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1章 负荆请罪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3
  •     吩咐车夫将马车赶慢一点,好让洛青鸾好好休息,纳兰夜垂眸低头望着女人,眼里都是温柔。等回到楚王府,洛青鸾还没有要醒过来的痕迹,纳兰夜就轻手轻脚的抱着她回了房。

        正准备休息一会儿,就有下人来报,说有位公子在前厅,要跟王爷负荆请罪。

        洛青鸾回到房间就醒了,听见下人汇报眉头一皱:“什么公子,怎么了?”

        纳兰夜也不懂,但却知道肯定来者是熟人。

        走到大厅,两人竟然看见陈虎跪在地上,上身没穿衣服,缠满了长满尖刺的荆条,低头不语。他虽然皮粗肉厚,但荆条却也不含糊,一路走来,身上已经布满了伤痕。

        见洛青鸾和纳兰夜出现在眼前,陈虎一抬头,猛然拜了下去,愧疚道:“大师兄,都怪我糊涂,是我对不起你。今天我是来给大师兄负荆请罪的,希望大师兄能够原谅我。”

        只几下磕头,陈虎额头上就肿了起来,发出响亮的声音。

        连磕了十多下,他才抬起头来,面色愧疚直直的望着纳兰夜,满脸希冀。

        看到这里,洛青鸾也明白了。

        只怕是因为纳兰夜上次去随园,误中龙恺的奸计,陈虎今天才来的。

        纳兰夜已经换了一声墨黑色的丝绸衣袍,袖口两边是用木槿花镶边,腰间腰间系着暗紫色的玉带,玉带上挂着晶莹剔透的帝王玉。棱角分明的五官透着几分冷漠,浑身散发着矜贵清冷的气质。

        一看到陈虎,他终究还是脸色微动,才道:“三师弟,起来吧。”

        洛青鸾身穿绿罗裙裙摆绣着精致的兰花袖口两边同纳兰夜一样是用木槿花镶边,发髻斜插一支白色流苏,巴掌大的娇小无暇脸蛋五官精致清丽。

        她却没说什么,一切都听纳兰夜的。

        陈虎叫了一声大师兄,眼中都是愧疚不安,见纳兰夜走到自己面前,并没有起身,反而直接将手中带刺的荆条给纳兰夜,闭上眼睛道:“大师兄,是我做错了事情,我对不起你,认打认罚,我都心甘情愿。”

        “你先起来。”纳兰夜依旧神色淡淡,看不出喜怒。

        越是如此,陈虎越不敢起来。

        他跪在地上用力摇头,神色不安,看着纳兰夜湛黑凉薄的眸子,心中愧疚之余还有强烈的恐惧。

        大师兄一向都是温和的,难得像今天这般冷厉。如果不是他做错了事,怎么会让大师兄生气,弄成这样?只可惜,陈虎知道一切都晚了,他必须取得大师兄的谅解,不然无颜面见九泉下的师父。

        “大师兄,对不起,你打我吧。”陈虎闷声闷气的道。

        他本就长得十分粗壮,皮肤还有点黝黑,配着他高大壮猛的身材,看着就像个莽汉一般。声音瓮瓮的,说出这样的话,看起来很有几分可怜。

        见陈虎将手上的荆条递高了一些,纳兰夜脸色一沉,骨节分明的手将荆条拿起丢在地上,声音相比之前更沉了些许:“就算道歉也用不着如此,起来说话。”

        男儿膝下有黄金,何况陈虎应该不是出自本意。

        “大师兄,你今日不愿意原谅我,我是不会起来的。”陈虎哪里敢起来,看纳兰夜丢掉竹条,还以为他不原谅自己,慌得跪着朝纳兰夜挪去,就差没有抱住他的大腿了。

        洛青鸾站在纳兰夜身旁,心知他是什么脾性,开口道:“陈虎,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今天既然来认错,想来已经知道了原委,告诉我们吧。”

        陈虎瞅瞅纳兰夜,见他面沉如水,再看看洛青鸾,女人皱着好看的柳叶眉,脸色淡然,完全没有最初见他时的柔和热情。

        “大师兄,其实,当初是师叔给我说,你和萧太子要比武,但却不定稳赢。所以”

        他低垂着头,将当初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末了道:“我现在才知道,师叔的药根本就不是什么可以帮助大师兄的药。表面上是增强功力,实际上是化功绝命散!我原本是想要帮大师兄增强功力,才骗师兄吃了酒,可是没想到”

        说不下去了,陈虎满心愧疚。

        当知道师叔龙恺给他的是毒药,根本就不是什么增强功力的药,他几乎吓得脸色煞白,惶恐欲绝。他竟然对大师兄下毒?

