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众人皆惊 作者:佟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8
  •     御花园中,花团锦簇,蝶舞莺飞,一串串紫藤花从回廊上垂下,芳香阵阵,犹如一片倾泻的紫色花海。白纱随风飞扬,清雅宜人,宽敞的廊下早已经摆好了案几,瓜果美酒一一俱全。

        坐在廊下的众人包括王修瀚正耐心等着,心里颇有些紧张。因为今天是最后一次,没有什么教考,而是和公主见面,由公主亲自挑选出适合的人选,便是驸马了。

        如果说有什么考虑项目,众人或许还不会这么紧张,但现在,一个个心跳如鼓,既期待又惶恐,如果不是从小家教甚严熏陶,只怕已经坐立不安了。实在是关系这他们这么多天的努力,有些还因为下了重注的原因,心都是悬着的。

        忽然,王修瀚眼神一动,目光落在身旁一个空位上。

        “诸位,时辰马上就要到了,有人还没来,你们怎么看?”唇畔掬起一抹笑容,他顿时放心了三分。这个他最视为对手的人竟然到现在还没出现,只怕是昨晚被他们打的鼻青脸肿,今天没脸来了。

        这话立即引起了众人的附和,紧张的气氛一扫而空。

        孙峰淡淡的看了一眼空位,眼底暗藏快意:“哼,只怕是有人没脸来了。”

        “可不是吗,想他现在的下场,脸上的伤还没消呢,哪还敢来公主面前丢人现眼?”温剑朗声笑了起来,一脸得意。一想起昨晚他冲着那黄秀才脸上狠打的一拳,正中他鼻子,当场就流血了,心里更是痛快的不行。

        “这人一向嚣张傲气,说话毫不顾忌,若是最后他娶了公主,简直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姚四海冷哼一声,撇着嘴道,眼里满满的不屑和鄙视。

        众人顿时附和,点头不已,都将萧天赐当成了异己,皆尽排斥。

        “这人不来就最好,剩下我们九人公平竞争,不管最后公主看上谁,其他都没有怨言。”王修瀚朝着其余人抱拳拱手,带着一股大家风范:“在下说句不自谦的话,我等已经进入到最后一关,从几千人中脱颖而出,怎么也算是百里挑一。诸位都是家世渊源,高门大户,不管谁娶了公主,都是一段佳话,余下的人只会欣慰,甘拜下风。”

        “不错!”

        温剑举起面前的酒杯,朗声道:“这几天和诸位结识,也算不打不相识,在这最后关头,我等还是喝一杯,算是……”

        “哈哈哈哈……”

        他话还没说完,远处就传来了一阵猖獗的笑声,众人顿时眼神一凛,转头朝外看去。

        黄贯!

        他……他居然还是来了?

        众人顿时冒出一种荒谬的感觉,他怎么还有脸来?

        那身影越来越近,迈着嚣张的八字步,负手而行,边走边笑,仿佛有什么喜事一般,听得众人越发厌恶。但所有人眼神都盯在那身影上无法离开,只觉得那身裁剪合体的华贵长袍宛如让他换了一个人般,浑身流露出一股无法忽视的气势。

        怎么会这样?

        不过就是换了身衣服,多了点饰物罢了,难道乞丐穿上龙袍还能变成皇帝?

        片刻,萧天赐已经走到了回廊边,顺着一丛修建整齐的灌木,出现在众人面前。

        “咦?你们怎么来的这么早,难道是想早点看到公主?”

        萧天赐一脸贱笑,环视众人一圈道:“哈哈哈哈,你们来的再早也没用,因为迎娶公主的人注定是本……本公子,你们就死心好了!”差点一时得意顺口说出本王,好在及时刹住,没有露馅。

        不怪他控制不住情绪,实在是心里得意,无法自已。

        大哥已经亲自出马,进宫去见西楚帝了,他几乎可以预料今天的结果。那美貌又高贵的西楚三公主必定最后会落入他的怀抱中,不管他今天如何表现,只要不出太大的岔子就没问题。

        所以……

        目光逐一从眼前这群一个个虎视眈眈的人身上扫过,萧天赐甚觉傲然。这些低贱的对手,哪里能给他相比?他可是堂堂东宛国三皇子,天生高贵的皇室出身,岂是这些寻常的人能相比?

        “你……”一句话气的王修瀚等人腾身站起,指着萧天赐一脸怒容。

        曾被萧天赐当众折辱,王修瀚早就存了报复之心,还想着今天萧天赐不会来了,谁知对方却比之前更为嚣张。他刚想狠狠的羞辱他一顿,谁知定睛看着他光洁白皙的脸,顿时惊呆了。

        “你怎么会……”刚脱口而出,说他脸上怎么没有伤,王修瀚顿时反应过来。话音戛然而止,可他却止不住震惊,直勾勾的盯在萧天赐脸上。

        怎么会这样!

