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9章 赌约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4-13
  •     “依尚书大人的意思就好。”永安很慷慨的君子风范。

        “……”兵部尚书本来以为要争论一下的,因为他这边人数占优,车轮战是最有优势的,而两队人大乱斗的话,可能就比不上纳兰夜的亲兵有组织性。

        只是这下永安来了一出推让,莫不是激我?让我说出两队人混战的话,他不仅赚了人情,还取得了优势的战法。

        兵部尚书心中一笑,可惜本官看透了你全部的阴谋。

        “本官以为,不如摆擂台赛。”兵部尚书人模人样的提出建议,自认为摆了永安一道。

        永安笑容不改:“但听大人所言。”

        什么?!

        兵部尚书觉得很奇怪,难道本官猜错了?可是话已出口,便也没有悔改的余地。

        擂台赛开始。

        两队各派一人上场,输了的下台,赢了的接着挑战,输过之人不许再上台挑战,最后留在台上的人是哪一方的,便判哪一方胜。

        兵部尚书派出的是一位八尺壮汉,极为壮实,肌肉虬结的样子很能震慑对手。

        为避免派武功极高的人出场有欺负人之嫌,纳兰夜这边袁兴、永安都没在二十人的队伍里。出场的是一个瘦瘦矮矮的男子,看着年纪也很嫩,十八九岁的样子。

        “那是永安手下的那群人里的吉祥物。”纳兰夜偷偷和洛青鸾说话。

        “吉祥物?”洛青鸾抽了抽嘴角。

        “没错,那个亲兵年纪最小,身量也和小孩子一样。他姓候,永安他们都叫他小猴子。”纳兰夜压着声音尽职的给洛青鸾解说。

        小猴子……洛青鸾说不出话。

        “虽然那群老兵总是调戏小猴子,但还是很照顾他的。青鸾你看,这不就把表现机会让给他了。”纳兰夜很清楚自己手下的人都有些什么故事。

        “他可以吗?”洛青鸾说不出小猴子,但还是忍不住发问,“这两个人的体格对比也太明显了吧。”

        确实,壮汉和小猴子站在一起就像是翼展有两米的老鹰和小鸡仔。

        赛场上已经要打起来了,永安那群人在旁边助威——

        “小猴子,上!锤扁他!”

        “小猴子,哥哥相信你!”

        洛青鸾:“……”

        赛台上的两人刚一交手,洛青鸾边发现了小猴子的优势所在——那怪力。

        “本王挑人,怎么可能会挑只能做吉祥物的人?!”纳兰夜骄傲的扬起嘴角。

        “哇,哇哇,”洛青鸾看的眉开眼笑,台上的小猴子从那瘦小的身体里喷薄出恐怖的力量,把那壮汉摔来摔去,最后一脚踹开三尺远,落下了台,“小猴子好厉害!”

        没等到自家王妃夸奖的纳兰夜很委屈,他趁没人注意捉住洛青鸾的手啄了一口,洛青鸾这才惊讶看去。

        成功把洛青鸾的注意力引回到自己身上,纳兰夜很满意,这才去看赛台:“小猴子会留在擂台上很久的。”

        “……哦。”洛青鸾摸摸被偷亲了一口的手背,脸微微有些红。

        小猴子凭借他的天生怪力,一直留到了兵部尚书队伍里的第二十六人上场,最终还是一时不慎,也是有些力竭的缘故,被第二十六人扫到了台下。他灰溜溜的站起来,乖乖承受了来自老大哥们的包容的目光。

        一个大哥模样的士兵朗声笑道:“小猴子,别伤心,哥哥帮你解决剩下的!”

        这人果真说话算话,一人挑了剩下二十四人没带歇气。

        纳兰夜的队伍以二人挑了兵部尚书队伍全部的五十人,大获全胜。

        兵部尚书的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怎么会?!”

        这是什么兵?!纳兰夜手下的人可以怎么这么强?!

        兵部尚书和总管万春对视一眼,都是满脸的不敢置信和懵懂。

        二人不约而同的想到,难道纳兰夜真有如此训人的能力?是他们想错了?!

        袁兴拉着永安笑嘻嘻的过来,对兵部尚书一拱手道:“承让,承让,大人真是客气了。我二人真是赢得侥幸,侥幸之至!”

        兵部尚书想骂人。

        承让?!承让你妹!二挑五十侥幸个屁!这是嘲讽吧?这就是在嘲笑我东宛无能对吧?!

        “那么……”袁兴笑得贼嘻嘻的,他像个奸商一样的搓搓手,“大人是不是该言出必行的付上赌金?”

        兵部尚书脸色一变,他哪里去找十万两雪花银来?!他根本就没想过自己会输!

        谁知道那群将士如此无能?!五十个人都打不过对方二十个!

        “对,大人亲口承诺的十万两雪花银。”永安笑得温文尔雅,“大人不说话……该不会是想赖账吧?”

        “怎么可能……”兵部尚书说出的每个字都好似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只是本官怎么可能随身带着十万两雪花银,明日再拿来。”

        “大人客气,我们兄弟不挑的。”袁兴笑里含着压迫感,“银票也是可以的。”

        “……银票也没有!”兵部尚书豁出老脸不要了,“谁会带十万两的银票在身上!你们这般逼问于我,莫不是早有预谋?!”

