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真乃奇女子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8
  •     洛青鸾回到王府,纳兰夜竟然还没回来,他去处理一个事情,将近处理了一天。&1t;/p>

        “王妃!”一旁忽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洛青鸾吓了一跳,一回头,赫然是永安笑眯眯的站在窗外。&1t;/p>

        “王爷呢?他怎么没回来?”洛青鸾皱着眉头问道,她本来就担心纳兰夜,现在这一出,她更加担心了。&1t;/p>

        “王爷托我告诉王妃,他等下要去其他副帅家一聚,可能等他回来,会到半夜三更多了。”永安折腾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薄甲,叹了口气:“哎,王爷不带我去前线,让我照顾姑娘,姑娘可千万别嫌我烦啊。”&1t;/p>

        “你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想跟着你家王爷去前线咯?”洛青鸾挑了挑眉,她站起身,长袖翩翩,赫然一副仙人之姿。&1t;/p>

        “我可没这么说,边防战场那么残酷,那么激烈,我只是担心王爷……”永安自顾自的说着,一看洛青鸾哲脸色,好家伙,冰冷的跟那九月寒霜一般。&1t;/p>

        他连忙歇了心思,干笑两声匆匆离开了。&1t;/p>

        果然啊,这个话多说多错,殊不知洛青鸾担心纳兰夜,巴不得跟纳兰夜跑去边防才好。如今他这样一添油加醋,还不知道后果会如何呢。&1t;/p>

        洛青鸾看着永安离去的背影,心又沉了沉。&1t;/p>

        到了晚上,三更时期,纳兰夜回来了。&1t;/p>

        他身上带着一丝夜间独有的冰冷气息,就这样闯入了洛青鸾的卧房,那丝冷气扑面而来,让洛青鸾打了一个冷颤,赫然从床上惊醒。&1t;/p>

        睁开眼,正对上他那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却让她无比安心。&1t;/p>

        “这么晚才回来,看来你是迫不及待的跟我分开了?”洛青鸾轻轻一起身,坐了起来,她的语气有些不好,但是听在纳兰夜的耳朵里,却如同嗔怪。&1t;/p>

        纳兰夜顺势坐在她的身边,一伸手,头上的冠就被他摘了下来,那漆黑如墨的青丝一瞬间披散了他的整个肩头。&1t;/p>

        “娘子可是想念为夫了?”&1t;/p>

        “正经点,我跟你说话呢,纳兰夜,你要是那么想早点摆脱我,干嘛还浪费时间跑回来,我可没时间跟你玩进进出出的游戏。”洛青鸾站起身笑骂道,倒是有几分开玩笑的意思,却被纳兰夜伸出手,用力的一拽。&1t;/p>

        她猛然的失去平衡,就这样的跌倒在纳兰夜的怀中。&1t;/p>

        “还有两天,明天我还要忙一些其他的事情,陪你的时间更少,到时候你会不会怪我。”纳兰夜轻声的趴在洛青鸾的耳边,低垂着眼睑,似乎已经沉浸在了离别的不舍中。&1t;/p>

        洛青鸾也明白纳兰夜的不舍,那高高在上的战神如今却如同一个普通男子一般,依恋着她。&1t;/p>

        她心头一软,伸出手,用力的回拥着纳兰夜。&1t;/p>

        接下来的两天,一切都相比往常的进度提升了几倍,纳兰夜的袖箭制造完成,一千把刀剑在南宫煜的赶工下也成型,分了下去。只是南宫煜已经三天三夜没有睡觉,几乎都快虚脱了。&1t;/p>

        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说明纳兰夜将要离去了。&1t;/p>

        天空仍旧是透明的湛蓝,上面漂浮着白色的云朵,灿烂的阳光穿透云层,照射在大地上,鸟儿轻轻飞舞着,鸣叫着,像是在点燃战斗的号角,又像是再谱写一曲离别的哀歌。&1t;/p>

        这样一片祥和的情境下,洛青鸾正在一片片的为纳兰夜带上青色的战甲。&1t;/p>

        “这个是护肩,这个是护腕,这个是腹甲……”那纤纤的十指一片一片的拾起来,在一片片的安放在纳兰夜的身上。&1t;/p>

        蓦然,纳兰夜伸出手,将洛青鸾拥入怀中。&1t;/p>

        腹甲和胸甲都是坚硬的铁,一寸寸的让洛青鸾冰到心底,她轻轻的拥抱了一下纳兰夜,随后直起身子,将头盔再带入他的头上。&1t;/p>

        “纳兰夜,这次敢不敢跟我打个赌?”&1t;/p>

        纳兰夜深黑的眸子之落在洛青鸾一个人的身上,微微一笑:“你说,赌什么。”&1t;/p>

        “你要是能活着回来,我就……就和你圆房,你要是死了,我就去找十个八个美男,给我当填房,做男宠。”洛青鸾面无表情,但是却逗得纳兰夜忍俊不住。&1t;/p>

        “我是不会给你找男宠的机会的。”&1t;/p>

        “那就最好!”&1t;/p>

        三天之后。&1t;/p>

        城郊十里外,迎风飘扬的是西楚的战旗,浩浩荡荡的军队排列整齐,纳兰夜身着盔甲,坐在站马上,战钟敲响的一刻,十万大军出征。&1t;/p>

        南宫煜和南宫擎站在西楚皇的身后,一脸的凝重。&1t;/p>

        “这一去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回来。”南宫煜叹了口气,他当然担心纳兰夜的安危。&1t;/p>

