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0章 不翼而飞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8
  •     库房内的箱子一共两排,堆放得整整齐齐,地上还散落有绳索,显然刚刚搬运进来,还没有来得及整理。箱子上面布满了尘土,看的出来经过长途跋涉,风吹日晒,才终于安全到达。

        何昌陇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满脸堆笑对纳兰夜说:“王爷,请。”

        作为纳兰夜的手下,徐巍上前一步道,“王爷,属下跟何大人一共押送回来五十六口铁皮箱,沿途一路安全,并没有遇到什么问题,所有封条一应俱全,请王爷查看。”

        既然是来查看的,自然就要逐一打开箱子检查验对,确认物品无一漏损破坏,然后才会运送入宫,存放在皇库内。

        跟着纳兰夜来四方馆,洛青鸾本来就存了好好看一看这些北郡珍品的心思。曾经她在北越皇宫见到的贵重之物也不少,只是不知经过战乱还遗留多少。闻言,她跟在纳兰夜身旁,站在第一口箱子面前,有几分好奇和期待。

        纳兰夜负手而立,眼神示意淡淡说道,“打开。”

        “是,王爷。”徐巍立即应声,再转头看着旁边的人,“把箱子打开。”

        两个侍卫立即上前,将铁皮箱子上的封条撕掉,然后摸出钥匙插入锁孔。只听轻微的吱呀一声,尘土飞溅,箱子终于被打开了。

        虽然是白天,但库房里依旧点着火把,整个库内通明透亮。当箱子被打开的一瞬间,众人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依旧被箱子里的东西晃花了眼。

        满满的一箱子金银珠宝,混合着珍珠翡翠等首饰,堆放的杂乱无章,显然是随意放进箱子里,并没有经过整理的。只是这么堆放在一起,在日光的照映下,各种珍宝散发着晶莹璀璨的光芒,看得人转不过眼。

        碧绿的翡翠水润通透,仿佛看不到底的深海。圆润的珍珠,一颗颗浑圆光滑,举世难寻。大块的金银元宝混杂其中,倒显得不值钱了,还有各种色彩斑斓的宝石,宛如夜空中的星子……仅仅是这一箱子,就不知道价值几十上百万。

        何昌陇看得眼都直了,虽然这些珍宝是他一路护送过来,但是却从没有打开过,根本不知道里边装的是什么。如今一打开,他直勾勾的盯着,不由得呼吸也沉重了几分:“居然,这么多?”

        他喃喃念道,脸色热切,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连忙收敛神色,有些尴尬的说道,“来人,拿单子来。”

        身旁一个手下立即递上来一本厚厚的册子,何昌陇接过来翻到第一页,小心翼翼的对纳兰夜道:“王爷,这一箱全部都是北越皇室各宫后妃的首饰等,还有一些是金银等物,算不得贵重。”

        “有多少,数量清点过吗?”纳兰夜淡淡说道。

        何昌陇连忙点头,“自然清点过了,入箱之前都挨个点数的,都纪录在册子上了。”

        他连忙念了出来:“王爷,这箱子里一共有翡翠三十六块,碧玉二十八件,各色质地不同的项链等七十八条。银子三千五百二十两,黄金五千八百两。只因都是散碎之物,所以才堆放在一块儿的,王爷,要不要下官派人全部逐一清点出来?”

        纳兰夜嗯了一声道:“既是交接,还要入库,自然要清点。”

        何昌陇立即道:“没听见王爷的话吗?还不快叫几个人来,把这个箱子的东西全部点点数,价值几何,都弄清楚了,不得有半点差错!”

        “是,大人。”说完,两个四方馆的差役已经何昌陇的一个心腹立即上前,准备清点这一箱的物品。

        洛青鸾没什么兴趣,不过是珠宝首饰而已,她虽然平时买的少,但从来不喜欢的。眼看着第二个箱子又被打开了,好奇之下,她也没心情管清点的事儿,立即往第二个箱子里看去。

        谁知,箱子还没有打开,就听到一声尖叫:“什么!不好,天呐……大人,快看!”

        一阵惊呼声传来,洛青鸾下意识的转头一看,却见两个清点物品的四方管差役跌坐在地,满脸惊骇,而他们面前的箱子里,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块石头。

        真奇怪!洛青鸾顿时眉头一皱,箱子里怎么会有石头呢?

        刚才她不是看见全部都是金银珠宝、首饰等物品吗?这石头是哪里来的?

        忽然她心头一动,不自觉的狂跳起来,两步上前,伸手将面上的珠宝扒开。果然,就在这些珠宝的下面,竟然全都是一块块的大石头。

        除去上边一层薄薄的首饰之外,整个箱子四分之三都是一块块石头!

        何昌陇惊呆了,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敢相信似的:“怎么会这样?”

