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真心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8
  •     才看一眼,洛青鸾就有些不高兴了。

        这男人,刚才那么几个女子上台跳舞他都不看,怎么偏偏轮到这白依璇,他怎么就看了?看就看了,居然看的这么入神!难道他忘记自己中毒就是白依璇派人干的了?

        “纳兰夜,她跳得好看吗?”语气一沉,洛青鸾张口就问。

        半点没有平时的恬淡平和,反而酸溜溜的,连一张小嘴也撇着。

        修长的手指在案几上轻轻敲了敲,纳兰夜居然依旧没有回头,只随意‘嗯’了一声。他眼神一直盯着比试台上翩翩起舞的白依璇,看的出神了一般。

        这下,连南宫煜都吃惊了,一向对女人不感兴趣的纳兰夜,什么时候这般看一个女人了?他对洛青鸾好,那是因为两人成了亲,这很正常。可这个白依璇他并不熟啊,难道真的一见倾心了?

        “子卿,你……你在看璇玑公主?”南宫煜试探着问出声。

        唇边泛起一抹笑容,纳兰夜点点头。

        虽然他一直盯着台上,但眼角的余光却没放过洛青鸾的丝毫表情。

        果不其然,之前还没察觉,现在他看出来了,她真的吃醋了!否则,她怎么会撅着小嘴,明明很不高兴了,但却拼命克制住,假装无所谓的问他呢?

        脑子里一个念头闪过,他顺势就说了,不过是故意为之。他就是想试试,他这个小娘子是不是真的在乎他,心里真的有他。

        既然她讨厌这个白依璇,那就用白依璇试探最好了。

        相比起纳兰夜的入神,似乎连回答都不在意了,洛青鸾更觉酸意翻涌,控制不住。若非这是大庭广众,周围还有这么多人,她真想揪住纳兰夜的衣襟好好问他,这白依璇究竟哪里如了他法眼,居然眨眼就看上这种蛇蝎女人!

        关心则乱,连洛青鸾自己也没有注意到,她吃醋了。

        语气越发酸了起来,细细的眉头拧了起来,洛青鸾冷冷道:“哪里跳的好了,我怎么看不出来?”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如轻云之蔽月,微幽兰之芳蔼兮……”一段话从纳兰夜口中轻轻念出,似乎是在回答洛青鸾,可他并没有看洛青鸾一眼,仿佛只是心中所动,有感而发。

        从没见纳兰夜这般神魂颠倒,洛青鸾受不了了,张口就道:“你眼瞎了吧?这女人心狠手辣,歹毒无情,连自己兄长都要谋害的,你哪知眼睛看出她好了?还轻云蔽月?我看是蛇蝎烂泥差不多!”

        将白依璇讽刺的一文不名,可她依旧没有半点解恨。

        一旁的南宫煜看的很是尴尬,纳兰夜自从成亲后,一向和洛青鸾感情好的蜜里调油,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了?

        “青鸾,你……你也别这么说端柔公主,你们俩意见不合,可别扯到别人……”

        “什么别人!”洛青鸾打断他话,板着脸:“二皇子,有人眼瞎也就罢了,你可不行。我告诉你,这白依璇可不是个简单人物,之前才派人将某人差点毒死,可凭着那张脸啊,一转眼人家就忘了,居然被迷了心窍。”

        “什么,不可能吧?”南宫煜有些不敢相信。

        “爱信不信。”被这两个男人都气到了,洛青鸾却发不出脾气,也不想为了这个白依璇发作,只能气呼呼的一甩手,端着茶咕噜咕噜往肚里灌。

        似乎这才注意到了洛青鸾的举动,纳兰夜疑惑道:“青鸾,你怎么了,这么渴?”

        “关你什么事!”洛青鸾不想理他。

        眼中闪过一抹暗笑,纳兰夜装作很是不解的样子,接过她手中的茶杯放下,一本正经道:“怎么不关我的事,青鸾,你若是不舒服,那等会的比赛就不用参加了,我给陛下说一声,想来他不会怪你。”

        还想着刚才的事,洛青鸾火气半点不消,冷冷道:“我怎么敢劳你楚王大驾,你不是看美人跳舞看的兴起吗,慢慢看好了,我可不敢打搅你。”

        眉头一皱,纳兰夜忍住心底想笑的冲动,认真道:“青鸾,你生气了?我刚才哪有看的兴起?你别生气好不好?”

        “我没生气。”

        “你就是生气了。”

        不容分说,纳兰夜抓着她的手柔声道:“青鸾,你是不是因为刚才我看白依璇跳舞,所以你生气了?如果是,那我不看就是了。”

        “说了我没生气好不好?你愿意看,你尽管看啊,我怎么敢干涉你楚王大人呢?”一想到刚才纳兰夜看的那么入神,连她都不理了,洛青鸾就生气,忍不住手握的紧紧的。

        “原来青鸾没生气啊,我误会了。”眼中闪过一抹促狭,纳兰夜越发觉得逗她好玩,顺势放了她的手,摆出一副回转身子再次欣赏的架势道:“那好,那我就再看看,这璇玑公主的舞蹈可真不错,娇软体柔……”

        “你敢!”洛青鸾气的脱口而出,柳眉倒竖:“纳兰夜,你若是再敢看她一眼,本姑娘就、就……就休了你,你信不信?”

