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 艰难的抉择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8
  •     看着手中的信件,南魏帝面色一片阴郁。

        刑部尚书古义臻禀奏道:“陛下,这就是臣发现的最新线索,太医张垚顺收受贿赂一万两银子,存放在小妾那里,虽然张太医已经身死,但小妾李氏的话可以作为证据,臣已经查明属实。只是……这收买张太医的人……”

        说到这里,古义臻也犹豫了,不知道该不该说。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收买张垚顺的人是谁,但古义臻经历过那么多,查案几十年,一双火眼如何看不透?一万两银子虽然多,但能够让张太医这位太医院圣手冒着杀头的危险去做这种事,背后这人的身份绝对不容小觑。

        想要知道谁才是这背后主谋,只要看结果是谁得利,基本就清楚了。

        如今楚王妃逃走,不知下落,而太子殿下被软禁宫中,连皇后娘娘求情都没用。武阳王府直接死了个世子,清河郡主本来即将为太子妃的,结果此事只怕悬了。

        唯有二皇子,明明从头到尾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偏偏没被牵连进去,甚至和这个案子一丝一毫的关系都没有。做的如此干净,难道真能证明二皇子和此事没关系吗?

        表面看的确如此,但古义臻却不敢想象事实。

        如果太子殿下因为此事被牵连了,毒害王府世子,为了隐瞒罪证还杀了那么多皇室暗卫,甚至误杀了众多无辜百姓,这样的大罪,别说被削去太子之位,就连想保住性命都难!

        那么接下来上位的,只能是二皇子了!

        越想越可怕,越来越觉得惶恐,明明那个名字已经到了嘴边的,但古义臻就是说不出口。牵连太大了,他根本不敢乱说。

        南魏帝沉默不语,捏着信件的手越来越紧,最终将纸捏成团。

        脸色越来越难看,心头一股怒火无法发泄,古义臻的话他不是不懂,正因为懂了,明白了,所以南魏帝才越发沉默。

        自己最看重的两个儿子,该如何选择?

        虽然证据证明一切事情都是老大林逸轩干的,但认真分析起来却没有理由。老大为什么要杀赵世子,难道仅仅是为了给楚王妃出气?老大如此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为一个女人做出这种事?

        就算要报复赵世子,依照老大的心思,绝对不会做的这么明显,南魏帝深信。

        如果不是老大做的,那就只可能是老二林萧晨做的,这种兄弟之间明争暗斗,南魏帝自己当年就体会过了。每个皇子,在自己登基之前,可以接受自己弑凶杀父,但却不能接受自己为帝后,自己的儿子也有样学样。

        南魏帝只希望两个儿子相亲相爱,相互支持,将南魏发展的越发强大。可他如何不知道曾经老二做过的那些事?之前四国国会的时候,老二就曾经暗中对老大下手,以至于老大差点死在西楚,这件事他不是不知道的。

        他忍了,旁敲侧击敲打过老二,让他明白自己的身份,太子之位就是老大的。

        可老二表面答应了,一转身又弄出这种事,而且这次还牵连众多,连王爷之子都杀了,难道他还要姑息养奸吗?还要看在他是自己儿子份上,继续容忍吗?

        如果他去质问,只怕老二是不会承认的吧?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南魏帝就像老了十岁一样,整个人无精打采。

        “陛下可是身体不适?”古义臻正等着南魏帝决断呢,一看陛下这样子,就知道他也为难了。

        南魏帝扶额,良久才道:“好了,这案子暂时中止,等朕想想再说。古爱卿,朕有些乏了,你让下面的人继续寻找楚王妃的下落,不过不要说多什么,一切照旧就行了。”

        古义臻恭恭敬敬道:“是,陛下。”

        慢慢回到了暖阁,南魏帝坐下来没一会,萧皇后又来了。

        一看萧皇后的神情,南魏帝就知道她要说什么,之前他还为萧皇后的慈母之心不耐烦,但如今他也尝到了,左右为难,甚觉头疼。

        “见过陛下。”萧皇后盈盈一拜,眼中带着无数哀愁。

        “不用这些虚礼了,皇后,来这边坐。”南魏帝面色落寞,无限心事纠结的他连笑容都没了。脑子里始终想的是自己两个儿子争位,不惜陷害对方,但他却又做不了决定。就算这次解决了,那以后呢?

        萧皇后坐下,不过片刻又开始哭诉了。

        “陛下,昨夜臣妾又做梦了,梦见太子幽禁宫中,被刺客杀害了,他浑身都是血,臣妾一下子就惊醒了。陛下,臣妾求你了,能不能让臣妾去看看太子?”萧皇后说着说着就哭了,慈母之心,泪水涟涟。

        如果是之前,南魏帝只会认为萧皇后慈母多败儿,可现在,明知道太子有可能是被冤枉了,而且下手之人还是他的二儿子,只要想查清楚这案子,就必须处置一个。

        难道萧皇后受得了刚放出老大,老二又被处置了吗?