        一旁的徐巍也看见了,他脸色一沉,面色铁青,浑然不相信似得愣在当场。但不过片刻,他反应了过来,大步过去将第二个箱子打开。

        随即就听到了他震惊的呼声:“王爷,不好,你看这箱子里……”

        话都没有说完,他又朝第三个箱子走去,根本就没有用钥匙,直接挥刀一斩,只听啪的一声,铁锁被斩断,掉落在地。他又掀起箱子,伸手进去扒拉一番,整个人冷汗都出来了。

        石头!还是石头!

        到这个时候,就连洛青鸾也觉得事情严重了。

        等到五十六口箱子全部都打开,所有在库房的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沉重的压抑,山雨欲来,不敢置信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何昌陇手足无措,汗如雨下,围着这几十口箱子来回踱步,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就差没有晕过去了,“不见了,都没了!天哪,下官敢以性命担保,绝对没有出错啊,怎么会突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冲到纳兰夜面前,焦急万分:“王爷,王爷,下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下官押送这些东西之前,明明都还是好好的,沿途也没有出事,可是到了现在怎么……真的不关下官的事啊。”

        眼神一冷,纳兰夜负手站在他面前,目光有如刀锋一般钉在他脸上,却没有说话,仿佛要将她整个人看透。

        哪里承受得了如此目光?

        何昌陇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浑身颤抖,“王爷,真的不关下官的事!”

        他仿佛想起了什么,头一转,盯在徐巍脸上:“徐大人,下官沿途将这些北越的珍藏运送到京城来,除了下官的人,可就只有和徐大人有接触了……”

        话还没有说完,纳兰夜冷冷道,“何大人,你的意思是说本王的人有问题?”

        “下官不敢,下官不敢!”

        何昌陇刚说完又连忙道,“可是,除了下官之外,就只有徐大人带的人负责沿途接应……”他的话没有说完,但言下之意很清楚。既然不是他偷的,自然就是暗夜堂的徐巍!

        徐巍单膝跪地,沉声道:“王爷,属下敢以性命担保,属下和兄弟们绝对没有动这批北越珍宝,请王爷明察。”

        何昌陇指着徐威,气急败坏道,“徐大人,如果不是你,难道是下官吗?”

        许巍冷冷看了他一眼:“在下可没这么说,究竟怎么回事,也只有何大人你知道。毕竟当初我负责接应时,这些箱子里究竟装的什么可完全不知情的,封条也是完好无损的。”

        “够了,不要争了!”纳兰夜一声厉喝,双方顿时鸦雀无声。

        死一般的寂静在库房里回荡,众人面面相觑,看着这一箱箱被调换的货物,心情压抑。虽然并没有全部被调换,但原本价值数百万的珍宝,现在只怕十不存一。

        这个责,究竟应该谁来负?

        从看到出事的第一时间开始,洛青鸾就沉默了。

        如果事情和暗夜堂无关,她自然不会像现在这样的关心。可涉及到暗夜堂,就和纳兰夜有关,如果事情最后查出调换这批珍宝的人是暗夜堂的人,只怕立即会将纳兰夜推上风口浪尖。

        洛青鸾没有想到,她不过是跟着纳兰夜提前先饱饱眼福,看个稀奇,却发生这样的事。

        自从纳兰夜攻下北越,扩大了西楚的版图之后,盛名都达到了顶点,甚至有百姓只知道楚王而不知西楚帝南宫擎的。曾多次有人暗中进言南宫擎,暗示纳兰夜功高震主,意图起兵造反,做下一个五皇子南宫辰曾经干过的事。

        虽然现在王太后和南宫擎都相信纳兰夜,可若这事和暗夜堂扯上关系,那势必会加速流言的传播,甚至影响到纳兰夜的清白。

        不过目前的情形看来,其实这也是好事,总比至今还蒙在鼓里,最终送入皇库交接的时候发现的好。洛青鸾越想越觉得严重,必须尽快查清才行。

        整整五十六口箱子里的珍宝,竟然在封条完好,锁匙俱全的情况下不翼而飞。现在双方各执一词,一方是来自北郡的押送队伍,一方是暗夜堂的人,且由南宫擎亲令,纳兰夜派出接应,按理说谁都不会有问题,也不至于不懂监守自盗的后果。

        但依旧出了这样的事,这其中的问题就引人深思了。

        心情沉重,脑子里一片乱麻,徐巍完全不知道该作何解释,他只跪在地上,低头抱拳:“王爷,属下敢以性命担保,属下和弟兄们绝对没有监守自盗,如有撒谎,但凭王爷发落。”

        何昌陇跪在地上,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可是王爷,下官也绝对没有做这样的事啊,到底怎么办?若是陛下知道了,下官该如何解释啊?”

        洛青鸾轻轻拉了拉纳兰夜的袖袍,低声道:“纳兰夜,先将消息封锁,任何人不得泄露,慢慢再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