        “我相信,有青鸾的主意,这仗子卿一定会打得漂亮。”南宫擎笑了笑,眼神却四处的看了一眼:“王妃呢?怎么不见她人?”&1t;/p>

        按理来说,她不是应该担心纳兰夜,然后目送他远去么?&1t;/p>

        现在洛青鸾,人在哪?&1t;/p>

        洛青鸾自然是一反常态,她看着纳兰夜转身,自己也就率先离开了。有时候道别不需要矫揉造作,毕竟她心意到了,就可以了。&1t;/p>

        一反前几天的焦急,洛青鸾馆优哉游哉的坐在马车上,眯着眼睛,吃着一粒粒宛若祖母绿一般的葡萄。洛青鸾享受的很,马车缓慢的行驶着,前方一个拐角,一转弯,则到了长乐大街。&1t;/p>

        没错,她现在要去碧水庄,查看一下她暗宅的生意状况。&1t;/p>

        一如既往地,车子停在了暗宅门口,洛青鸾跳下马车。&1t;/p>

        “给我调出这个月的账本,度,然后给我汇报一下这个月的入账怎么样。”洛青鸾自顾自的走到大厅中,休息了起来。&1t;/p>

        暗宅的负责人也是纳兰夜调过来的,暗夜堂的人,他见是洛青鸾来了,不敢怠慢,急忙召集手下将账本送了上来。而后面对洛青鸾,谈起这生意上的事,竟然有些不好意思。&1t;/p>

        可不是,整天都写那些东西,弄得他们一些个血气方刚的男儿都忍不住了,睡觉都做春梦,这下要当着洛青鸾这个王妃汇报细节,他可脸红又尴尬。&1t;/p>

        “这个月,咱们收益都在这上面记着呢,王妃您看看,核对一下,一共三万余两,比之前的好了很多。”&1t;/p>

        “那大家的工作状况呢?可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吗,有没有问题?”洛青鸾紧接着问道。&1t;/p>

        负责人看了洛青鸾半天,脸色忽然一红,说话的腔调也变得支支吾吾的。&1t;/p>

        “干嘛呢你,快点说啊。”洛青鸾皱了皱眉头:“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1t;/p>

        “这个……目前写话本子的只有三组,每组一共五个人,画****图的只有男人,女的都不好意思,所以只有两组,每组三个人。”负责人支吾了半天,才说明白。&1t;/p>

        洛青鸾也是大致的明白了:“为什么工作的人这么少?不过效益还是见得到的,但是还是少了一些,多一个人多一些想法,还是要尽快的扩展一些。”&1t;/p>

        负责人脸色更红了,原本小黄书都是一些见不得人的玩意儿,没想到洛青鸾能够如此堂而皇之的做的风风火火,真是不一般。&1t;/p>

        “其实王妃,本人还有一事相求。”负责人想了想,叹了口气:“您也知道,这些暗夜堂的兄弟们都是身上有暗伤或者隐疾的,他们在这里工作,希望能让王妃顺便看看,身上的隐疾有没有得治。”&1t;/p>

        “嗯,其实做这些说辛苦也辛苦,说不辛苦也不辛苦,你就说这里谁干活干的最好吧?”洛青鸾揉了揉额角,这些人,想要她治病就直说,还这么拐弯抹角的。&1t;/p>

        “这个,干活最好的啊,就是那个暗鹞组的刘洪飞,那小子最卖力了,他是刘启阳刘副堂主的儿子,这半个月,写了大概有三四个故事了,”想着想着,那负责人忍不住窃笑了起来:“刘洪飞那小子想着王妃您最喜欢新奇古怪的故事,就特意写了一个小尼姑偷情,偷到皇子的。”&1t;/p>

        一听这话,洛青鸾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刘洪飞也是个人才,在这样的生长年代下,能想出这样的故事真心算很可以的。&1t;/p>

        她只觉得自己这几天身上的压力缓解了许多,语气也轻松了起来,随即调侃道:“偷皇子好啊,偷到皇子简直是太好了,他简直就是个天才,不行,偷到皇子还不够,还得写个……对!干脆偷到南魏国二皇子林萧晨的才是最好!”、&1t;/p>

        这话一出,负责人顿时满脸的冷汗。&1t;/p>

        洛青鸾嚣张大胆他是有所体会,但是这般光明正大……想着,他连忙说道:“王妃,您要知道,如果这样直接署名是南魏国皇子的话,可能会引起两国纠纷的,不太好吧?”&1t;/p>

        纠纷?如果她洛青鸾怕惹出什么纠纷还会坐在这里?&1t;/p>

        洛青鸾嘴角慢慢勾起一丝冷笑,她是一点都无所谓,现代社会的那些武器这地方是没办法做出来,但是****呢?她知道最简单而且力度最强的配方,如果真有什么纠纷是他西楚的皇帝解决不了的,她亲自上场为纳兰夜解决。&1t;/p>

        本来她就恨透了林萧晨,要不是林萧晨去联合北越皇帝韩逊,打起了西楚的主意,想要吞并西楚,那么就不会引起战争,纳兰夜就不至于上战场,不至于离开她!&1t;/p>

        她洛青鸾什么时候这么在乎一个人,什么时候又能容得下别人将她在乎的人从她身边抢走?&1t;/p>

        越想越恨,越想越恨!干脆的,洛青鸾拍案而起,冷笑道:“我就是要画林萧晨,他能耐我如何?”&1t;/p>

        书客居阅读网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