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第170章 哪里来的狐媚子
第170章 哪里来的狐媚子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8
  •     过了西楚国境线,就是越来越荒芜的景况。

        两国交界之处,是一大片漫无边际的戈壁荒漠,遍地岩石,风一吹更是黄沙漫漫,透着苍凉,天高云淡。

        五年前,这里就是北越和西楚开战的地方,无数的将士死在这里,阴魂不散,即便是白天,也似乎能感觉到阴风阵阵,毫无人气。

        透过马车帘子的缝隙,洛青鸾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外面。

        前方望不到头的队伍,她数不清北越的使臣队伍究竟有多少人,但仅仅是凭借韩逊这个北越国主的身份就能够猜到,绝对不容小觑。

        想要在这里逃走是不可能,她干脆养精蓄锐,在明阳城等待救援好了。

        洛青鸾坚信,纳兰夜一定会来救她的。

        只是,不知道他这会有多担心……

        轻轻叹了一口气,洛青鸾摇摇头,这不经意的动作却被翠儿发现了,小声的问道:“姑娘,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刚才她一见洛姑娘不舒服,立即去报告,果然陛下大为着急,立即就赶来了。由此可见,陛下心中是真的喜欢这位洛姑娘的,她可不能大意,一定要好好伺候才是。

        “没什么,我只是想着……”

        打定主意要让韩逊手忙脚乱,闹的他不可开交,后悔掳走她才行,洛青鸾想都没想,随口乱编:“马上就要到阳明城了,我爹他是不是已经发现我不见了。”

        翠儿一听,顿时担心:“万一发现了,那姑娘怎么办?”

        “只怕我爹一定会禀告西楚陛下,派人攻打北越,唉……才安定没多久,难道又要开战吗?我已经给陛下说了,让他放我回去,可是他就是不答应,非要和我在一起。我知道他的心意,可是……他毕竟是天子,不能这么任性啊。”

        翠儿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安慰:“姑娘不要想这么多了,陛下一定会有办法的。”

        心头一笑,洛青鸾也不管翠儿在想什么,反正她话已经说了,流言自然会散播出去,到时候有韩逊好看的。

        连洛青鸾自己都没有发现,她完全没有想过纳兰夜会不会担心,会不会吃醋。

        或许在她心里,早就相信他对她的感情了。

        绝对不会因为任何外力而改变。

        ……

        队伍浩浩荡荡,终于在两天之后到达了北越都城——阳明城。

        洛青鸾的马车一路上都没有停,车辕滚滚,行驶在整齐宽阔的街道上,又行驶了好一会才停下来。掀开马车帘子,面前是一方琉璃照壁,雕龙刻凤,周围庭院深深,草木繁茂,竟然已经在皇宫内院了。

        不言不语,洛青鸾跟着翠儿进入一间清幽的宫殿,入目一切都收拾的整整齐齐,摆设富丽堂皇,看来韩逊暂时安置她的地方也算不错,并没有****她。

        既然已经打定主意养精蓄锐,洛青鸾更不会在意所处环境。

        曾经在将军府吃了多少苦,现在不过换个地方,并没有丝毫比楚王府差,洛青鸾没有半点不习惯。走到床前,她刚坐下,翠儿就上前来倒了一杯茶给她:“姑娘渴了吧,喝点水休息一下。”

        这个小侍女一路上倒对她不错,看来不知道还是有很多好处的,至少她不用防备翠儿,翠儿也毫无压力的伺候她。

        茶水并没有什么问题,洛青鸾喝了半杯润润嗓子,又草草洗漱了一下:“我有些累了,休息一会,不管有什么人来了,我都不见。”

        “是,姑娘。”翠儿不疑有她,乖巧的下去了。

        合衣坐在床上,洛青鸾四下打量。

        锦被是上好的云缎丝绸所制,听说这是北越国上层贵族和皇室流行的,里面的棉花厚实而柔软,显然是新制成的。床榻是最好的紫檀木,周围雕刻着细致的花纹,精巧繁复,一看就是巧匠制成。

        里面的一圈的雕花床沿上还镶嵌了一块白玉,摸上去温润,还有淡淡的暖意。洛青鸾知道,这是上好的万年温玉,比羊脂白玉还要珍贵,若非是皇室,一般的贵族也用不起。

        看来这里果然是北越后宫了,只不过,韩逊究竟打算如何?总不能一直将她关在这里,好吃好喝照顾着?

        想了一会,洛青鸾也懒得想的,反正既来之则安之,她不信韩逊敢将她如何。

        除非真的打算和西楚开战。

        那么……韩逊做好准备,和纳兰夜开战了吗?五年前的一败涂地,他是否还记得?

