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侍剑的痛苦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8
  •     “青鸾,你怎么……”纳兰夜眉头一皱盯着侍剑:“好端端的不洗漱,你怎么发脾气?”

        “我……”

        侍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烫的厉害,忘记了洛青鸾是不会武功的,怎么可能踢得动一个装满水的滚烫茶壶?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生怕纳兰夜察觉她是冒牌货,侍剑立即哭兮兮道:“纳兰夜,我被烫了,手好痛!”

        说着,她就一副委屈的样子,将手伸了过去:“你看,人家手都烫起水泡了?”

        “嗯?青鸾,你今天怎么怪怪的,说话也不对劲?”纳兰夜却根本没注意侍剑的手,反而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上次你不是也来军营了吗,每次都是自己洗漱,我说要帮你你也不答应,而且自己做的挺好的,怎么今天这些都不会了?”

        “看你,还打翻了茶壶,满地的水……我倒不是怪你,等会有人进来打扫,难免会注意到你,万一传出去你的身份就不好了。”

        看着纳兰夜皱眉的样子,语气似乎也有些不悦,侍剑闹不懂他是担心还是有些怀疑了,顿时讪讪道:“我、我只是……我其实……”

        吞吞吐吐半天说不出来,脑中灵光一闪,侍剑总算想出个理由:“可能是我还有些头晕吧……纳兰夜,我好像还没有全好,所以刚才有些……”

        嗯?怎么真的感觉有些头晕了?

        侍剑连忙按了按太阳**,这才缓和住那突如其来的眩晕感觉,扶住洗脸架子,她还有些站不稳的感觉。难道她真的还没有好?可是都吃药三天了,怎么还会这样?

        一时间,侍剑不明所以,只觉得眼前模模糊糊的,看东西都不清楚。她索性一副虚弱的样子,眼睛一闭就朝纳兰夜的方向倒去。

        “你怎么了,青鸾,可是不舒服?”纳兰夜的声音及时响起,恰到好处的扶住了她。

        只觉得一只结实有力的臂膀将她搂住,没让自己摔倒在地,侍剑刚想趁机享受一下纳兰夜怀里的温柔,可下一刻纳兰夜已经将她放在床上,侍剑顿觉一阵失落,暗道可惜。

        睁开眼睛,侍剑看着纳兰夜近在咫尺的俊美容颜,委委屈屈的道:“好像真的有点不舒服,可是,我都吃药三天了,怎么还这样?纳兰夜,我是不是病的很严重?”

        洛青鸾的资料,侍剑认真看过。

        这女人据说在西楚很是霸道,连公主郡主什么的都毫不客气,一言不合就收拾。曾经连她的亲姐姐,好像叫洛清霜的,都被洛青鸾推倒水池里,差点淹死!可见这洛青鸾也是个刁蛮任性的,并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千金小姐。

        搞不清楚纳兰夜怎么会娶洛青鸾这种女人,侍剑越发嫉妒洛青鸾了。

        只怕是仗着一张还算看得过去的脸,各种手段游走在男人之间,才引得西楚的皇帝,还有南魏的太子,甚至连她的主子的男人,北越的皇帝韩逊也对洛青鸾念念不忘。

        侍剑心头轻哼一声,她一定要取代洛青鸾,抢走纳兰夜的心!如此好的男人,洛青鸾根本不配!

        “吃药三天了还没好?”纳兰夜也有些凝重,剑眉轻蹙的样子多了一抹忧郁,“那等会吃了饭,还是让冯军医再来一趟的好,或许是药效不够,让他再多开几幅吃吃。”

        还要吃药?

        侍剑心头一跳,这药太难吃了,哭不说,而且还有一股涩味,吃下去舌头都麻麻的没感觉了,就算吃再多冰糖都没用。她明明没病,却要装病喝药,这下真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只是,看着纳兰夜为自己如此担心,侍剑又有种甜蜜的感觉。

        能够被纳兰夜这样的男人惦记关心,就算是顶着洛青鸾的身份那又如何?反正温柔都是她享受的,只要等她病好了,去了身子的寒气,倒时候她就能够和纳兰夜……呵呵,再怀上孩子,那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喝药就喝药吧,虽然难吃了些,但总算能借此机会多接近纳兰夜,享受他心疼的感觉,侍剑乖乖的点头,并没有反对。

        正说着,袁兴进来了:“元帅,饭菜好了,属下怕王妃不合胃口,还是亲自做的。”

        他让端菜的小兵守在营帐外不许进来,怕看见了洛青鸾猜到她身份,又亲自出去一趟趟将饭菜端进来摆在纳兰夜和侍剑面前,一脸讨好的样子,半点都不知道他辛苦做出来的菜其实是给一个冒牌货吃的。

        纳兰夜自然也不会说破,侍剑瞧着摆了一桌子的菜,居然有六七个,心头还有些高兴,正想着能好好吃一顿了。哪知她一看,脸色不由得一变。

        这些菜,居然都是……

        “元帅,王妃,你们慢慢吃,属下这就出去……”

        袁兴的话还没有说完,纳兰夜却开口了:“慌什么!”

        袁兴有些摸不着头脑:“元帅还有什么吩咐?”

        看了一眼侍剑,纳兰夜淡淡道:“这几天你一直病着,都没好好吃点东西,只怕是这样刚才才头晕的。光是吃药也不行,饭还是要好好吃的。知道吗?”

