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想岔了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8
  •     栖霞宫中,一片安静,偌大的殿内只点了几盏烛台,寥寥的灯火无法照亮全场,昏暗的角落处光影缭绕,显得有几分阴森。所有的宫女和太监都已经退下,只有李贵妃和三皇子李天赐依旧对坐商谈洛青鸾的事。

        皇子夜宿内宫中,这在东宛国也是不被允许的,但萧天赐却是有特殊情况。昨天他晚上突发急病,李贵妃就火急火燎的去给东宛帝说了,让他住到宫里养病,万一有问题,太医才好及时诊治。东宛帝也没有多想,本是自家儿子,又是生病的特殊情况,也就允了。

        这会儿却是恰好,****两人对于洛青鸾却越发疑心,猜测她是否背后有人在预谋她如此。

        “天赐,你想想,会不会是你那大哥干的?”这一直就是李贵妃的猜测,毕竟如果她儿子李天赐毁了身体,那最大受益者就是萧宇祁。

        在李贵妃心中,萧天赐如此得东宛帝的心,自然就应该做太子。奈何不是嫡长子,名不正言不顺,就算她对东宛帝说,只怕大臣也不会答应,更不用说东宛帝本身也同样喜欢萧宇祁了。

        这个心思一直藏在心里,平时,李贵妃总是在东宛帝面前说萧天赐如何孝顺仁爱,有东宛帝的风范,借此加深在东宛帝心头的印象。背地里,李贵妃也做了不少事,攀咬到萧宇祁身上,奈何总是没有多大效果,被对方悄无声息的化解。

        而这一次,李贵妃不得不怀疑是萧宇祁的反击。被她坑那么久,只怕是忍不住,想要至她于死地了。所以才直接想出如此恶毒的办法,直接釜底抽薪,断了萧天赐的根!

        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皇子,是怎么也不可能继承大统的!

        萧天赐皱眉沉思,说他没想过萧宇祁,却是不可能。但依照他对自己那位大哥的了解,却又觉得不可能。但皇家从来都不讲亲情,不管是是他父皇,还是历朝历代,哪个坐上皇位的人不是经历了各种磨难艰险,腥风血雨才最终成功过的?

        他不信萧宇祁不想当皇帝,放着到手的太子之位还让给他,但是萧宇祁平时的表现,却又让他觉得做出这种恶毒的事不太可能,情感和理智相互矛盾,萧天赐一时没有答话。

        “怎么了,皇儿,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李贵妃有些急了。

        “母妃,这件事,会不会和大哥没有关系?”好半响,萧天赐终于冒出一句。

        李贵妃一听就沉下了脸:“天赐,你糊涂了是吧?你竟然相信你大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平时萧天赐吃喝玩乐她都觉得无所谓,可一旦涉及到皇位的大事,李贵妃就容不得他又半点迟疑。

        “事情都这么明显了,你还不清楚?若非不是你大哥指使那丫头干的,难不成那丫头无缘无故就来得罪你?你也不想想,你身为三皇子,有几个人敢得罪你,若没个靠山或者指使,你真以为她不想活了?”

        一脸怨气,李贵妃将所有的怒火都对准了萧天赐发泄:“你要气死母妃是吧?”

        萧天赐顿时醒悟过来,连声道:“母妃你不要生气,儿子知错了。可就算儿子知道是大哥干的,又能将她怎么样呢?儿子现在受制于那臭丫头,若是她不继续给我治疗,那儿子还不一样是个……是个废人!”

        说到最后,他已经垂头丧气起来,想到后果,简直浑身冰凉。

        一时间,李贵妃也没有说话,她想到的和萧天赐一般无二。就算现在他们明知道这件事是萧宇祁指使的,可又能如何?对方下手太狠,一击必中,他们若是不按照那姓洛的丫头的话,老老实实的,只怕她就真的不继续治疗的。

        想到这里,李贵妃大是后悔:“早知道,今天说什么都应该将那个丫头强留下来。”

        “母妃,那现在看来……”沉吟半响,萧天赐脸皮抽搐了几下,试探着道:“儿子还是得先治好身体才行,我看,不如就先听那丫头的,反正她也没要什么过分的……”

        “难道她还要求了什么不成?”听到这里,李贵妃顿觉不对劲,奇怪的看着萧天赐:“你说,是不是她让你干了什么?”

        “没有没有!”萧天赐心头一跳,立即否认:“真的没有,母妃,儿子哪可能听一个臭丫头的话啊,你放心好了,真的没什么。”

        “真的?”李贵妃还是不太相信。

        这么一听,萧天赐更是大惊了,若是泄露了秘密,被那丫头知道了,岂不是他真的惨了?说好了不许让任何人知道,还包括他母妃,萧天赐绝对想得到,如果他食言了,洛青鸾一旦收到风声,只怕再也不会给他治疗。

        即便这种可能性很小,萧天赐也不敢冒险。

        一辈子成个不男不女的男人,他是绝对受不了了,所以,现在他只想着自己必须弄好身体,绝对不能出一点意外,就算是他外公真的有可能会出问题,但是……还是先保住他自己再说!