        不可能,昨天他们不是十多个人都去教训了他吗?

        王修瀚还记得自己打了好几拳,打的这黄贯秀才惨叫,根本没有留手,为何他脸上半点伤痕都没有呢?对了,他唇边不是被孙峰打了吗?后来他们走了,孙峰还得意的说他出的这一拳最重,都打流血了,为什么现在……

        不可能!不可能!

        众人看的瞠目结舌,完全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可所有人盯着萧天赐,目光几乎都要将他浑身戳个洞了,只看到他一副很享受众人目光的样子,洋洋自得的朝最前面那个空位走去,而后一掀衣摆坐下,仿佛主人一般的招呼:“哎,你们坐啊,站着干什么?别挡着本公子的视线了,待会公主来了看不见。”

        简直是太嚣张了!

        孙峰盯着萧天赐,脱口而出:“你到底是谁?”

        早就知道这个黄贯秀才有问题了,也不知道是何人冒名顶替的!但现在他心头的疑问更多,这人甚至能够在被打的鼻青脸肿后,一夜之间就恢复原样,如此夸张,让人震惊,莫非……这人根本不是人?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不怪他震惊,实在是太不可能了。就算是受伤了敷药,可怎么能够如此快速就恢复正常了呢?

        “实在是太……太神奇了,怎么会这样?”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难道昨晚打错了……”有人猛地捂住嘴,差点就说出来了。

        众人的议论,萧天赐听在眼里却根本没在意,反正今天一过,这些人就会从他眼前消失,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又何必跟他们浪费唇舌?还不如想想等会见了公主应该说什么,才能让她更加喜欢自己,然后……

        好事就成了!

        想到这里,萧天赐嘿嘿的笑了起来,正在这时,身旁的侍女都福下身行礼:“参见公主。”

        公主来了?

        众人哪里还顾得跟萧天赐计较,一个个连忙也鞠躬行礼,同时道:“参见公主——”

        南宫婉儿一身华丽的宫装,显然是精心打扮了。

        淡紫色桃花面的长裙拖曳及地,银丝滚边,在隐晦间明灭闪烁。婀娜的身段,娉婷风姿,宛若步步生莲的仙子出现在众人眼前。一大片的紫藤花海中,她就美的炫目,风情万种,顿时让所有人看呆了眼。

        前两天在高台上看,距离远,看的不真切,王修瀚等人已经惊为天人了。现在近距离,简直美的如梦似幻,高贵绝色,几乎让他们丢了魂。

        “平身。”南宫婉儿淡淡道:“诸位公子不用客气,请坐。”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谢恩,一个个回到座位上。清了清嗓子,王修瀚正想表达一下自己的惊艳,说点好听的话恭维,谁知他刚张口,眼神一转就看到坐在前面的黄贯一副花痴的样子,直勾勾的盯着南宫婉儿,他顿时脸色一沉。

        “好你个黄秀才,竟然如此无礼的直视公主,该当何罪!”他沉声怒道。

        “绝色,果然是绝色啊……”萧天赐是真的看呆了,神情都有些恍惚。

        虽然见过不少美女,可像南宫婉儿这样的,毕竟不多。而且他犯病已经快一年了,哪里还有心思去找女人?摆明了碰不得,找了岂不是自讨苦吃?

        如今心情放松,想着只要娶了南宫婉儿就能治好隐疾,而且还能白得一个西楚公主,萧天赐心情如何能不好?本身南宫婉儿就七分美丽,看在他眼里,顿时成了十分。

        这直勾勾、赤.裸裸的眼神,犹如火一般灼烧在南宫婉儿身上,看的她浑身不自在。原想着今天不会看到这个登徒子臭男人了,谁知她一来,第一个看见的就是这个混蛋,而且他身上浑然没有被收拾的迹象,脸上干净的就像被狗舔过的盘子!

        蓦的,一股怒火就冒了出来,南宫婉儿眼神一冷,落在王修瀚身上。

        后者心头一跳,顿觉不妙。

        他哪里看不出来公主生气了?

        明明千叮万嘱,还特意写了信来,就是让他代为教训黄贯。可现在看这黄贯半点没有受伤的样子,定然是误会了他们没有出手,对她的‘请求’阳奉阴违,如何能不生气?

        南宫婉儿的眼神逐一在众人身上扫过,所有人都暗道不好。

        他们不是没下手啊!可黄贯为什么半点没事人一样,他们也不知道啊……简直是冤枉的不行,却又找不到理由解释。众人一个个低头,不敢看南宫婉儿,只觉得今天怕是不妙。

        萧天赐却半点也没有注意到众人的不自在,他笑嘻嘻的第一个开口:“公主,今天是招亲比试的最后一天,不知道公主……今天的试题是什么?公主何不说了,让本公子第一个解答?”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