        好温柔的声音,好贴心的话,侍剑听得心头一热,几乎就想贴到纳兰夜怀里去,顺便再送上香吻。可惜旁边还杵着个大块头,侍剑只能矜持的点头,又看了面前的各种菜,僵硬着脸嗯了一声。

        好是好,纳兰夜也真关心她,只可惜她吃不惯这些菜啊。

        侍剑这才反应过来,洛青鸾是西楚人,平时饮食喜好吃辣,而她是北越人,一直都吃的清淡,如今她冒充洛青鸾,那就要按照洛青鸾的口味来吃东西。可她没想到的是,袁兴这个忠心的手下为了讨好洛青鸾,竟然亲手做了这么多个辣菜!

        这不是要辣死她吗?

        纳兰夜已经拿起了筷子,目光一抬:“袁兴,今天就辛苦你了,王妃身子刚好一些,军营里又没丫头侍女,你就帮着布一下菜,多给王妃碗里夹一点。”

        “啊,让属下给王妃夹菜?”袁兴一听,差点眼珠子没掉出来。

        如此亲密的事,难道不是应该元帅亲自做吗?为什么要他给王妃夹菜?以前在楚王府里,王爷也经常和王妃一起用餐,可从来没说让他留在一旁碍眼,还给王妃夹菜的啊?

        难道王爷吃错药了?

        其实纳兰夜演戏也挺辛苦的,若非不想让这冒牌货知道他已经怀疑了,纳兰夜又怎么会强留下袁兴呢?

        实在是不想和这女人假装亲密,每当他看到侍剑一副娇滴滴,满脸爱意的样子,他就恨不得一巴掌抽在她脸上,将她那恶心的笑容打掉。那女人看他的眼神,就像饥饿的野狗看一块肉骨头一样,不用说都猜得到她心里在想什么。

        只可惜,纳兰夜这时还不想前功尽弃,既然已经让冯军医给她下药了,眼看药效已生,很快他就可以试探真相了,还是再忍忍的好。

        拿着筷子,默默的吃了一口菜,纳兰夜心里也在叫苦连天:青鸾啊,青鸾啊,你不知道,有个女野狗对你的夫君虎视眈眈,你却远在京城没法来打妖怪,唉……他只能克制克制再克制!

        不然一个控制不住,他失手将这野狗杀了就白辛苦了。

        既然纳兰夜发话了,袁兴也不敢不听,只能硬着头皮留下了。

        “王妃,你爱吃什么,属下给你、给你夹……”他嘿嘿的干笑着。第一次做这种事,袁兴也浑不自在。不过好在他心里有数,今天的菜市都是他估摸着王妃喜欢吃的做的,应该差不到哪里去。

        侍剑头都大了,一看这满桌子都是红通通的,没有哪道菜里没放辣椒,她还没吃就觉得嗓子眼里已经开始冒火了。

        “青鸾,多吃点,不然身体恢复不好。”纳兰夜淡淡道,斜睨了袁兴一眼:“愣着干什么,让你伺候王妃用餐,还不赶快?”

        “是,是……”从来没见纳兰夜这般古怪过,袁兴也不敢多说,连忙夹起距离自己最近的一盘麻辣鱼,放在侍剑碗里,讪讪道:“王妃,您平时不是最喜欢吃这个鱼吗?属下可是精心做的,你尝尝可合胃口?”

        “嗯,吃鱼好,尝尝看味道如何。”看侍剑一脸不自在的样子,纳兰夜隐约也有些明白了。心头一动,他不由得想要试探一下,若是这冒牌货连洛青鸾的口味都没学到家,还想来冒充,那也真是太蠢了。

        不过转念一想,好像西楚京城像洛青鸾一般爱吃辣的贵女千金不多吧?

        一个个都生怕口味重了对皮肤不好,各种清淡,怕长疙瘩了,影响美貌。再不然一个个跟鸡肠子似的,吃半碗就饱了,饿的浑身无二两肉,风一吹就倒。哪像他的青鸾那么实在,好吃就多吃点,不好吃就少吃点,毫不矫揉造作,实在真性情也。

        心头大大的又夸了洛青鸾一番,纳兰夜越发想念和她一起用餐的情景。可身旁的却是一个冒充洛青鸾的假货,他还不得不耐着性子和她周旋,想想都不痛快。

        眼看着侍剑慢吞吞的夹起那鱼肉,小心翼翼的尝了一口,顿时脸就红了起来。纳兰夜越发肯定这女人和洛青鸾的口味天差地别,当下更是动了恶趣味,直接道:“袁兴,每个菜都给王妃夹一点,王妃最喜欢吃辣,你这些菜准备的还不错,回头记你一功。”

        “啊……”袁兴一愣,随即欣喜起来:“多谢王爷,不过为王妃做菜那是属下的荣幸,只要王妃吃得惯,属下愿意天天都给王妃做菜。”

        “说你胖你就喘起来了,马屁拍不死你啊!”纳兰夜笑骂了一句,心情好了几分。

        眼神一转,纳兰夜明明看见侍剑脸都辣红了,却不动声色的催促着:“青鸾,快点吃,都是你喜欢的菜,今天可要吃饱才行。”

        “嗯,好……我、我多吃点……”

        满嘴里都是火辣辣的滋味,侍剑有苦说不出,第一次觉得吃饭也是一种受罪。

        听着纳兰夜满是关切的话,即便是军营里,还让人伺候他用餐,侍剑痛并快乐着,一口口将辣的她话都说不出来的饭菜一点点吞下,还不忘保持笑容。

        坚持,坚持!她现在是洛青鸾,必须吃这些,不然就会被纳兰夜怀疑。等撑过这几天,未来的日子是光明的,等到她怀上纳兰夜的孩子,一切痛苦就结束了。

        抱着这殷切的希望,侍剑辣的满脸通红,却依旧不忘微笑如初。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