        想着想着,不觉困意上涌,这几天都在马车上度过,洛青鸾也没有好好睡一觉,如今躺在柔软的床上,不知不觉眼皮子就沉了起来。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传来一阵沉重而凌乱的脚步声,随即就是一声压抑的怒吼:“洛青鸾,你……你给朕滚出来……”

        带着咆哮的声音,却并不是很大,显然来者也是克制住的。洛青鸾顿时被惊醒,起身掀开帐子一看,差点没笑出来。

        韩逊一张俊脸扭曲的快要变形了,强烈的痛苦让他无法忍受,却又不敢宣扬出去。他目赤欲裂的站在面前,似乎已经压抑到了极点,浑身颤抖,手背上青筋崩现,几乎要炸开。

        他身后跟着一个太医模样的老者,低着头瑟瑟发抖,却一句话也不敢说。

        好在心头提防着,洛青鸾并没有脱衣睡觉,这会直接掀开被子下床,她随手理了理微乱的鬓角,漫不经心的看着韩逊:“韩逊,你是有多不耐烦,连个安稳觉都不让睡?”

        “你还敢睡觉?”

        已经忍耐到了极点,韩逊冲上前,一把扣住洛青鸾的手腕,愠怒道:“还不快给朕、给朕解除痛苦!”

        之前还以为是假的,她不过是在吓唬他,可现在韩逊才知道,就算他一回来就找太医看了,可根本没用。

        别说解开洛青鸾下在他身上的禁致,连看都看不出来。他让太医院所有太医都来诊脉检查,可没有一个能够发现他身上的问题。

        本想着或许没事,可正检查着就发作了,果然如之前洛青鸾所说,三天必须解除。韩逊简直不能想象,这就是血液逆行的痛苦,绝对比刀子割肉还要痛苦,而且摸不着,挠不到,这是痛在骨子里,皮肤下,身体内部……

        痛的他几乎在地上翻滚,可根本解决不了问题,那些太医吓坏了,却束手无策。

        韩逊没法,只能来找洛青鸾,而且还不能让太多人察觉。

        “要解除痛苦,简单啊。”洛青鸾也不推辞,淡淡笑道:“我饿了,等会给你治疗后我要吃饭,有什么好吃的赶紧准备好。”

        “你……”韩逊气急败坏。

        他都痛的要死了,她居然只关心吃饭?

        洛青鸾耸耸肩头:“人是铁饭是钢,不吃东西,你当我是神仙?”她还要留着力气来等待救援呢,绝对不能委屈自己。而且,只有休息好了,才能更好的应付韩逊,还有接踵而来的麻烦。

        沉默片刻,韩逊终于吩咐宫人去准备饭菜。

        “你先给我解除痛苦,等弄完了,自然少不了你吃的。”

        “好,过来吧。”洛青鸾也不推辞,直接朝韩逊勾勾手指。

        犹如召唤小狗的动作,韩逊看的眼瞳一缩,一股怒意上涌,却终究只能按捺下怒意,走了过来坐在床边。

        没有丝毫犹豫,洛青鸾直接解开韩逊的衣服,露出上身,而她自己却半点羞涩脸红都没有,仿佛早已经见惯了。

        那太医看的目瞪口呆,浑然没想到一个陌生女子竟然如此大胆。

        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眼神,韩逊一怒喝道:“看什么,滚出去!”

        “是,陛下。”浑身一震,太医忙不迭的出去了,还将门关上。

        刺**术也是鬼手九针法中的一门针法,只是洛青鸾很少用。除非是深仇大恨,或者针对无恶不作的人,她根本不想用到这样一门极其歹毒痛苦的方法。

        不过对于韩逊,她想都没想就用了。

        生命危在旦夕,还讲什么仁义道德!

        要给韩逊解除痛苦是不可能,这是洛青鸾防身之法,她必须自保。但稍微为他缓解一下痛苦,这还是能做到的。

        纤细的手指不断在韩逊背上按动,每一个**道不断按摩,根据力道和位置的不同缓缓刺激着。韩逊痛苦消减,脸色也缓和了几分,按摩到后面,他甚至觉得浑身舒畅,不断痛苦消除一空,连半点疲惫也感觉不到了。

        背后的**道按摩完毕,洛青鸾又换了个位置,坐在韩逊身前,给他按摩胸前的**位。

        这一刻,韩逊仿佛忘记了洛青鸾是他死仇之妻,身体上的通泰和这种飘飘然的享受和之前的痛苦形成强烈的反差。他甚至有了一种恍惚所以的感觉,想要将这种感觉持续下去。

        好舒服……

        蓦地,安静的寝宫中突然传来女子的声音,充满了愤怒和嫉妒:“陛下,你……你这贱人,还不放开陛下!”

        洛青鸾转头一看,一个身穿枚红色宫装,头戴珠翠,打扮的艳丽妖媚的女子冲了进来,正站在不远处怒气冲冲的指着她。

        这……难道是韩逊的妃子或者皇后?

        这是洛青鸾第一个念头。

        可不等她开口,这女子已经冲了上来,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拂开:“哪里来的狐媚子,竟然勾引陛下!来人,给我将她拖出去打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