        气的口不择言了,可是等洛青鸾说完,才发现纳兰夜竟然笑眯眯的盯着她,眼神怪怪的,唇边还带着一抹戏谑的笑容:“还说没吃醋?都吃飞醋吃了一大缸子了,还不承认!”

        “青鸾,你喜欢我,所以不愿我看别的女人是不是?”凑到她耳边,纳兰夜低低的说道。

        一句话说的洛青鸾忍不住红了脸,被他公然抱在怀里极不自在,就想推开他:“谁喜欢你了,放开我!”

        “你不喜欢我,那我只能再去看别人跳舞了……”

        “你敢!”

        纳兰夜大笑起来,一把将洛青鸾紧紧抱在怀中,飞快在她脸上印下一吻:“还不承认?青鸾,你再不承认,是不是要我亲到你承认为止?”说完,他就凑了过来,一副真的要当众亲下去的架势。

        吓的洛青鸾赶忙推他,却根本推不动,眼看他的脸已经凑了过来,身旁的南宫煜还故意‘咳咳’,一副提醒的样子,羞的她慌忙用手挡住,娇嗔道:“纳兰夜,你够了啊!”

        耳旁传来他低沉而压抑的声音,极其魅惑:“喜不喜欢?”

        “喜欢,喜欢好了吧?”被逼得没法,洛青鸾只能答应,一张脸已经犹如染上了红霞。

        心里大喜,纳兰夜松开她一些,宠溺的道:“真的喜欢?”

        说都说了,洛青鸾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这阵子自己对纳兰夜的心态转变,她不是感觉不出来,这会都被他逼到如此,索性就承认了:“好吧,是真的,我喜欢你又如何了?你是我相公,我是你娘子,喜欢你不是很正常的吗?”

        “不过纳兰夜,我可给你说好了,你若是敢再喜欢别的女人……”压低了声音,洛青鸾不想让南宫煜听好戏,低声而咬牙道:“我绝对一针扎的你悔不当初!”

        “放心,我一辈子就喜欢你,爱你,别的女人绝对不看一眼,她们哪里比得上我的青鸾。”心头充满了柔情,终于得到洛青鸾的回答,纳兰夜心满意足。

        “我说你们两个,要亲热回家去好不好,还在比赛嗯。”实在受不了了,南宫煜嘀咕一句,却被洛青鸾和纳兰夜同时白一眼。

        洛青鸾终于说出了心意,纳兰夜得了肯定,都松了一口气,两人再看对方,不觉多了一种莫名的情愫。说不出,却淡淡情绪的萦绕在周围,暖意融融。

        台上跳舞的白依璇终于完了,虽然得了十九只花签,但脸上却没有半点笑容。

        优雅的俯身谢礼,而后退下台来,在经过箫凝玉坐席的位置,她微微停顿了片刻,用只有箫凝玉才听得到的声音,低低道:“看见了?你深爱的楚王根本没有看我跳舞,一直在和你最讨厌的女人卿卿我我。”

        “可恶……”早就注意到了的箫凝玉恨的牙痒痒。

        “看来这次我想得第一是不可能了,楚王手中那只花签没有给我。”白依璇一副惋惜的样子,说道:“端柔公主,等下看你的了,希望你成功。”

        就算不成功,她也绝对不会让洛青鸾成功!

        箫凝玉银牙紧咬,死死盯着不远处软语柔情的两人,妒火中烧。

        台上,李公公又宣布下一位选手上台了,但箫凝玉根本没有心思注意。为了收拾洛青鸾,她已经打听清楚了,和洛青鸾报了相同的才艺表演——弹琴。

        已经布置好了,只等一会洛青鸾上台表演就会出丑了。她倒要看看,名传西楚的楚王妃,听说在弹琴上是最出名的,也不知道等会丢脸的时候,洛青鸾会如何下的了台。

        一个时辰后,参加跳舞的所有女子终于比赛完了,没有出乎意料,第一名是南魏国的白依璇,十九只花签。

        对于唯一没有投票的楚王,众人是没有半点奇怪的。纳兰夜对女人不感兴趣,这在西楚是谁都知道的,若说他欣赏某个女子,因此而为她投票,那才是会惊掉一众人等的下巴。

        西楚帝笑呵呵的对林逸轩道:“久闻端柔公主美名,果然舞姿优美,不知公主可许配了人家?”

        听到这里,白依璇脸色一变,就听林逸轩拱手,淡淡笑着回应:“陛下,舍妹今年十五,父皇虽然也开始为依璇考虑婚事,只不过一时没有合适人选。”

        “哈哈哈……”西楚帝大笑:“若是太子觉得可以,不如回去给南魏帝说说,可否让璇玑公主嫁到我西楚来?朕的二皇子还没有娶妻,若是能有端柔公主这样的女子做儿媳,朕就满意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