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吃醋了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8
  •     “娘娘提了一下,我也说不准。姨娘若是拿不定主意,那我还是去问问爹好了。”

        虽然在王雪茹面前只是随口说说,但洛青鸾自己却听出,估计用不多久,王皇后还真的有可能驾临将军府,只等她布置好一切就行了。

        见洛青鸾要走,王雪茹立即拉住她:“好了,别去找你爹了,这种小事,姨娘处理就好。”她哪里敢让洛青鸾去见洛城,若真去了,指不定这丫头三言两句,用皇后娘娘的名头使得老爷大手一挥,重新给她修个院子也说不定,到时候更多的钱都花了。

        “好了好了,不就是个翻新院子的事吗?这些事姨娘会处理的,你一定满意行了吧?”王雪茹无奈,只能松了口,心里却将洛青鸾痛骂了一阵。

        这个丫头,果然越来越放肆了,仗着稍微得了皇后娘娘的宠爱,就如此无法无天,若以后真的成了太子妃,还不将她和清霜踩在脚下?

        不行,她绝对不会任由这种事发生的。

        “李嬷嬷,给我好好盯着那边,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即来给我说。”眼中一抹深深的恨意闪过,王雪茹捏着手指,一根根攒紧。

        很少踏入霜华院,洛青鸾知道自己并不会在这里住多久,其余地方也没有去,就在洛清霜原来的闺房里随处看看:“黛月,都换过了吗?”

        “小姐放心,除了家具是大小姐曾经用过的,奴婢都换上了小姐惯用的东西。就连床,我也让管家找了几个下人换了,小姐一看知道,是你原来睡的那张床。”黛月笑嘻嘻的道。

        洛青鸾点头,满意道:“嗯,还是你聪明。”

        黛月点头:“奴婢知道小姐睡不大小姐的床,我也是,”她说着说着就嘀咕起来:“我也不喜欢睡春梅的床,谁知道她身上脏不脏,有没有洗澡,万一有虱子呢?”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洛青鸾摇摇头:“你呀,别想得那么夸张了,就是心上不舒服而已,那可能真的脏。”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私人物品,特别是藏在床头暗格里的东西,没多久天就黑了。

        在霜华院用晚饭,看着庭院里的景致,高大碧绿的榕树冠如华盖,墙角开满了粉色的小花,映衬着一排排修剪整齐的花圃,洛青鸾觉得这也勉强算个好处。

        站在窗户朝外看,漫天夕阳,将天空染得一片金黄,落日的余晖逐渐暗淡。

        “小姐,我去给你烧水沐浴吧?”黛月刚说完,眼神一动:“嗯,那人怎么鬼鬼祟祟的?小姐你看!”她指着窗户外面,却见那人似乎察觉了,一晃而过消失不见。

        “啊,不见了?”

        洛青鸾淡淡一笑,毫不意外。

        那人是谁派来的,还用说吗?距离宜兰院这么近,想不到她那姨娘防她还这么厉害,究竟是怕她发现了什么,还是自己心里有鬼,所以才密切留意她的举动?

        “不用管,我们又没做什么,担心什么?”洛青鸾一顿,随即又道:“不过黛月,若是真又什么贼子小偷,手脚不干净的敢来这里,发现了你尽管叫人,打死都不为过!出了事有小姐我给你担着,知道吗?”

        最后几句,她是抬高了声音说的,故意让某些有心之人听见。

        虽然她知道王雪茹绝对不会放任她在眼皮子下任意,但有时候吓唬她也是好的,或许,对方可能真的因此而露出马脚呢!

        ……

        太子府。

        珠帘晃动,发出清脆的碰撞声音,一名青衣侍女端着一壶陈年冰花酿,恭恭敬敬的放在桌子上,然后躬身退下,半点也不敢怠慢。

        桌上没有多余的东西,三个白玉盘,三道菜,看起来有些简陋。但只有亲口品尝过这三道菜的人,才知道什么叫做精心烹制,什么叫山珍海味。

        “子卿,来,尝尝这道雀舌羹,据说这可是东宛国才有的做法,还是刚来的个厨子做出来的,我看味道还有几分。”南宫擎一边吃一边吃,虽然吃相优雅,不徐不疾,但外人看到,依旧还是会大吃一惊。

        堂堂太子殿下,原来私下也是如此随便?食不言寝不语的古训,竟然半点不讲究?

        但看了他身旁坐着的那人,只怕就会明白,若是在西楚国还有谁能够和这位冷面王爷纳兰夜说上两句话的,也就非太子南宫擎莫属了。

        对于南宫擎的好意,纳兰夜却一句话也没有说,除了面前的酒杯中有半杯冰花酿,桌上三个价值千金的菜,他连动也没有动一下。

        “不喜欢?”