        当下就是赌咒发誓,萧天赐总算打消了李贵妃的怀疑,这才松了一口气。

        “算了,皇儿,眼下我们也不能做别的,先把你的身体养好再说。至于那臭丫头,母妃先派人监视着,以防她捣鬼,一切等你身体康复了,我们再慢慢找她和萧宇祁算账。”

        说到这里,李贵妃眼中闪过一抹恶毒之色,冷笑道:“不过,你大哥那么对你无情,母妃却忍不下这口气,暂时不能对付他,难道母妃就不能让他重要的人也尝尝痛苦?”

        心头一动,萧天赐道:“母妃,你是想……”

        冷笑一声,李贵妃道:“他能伤了你,难道母妃就不能同样想办法对付他的母妃吗?哼哼,皇后娘娘可是他母后呢,还成天勾引你父皇,我可受不了这个气。”

        拍拍萧天赐的肩头,李贵妃阴沉沉的笑了起来:“母妃找机会,一定也让皇后吃点苦头,就算是萧宇祁倒霉吧,看他以后还有没有胆子对你下手。”

        “那……”萧天赐无比纠结,想了想道:“母妃你可要小心点。”

        “放心好了,和那个女人斗了这么多年,母妃心里还没个数吗?”

        ……

        两天之后,百草堂中。

        沉闷了好久的气氛终于一扫而空,方宏岩欣喜的握住陈子秋的手,激动不已:“秋子,秋子你没事了,洛姑娘说了,只要你再吃几天的药,伤势就能够痊愈。”

        躺在床上,陈子秋的脸已经有了几分红润,力气也恢复不少。她点点头,转头看着一旁的洛青鸾,感激道:“洛姑娘,多谢你了。”

        陈东更是直接对洛青鸾拜了下去:“感谢洛姑娘,若不是你,我真的……”

        洛青鸾一把扶住他:“陈先生用不着行大礼,陈姑娘也是为了任务才受伤的,我帮她治好,这是应该的。”

        眼看陈东还要说什么,一旁的许莲笑道:“陈先生,你要真感谢我们小姐,不如让她休息一下吧。给秋子姑娘治伤,小姐都累出一头汗了。”

        可不是,陈东一看洛青鸾满脸通红,连汗都出来了,连忙道:“是,是,我差点忘了,小方,还不赶紧去给洛姑娘端点凉茶来,给她润润嗓子。”

        如今的方宏岩,简直将洛青鸾看成他的大恩人了,立即道:“好,我这就去。”

        过了一会,方宏岩端了一大锅酸梅汤来,放在桌上,给一人乘了一碗:“来,洛姑娘尝尝这个酸梅汤,这是秋子教我的,天热时喝了生津解渴,最舒服不过了。”

        徐巍端过碗,一口气就喝干了,只觉得解渴,倒没其他感觉。一看方宏岩盛的慢,索性直接动手。许莲笑嘻嘻的问他:“徐巍,这汤是甜的还是酸的?”

        “啊……”刚才喝的太快,徐巍只觉得爽口,味道不错,一时竟没觉得是甜是酸,愣在那里半天说不出来话。一看他这样,许莲格格的笑了起来:“小姐你看他,真是牛饮,糟蹋东西。”

        徐巍顿时脸红,不好意思起来,放下碗不喝了。

        看二人闹的有趣,洛青鸾眉眼带笑,只觉得一片轻松。她看的出来,跟着她来东宛的这阵子,徐巍和许莲一直在一起,似乎也有些情愫了,不过也才萌芽阶段,相互调侃,还没有挑明。

        方宏岩坐在床边,握着陈子秋的手,两人小声说着话,浑然没有注意其他人的样子,旁若无人。洛青鸾静静的看着,有种游离眼前的感觉,她又想起了纳兰夜。

        应该很快能收到纳兰夜的信了吧?

        就在这时,一个暗夜堂的成员进来,手里捧着一只黑色的小鸟,毕恭毕敬对陈东道:“陈先生,有传书。”

        陈东还没怎么,洛青鸾却是反应过来了,顿时心头一跳:“暗鹞?是不是给我的回信?”

        顿时想起之前洛青鸾让他给纳兰夜写了一封信,就是用暗鹞传送出去的,陈东也立即紧张起来,不确定是不是他们的王爷亲笔所写。原本将铜管里的纸条取出来,这么简单的动作都让他有些颤抖了,好半天才拿着一卷两寸长的卷纸,递给洛青鸾。

        “洛姑娘,这个信,还是由你来看吧?”

        如果是往常,洛青鸾肯定不会擅自干预暗夜堂的事务,更不会逾越陈东的位置,去先看暗鹞传书——即便众人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但她已经等纳兰夜的回信好几天了,一直盼着,她哪里还会推辞?

        当下就接过纸卷,洛青鸾迅速展开,当看到上面熟悉的字迹,那一刻她什么都安心了。

        脸上露出几分笑容,洛青鸾无比轻松,对看着自己的众人道:“是纳兰夜的回信。”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