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整治冒牌货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8
  •     将暗鹞放出去之后,纳兰夜才放了些心。

        虽然他并没有说清楚,但他相信洛青鸾一定会小心警惕的。她那么聪明,就算他不在她身边,她也一定能照顾好自己,平安等着他回来。

        只是……纳兰夜终究无法完全放心。一想到洛青鸾此时已经大着肚子,忍着各种不便,现在还要提防暗杀她的人,他就恨不得将身边那个冒牌货捏死!

        忍忍忍!

        等他查清楚这冒牌货的底细,尽快解决好战事,他一定第一时间赶回去。

        合上面前的案卷,纳兰夜起身离开城主府,朝城外的军营走去。袁兴跟在他身边,立即小声而暧昧道:“元帅,是不是去看王妃?”

        袁兴没想到洛青鸾竟然又来边关了,虽然两人都没告诉他原因,但他也猜得到。肯定是王妃想念王爷的紧,否则怎么会千里迢迢来这么危险的战区,还弄得那么狼狈呢?

        自从王妃来了,他明显看得出元帅和以前不一样了,发呆沉思的时间都变多了,一定是在偷偷思念王妃吧?只是军营里人太多,而且战事要紧,王爷要以大局为重,不能成天和王妃亲昵,否则,这怕元帅会和在京城那样,天天腻着王妃吧?

        忍不住在心里偷笑了,袁兴也没想到自家王爷那么冷峻的一个人,遇到王妃之后就全变了。不过想想也正常,王妃可不是一般的女人,难怪能让王爷这么心疼痴迷。

        纳兰夜步履一缓,回头扫了一眼袁兴:“怎么,你有意见?”

        “不敢不敢。”袁兴立马嘿嘿的笑道:“元帅空闲了去看王妃,属下那敢多嘴。只怕这会王妃已经等不及了,元帅还是赶紧去的好,属下就不打搅了。”

        说完,他就偷笑着要退下。

        纳兰夜却叫住了他:“等等。”

        “元帅还有什么吩咐?”

        “王妃的事,切记不能对外透露,不然……”

        袁兴立即拍胸脯保证:“元帅放心好了,属下明白,绝对不会多一句嘴的。等会我再去叮嘱永安那小子一声,省的他夜里做梦的时候说梦话传出去了。”

        元帅这么紧张王妃,自然是怕她出现在军营的消息传出去引人非议。毕竟军营无女子,元帅出征更是不能带家属,若是被人知道了王妃的身份传到京城,被陛下知道就麻烦了。

        只是他有些不明白,元帅既然这么心疼王妃,恨不得和她黏一起,那为什么还要让王妃住在军营,自己每天都返回城主府呢?最近战事并没有那么多啊,就算是迁移沭阳城的百姓一事,也由管东平负责,王爷这么费力干什么?

        “嗯。”纳兰夜点点头:“对了,你去厨房让他们准备一些吃的,等会送到军营来。”

        “元帅要和王妃一同用餐?”袁兴刚一问,立马明白了似的,脸上的笑容犹如偷了腥的猫一样,嘿嘿着退下了。

        一看袁兴那笑的犯贱的脸,纳兰夜就知道他误会了。不过这种误会他不打算解释,那女子是冒牌货的事情,为了保险起见,他连袁兴和永安都不打算说,只等着什么时候露出破绽,他才能加以利用。

        或许,他还能从这女子身上查清楚一些事,能够尽快顺利攻占北越呢!

        唇边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淡笑,纳兰夜抬脚朝军营走去。

        ……

        温暖的营帐中,火堆熊熊,侍剑刚刚从梦中醒过来。

        才见到纳兰夜几天,她竟然就梦见他了,侍剑娇羞的轻抚着微红的脸庞,拢了拢柔软的被子。看来她真的对他心动了,不然怎么会梦到他呢?

        在梦里,纳兰夜对她极尽温柔,各种宠溺,他吻她,爱她,那种热情的画面现在想想就然侍剑觉得脸红心跳。她忍不住一遍遍回想,恨不得梦里的事都是真的,如果纳兰夜真的那么对她,她到底是半推半就,还是……

        “青鸾,你醒了?”蓦的,低沉温柔的话伴随着一阵寒风席卷而来,侍剑浑身一震,待看清真的是纳兰夜来了,顿时有种心思都被他看个一清二楚的感觉,羞的把头蒙进了被子里。

        “怎么青鸾,还想睡?”纳兰夜不动声色走了过去,坐在床前。

        这女人的表情真恶心,看他的眼神就和那些花痴女没什么区别,他倒是有些意外,明明是心怀叵测冒充洛青鸾潜伏在他身边意图不轨的人,却怎么会对他露出这种恶心的表情?难道真的是他魅力太大了,连敌人也低挡不住?

        忍不住皱了皱眉,纳兰夜以前也经历过无数次这种事,可第一次遇到有人冒充洛青鸾的。他哪里看不出来这女人只怕是对自己心动了,所以才如此矫揉造作?之前他还误以为这女人是洛青鸾,现在看来实在差太远了。

        他的青鸾,纵然再喜欢他,也不会表现的如此白痴脑残。她那么聪明狡黠,就算喜欢他了也藏在心里不说,总是让他主动索取,她却犹如狡猾又可爱的狐狸一般,让他欲罢不能。

        若非他努力了好久,只怕洛青鸾还不会像如今这样温柔吧?想起临出发的前一个月,纳兰夜真有种食髓知味的感觉。只是一想到他身边这个故作姿态,躲在被子里装害羞的女人,他就一阵犯恶心。

        若不是想着查清她的来历,他早就将她丢出去乱棍打死了!

