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混入其中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8
  •     一针扎下,洛青鸾用出了刺**针法,现在时间紧迫,她没那么多温柔的手段来慢慢实行。

        本来还昏迷着的黑衣人顿时醒了过来,瞬间就惨叫起来。那种痛苦是常人无法理解的,他顿时面孔扭曲,嘶声裂肺的喊叫起来,而且还浑身抽搐,却无法动弹,这种痛苦可想而知。

        许莲等人都冷冷的看着,对于自己的敌人,他们没有丝毫怜悯。

        洛青鸾一直看着,直到对方声音开始变小,连喊都快喊不出来了,她才一针下去给黑衣人暂时解除了痛苦。她可不想将此人弄死了,还有用处呢。

        黑衣人大口大口喘息着,如蒙大赦,滚滚汗珠从额头上流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从来没想过还有如此痛苦的时候,甚至搞不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一个清丽悦耳的声音在他头上响起,黑衣人才猛然瞪大的眼睛,发现就是刚才那个他想要抓起来的少女。

        “我问一句,你答一句。”洛青鸾不容置否的看着他,淡淡道:“我不听废话,如果你想要骗我,或者拒绝回答,那我会再让你尝尝刚才那种感觉。”

        什么,难道刚才那么痛苦,竟然是眼前这个少女造成的?黑衣人吃惊的看着洛青鸾,几乎不敢相信。不过他立即又反应过来,这少女眼神淡然却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气势,若是他因为容貌年纪而小觑对方,只怕会吃大亏。

        “你叫什么名字,今晚的任务是什么?”洛青鸾立即问了第一个问题。

        “……”虽然已经感觉到眼前少女的不同寻常,但如果真的就老老实实回答,那也不可能。黑衣人正犹豫要不要说,还是想法反抗,但他才犹豫片刻,就见那少女不喜不怒,再次朝他一针扎来。

        心头一跳,黑衣人还来不及喊个‘不’,陡然觉得身前像是被一只蚂蚁咬了,随即而来就是排山倒海的剧痛。仿佛浑身的骨头都被碾碎了,他根本控制不住,嘶声裂肺的惨叫再次响起。

        从来就没有想过世上还有如此痛苦,更让黑衣人觉得无法忍受的,是他除了惨叫,别的什么都做不到。连动都没法动弹一下,浑身就像变成了石头一样,人却被架在火上烤。

        一直等黑衣人惨叫了很久,几乎又要崩溃了,洛青鸾才一针解除了他的痛苦。

        等黑衣人稍微缓和过来了,洛青鸾依旧还是刚才那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今晚的任务是什么?”

        眼中抑制不住的惊恐,黑衣人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少女下手如此重。这是什么手法?仅仅在他身上一点,他就痛不欲生,比死还难受。这种感觉太可怕了,而更加可怕的,却是眼前这个少女,她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秀美的脸庞上没有任何表情,淡然的犹如一汪死水。

        蓦地,黑衣人眼神一凛,他不过才顿片刻,那少女手又动了。

        眼看那纤纤素手又要点在自己身上,黑衣人想都没想,失声大喊:“不要,我说!”

        洛青鸾的手堪堪在他身前一寸处停下,若是再晚了片刻,那一针只怕又刺下了。许莲看着那黑衣人惊慌失措的样子,不由得的冷笑一声,撇撇嘴道:“不知好歹,非要受受罪才老实,活该。”

        咬了咬牙,黑衣人只能将满腹怨气吞下肚。好汉不吃眼前亏,若是他还嘴,只怕小命都没了。

        “说吧,最后一次。”洛青鸾淡淡的道。

        “我叫孙坚,是郡守府一等府卫,算是大人的心腹吧。”既然要说,也不在乎说多说少了,黑衣人并没有抱着什么求生的希望,只希望自己老老实实招认了能落个速死。那少女的手段他是尝够了,若是自己在隐瞒一丁半点被察觉,只怕最后想死都是一种奢侈。

        这次孙坚负责带队,将最后一批军备从陆路送往长蜀郡,交给那里的联络人。本来之前几次,具备都是走的水路,但是因为前几天有消息传来,说是几艘船半路触礁磕坏了,需要维修才能继续使用。因此,这一批军备只能从长蜀郡走陆路,如果日夜不停,时间也和行船差不多。

        当洛青鸾听到船触礁坏了的时候,自然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几艘坏掉的船自然不是正常坏掉的,而是所有的人,连人带货都被暗夜堂的人控制起来了。只怕这会已经混入了郡守府的人马一方,随时准备接下来最关键的行动吧?