        手心手背都是肉,南魏帝终于尝到了帝王身为父亲的为难和痛苦。究竟该怎么做决断?

        “陛下,逸轩从小什么性子,难道陛下忘了吗?他绝对不会做那种事的,求陛下明察,放了逸轩好不好?就算要查案,在没有真凭实据下就软禁太子,传出去对他的名声有损,如果以后查证了真是太子所为,那也就罢了,可若不是太子做的,岂不是委屈了他?他的一世清明又如何补偿?”

        为了救出林逸轩,萧皇后是豁出去了,就算被南魏帝责罚,她也顾不了了。

        长叹一声,南魏帝道:“朕心中有数,皇后就不用操心了。朕还有事处理,皇后先退下吧。”

        眼看着南魏帝似乎无动于衷,还不听她多说,萧皇后直接跪下了:“陛下!”

        “皇后,你这是……”南魏帝没想到皇后会如此,有些不悦了:“快起来,身为皇后,岂可随意下跪?若是被人看到了,岂不是又引来闲言闲语?”

        萧皇后却执意如此:“不,陛下,为了逸轩,臣妾跪一次又如何?臣妾愿用性命作保,逸轩是清白的,如果陛下不放逸轩出来,臣妾就长跪不起。”

        “胡闹,还不起来。”

        南魏帝直接去拉萧皇后起来,但平时柔顺端庄的她却根本不起,犹如沾在地上一样,眸子却眼巴巴的看着他:“陛下,臣妾求你都不行吗?只要放了逸轩,陛下想如何调查都可以,臣妾只求这点。”

        本来心头就烦躁,被萧皇后如此一逼,南魏帝也怒了,直接道:“那好,朕问你,皇后既然愿意一身做保,可万一查出来真是太子所为呢?”

        “不,不可能,逸轩不会……”

        “万一呢!”

        听着南魏帝阴沉沉的话,面无表情的脸,萧皇后毫不犹豫的道:“既然臣妾给逸轩做保,那臣妾就相信自己的儿子,如果逸轩真的做了这种泯灭人性,毒辣阴狠的事,那就证明我这个做母后的没有教养好他。臣妾愿意接受陛下任何处罚,要杀要剐,绝无怨言。”

        冷冷一笑,南魏帝道:“那如果查出来事情其实是老二做的呢?你又如何?”

        “什么,萧晨?”

        没想到南魏帝竟然转的这么快,萧皇后当场呆了。

        纵然是个女人,从来不参与朝政,但身为皇后,她怎么会听不懂南魏帝话里的弦外之音?林萧晨,她的二儿子……怎么可能?她绝对不相信南魏帝是随口说到林萧晨身上去了。

        那只有一个可能,这案子南魏帝早就查清楚了,不是太子林逸轩所为,而是二皇子林萧晨干的!

        一切都明白了。

        萧皇后浑身冰凉,之前的强硬和果决犹如冰雪般消融,身子也软软的瘫坐在地上。如此强烈的打击,刺激的她完全不敢相信,林萧晨,她同样看重的二儿子,怎么会是他干的呢?

        “陛下,你是不是……弄错了……”

        萧皇后从牙缝里逼出几个字,拳头紧握,浑身僵硬。

        南魏帝很不想伤害她,可有些话不说不行,有些事也必须解决:“朕也喜欢自己弄错了,可是,有些事不是想如何,就能如何的?皇后,朕也为难,你懂吗?”

        “真的……真的是萧晨?”南魏帝的话说的再明白不过了,萧皇后犹如五雷轰顶,神情呆滞,“不可能,不会的,怎么会是萧晨啊,逸轩是他大哥,他怎么会害自己大哥,怎么可能!”

        “这有什么不可能,天家无情,难道皇后忘了?”

        南魏帝厉声道:“皇后还记得,当初你为三皇子妃的时候,朕是怎么做的?朕是如何登上这个皇位,你又付出了多少,才有今天的荣华,难道都忘了?”

        犹如一盆冰水浇来,萧皇后猛然想起。

        是啊,当年的她和陛下,不同样是这样上位的吗?为何当初她能如此狠心,现在就不能接受了呢?对,因为互相残杀的是她两个儿子,她作为母亲,不愿意看到他们之中有任何伤害,可事实呢,根本不是她能控制的。

        “难道,陛下要处置萧晨吗?”萧皇后又不忍了,眼泪滚滚而下。

        “朕还没想好,不过这种事,皇后知道就是了,不用多想,因为想了也没用。”南魏帝冷冷道:“朕今天已经说得够多了,皇后还是回去吧,这几天就不要出宫了。”

        眼看着萧皇后失魂落魄的离去,南魏帝心如蛇噬。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