        只要是敌人,不管男女,他可没有怜香惜玉之心。

        被子慢慢揭开一个角,侍剑满脸通红的探出头来,可她一看见纳兰夜正盯着她,她顿时又想起了刚才旖旎的春梦,面红耳赤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眼看她又要躲回被子里,纳兰夜不耐烦了。他还想找机会刺探内情呢,这女人蠢的一个劲的躲被子里浪费时间,活像见不得人似的,他还怎么问?

        耐着性子,纳兰夜一把揭开了被子,尽量缓和语气道:“好了,再睡就要头晕了,快起来梳洗。我让袁兴给你准备了午饭,再是生病也得多吃点,知道吗?”

        这才感觉到肚子饿,侍剑扭扭捏捏的总算起来了,纳兰夜一看到她仅仅穿了个肚兜,一身肉都露在外面,极尽诱惑。他瞄了一眼,皮肤还算白,不过比起他的青鸾还是差一些,一股子桂花的香味混合着体味传来,纳兰夜不禁别开了头。

        以前洛青鸾偶尔用这种花露的时候,他怎么觉得挺好的?自然清淡,不经意间就让他萌发出想要亲吻她的感觉。可现在……这味道出现在这女人身上,却怎么都觉得别扭恶心。

        侍剑却一边穿衣一边偷偷看着纳兰夜,依旧脸红心跳。

        刚才,他偷看了她一眼,然后就飞快别过头了,难道是被她的身体诱惑了,有些忍不住?侍剑的动作越发慢了起来,含羞带怯的看着纳兰夜,忍不住想道,若现在不是在军营里,纳兰夜会不会欲.火焚身,直接扑到她?

        如果她现在主动,纳兰夜究竟是克制,还是不顾一切和她来一场酣畅淋漓的……

        “穿快点,别着凉了。”

        正臆想着,纳兰夜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还带着一丝压抑:“下次睡觉,你还是多穿点的好,毕竟这里是军营,万一有人不小心闯进来就不好了。”

        竭力控制自己,纳兰夜才忍住不拂袖离去。

        见多了诱惑他的女人,可像这个冒牌货一样有机会在他身边宽衣解带的,这种女人却屈指可数。他绝对没有龙阳之好,对自己喜欢的女人可以腻着一辈子,可对这种送上门来的不怀好意的贱货,他却只能恶心的必须强忍着才不发作,简直太考验他的自制力了。

        依照纳兰夜掌控暗夜堂的能力看来,这冒牌货的确是经受过这方面的训练的,如果换了一般的男人,只怕她这身材、动作,早就让人忘乎所以,不顾一切扑上去了。

        可是在纳兰夜看来,这女人的一举一动都笨拙的很,如果用她自己本身的容貌和手段,或许他还没这么恶心,但偏偏她要假装洛青鸾,却又根本不清楚他的青鸾私底下是如何一面,只是想当然的模仿,因而显得无比可笑。

        实在是忍不下去了,纳兰夜只能找个借口提醒,让她赶紧穿好衣服起来。

        还以为纳兰夜是真的关心她,担心被别的男人看到她的身体,侍剑羞答答的恩了一声,总算加快了动作,两下穿好衣服起来了。

        “纳兰夜,我在哪里洗漱?”侍剑媚眼如丝的看着他。

        她简直越来越喜欢纳兰夜了,这男人表面冷漠,可一旦遇到了喜欢的人,却各种用心各种宠溺。以前她还以为楚王当真是冷若冰霜呢,还担心这任务不好完成,可来了才知道,这男人感情就是个闷骚货,典型的外冷内热。

        若非担心表现的太热情了有违洛青鸾原本的性格被纳兰夜察觉出来,她真的想赶紧扑到他,尽快怀上纳兰夜的孩子。

        洗漱?这女人想死是不是,这点小事都要烦他?纳兰夜越发不耐烦了,除了洛青鸾之外,他可从来不操心别的女人这种事。转念一想,他皱眉道:“等等。”

        不等侍剑开口,纳兰夜就走了出去,营帐外转了一圈,随手走到一个刚吃完早饭准备洗完的伙头工面前,提起那个烧的漆黑沾满锅底灰的水壶走了回来。

        “军营里一切从简,还没有侍女,青鸾,你只能凑合了。”纳兰夜将水壶放在地上,也不管侍剑如何动手,直接坐在一旁。

        “啊,这水壶……好脏!”侍剑看的眉头紧皱,几乎下不去手。

        她看了看纳兰夜,很想让纳兰夜帮她弄,可是又想到纳兰夜一个男人,堂堂的楚王,只怕再是宠爱洛青鸾,也不至于干帮她准备洗脸水这种低贱的事吧?

        为了不暴露身份,说出不适合的话,侍剑只能忍着恶心,去提那黑漆漆的水壶。哪知,手才刚触到壶柄上,滚烫的温度顿时让她飞快缩手,尖叫了起来:“啊——”

        怎么怎么烫?刚才她看纳兰夜提着进来,没有半点异样啊?纳兰夜怎么会没事,害得她以为这水壶不烫的,结果猝不及防被烫着了。

        委屈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侍剑再是杀手身份,可有些功夫也练不到皮肤上。这刚刚从火炉上取下来的水壶表面黑漆漆,只怕实际上已经烧红了吧?否则怎么会将她手心上烫的这么痛?

        还黑乎乎的,眼看着几个水泡就冒出来了。侍剑哪里还控制的住脾性,心中怒火一发,抬脚就将水壶踢翻了,水飞溅出来撒了一地。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