        好在武比赢了,不然他这辈子都会愧疚的。

        陈虎突然站起来看着纳兰夜,眼眶一红,痛哭流涕起来“好在大师兄你没事,要是大师兄你出了什么事情我就是以死谢罪也抵不过。可我没有办法原谅自己,除了以死谢罪,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大师兄原谅我了。”

        要不是他太愚蠢,也不会被师叔利用。

        陈虎刚说完,就毫不犹豫的伸出手,一掌朝自己头顶拍去。赫赫的掌风,坚毅的面色,洛青鸾哪里看不出来他是当真的?还不等她阻止,纳兰夜已经出手入电,拦住了陈虎。

        只听得一声闷哼,陈虎被纳兰夜的掌风掀倒在地,身上的荆条刺的他哎哟一声。

        “三师弟,你不需要以死谢罪。”纳兰夜语气透着几分冷意,眼神却柔和了下来。

        如果不是陈虎没有防人之心,就没有这件事了,不能全怪他。

        “大师兄,若不是因为我对师叔没有防范之心,也不会害了你。”陈虎呆愣的看着纳兰夜,言语中都是自责。

        他的武功和纳兰夜是不能够相比的,纳兰夜将他的掌风接下,并未伤到陈虎半分。

        “这件事情不能够怪你,你也是被师叔利用的,不过这一次的事情也给你一个教训,以后做事不要一根筋,多想想,此事到此结束,我并未怪你。”纳兰夜看着他自责的样子,抿着唇道。

        洛青鸾眉头紧蹙,看着陈虎一个大男人面红耳赤,眼中已经有了水光,心中有免生出不少的感触,对龙恺就多了几分厌恶。利用一个信任自己的晚辈,也只有他这样卑鄙的人才会下手!

        “大师兄,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我听大师兄的话。”陈虎嗫嚅着,赶紧保证。

        等到他爬起来,洛青鸾让人帮他把身上的荆条去掉,又拿来了金疮药让陈虎抹上,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后,才问他。

        “陈虎,你是怎么知道龙恺做的这些事?龙恺现在如何了?”她一双黑眸直勾勾的盯着陈虎。

        以陈虎的心智,如果没有特殊情况,肯定没法知道这件事。

        视线和洛青鸾对上,陈虎连忙道:“是师叔告诉我的!师叔说大师兄没救了,让我跟着他去东宛。我当时就疑惑,大师兄明明在演武场比武,怎么会没救了?师叔才就告诉我,他给我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可以增强功力的药,是毒药,他想要让大师兄死”

        “大师兄,师叔害怕你找他算账,现在人已经跑了,我我打不过师叔。”陈虎摸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

        他被龙恺打伤,龙恺也就逃走了,他不得不前来负荆请罪。

        “那侯府呢?”洛青鸾皱着眉头问。

        若是龙恺离开侯府,会不会带着龙宁一起?难道他要将龙宁留下来为他做下的事情承担后果?可龙宁在后宫,如果真的离开了,只怕又要出乱子了。

        洛青鸾只觉得眉心突突的跳,事情真的是越来越复杂了。

        一旦事情变得复杂起来,她想要将事情捋清楚,就越发的艰难。

        “侯府已经没人了。”陈虎语气突然低沉下去。

        “龙恺逃走了?那龙宁现在在哪里?”洛青鸾看着纳兰夜,两人彼此相对,眼里都透着几分沉重。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现在萧宇祁这边的事情还没有解决,龙恺这边又出现这样的事情。

        “师妹在哪里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师叔逃走了。”陈虎老老实实的回答着。

        洛青鸾眼中倏尔迸射幽冷的光,眼底泛着摄人的寒意。将以前的事情结合起来,当初觉得不对劲寻求不到结果的事情,现在出了龙恺这件事情都可以明白了。

        她总觉得东宛使臣让纳兰夜去护送萧宇祁有问题,将两者之间联系起来,她眼睛一亮,终于知道是哪里让她觉得不对劲。

        按理说龙恺根本就没有理由对纳兰夜下手,他是纳兰夜的师叔,龙宁一颗心又扑在纳兰夜身上,虽然后面入宫为妃,可是他也清楚龙宁根本就没有忘记过纳兰夜。

        更何况洛青鸾也记得,在离开演武场的时候,她猛然回头的时候,看见东宛使臣低头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现在想起来,她都觉得其中包含什么秘密,越发的担忧起来。

        “纳兰夜,我觉得龙恺一定和东宛的人勾结了,这一次东宛使臣一定要让你去护送萧宇祁回国,可能龙恺夜参与在其中。他们一定是在密谋着什么,这次护送萧宇祁你一定要当心。”

        洛青鸾眉心紧拢着,一双美丽的眼睛里满是担忧和深思,因为纳兰夜要去护送萧宇祁,心情更是七上八下的。

        当初害怕是萧宇祁和东宛有什么阴谋诡计,如今怀疑龙恺和东宛勾结,反而更是担忧纳兰夜的处境。

        纳兰夜眼中密布着阴鸷,眉心紧蹙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