        “大人此言差矣。”永兴遗憾的叹口气,“比试是我们提出的没错,可桩桩件件都是大人一条条答应的,比试的方法还是大人自己提出来的,怎会有预谋一说?”

        兵部尚书气的胡子翘起,“你们派高手对战普通士兵!这是作弊!”

        万春不忍看的捂住了眼睛,兵部尚书输急眼了,还好当时答应比试的不是他……

        “唉,”永安摇头,“大人应该看得出来,第一个上场的小猴子……小侯,还是个刚刚加入到王爷手下的小孩子。”

        兵部尚书吹胡子瞪眼,却再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袁兴道:“是我们急相了,确实没有人会在身上带十万两,我们兄弟该猜到,就算是大名鼎鼎的兵部尚书大人也是如此……”

        兵部尚书眼皮一跳。这几个人一捧他就准没好事!

        果然,袁兴语句流畅的道:“大人打个欠条吧!我们相信以大人的为人,不会赖账的!”

        兵部尚书咽了一口血,咬牙写了那张屈辱的借条。

        “要不要签字画押啊?”永安想的多。

        “要吧,更稳妥一点。”袁兴表示赞同。

        不能忍受此等侮辱的兵部尚书大人突然蹲到地上,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

        万春和兵部尚书身边的人皆是一惊,兵部尚书的手下的一个小厮喊道:“大人?!大人你怎么了?”

        “本、本官,腹、腹痛难忍……”兵部尚书皱着眉头,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

        “大人是不是犯病了?!”小厮很紧张,急问纳兰夜道,“王爷,王爷这里有没有军医?”

        “求王爷帮我家老爷请位军医过来!军营远在城郊,回去请府上的医师怕是来不及!”小厮急得要哭了。

        “莫慌。”纳兰夜斜睨了一眼,低沉的声音很有说服力,“你先说,尚书大人这是怎么了?”

        “这、哦!我家老爷有腹痛的老毛病,不时地就要犯病,以前府上常养着医师,就怕老爷犯病,今日出来的急……”

        “奥,是尚书大人早有的痼疾啊。”纳兰夜猜到洛青鸾可能要插手,先把自家媳妇儿摘了出来。

        果然,洛青鸾掩去了女子的嗓音,她不慌不忙道:“我就是军营的军医。”

        “求、求你救我家大人一命!”小厮慌了神。

        “安心。”洛青鸾翻出随身携带的银针,挑了三根扎在兵部尚书的身上,又找了一个瓶子里的药丸,倒了两颗出来吩咐小厮喂进了兵部尚书大人紧阖的嘴里。

        不消片刻,兵部尚书悠悠醒转,看着围了一圈的人老脸一红。

        “尚书大人真是不爱惜身体!”袁兴感叹,“有什么事大家可以商量嘛,怎么就到了急到犯病的地步!”

        永安小心的看着兵部尚书:“大人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肚子疼不疼?想不想晕?大人你若出什么事我们真是此罪难辞啊!”

        兵部尚书想再晕一次。

        真是醒过来就要被气的吐血啊!

        万春在一边说了句公道话:“先扶尚书大人起来吧,这样怎么好说话?”

        兵部尚书感激的被万春扶起来了。

        “此次大人犯病,多亏本王手下的阿……大人不用客气。”纳兰夜毫不客气的讨赏。

        “日后,本官一定登门道谢。”兵部尚书茫然脸,这样也可以吗?

        “那倒不必,谢礼来一份就好。”纳兰夜不能让兵部尚书去找洛青鸾,但改坑的好处还是要坑的。

        “……行。”兵部尚书艰难吐字。

        “我记得阿栾喜欢一株青南草很久了,不知道大人能不能找到。”纳兰夜点名要东西。

        “巧了,下官府上就有一株,不日就送上。”兵部尚书再也说不出话了,他想起来一句古话,人不要脸……怎么着来着?

        “还有这十万两雪花银的事……”袁兴忙不迭也为自己兄弟谋福利。

        兵部尚书惨白着一张脸回过了头,大有你再说本官就晕给你看的架势,吓得袁兴头一缩,连连道,“改日再谈,改日在谈!我们不是很着急,不着急!”

        兵部尚书觉得再多来找纳兰夜几趟,他的寿命都要受到威胁。

        勉力撑了行了一礼后,兵部尚书脸色是真的惨烈,他道:“下官失礼了,下官告退。”

        袁兴不忘跟在兵部尚书不甚利落的步伐后面喊了句:“大人不要忘了欠我兄弟的账啊!”

        兵部尚书的背影疑似一个趔趄,但是最后还是坚定的走出了兵营的大门。

        袁兴洋洋得意的轻拍着兵部尚书留下的欠条,对永安笑道:“有你的,十万两雪花银啊。”

        永安从来切开黑,他淡淡一笑:“小事一桩,不足一提~”

        袁兴嗤笑。

        这边走远了几步的纳兰夜朝洛青鸾挑挑眉,出声道:“青鸾出手了?”

        洛青鸾狡黠的点点头:“没错!搞定了。”

        纳兰夜爱怜的点点洛青鸾的额头:“本王的青鸾真聪明!”

        洛青鸾轻哼:“说了小事一桩嘛,你且看后头的,更精彩呢!”

        “嗯?”纳兰夜笑了,“本王会好好看着的,看本王的青鸾大展神通。”

        “那就对了知道吗?”洛青鸾捏捏纳兰夜的俊脸,“看我的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