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7章 不变应万变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8
  •     林萧晨的下场,洛青鸾早就预见到了。

        吃了她的药,若还能活蹦乱跳,岂不是小看她的能力?

        但要不要救林萧晨,洛青鸾还没想好。

        虽然林萧晨身为南魏国二皇子,但由始至终,林萧晨对她可算不上客气。去年的时候,如果不是林萧晨背地里阴谋诡计,纳兰夜就不至于率军前往边境,抵抗南魏的偷袭。那一次虽然大获全胜,但也给西楚边境的百姓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一想起那些死于疫病的孩子,洛青鸾的恨意就冒了出来。

        而且不止,前段时间韩逊对她百般骚扰,林萧晨在背后捣鼓什么,她不会看不出来。如果不是有林萧晨的暗中支持,韩逊纵然是北越皇帝,也不至于敢之身跑到南魏,还敢用生肌养血藤威胁她。

        这些帐,洛青鸾可要给林萧晨好好算算!

        “先不着急,反正他死不了的。”

        自己的药自己最清楚,洛青鸾拿给梁玉燕的药粉,可不是普通的泻药,一旦吃下,还会引起肠胃紊乱,消化系统彻底崩溃。可她又在里面加入了提气养神的药物,两者相生相克之下,足以叫林萧晨死不死活不活,苟延残喘一个月,最后才衰竭而亡。

        从下药到现在才两天呢,洛青鸾可没打算这么快就让林萧晨解除痛苦了,先让他受着吧。至于什么时候救他,得看她心情好不好。

        太子府内,又恢复了曾经的宁静。

        下人丫头脸上再也看不到惶恐,忙碌中带着一份轻松,偶尔有人想起前两天的事,恍如隔世。

        两个端着果盘和茶水的侍女一边走一边轻声议论,其中一人嘀咕道:“清河郡主又来了,真是的,之前我们太子殿下受苦的时候,她去哪儿了?现在查明是误会,她又眼巴巴跑来了,真是!”

        “我看她根本配不上太子,赵世子也不知道被谁害死的,偏偏冤枉到太子身上,也不想想太子会不会做这种事。”另一个侍女也是颇有些不满,撇撇嘴道。

        “算了,人家是郡主,身份高贵长得又漂亮,太子殿下怎么也要给她面子,说不定就原谅了。”

        “难道她还能当太子妃?哟,以后伺候起这位主,可得小心点。”

        两人一路说一路走,快到凉亭里才没说了。

        修建在花园假山上的凉亭位于太子府最高处,可俯瞰整个太子府的景致。凉风习习,带来一阵清幽的花香,周围还有鸟儿在鸣叫,一切都显得如此好,但赵秀的心情却差到了极点。

        自从结了案之后,她再来找林逸轩,发现他对自己的态度完全不同了。

        以前至少还和颜悦色,彬彬有礼,有时候还会陪她逛街,甚至有时候还留她用餐,一切都表现出他真的挺心仪自己的。赵秀一直对林逸轩一往情深,早就被他的态度俘虏了,巴望着有朝一日成为太子妃,甚至是南魏的皇后娘娘。

        可自从哥哥赵宁易出事后,他们的关系就变了。

        不管是母亲还是父亲,都认为害死哥哥的人是楚王妃洛青鸾,可楚王妃又住在太子府,和太子交情密切,到后来种种证据直指太子,都说他因为恋慕楚王妃而包庇她,帮她隐瞒罪行杀了一切知情人。赵秀一想起前段时间父母在自己耳边说的那些话,她甚至都动摇了。如果太子殿下真的包庇楚王妃,岂不是也等于剪接害死哥哥的凶手?

        如果真这样,她肯定不可能再嫁给太子的。

        案子还没结的那几天,赵秀天天在闺房里哭,恨林逸轩负了她,那种少女怀春却又爱而不能的心态,让她也没少咒骂林逸轩。以前她可绝对不敢如此的,连抱怨都不敢,生怕亵渎了她的心上人。

        结果,事实让赵秀欣喜若狂,原来林逸轩根本没做那些事,陛下都下定论了,就是太医张垚顺干的。虽然大街上死那么多暗卫,甚至还牵连到百姓的事没有定论,但那已经不是赵秀关心的。

        等她匆匆给父母说了,他们也是松了一口气,连忙就让自己去太子府,再怎么说太子经过这些天的禁闭,赵秀身为未来太子妃人选,怎么也要去安慰一番的。

        等赵秀见到林逸轩,才知道什么都不一样了。

        林逸轩非常冷,甚至连话都不想多说,没两句就说自己还有事,让她先回去。

        赵秀怎么肯?好容易见到林逸轩,自己还冤枉了他,怎么可能不试着挽回:“太子殿下,秀儿知道你在怪我,可秀儿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相信我好不好?我只是因为哥哥的死太难过了,所以才去帮你求情,真的不是怀疑你……”

