        “放肆!”

        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怒声,“瑶贵妃,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擅闯空明殿!”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龙宁慌得连忙回头,一看果然是南宫擎来了。他走路带风,虎虎生威,俊脸无比阴沉,就像是即将爆发的火山一般,她赶紧跪了下去:“陛下,臣妾只是想……”

        “你想干什么?想谋害太后是不是?”南宫擎一把抓住了龙宁的手,将她提了起来,阴沉着脸逼问:“朕说了不能擅闯,你却偏要,瑶贵妃,你想死了是不是?”

        并不确认是不是龙宁下的手,但南宫擎正处于盛怒之中,哪里还控制得了情绪?

        一整夜他都没睡安稳,如果不是知道洛青鸾已经给王太后解了毒,只怕他更要担心。如今太后还在调养之际,龙宁却正好撞上来打搅,不免就成了他的出气筒。

        “陛下,臣妾没有!臣妾不敢!”

        很少见到南宫擎如此盛怒,一时之间,龙宁都吓坏了,连忙分辨:“臣妾只是担心太后,没有恶意啊……陛下,好痛,你弄痛臣妾了……”

        “哼!”

        南宫擎狠狠的推开龙宁,根本没有理会她,大步进去了。

        好容易才稳住身形,龙宁被玉湖搀扶着离开了。但一转身,她脸上就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亲自试探过了,陛下如此紧张,连她都不能进去,看来太后是病的很重呢!那个老女人,这次死了最好,以后就没有人敢给她脸色看了。

        空明殿中,看到南宫擎进来,胡太医连忙行礼。

        “免礼,太后今日如何了?”南宫擎问道。

        并没有回楚王府,洛青鸾忙了一夜,终于将给王太后调养身体的药配置好了。她也给胡太医说了,具体如何使用,转头看着南宫擎,她脸上止不住的憔悴,长长的舒了口气。

        “太后身体有些宿疾,加上年长,有中了剧毒,虽然已经解了毒,但要彻底恢复,还是需要长期的调养。”洛青鸾道:“具体情况我已经给胡太医说了,严格按照方法,调养个半年,太后应该会恢复的。”

        “只不过这半年之内,一定要小心了,切不可再出什么状况。”她最后叮嘱一句。

        南宫擎终于放心了,既然是洛青鸾说的,那就定然如此。

        走到床榻前坐下,南宫擎看着王太后毫无血色的脸,很是担心:“母后,你感觉如何?”

        经过一夜的休养,王太后已经好了很多,虽然还没什么力气,但至少神志清醒了。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陛下,不用担心哀家……哀家没事。现在重要的是和东宛、东宛之间的赌注,陛下可一定要小心行事啊。”

        这才是重要的事,南宫擎心里清楚,他握住王太后的手点头:“母后放心,朕明白。只是最近,怕是要委屈母后了,因为要调查幕后真凶,母后的情况暂时不能泄露,伺候的人自然就少了……”

        “不碍事。”王太后慈爱的一笑,“陛下有心了。”

        等南宫擎和王太后说完,洛青鸾才示意他到一边,有话要说的样子。

        冲着王太后点点头,南宫擎和洛青鸾走到外殿,心又悬了起来:“青鸾,你可是有话要给朕说?”

        洛青鸾自然想去见见萧宇祁,表明了自己的意思:“我有些话要问问他,如今萧太子身为质子,必须得到陛下手谕才能见到。”

        原来如此!

        南宫擎眉头一皱,道:“你可是怀疑他?”

        他也曾这样想过,如果真的是萧宇祁干的,那他的能量就太大了!身为半个阶下囚,竟然还有如此手段,简直防不胜防。

        对于不确定的事,洛青鸾不会随便表明态度,她只道:“怀疑是一回事,但必须要有证据才行。我先去试探一下他的口风,见机行事就是。”

        洛青鸾的要求,南宫擎自然无不允许,当即摘下身上的九龙佩递过去:“这玉佩,见佩如朕亲临,你拿去好了。不过青鸾,小心些……”

        洛青鸾点点头,也不客气,收好玉佩,问清楚萧宇祁目前所在的地点,独自而去。

        毕竟身为东宛的太子,萧宇祁再是沦为质子,也拥有一宫的待遇。整个皇宫里最偏僻破败的莫属冷宫,而他暂住的寒雅殿就距离冷宫一墙之隔。

        道路越来越偏僻,平整的青石路面也逐渐被凹凸不平的石子路取代。两旁的花木稀稀疏疏,即便正是八月盛夏时节,也因为缺水而枯黄萎靡,见不到半点生机。

        日头正晒,洛青鸾顶着烈日,走了好一会才到。

        远远的已经能够看到寒雅殿的宫门了,屋宇的四角斗拱上原本是修建了四神兽的雕塑,如今也不知道在什么年月,早就破烂不堪,或许是被雷劈了。

        洛青鸾不由得神色一暗,看来南宫擎真没有善待萧宇祁,存了心羞辱他。

        想着她和萧宇祁终究曾为知己,互相帮助过,如今她却眼睁睁看着萧宇祁这般窘迫,却没想过半分出手。她感慨的叹息一声,的确是世事无常。

        一边走,洛青鸾一边观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碰到什么人。

        如果萧宇祁还有隐秘的力量,只怕这寒雅殿的环境很容易潜入,纵然真的密谋什么,也不容易被发现。

        “见过楚王妃。蓦的,旁边冒出个低沉的声音。

        洛青鸾转身一看,却见一个太监打扮的人出现在面前,冲着她行礼。眼神一动,洛青鸾稍加打量,就看出了这个太监乃是乔装打扮的,眼中精光炯炯,身材高大结实,分明是宫廷侍卫的身份。

        看来周围还有人暗中监视的,只怕不少,果然是外松内紧,之前她还白担心了。

        洛青鸾嗯了一声,等待着对方的下文。

        这太监隐隐有阻拦的样子,但态度还算恭敬:“前面乃是寒雅殿,年久失修,荒乱的很,楚王妃还是不要过去了。”

        知道这人是阻止她过去,但洛青鸾本来就是来看萧宇祁的,怎么可能掉头而回?她直接拿出南宫擎给她的玉佩,在这太监面前一晃:“本王妃可以过去了吗?”

        眼神一颤,这太监顿时变了语气:“是,楚王妃请。”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