        这样的消息自然是不会透露出来的,但洛青鸾只听这黑衣人一说,她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在黑衣人招供的时候,刘东海和陈东已经将车厢上的箱子都打开来检查了。一共七辆车,每个车厢上都有十来个木箱,里面装的都是军备,诸如刀剑和长弓之类的。至于****,这次却是没了。

        “怎么没有****?你们不是每次都会运送****去京城的吗?”洛青鸾问道。

        黑衣人心头一惊,没想到对方连这些隐秘都知道,更不敢有丝毫隐瞒了:“真的没有****了,郡守大人已经将江北郡所有的火药全部弄来了,整个江北郡都收集不到了。这次的军备只有武器,而且是最后一批了。”

        “竟然是最后一批?”洛青鸾眉头一皱问道:“那你们的货物运送到了京城,会如何处置呢?这么一大批货物想要掩人耳目,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

        黑衣人才一吞吞吐吐,一看到洛青鸾的眼神,立即惊道:“姑娘别……我不是不说,而是我真的不知道。我虽然跟着大人办事,可这么机密的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只知道所有军备运送到京城后,会由五皇子府的人来接手,至于他们运送到什么地方去了,恐怕只有郡守大人才知道。”

        刚说完,许莲眼睛一瞪:“你敢撒谎?你可是亲自带队押运,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我没有撒谎,真的不知道啊。”

        “还想骗我?你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

        那黑衣人被许莲吓的都快屁滚尿流了,洛青鸾看他样子,只怕是真的不知道,摇摇头道:“算了,不要逼了,不知道有无无所谓,到时候我们自然查的出来。”

        “哼,算你好运。”听见洛青鸾开口,许莲才罢休了。

        她的确是不相信,才想着恐吓一下,不过这黑衣人的反应也说明了他的确不知道。但他们也知道军备是送到五皇子府的,他们之前已经有人混进去了,到时候顺藤摸瓜,自然能查得出来。

        蓦地,许莲心头闪过什么,眼睛一亮:“小姐,既然我们要回去,不如……”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洛青鸾及时打断了许莲的话,不让她说出更多有价值的信息。这黑衣人虽然已经被制住了,但万一呢,这些机密的消息不能让他听见,以免发生万一。

        不过许莲想要说的话,也是洛青鸾正在想的。

        这是郡守府最后一次押送军备了,如果不是他们凑巧赶上,只怕以后想要再找,也没有机会。既然他们也要去京城,而且还想打探出南宫辰大婚那天的具体安排事宜,那么混入此队中是最好的。

        就算这批人不是最心腹之人,但既然已经参与了运送军备,想来也会给他们安排事情。不管是什么,只要让徐巍他们混入其中,再想法和之前走水路的那一些暗夜堂的兄弟汇合,到时候自然会有机会的。

        等洛青鸾又问清楚这批军备的具体情况五皇子府那边是否知道,黑衣人给了她满意的答复之后,她就真的准备执行这个计划了。

        “那好,既然这样,徐巍,你和陈先生还有刘总镖头,你们就将这批货送去五皇子。郡守府的这些人就暂时交给你们负责了,注意不要让他们有机会捣鬼。”

        本来黑衣人还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没想到那少女竟然愿意留他一条命,一时之间还有些不敢相信。好死不如赖活,蝼蚁尚且贪生,他又怎么会真的想死呢?

        “多谢姑娘……不杀之恩……”黑衣人讪讪的道。

        洛青鸾淡淡的道:“别高兴的太早,既然让你们活着,我自然有法子让你们老实。乖乖的听话,等我们查到了五皇子和你们郡守大人的秘密之后,如果运气好,或许你们还有活命的机会,就看你们能不能把握得住了。”

        说完,她不等黑衣人反应过来,已经迅速出手,再次点在对方身上。黑衣人浑身一震,还以为痛苦又要发作,哪知等了片刻没有反应。又见洛青鸾将另外两个活着的同伴也如法炮制一番,他才猜到了点什么。

        “老实点,你们这禁制手法我自然会解除,若是你们有了什么鬼心思,那就别怪你们倒霉,再尝尝刚才那种滋味了。”洛青鸾冷冷道:“这次可没有我再给你们解除,到时候会哀嚎一天一夜,浑身骨血都化作烂泥,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三个黑衣人一听,吓的浑身冰凉,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拼命点头。

        片刻之后,徐巍等人已经接替了几个死去黑衣人的位置,驱车继续前往长蜀郡。黑衣人依旧带队走在前面,但丝毫没有最初的倨傲和嚣张了。

        两天之后,洛青鸾和许莲跟徐巍他们在长蜀郡分开,雇了一辆马车,迅速朝京城方向赶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