        南宫擎浑然未觉的样子,又指着另一盘菜道:“那尝尝这个?这虽然是一道素菜,可别小看哦,仅仅是这主菜九孔玉莲,就不是随便哪里都有的,别说这配菜,还是用新鲜的百叶香昙搭配。嗯,我虽然觉得不错,可如是她在,只怕还是能够挑的出毛病。”

        一想起那日在邀月楼上的情景,南宫擎依旧回味无穷,脸上带着笑意:“子卿,当时你不在,没看到那位洛二小姐的风采。我简直没想到世上还有如此博学多才的女子,不止是弹琴,就连对于美食都这么讲究。”

        一边说,他一边看了看桌上的三个菜,感慨道:“唉,也不知道我让厨子特意做的这三个菜,她吃了会如何评价?哎,子卿,你可以先给我点评……”

        “你很高兴是不是?”蓦地,淡漠的一句话从纳兰夜口中道出,目光中没有半点暖意。

        并没有察觉对方的冷淡,还有一丝淡淡的醋意,南宫擎立即道:“可不是!子卿,你我难得好友知己,有些事我也不瞒着你。”

        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他仿佛看到那个白衣如雪的少女就在眼前,一笑一嗔,却是那么吸引他的神魂,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就那么让他回味无穷。

        南宫擎浑然未觉道:“我可以认定,我这辈子要找的女子就是她,她那么特别,那么美,若不是知道她是将军府的二小姐,只怕我都会怀疑她是不是天上仙子临尘……”

        “一个小丫头片子而已,有你说的这么好?”

        纳兰夜一句话,冷冰冰的再次打断了他,甚至语气还有些嘲弄和不信。

        总算听出好友似乎对洛青鸾有些误解,南宫擎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不是,子卿,你一定是被以前有关她的传言欺骗了,若是你能够真正和她相处,就会发现洛二小姐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冰雪聪明,温柔善良,蕙质兰心……”

        纳兰夜想冷笑,这个丫头,什么时候温柔善良了?对他如此下狠手,恨不得踩断他的腿,还逛青楼,喝花酒,哪里像个正经的千金小姐?说她冰雪聪明、蕙质兰心?只怕是狡猾多端,诡计百出吧?

        “以前我从没有想过,自己真的有一天会喜欢哪个女子,可现在我明白了。”

        唇角飞扬,充满了无限笑意和温柔,南宫擎眼神坚定,端起了面前的一杯冰花酿,一字一句道:“子卿,我告诉你,我一定要娶她做太子妃!”

        是吗?这个小野猫一样的女人,你确定她配做太子妃?

        纳兰夜心里冷笑着,面上却不显分毫,一如既往的淡漠,眼底却有一抹掩饰不去的恼意,瞬间飞逝。

        这个臭丫头,转眼不见就去和别的男人吃饭喝酒,她难道半点不懂身为女子该有的矜持吗?若不好生管教,只怕以后真的越来越放肆!

        “我还有事,走了。”想到这里,纳兰夜站起来就走。

        “哎,子卿,你去哪里?”对方已经出了门,南宫擎才反应过来,却已经晚了。

        出了太子府,一身玄衣的纳兰夜犹如融入了夜色中的幽魂,悄无声息的就消失在大街上。就算有人眼睁睁盯着, 也不会察觉他是什么时候消失的,又去了哪里。

        只觉得心里有股火焰在燃烧,飞纵在屋檐上的纳兰夜此刻只想抓住洛青鸾好好责问一声,为什么如此随便,竟然这么轻易就和南宫擎一起吃饭。

        难道她喜欢他?也想做太子妃?

        一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火起,控制不住。

        施展轻功,纳兰夜很快已经找到将军府的所在,熟门熟路就来到了那破旧简陋的小院。可一看不对劲,这根本不是有人住的样子,显然洛青鸾不在这里。

        这分明是她的小院,可是人呢?

        心头一动,这点难不倒他,一圈找下来,纳兰夜很快在霜华院看到了洛青鸾的身影。

        打开的窗户里,她低垂着头,似乎在写什么,雪白的脖颈修长如天鹅,羽睫轻垂,红唇抿着,似乎有些笑意。

        站在墙头,纳兰夜满心怒火消散一空。

        如此秀美宁静,好一副雅致动人的画面。她持笔急书,显然胸有成竹,不时还笑一笑,显然很满意的样子。他忽然好奇起来,她究竟在写什么,还是在画什么?

        洛青鸾在写的,自然是一篇新的小黄文。

        并没有察觉自己被人监视着,她只沉静在自己的世界中,视如笔下的每一个字都是银子。一想到这里,她就充满了干劲,即便已经夜深了,也依旧没有停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