        “好了,本宫明白的。”

        再是不耐烦了,但林逸轩还是有基本的礼仪,起身淡淡道:“郡主的意思本宫知道,本宫不会怪你的,也从来没有怪过你。时候不早了,本宫真的还有事,就不多留你。”

        不等赵秀再说什么,林逸轩直接让人送她出去,眼看着林逸轩毫无波澜的表情,赵秀只能忍住眼泪,一步三回头离开了。

        没了赵秀在旁边打搅,林逸轩才能静下心来思索,究竟洛青鸾到哪里去了。

        想来她应该还没有离开南魏,甚至很大可能性就在京城,因为她那个朋友梁玉燕,以前林逸轩虽然没有查过她的来历,但一看也知道她是有武功在身的。而且听梁玉燕的口音,应该在南魏呆了很长时间,说不定根本就是南魏人,如果他想找到洛青鸾,只怕要从梁玉燕身上下手。

        如今搜捕令已经取消了,洛青鸾应该知道消息。如果她想要回到太子府,应该早就回来了,但她至今没有丝毫消息,林逸轩不确定她究竟是不想回来,还是有其他什么考虑,又或者,因为这件事她多少有些不舒服,不愿意再见到他。

        林逸轩从来就不会勉强洛青鸾,他虽然想见到她,但首先也是以她的意愿为主。既然她没有主动回来,那他也不会主动去打搅她。

        从宫里回来后,他就一直这样的想法,直到之前母后派人让他进宫一趟,林逸轩才为难了。

        因为二弟林萧晨的病,母后让他想办法找到洛青鸾,求她来治病。可林逸轩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林萧晨设计害了洛青鸾,她再是心胸宽大,也不会忘记这仇恨,怎么可能来给他治病?

        可萧皇后根本不管这么多,一个劲的让他找到洛青鸾,母后担心二弟的心情,林逸轩能理解,但他同样理解洛青鸾,只怕就算他出面,洛青鸾也不会答应,反而还让她为难了。

        但想到母后哀求的样子,满脸的泪水,林逸轩真的犯难了……

        “暗庚……”

        并没有要求一个答案,林逸轩只是随口问问,“你说我要不要答应母后,帮二弟寻找楚王妃来治病?”

        暗庚微微一顿,然后才道:“太子殿下,有些事应该做,但做了会让自己难受,有些事不该做,但不做同样会让自己于心不安。属下不敢给太子殿下做主,只是觉得,太子殿下非常人,有些事不能用普通人的准则去要求,只要太子殿下做的事于江山社稷有利,陛下定然会欣赏的。”

        江山,父皇?

        蓦的,林逸轩脑子里仿佛亮起一道闪电,忽然让他豁然开朗。

        对,林萧晨的确算计了他,还三番五次谋害他,但他却碍于兄弟之情,始终不愿意把事做绝。或许身处位置不同的缘故,如果他也和林萧晨一样,渴望太子之位,或许他也会做同样的事,所以他不能站着说话不腰痛,去指责林萧晨谋害自己是不对的。

        人都是自私的,有时候太想得到一件东西,是会铤而走险的。

        他是太子,感受不到林萧晨的渴望和痛苦,而且他明白由来天家无亲情,为了皇位,就算他们两兄弟真的拼个你死我活,那也太正常。只是,他的选择和林萧晨不同,他相信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人在做天在看,林萧晨不管做了什么,至少父皇都是看在眼里的。

        只要他不做错事,太子之位就不会动摇,他最好的做法,就是以不变应万变。

        所以,他非但不能落井下石,趁这次林萧晨生病之际冷眼旁观,反而还要不遗余力的去帮忙,让父皇母后看到他对林萧晨这个二弟既往不咎的博大胸怀。

        身为未来的皇帝,太小家子可不可行。

        而且,他就算能够找到洛青鸾,救不救林萧晨也不是他能做主的。如果洛青鸾愿意救,那算林萧晨的福气,命不该绝,如果她不愿意救,那可是他仁至义尽了,不能怪他。

        想通这件事,林逸轩顿时轻松了许多,立即道:“那好,暗庚,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你多派写人,去找一下平时跟在楚王妃身边的那个梁老板,你还记得她的样子吧?她应该是南魏人,而且在京城还有不小的势力和人手,只要找到她,那就能够找到楚王妃了。”

        很快,皇室暗卫犹如撒网一般,不过一日就找到了梁玉燕在京城开设的珍绣坊地址。。一封书信悄无声息的放在了柜台上,不久后,消息就传到了梁玉燕手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